死去的男友突然开始操我 by noname

没脑子和不开心

 

末世pa

丧尸夏×研究员五

 

逆奸、失禁、受口爆攻、攻方饮尿

 

有小五自1为是的口嗨

瞎写的、没有任何科学逻辑

27 Likes

“吱呀”一声,无菌室的大门从内侧打开,厚厚的钢制大门约莫有30厘米宽,足以阻挡住枪支弹药的扫射与丧尸的攻击。

 

五条悟是这家研究所里权限最高的人员之一,权限大到能在物质贫瘠的末世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下室。待大门完全展开,门后圆形壁上亮起了白灯,灯具的影子飘渺的印在石阶上,这间无菌室的后边是一个旋转式下滑的阶梯。五条悟的舌尖上抵着两颗药丸,这玩意苦的要死,要是在平时,他肯定碰都不会碰一下。但现在情况特殊,不得不借助药物的催化了。

五条悟跨过门槛,小腿突然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又绊倒了身上的白大褂,熬夜两天的研究员赶忙扶住钢制门,差点跌落下去。

 

丧尸病毒泛滥的多年后,存活的人类已经建立起了一个个基地,勉强与智商不高的丧尸们形成了对立的平衡。但与数量依旧能不断增加的丧尸不同,人类的弹药和食物以极大的速度进行着消耗,在僵局再次降临的时候,五条悟所在的研究所通过植物土壤萃华出了人体必须物质的营养液,同时也发明了一种能将空气压缩成炮弹的枪支,以科研之力,扳倒了人类即将衰弱的局面。

 

贡献出这两项发明的人员,正是五条悟。

 

但目前的局面只是一个新的平衡,想要结束末世,是远远不够的。武装部与科研部各提出了一个方案,武装部倡导杀光所有的丧尸,这样丧尸病毒就彻底灭绝了。科研部则倾向于研究出抵抗疫苗和救治血清,让人类拥有对丧尸病毒的抗体。两个部门天天都有着争执与冲突,只是由于守护人类的共同目标而处于这个最大的基地一起作战。

 

五条悟本来对这两个部门的目标没什么兴趣,只是……五条悟的男友,前武装部的夏油杰,在一次外出歼灭任务中,为了救助新发现的平民而出现失误,被丧尸咬了一口手臂,感染了目前不可逆的病毒。组员们按照夏油队长失去意识前的命令,含泪向自己的队长开了抢,抛弃在了基地之外。

接到消息后,五条悟钻进了研究所,以最快速度开发出了空气炮弹,提出试验计划,要求武装部护送自己去基地外围溜一圈。五条悟根据提前打听到的夏油杰被射杀的位置,以那里为圆心开始进行表面上的试验实际上的寻人,终于在一周后,找到了全身脏兮兮、跟着丧尸堆徘徊的夏油杰。

接着,五条悟又以开发血清为由,先斩后凑的绑了十几只丧尸回去说要做活体实验,其中就包括了右脑壳被部下爆掉、溜着脑浆的、傻不啦叽的前武装部成员夏油杰。

 

整个过程五条悟都冷静的不可思议,他用营养液和空气炮弹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从而换取到了最大的特权。况且,这家研究所就是五条家的遗留物,武装部的高层也有不少与五条家交好的大人物。

 

五条悟对研究所高层提出的要求很简单,他要有着最精密仪器的工作间与一个宽阔的地下室。在一百只空气炮弹抢从研究所失窃、基地被游击人群进行了一次打劫后,五条悟称为了基地和自己的安全,不许有任何外人的介入他的实验室。

 

五条悟从无菌室走出,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越往下气温越低,五条悟大腿打颤的间隔也越来越短,到了地下室的底部,他已经不得不把大半的体重倚靠在墙壁上,靠双手拉着栅栏,拽着自己行走。

 

“嘎……”

 

“啊……啊……”

 

上次以做实验为由抓来的十几只丧尸全关在这里,这间属于五条悟的地下室内有着一排牢房,丧尸们都住上了单人间,比起落魄凄惨的流浪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没有人类意识的丧尸哪里能明白这种好意?他们被禁锢在牢房内无法动弹,五条悟经过时散发着味道刺激着他们的味蕾,食欲与吞噬本能让丧尸们不停的分泌着口水,被堵住的嘴发出嗷嗷呜呜的瘆人叫声。

 

五条悟充耳不闻,拖着被情欲渗透的身体来到了最黑暗、最寒冷、最里面的一间牢房。丧尸的攻击力和他们生前的能力息息相关,最好解决的是年迈的老丧尸,最难解决的便是成年男性丧尸——如果这个成年男性生前还是个武力值点满的家伙,那就更难搞了。

 

很不幸,夏油杰就是那个很难搞的品种。

 

即使被轰掉了半个脑子,丧尸夏油杰还是把几位武装部的人打的落花流水,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活捉住他。丧尸夏油杰就算被尼龙绳绑住了手脚,还张着嘴要乱咬人,最后还是五条悟把开发中的丧尸镇定剂直接注射进去,才让丧尸夏油杰收敛了些。

 

夏油杰作为五条悟的男友,享受到了一级牢房的待遇。束缚带一层层的裹满了全身,拴住猛兽用的脚镣锁链厚厚的缠绕在腿上,每一根手指都戴着一厘米粗的钢圈,手腕、手肘、臂膀分别吊着百斤重的铁块,没有大象的力气别想抬起手。止咬器的连结处在脑后,口枷封锁住牙齿、撑开嘴巴,咽不下的涎水只能沿着腮帮子流下。

五条悟打开了夏油杰牢房内的灯,啪的一声,白光乍现,五条悟飞快的眨了眨眼,他那刚刚适应黑暗的蓝眼睛一下不能接受过多的光亮,不一会就红了眼角。夏油杰的牢房内温度在零下——这是必须的,变成丧尸后,人体的免疫系统不再工作,为了防止夏油杰发臭腐烂变成洗都洗不干净的一坨肉,五条悟要设置一个低温的环境。也幸好夏油杰变成丧尸的时候是冬天,当五条悟找到男友的时候,夏油杰的躯体还算完整。

 

穿着白大褂的男子坐上了夏油杰躺着的刑床,问候道:“杰,今天感觉怎么样?”

 

夏油杰当然是无法回答的,他已经成了没有人类意识的丧尸,既听不懂五条悟的话,也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代表了什么,只能遵循着所有丧尸的本能。夏油杰在闻到五条悟身上的人类气息后,开始分泌口水,但因为口枷被迫撑开了嘴巴,夏油杰做不出吞咽的动作,只能任由透明的涎水汩汩的从嘴角流出,划出了一道湿痕。

夏油杰被部下一击爆头未死,也许是最后变成丧尸的夏油杰躲开了,抑或是那位部下不忍心杀掉自己的队长、歪了抢,总之夏油杰是死了,但没死完全。

五条悟捉回丧尸男友的时候,夏油杰没了右头骨,脑子能灌风,还是五条悟提取了夏油杰的脑细胞,也不知道这位天才研究员怎么做的,反正就是培育出了一个新脑子塞进去,又用陶瓷假体替代新的头骨,勉强让夏油杰恢复了人形。只是丧尸不再有自愈能力,为了不让夏油杰好不容易安上的脑子掉出来,五条悟只能用层层绷带缠住夏油杰的右脑,把夏油杰的脸包成了一个大白馒头。

 

右嘴角流出的口水被绷带纱布吸收,左边的口水则是积蓄到凹进去的腮边,有顺着皮肤继续滴落的趋势。五条悟附下身子的亲了亲夏油杰的左脸,丧尸男友的体液沾染在他的唇上,五条悟毫不在意的舔舐着,把带有丧尸病毒的口水咽下肚子,接着,他用医生哄小朋友的语气道:“今天的杰很健康呢,有精神是很好的事。”

 

在抓回包括夏油杰在内的十几只丧尸的那个夜晚,五条悟才发现自己是丧尸病毒的免疫者。其余丧尸被拖进废弃的屠宰场,用大水流的喷头草草冲干净,被关入原先的地牢、现在的五条悟私人地下室。而夏油杰就是贵宾服务了,五条悟把他带进浴缸,放了冷水亲自给夏油杰洗澡,身上的血痕和泥巴全被搓干净,打结的头发和阴毛也梳开了。夏油杰当然非常不配合,但在注射了镇静剂后也没有什么力气反抗。最后在被关入地牢、短暂解开锁链的时候,夏油杰一口咬在了五条悟的胸脯上,让研究员疼的“嘶”了一声。

 

丧尸尝到了血的味道。

 

那晚,五条悟把玩着一支枪,在夏油杰的牢房里睁眼到天亮。

他想着,要是自己也变丧尸了,就一枪把夏油杰的半个脑子崩了,顺便再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一枪。

 

结果嘛……五条悟没有变成丧尸,他的身体对丧尸病毒有着天然的免疫力。

 

这个突然的事实让五条悟恍然了一秒。

 

血清研究的进度瞬间拨快了一大截,但,“免疫者”这个身份,其实不能算是很好的保护伞,要是暴露了的话,指不定那些把他当作活抗体来做各种人体实验。五条悟原本是和夏油杰一起在武装部外出打丧尸的,在他因为家族原因调回科研院后,夏油杰松了好大一口气:「你要活下去,悟。」

 

要是五条悟主动暴露免疫者的身份就能救回夏油杰,他是很乐意做这个交易的。但是不行,杰要他好好活下去,末世的人心不可估测,他不会相信除了杰之外的任何人。

……和在人类身上提取到的抗体相比,还是丧尸身上会比较有真实性。

 

五条悟又打了个哆嗦,人体最适宜的温度是24度,这里的温度太低了,他的皮肤表面已经冰冷。但在进入地下室之前吞下的药丸已经起了作用,五条悟的裤子里的性器戳得裤裆凸出了一块,后穴的肠壁也开始蠕动,吞绞着里面的内容物。

自己的细胞有着免疫性,在几次实验后,五条悟决定以最朴素的方法拯救夏油杰——让夏油杰摄入自己的体液,由夏油杰自体产生免疫细胞。

 

五条悟跨坐到夏油杰的胸上,重重的压在了丧尸男友的锁骨处。因为肺部的挤压,夏油杰发出了“唔”的一声,没有被纱布遮住的左瞳仁呆滞的上移,望向了一身白大褂的研究员。五条悟的这身白大褂很厚重,最前面还有扣子,能从小腿处一直扣脖颈,把全身都遮得严严实实。

他一颗颗的解开扣子,露出了一副赤裸白净的身躯——谁也想不到,所内最重视的研究员,居然是裸身穿着一件白袍在所内到处走动。

 

说是裸身也不太对,五条悟的身上还是有几副装饰的。白发男人的乳头处绑着两颗嗡嗡震动的跳蛋,会阴和茎身贴着几块电极片,后穴已经塞进去了一根长长的串珠,会随着走路的姿势而顶弄肠壁。

 

完全脱离衣物的挺翘乳尖与冷空气接触,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五条悟喘着粗气,对上夏油杰看向自己的视线:“真是奇怪呢,在实验室这样呆了很久都没什么反应,本来想边做实验边高潮,这样射出来的精液就能存下来了……明明被小道具们刺激了一整天,却一次都没有去过。”

 

说着说着,五条悟的语气带上了几分委屈,下楼梯时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杰了,他的身体立刻就进入情动状态,几层台阶走完,干涩了一整天的后穴直接发了大水,肠液根本攒不住,湿哒哒的滑落下来沾到腿根:“你看呢,杰,一想到你……我的身体直接就变得这么淫荡。”五条悟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还能隐隐的闻到男友的味道,这里又是没有他人的地下室,五条悟直接发了骚:“啊,杰,好想你操我……杰不在之后,我连自慰都高潮不了。”

 

五条悟一边扭着屁股,一边自问自答:“问我为什么穿这种衣服?嘻嘻,我改良了一下,我的这件衣服是隔音的,不管里面的跳蛋按摩棒震动的多厉害,外面也什么都听不到~”

“你问是哪里来的?当然是我自己做的,研究所里的零散材料是最多的,嗯……末世哪有工厂生产情趣玩具啊……”

淫水越积越多,五条悟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它戳着夏油杰口笼上的细密铁丝网,似乎想要往里钻。五条悟一边晃动着臀部,用铁丝摩擦着龟头自慰,一边伸手解开了那只口笼,随手把它丢在了地上。

 

得到一丝空隙的夏油杰发出了“嗬嗬”的声音,五条悟因情动散发出了更诱人的气息,香味钻进丧尸的鼻腔,夏油杰也起了欲望——食欲。他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身上的人,口水流得愈发肆意。

 

五条悟从白大褂的内侧口袋取出了一根类似老虎钳的夹子,钳口上衔着一个金属开口器,五条悟把开口器塞进了夏油杰含着口枷的嘴里,让他的口腔无法闭合。又解开了堵在中央的器具,口枷的头部像一条滑溜的泥鳅,上面沾满了丧尸的涎水,五条悟把连着口枷的皮带叼进自己的嘴里,近距离的、属于夏油杰的体液味道,令他头晕目眩。

 

丧尸被牢牢固定在刑床上,哪里都动不了,五条悟又往前挪了一点,贴着电极片的会阴蹭着夏油杰的脖子,原先能被无视的微小电流一点一点的加强,酥酥麻麻的触感从会阴传递到精囊,又从精囊流到茎身。五条悟咬着口枷的皮带,眼睛眯起,他自己的唾液也顺着带子往下流,与口枷上拉出丝的、丧尸的涎水混合在了一起。

 

五条悟双手下移,捧起了夏油杰的脑袋,把丧尸男友用开口器扩张的嘴当成一个飞机杯来使用。地下室的环境内,丧尸身上早就没了人体该有的热度。冰如死亡的温度让五条悟从性欲中清醒了过来,他喘息着,没有过多的忍耐,很快把精液一股股的射入夏油杰的喉道里。

 

“哇,杰全吞下去了,好厉害呐。”面对成了失智丧尸的夏油杰,五条悟意外的很有耐心,像对待小孩子小动物一样,一句句的夸赞着对方。

 

人类和丧尸之间进行性行为,说出去能让他人把头惊掉的情事正发生在五条悟和夏油杰身上。射精之后,五条悟体内的热度降下来了一点,但还不足以平息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五条悟最近一直在吃甲氧氯普胺,在进入地下室前,还吃了两颗助兴的玩意儿,生怕自己在夏油杰面前又射不出来。结果完全是多余的担心了,看来他对着夏油杰……即使是丧尸的夏油杰,也还是很有欲望的。

 

射完一发的性器很快又有了抬头的趋势,全身被束缚的夏油杰没有任何威胁,除了有些冷和四周的丧尸低吼吵着耳膜,没有其他缺点。五条悟好整以暇的环起胳膊,用大臂挤压着自己的胸口刺激乳腺,他的胸这些时日变大了不少,收检计划中的成果指日可待。五条悟一边抚慰着自己,舒服的小声哼哼,一边又往夏油杰的喉咙里灌了两口精。

 

“不知道杰清醒后,回想起我把你口爆了是什么反应,不过好歹我没有颜射哦……呃,恢复后人类后还会有丧尸的记忆吗,如果没的话……”

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往嘴里射好不方便哦,杰,要是我——”五条悟左手的食指拇指圈成一个圆,右手探出一根手指,往左手的圆里插了进去,“往下面射进去会更方便吧。哎呀我鸡鸡也蛮大的,会让你爽到的哦~”

 

“你看,反正你都没反应了,也操不到我、不能让我爽了,干脆就用这具身体发挥下最后的作用,被我呃……啊!!”

夏油杰的舌头忽然动了起来,丧尸的脑子好像到现在才发现这里有一块软肉没有受到桎梏,赶忙调动起神经驱使起这块唯一可以当作攻击工具的软肉。可一块舌头又有什么威胁呢?谁能用舌头杀死一个人?

 

五条悟肩背后仰,嘴里溢出无声的呻吟,把胯下那玩意送入的更深。他知道丧尸会袭击人类,可这条舌头能不能杀死他不好说,却真的快要让他爽死了。以前夏油杰不是没给他口交过,他甚至连自己的穴都舔吻过,可夏油杰从不会把舌头当作刀枪一样来碾轧他的阴茎,舌头飞速上下扫刮着他茎身上的突起的脉络,头部的马眼和系带被湿滑紧致的肉套包裹——那是丧尸想要把肉块吞入进胃部而本能促进的喉管蠕动,夏油杰现在是真的想物理意义上的吃掉他。不需要氧气的丧尸忽然开始呼吸,吞吐着嘴里的性器,胸腔里的肺部因开口堵塞发出破旧风箱的呼呼声,马眼前溢出的前列腺液和喉管的口水混杂,如逐渐填满的湖泊,漫出了哗哗的水。

 

“哇,好厉害……杰好会舔……鸡鸡都要被吸进去了,啊……”几次高潮后,五条悟的阈值提高了不少,他对夏油杰舌头的攻击尚且还能承受,但他这次不愿憋着,想尽快高潮把最后一点精液射进夏油杰的嘴里。

前三次他都没有保留的全射了进去,现在摇着屁股,五条悟都听到自己的囊袋在夏油杰的脖颈皮肤上打出了空荡荡的回响,里面估计只剩下稀薄的一层存货了。

夏油杰未被绷带包住的左半张脸还保持着人类的模样,五条悟甚至故意留下了那撮刘海,用男友口腔当飞机杯的视觉冲击比阴茎上的爽感来得更加强烈,摆动屁股的同时,后穴内放进去的串珠还在摩擦他的敏感的、发了骚的那一点。

 

但还不够、不够,需要再来一点刺激。

 

五条悟颤巍着手,从白大褂的内置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遥控器,那是电极片和胸口跳蛋的开关,遥控器的刻度上都是最低的一档,五条悟一按,把开关直接调到了最大档。

 

他的大腿瑟缩着,夹住了夏油杰的脑袋,迸发出最大电流的电极片和剧烈震动的跳蛋尽职的工作着,贴在乳尖上的跳蛋,让肿胀到发红的乳尖颠出残影,贴着电极片会阴和茎身不规则的晃动起来,却碍于顶部插在夏油杰的喉管里,连带着夏油杰的半边脸颊开始抖动。电极片微震的同时还影响了隔着肉膜那串特殊金属的串珠,几颗珠子在五条悟的后穴也跟着动了起来,它们追随着五条悟身体前方的,一颗颗的都往他的骚点上挤压,直接把五条悟送上了激烈的高潮。

 

五条悟拿不稳遥控器、也叼不住皮带了,他“啊”的尖叫了一声,先是嘴上松开了口枷,又无力的把遥控器扔到地上,放肆的浪叫起来。

“杰……好厉害,我要高潮了,今天被杰干射了好几次……杰的肉棒插进来了,动得好猛……要受不住了……”五条悟把后穴侵犯的串珠想象成夏油杰的鸡巴,没坚持几下,他的马眼一开,滴落出了稀薄了最后一发精液,但这不是结束,体内还有什么、什么东西顺着排精管道出来了,可五条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精液了,那就只能是——

 

五条悟惊得要坐起来,可他因高潮而发软的大腿此时根本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他只是小小的上滑了一下,就重新跌了回去,尿水滋滋的浇进了夏油杰的嘴里,偏偏经过两轮投喂的丧尸有了吞食的意识,以为口中的是什么琼浆玉露,咕咚咕咚的大口喝了下去。待五条悟红着耳朵掰开夏油杰的嘴去检查时,只闻到了一股温热的腥臊味,一整泡全被夏油杰咽进了胃里,一滴没漏。

 

以前最多是被夏油杰操到失禁后又被夏油杰口那根带着尿味的鸡巴,夏油杰坏性子上来了也会尿在他的里面,可他们玩的在开,也没把对方的嘴当厕所一样撒尿啊!

 

这是彻底把丧尸男友当成小便器了啊……

 

五条悟心虚了一会,把还在工作的电极片和跳蛋拿下来。他裸穿着白大褂的向后挪动屁股,阴茎从夏油杰的口中拔出,龟头处粘连了几丝透明的体液,尿水的温度还让它在零度的环境中冒出了几抹白雾。五条悟又用手指抠出后穴内的串珠,把它丢到一边。今日的高潮大多是靠刺激阴茎得来的,后穴没有吃到大家伙,未闭合的穴口翕动着,显得有几分欲求不满。五条悟喘息了几下,恢复了些气力,用膝盖抵住丧尸腰侧的床,跪坐起来,自上而下的与刚才吞了一泡尿的丧尸夏油杰对视。

 

“我说啊,杰。打个商量呗……你清醒过来别找我算账行不,你看我都把你救活了,不就被我口爆射尿……”刚才撒尿的时候很是畅快,这回说到这个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了,五条悟明显底气不足:“有来有往就行了,大不了——”

五条悟有了主意,他继续后撤,趴在了夏油杰的大腿上。他解开了丧尸腰部的一条束缚带,把夏油杰的鸡巴解放了出来,主动用脸颊蹭了蹭它:“——我让你尿回来啊。”

 

丧尸的生理系统都是停滞的,他们吞下去的人肉并不会被消化。不过从五条悟做的实验来看,液体倒是会被吸收,这也是他敢向夏油杰灌精的原因之一。

 

五条悟微微张开嘴,靠近了夏油杰的鸡巴。这是属于难得一见、没有勃起的鸡巴,五条悟的鼻子凑上这根肉棒,在茎身和根部的地方嗅了嗅,如同猫咪在寻找主人的味道。终于,他在皮肤的阴毛丛中闻到了那抹熟悉的雄性气息。夏油杰淡淡的体味令五条悟再度发骚,后穴和口腔都不住的分泌出了津液,五条悟伸出舌头,把这根干涩的冰棒舔的湿滑,接着一口含入,用口腔的热度感化着它,因为没有勃起,五条悟一下子能吃进大半根,他放松着喉咙口的肌肉,争取吞得更深,用蠕动的喉管刺激它。

 

或许是五条悟的体液输入计划有了效果,夏油杰的这根鸡巴在回温后,有了正常男性的生理反应,它在五条悟的喉口慢慢变硬,在五条悟惊喜的同时,又让五条悟涌出了泪。未勃起、半勃状态的鸡巴还好,夏油杰要是完全勃起了,五条悟是铁定吃不进去的,可这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夏油杰是在五条悟的喉咙里勃起的,坚硬的龟头直接抵在了柔软的管道中,鸡巴的小颤动还时不时的会戳刺到喉头的软肉,五条悟被憋得难以呼吸,异物入喉的呕吐反应也在加重,他很快晕红了眼角,连着睫羽也沾上泪滴。

 

五条悟双手按在夏油杰的耻骨处,在自己窒息之前把嘴拔了出来,鸡巴与口腔分开,发出了类似橡皮塞与玻璃细瓶分离的“啵”的一声,但五条悟没有时间休息,他膝行上前,用手握住那根勃起后红到发紫的大鸡巴根部往自己的后穴里塞。或许是太心急了,那根鸡巴总在穴口打着滑,五条悟不得不用第二只手掰开自己的穴口为鸡巴引路,当那根裹着烫意的鸡巴终于进入他的身体时,五条悟颤抖着,张开的嘴呼出了大口大口的白气,他眼眶凝聚的雾气化作了泪滴,顺着颊边流了下来。

 

有多久了?多久没感受到杰的生命特征了?又有多久没有和杰做爱了?五条悟的双腿固定在夏油杰的胯骨旁,腰肢像蛇一样灵活的扭动,他放声大叫,一声比一声响,引得周边丧尸的威胁吼叫也越来越大,但五条悟不管,他就是要叫,就是要喊,把自己的喜悦靠着最原始的性欲全发泄出来。

 

好大啊好烫啊,你的鸡巴怎么这么会操,你都要把我操死了……呜呜,里面肯定都要肿了,杰你都不知道温柔一点吗?啊……就是这样,用力操我,别停,不许停!继续……要射吗,可以直接射进来,今天不管射多少次都可以,尿进来……尿的话只许啊!!别顶了别顶了,让你尿让你尿,呜啊啊,我的穴就是杰的精尿便器,怎么对待都可以的……

 

明明夏油杰被锁在刑床上一点动作都没有,五条悟却叫的好像夏油杰把他强奸了的似的。五条悟吐出了一截舌头,上下起伏的更加厉害,他知道怎么让自己爽,夏油杰的鸡巴坚硬如铁,凿击着他的前列腺,很快就让五条悟高潮了,五条悟前面的性器抖动了两下,什么都射不出来,只流出了淅淅沥沥的无色粘液,同时,他的胸部也传来了隐隐的胀痛感。

五条悟刻意没有选择结肠口,他怕夏油杰的鸡巴一插进去,自己直接陷入高潮地狱,把魂都丢了。五条悟把两只手挨在胸前,挤着自己的变大了不少的乳肉,他用指尖刮擦着自己乳头中央的那一点,让麻密的刺激更加巨大。五条悟最近一直在吃产乳的药物,毕竟乳汁也属于体液的一种,他的血被用于做各种实验,结果一上头自己把自己抽到贫血,用血液喂养夏油杰的计划失败,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其他体液了。

 

佝偻着肩部,五条悟向前爬了一点,体内的鸡巴也被拔出来一小截。五条悟将翘起的奶子喂进了夏油杰的嘴里,嘴里发出劝诱的声音:“杰,舔一舔好不好?”

也许是五条悟情动的厉害、欲望烧了脑子,他居然觉得此刻夏油杰的舌头有着活人的温热,乳头被舌尖打着弯勾引了出来,可惜丧尸的嘴巴被开口器限制住无法合拢,做不出吸吮的动作。即便如此,这般舔弄也激起了五条悟的更深欲望,五条悟的腰摆到发酸,可他依旧没有停下动作,用自己旋紧的后穴去套弄吸绞夏油杰的鸡巴,渴望榨出属于夏油杰的体液。

 

性高潮的快感可以催乳,今天五条悟高潮太多次了,他累到腿脚发颤也没有停止做爱,如铁棍般的粗大鸡巴继续怼着敏感点摩擦,明明是零度的外温,五条悟却出了一身薄汗。

 

“啊!”

 

正如刚才用舌肉做攻击的丧尸思维,夏油杰突然发现自己的腰胯处被解开了一块束缚带,有了可以动作的轨道,尽管轨道仅限于下腹部和胯部的几十厘米,但也足够夏油杰挺腰了。丧尸似乎把阴茎当初了武器,把操穴当成了攻击,没有体力限制的丧尸一旦发狠操起人来,就把在力竭边缘徘徊的五条悟颠的一哆嗦,断断续续的被顶上了高潮。

 

“杰、等等……杰——啊好厉害,杰你在操我、在操我的穴……怎么样?我的穴好操吧,呵呵我就知道……怎么这么大这么烫啊,唔,又要去了……呀!不要在我高潮的时候操我啊,太深了呜呜……啊——要被杰干死了、操死了,啊!好爽,好爽……再用力操我,多动一动啊杰……”

 

在自我安排的高潮里,五条悟尚且能分出心思让夏油杰含住自己乳头,在丧尸有了动作后,五条悟的游刃有余结束了,他抱住了丧尸的脑袋,整个胸部都卡进了丧尸的口腔。伏趴在夏油杰身上的五条悟像一片落叶,随随便便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起,被迫攀上云端的高潮。

因药物胀大的奶头颤动了两下,开始泌乳,五条悟哆嗦的身体都要立不住了,但还是努力保持着平衡,让奶汁流入夏油杰的口中,闭塞的乳孔被操通,五条悟大声吟哦着,身下的穴挨着操,上身的奶汁源源不断的溢出。五条悟怕松了开口器会被夏油杰咬掉乳肉,只能自己手动挤着奶汁,一点点的滴到夏油杰的嘴里喂给他。

 

五条悟的下面只有一个洞,夏油杰也只有一根鸡巴,一杆一洞刚刚好。但上身就不一样了,五条悟有两个奶子,夏油杰却只有一张嘴,就算聚拢乳房,也做不到把两个奶尖都送到一张嘴里,五条悟开始后悔自己的不周全,早该把挤奶器和奶瓶带在身上的,不然奶水就浪费了。忙活了好一阵,五条悟都找不到平衡点,左乳喂进夏油杰的嘴里,右乳房在泌乳,右乳房喂进嘴里,左乳房开始滴奶。来回几次交错,莫说下面还被狠命的操干着,五条悟简直气到发抖、委屈到想哭了。

 

终于适应的后穴没了一开始的紧致,松热软烂的穴肉被完全操开,夏油杰也不会只朝着五条悟的敏感点操,没脑子的丧尸哪懂什么前列腺,都是下意识的操的更深。被五条悟千躲闪万规避的鸡巴还是操进了他的结肠,在渗出薄汗的小腹上顶出了狰狞的肉丘。肠液有了很好的润滑,五条悟倒是不觉得痛,只是进入极深的鸡巴抽插之间发出了淫浪的咕噜水声,这里又是封闭的地下室,什么声响都有回声。自己刚才的叫床声还好,这种……这种失智丧尸弄出来的交欢放荡声,让五条悟突然有了自己在奸淫一个弱智的错觉。

 

不对,不是错觉,本来就是吧!

他身下的这只失智丧尸不就是傻子夏油杰吗!

 

“唔啊!”

 

五条悟的脚趾勾起、小腿绷直、大腿彻底卸了力,没骨头似的倒在了夏油杰的身上。本以为自己的穴适应了,结果夏油杰就这么莽撞的冲进了结肠,但夏油杰没有持续操结肠的内里,反而对着有一块凸起的结肠口发动了猛攻,他操进去、拔出来,继续操进去、又拔出来,五条悟觉得自己的肠口要被这杆鸡巴捣烂了,嘴里的淫叫止都止不住,泌乳的奶子更是顾不上了,蜿蜒的一道淡白奶水从乳孔流出,挂在了同样白皙的皮肤之上。

早在喂食体液时五条悟就把精囊射的一干二净,之后又是强制的几场高潮,五条悟的阴茎都硬不起来了,纯粹的是靠着屁股进行干性高潮,他会阴处的皮肤透露出熟透的粉红,呻吟也是一声高一声低,似乎马上就要背过气去。明明夏油杰全身都被禁锢着,五条悟只要跨一步就能离开,他却像失忆了一般,甚至用上所剩无几的力气,配合着那根蹂躏自己的鸡巴来更猛烈的操弄自己。

 

仿佛置于水深火热的地狱刑场,就在五条悟因刑罚险些失去意识的时候,一股激流如高压水枪般喷射进了他的体内,五条悟连坐都坐不住,最后还是膝盖做支撑点,勉强靠着跪坐稳住了身形。

他阖上了双眼,脸颊上哭得脏兮兮的,汗水打湿了额发,泪水浸染了睫毛,待五条悟平稳了呼吸,他忽的听见了一句呼唤。

 

因嘴里塞着东西,几个音节听不大清楚,但从调子来看,那已经脱离了丧尸的嗯嗯啊啊,是属于人类的呢喃。

 

“……悟?”

170 Likes

蹲蹲

13 Likes

妙手回春五大夫……的屁股……

58 Likes

太6了hhh

2 Likes

可怜的小五,就像坐上了永动炮机嘿嘿嘿

11 Likes

妙手回春啊五大夫

10 Likes

神™奸淫一个弱智hhh

6 Likes

论坛的朋友们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3 Likes

蹲蹲

这篇是真的很天才…怎么想出来的…

4 Likes

妙手回春啊五大夫:pleading_face:

3 Likes

不愧是神医五条悟

1 Like

哈哈哈哈好6的一篇神医五条悟:laughing::laughing:

1 Like

蹲蹲蹲

啊啊啊后文在哪里我记得这篇超香的,但是文名和作者名都忘记了。。

1 Like

這有點強啊wwww

2 Likes

我也好想知道後文

这是哪个平台的a a

1 Like

应该是lof和ao3?我印象中是在ao3看的文然后跑到lof上留了个评论(应该是这样?)希望不是太太删文或者销号了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