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海都会听 by 一击必杀

人鱼之歌

“杰,你好肉麻啊!你真的是人鱼吗?”

夏油杰感受着颈间传来的一阵闷笑,五条悟蓬松如云的头发搔得他觉得有些奇异的感觉。

夏油杰松开了环抱住五条悟的双臂。

年轻的男孩有一具高大温暖的身躯,却生着一张漂亮异常的脸,和一双看起来像寒冰的眼睛。没怎么接触过人类的夏油杰也觉得他很美,美的事物总格外引人注目,他又一次长久的注视着五条悟。相比前几日的局促不安,五条悟对于夏油杰的注视显然习惯很多。他没有扭过头回避,而是笑着回望过去。

他不只是看着夏油杰。

长至腰际的黑色长发总是湿润的,粗硬柔韧;上半身与普通的人类无异,而且因为长期的游泳与捕食活动,夏油杰比疏于体术锻炼的五条悟要宽上不止一圈。

大概青春期的男生对身材总是挑剔的,体型上的差距让五条悟嘴一撇,手不老实地从人鱼胸前滑下,掠过坚实的下腹到达尾部。

五条悟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夏油杰的尾巴光溜溜的,没有一点鳞片。

他向水下看去,虽然已经是晚上了,昏暗也挡不住他的眼睛。他看着自己的手在黑色为底色、附着有大片白色斑纹的光滑鱼尾上滑动。五条悟不仅用了些力度揉捏那手感极好的皮肤,在发现夏油杰并没有制止后更是得寸进尺,用修剪齐整的指甲划过那块肚脐正下方的区域。

“要是硝子知道了肯定会骂我的……不,也许她看到你,只会想着把你绑走解剖掉。”五条悟哧哧地笑,丝毫没有背后说女同学坏话的负罪感。

夏油杰自然不知道硝子是谁,只是在五条悟的手指越来越向下时脸色不妙,眼神飘忽。

从小孤身一鱼,但是汪洋大海里该见的也没少见。在繁殖季节,他听过须鲸婉转的求偶之歌,也见识过海豚们竞相追逐的景象。

明明泡在夜晚渐凉的海水之中,可五条悟的手却那么热,自尾尖向上,似在他身上点燃了一串串火。

更何况,沿着肚脐位置向下,五条悟的手指越来越靠近……那处自己都未曾靠近的位置。

“杰,你究竟是什么鱼?”五条悟难得轻柔地抓挠抚摸对于正处于发情期的夏油杰而言,简直像是温柔的酷刑。

这是他的第一次发情,这意味着经历过这一次后他就步入成年期。可问题在于他不知道怎么解决体内那股邪火,更何况他不想伤害五条悟,他最要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

他咬紧牙关,虽然在夜幕的掩盖下,脸颊因为血液上涌而出现的通红也不明显,但是夏油杰的羞耻心仍在五条悟食指重重划过下腹部隐藏的裂隙时上升了顶峰。

“悟,别再玩了!”夏油杰狠狠攥住五条悟作怪的手,利爪再一次弹出,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体内膨胀,只需五条悟一丝细微的动作就会喷薄而出。

五条悟自然不知自己肆无忌惮玩弄的部位是属于虎鲸的生殖裂,他更不知道盛夏七月是虎鲸类的繁殖期,夏油杰作为长着虎鲸尾巴的虎鲸人鱼自然也会受此影响。

他只知道生气到脸红的夏油杰他从未见过,于是他用未被夏油杰控制住的左手用力划进刚才被自己抚摸过的缝隙。

五条悟被红着眼眶的夏油杰紧紧箍在怀里,被迫看着自己伸手抚进的那条裂缝里的“怪物”慢慢膨胀而出。

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嫩红色肉头因为阴茎的成熟涨大顺着五条悟湿透的短裤向上伸展,直至戳进五条悟的臀缝里才算罢休,异物入侵隐私部位的奇异感觉让他更加不爽。

虎鲸类的生殖器并不似人类那般,而是呈现出圆锥状,再加上没有阴茎骨,勃起状态下更像是一根柔软的肉柱。

五条悟除了新奇,更多的是后知后觉的害怕,他从没看过…这样的东西,五条家从没教导过他这方面的知识,他连自己的那里都很少触碰,而这样非人类的更是前所未见。

危机感让他在夏油杰怀里挣扎,然而就算是人类最强也无法撼动海中的优秀猎手一丝一毫。

夏油杰的利爪轻松地将五条悟身上已经浸透了水的薄T恤划破撕碎,他选择性无视了五条悟在挣扎时甩向他肩膀的几拳,顶着因为情热昏昏沉沉的脑袋观察漂亮人类男孩在月光下的躯体。

不同于鱼类的鳞片,人类男孩的皮肤有着如珍珠一般的光泽,肌肉质感配合着光滑的肌肤让夏油杰爱不释手。五条悟因为失去仅剩的衣服,骤然暴露在清凉的海风之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夏油杰凭借猎手良好的视力如观看纪录片一般盯着五条悟胸前的那块皮肤,五条悟被夏油杰不明的视线盯得更觉寒冷。

皮肉之下涌动着的温暖热度让他不自觉地贴近五条悟,两个人的胸膛又一次重合,心脏跳动的频率逐渐归于一致。夏油杰的鱼尾卷着五条悟的双腿,因为这样的姿势,五条悟的下身也和夏油杰露在体外的阴茎磨蹭着。

水流在腿间缝隙穿梭,慢慢的,五条悟也被夏油杰磨出了异样的感觉,仿佛有电流顺着脊髓攀缘上大脑,看着夏油杰的双眼渐渐混上了如海一般的深。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痴痴的脸,似乎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他开始挺动腰,健硕的鱼尾肌肉发力,肉棍隔着贴在五条悟身上的短裤更加用力的磨蹭。

五条悟连自慰都没有过几次,布料与非人阴茎的双重刺激让他几乎大脑停转,不消多时便攀上了高潮。

夏油杰看着怀里的五条悟在自己动作下逐渐放弃挣扎。他在某一时刻突然开始扭动,嘴里还含混着喊着什么,嘴唇在月光下泛着水光,好看的脸一半隐于自己的影子里。

被人鱼的阴茎蹭到射在裤子里这个认知让羞耻心近乎没有的五条悟也感觉到不好意思,而这另类的快感又让他尝到甜头,在意识逐渐回笼的间隙,他看着夏油杰轻轻地放开了自己。

冰凉的微带咸味的风拂过他潮湿的白发,能轻松撕碎鲨鱼的爪扶在五条悟的脑后,揽着他的头将他缓缓按向自己的肩膀。

夏油杰很少和他说话,大多数时候只是他滔滔不绝的讲,夏油杰笑着听。

而现在,他靠在夏油杰的肩上,听着从胸腔传来的震动,以及他从未听过的语言与旋律和海浪拍打在他们身上的响动交织在一起,一阵恍惚。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