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之心 by 2325048013

家务机器人夏油杰 & 未知生物五条悟

夏五 OOC警告

说是机器人,其实是按着人写的,*所有与宇宙星系,机器机械相关的都是编的

————

summary:被命名为夏油杰的废弃家务机器人在S-0203号小行星上,进行着最后期限的清洁工作,在这颗只有破铜烂铁的废弃小行星上,夏油杰发现了一颗种子,十天之后,这颗种子诞生出了一个他等待数十万年的奇迹。

——

1.

“代号SUGU-02120307,个体命名夏油杰,日期,11月27日,任务,进行S-0203号小行星清洗工作,已完成A-R区清洁工作,开始S区清洁,任务日期,3650天,任务开始。”夏油杰按照章程进行视频记录,他眨了一下左眼,眼前的液晶显示屏关闭,表示今天的通报暂时告一段落。

夏油杰从椅子上站起来,例行公事的对自己进行全身检查,作为一个被设计出来的家务AI,他的性能并不如战斗AI那么全面,又经过那么长时间的使用,走在路上突然掉个胳膊是常有的事,全身上下的零件换了几遍,全是从那些报废的机器人身上找到的还算好的零件。

照这么换零件,只要主板不坏,夏油杰就可以凭借这个废弃星球活很长时间,远超一般家务机器人二十年的平均寿命。

虽然他不是第一个被扔到0203号小行星上的AI,但绝对是目前这个星球上唯一有意识的AI。

夏油杰是作为危险物被丢弃的,原因很明显嘛,他产生了自我意识。

作为一个家务AI,除了被要求外表之外,他本应该按照设定好的温和有礼的性格进行活动的,但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问题。

夏油杰抬起右臂,破开的皮肤表层下面,是隐隐发光的机械手臂,仿造人类制作的外表和肢体,使得夏油杰没法轻易完成一些粗暴的行为,作为一个长相不俗的家务机器人,即便他对自己的外貌没有过多要求,但脑子里面为数不多的指令中,有一条,不允许破坏现有外貌。

作为一个东亚人长相的AI机器人,想要在一堆全是报废的欧美人AI里找到合适的皮肤仿品,未免过于困难了。

之前进行能源回收的时候,夏油杰无意划伤了手臂,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来修复。

夏油杰把袖子放下,遮住裸露的机械手臂,带上门离开了自己的住所,机器人的住所简单得不行,他不需要床铺,厕所,甚至不需要椅子和灶台,夏油杰在房间里放椅子的目的是为了打发时间,遵循脑子里像个人类的那条指令。

S-0203号小行星的面积不算大,因为缺乏可用资源而被当做垃圾场废弃着,人类将夏油杰丢弃在这里之前,先给夏油杰设置了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清洗S-0203号小行星。

这个任务当然是不可能完成的,0203上每隔一个月就会有一场持续一周的风暴潮,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东西都会在这场风暴潮中转换位置,除非解决风暴潮,或者让所有的报废机器都像夏油杰一样学会躲避风暴的办法,否则,0203永远都只能是个报废的小行星。

夏油杰虽然日常上报任务进度,但这已经是他重复打扫S区的第37遍了。

不过今天的0203号小行星心情不错,没有扑面而来的暴风雨。

S区的分区对于人类来说是无意义的,夏油杰将这片地区称为S区的理由是,这片地区是整个星球里夜晚时间持续最长的地区,也是能欣赏星空最长时间的地区,是最利于夏油杰观察其他星球的地方。

S区的两边是堆砌的大型机器人,每一个丢弃的城市建筑机器人都有三层楼高,只有这样数十万个大型机器人堆砌在一起的地区,不容易被风暴改变地形,夏油杰在风暴潮时的住所就位于S区。

“这是……什么?”夏油杰没有调整语言,脱口而出的是制造者为他设置的初始语言,源于地球上一个岛国的语言。

整整十年没有与其他生物沟通过的夏油杰因为精确的主板,说话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他对于眼前出现的东西依然无法理解。

他正位于一个巨大的城市建设机器人底下,在这个曾经不知建设过多少大厦的机器人内核心处,靠近电源板的地方,有一颗绿色的,拇指大小的种子。

一颗种子?

夏油杰几乎要列出数据来表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这可是S-0203号小行星,从被发现起几百年间从未有一个碳基生物诞生的小行星,适宜居住度为0,既无干净水源也没有植物土壤,一月一次的风暴潮,一年一次的黑风暴几乎要了这个星球半条命。

这里不可能诞生出任何生命,任何绿色的新意在此都只能等待被扼杀的命运。

但是现在,夏油杰手边卧着一颗种子。

一颗绿色的种子,再精妙的分析手段也无法让夏油杰对它进行判断,他并不知道这颗种子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风暴潮即将来临的时候。

夏油杰无法放任这颗种子在此。

他将种子带起,放入主板的位置,这里就是夏油杰的心脏,也是他能想到最安全的地方。

夏油杰提前完成了任务,他一只手触碰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感觉到自己核心主板的地方产生了不同以往的电流波动,似乎在响应这颗种子,作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AI,他头一次真正的感觉到他不再是个机器。

他想要种下这颗种子。

2.

人类科技飞速发展的这许多年间,当星球旅行不再是笑谈,真空种植也早已有了成功的先例,唯一的问题是水源。

夏油杰将机械进行了拆除和组装,做出了洁水器。

他做得相当得心应手,让他几乎觉得这才应该是自己的工作,夏油杰对于机械的熟悉程度实在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

他不知道种子诞生的时间,但是黑风暴将在十天之后来临,在这十天里,他不仅要照顾好种子,同时也要将一部分的物品搬运到S区,上一次城市机器人的庇护所受到了损伤,需要他进行修复,不过好消息是,黑风暴来临的时间,以及后续处理的时间,不需要汇报和进行工作。

这颗不知名的种子的成长速度超出夏油杰的想象,也超出夏油杰目前储备知识里对任何一种植物的认识。

所以对于这颗种子,夏油杰将它录入了未知状态。

一开始还以为这颗种子是颗绿色的种子,但后来和水一起放在真空营养品里的时候,夏油杰才观察到这颗种子的表层是一种令人眩晕的蓝黑色,在这几天里,这颗种子慢慢的显露出它原本的样子,它看起来像是一颗有意识的眼球。

黑风暴到来的前几天,夏油杰早早准备好把种子搬到了庇护所,庇护所位于S区的中心,这里的城市建设机器人的体型最小的也高百米,宽五十米,适用于海底工程建设,和超规格建筑,当年从飞船上被扔下来的时候,还在地面上砸了不小的坑,这些机器人的一部分被常年的风沙埋在了土里,相当稳固,只需要稍微修理,就可以使用。

夏油杰将双脚拆卸安装在修复好的地面轨道上,他捧着营养瓶,缓慢的向前滑行着,在这颗小行星上,数以亿计的机器人被丢弃,钢筋水泥组成这颗星球的表面,混沌的蓝黑色星空闪烁在头顶,稀薄的氧气让一切扼腕窒息,灰白的建筑物一栋栋的飞驰而过,夏油杰抬起头,齿轮与钢筋摩擦的声音再次提醒他非人的事实,在这颗小行星之外,一切猛然地碰撞和产生,粉色与红色的星球撞击在一起,泯灭了半个星体,飞扬的一切碎片飘落进这混沌的宇宙,蓝黑色令人眩晕的光彩吞噬着所有,一切快速而缓慢的发生着,那遥远之处飞驰而来的星光泯灭于多少光年之前,在毫无生气的小行星上,只有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AI和一颗种子静静的欣赏这近在咫尺的混沌世界。

夏油杰滑行过那些机器人临终的遗迹,将一栋栋的建筑物抛在身后,滑行轨道发出摩擦的声响,星光与所有一切都被夏油杰滑过,他抬起头,只看了一眼,又往前行进,只有捧着种子的寂静稳当,没有身体发出的那些刺耳声响。

这颗种子,在身后的星球撞击爆炸的那一瞬间睁开眼,这颗钴蓝色的眼球印入眼中的第一个画面,是爆炸的宇宙,缥缈的星系,灰白的建筑,飞驰而过的轨道,和一个夏油杰。

它转了一圈,浮在营养瓶的表面,隔着营养瓶罩看夏油杰,左边晃晃,右边晃晃,发现夏油杰把瓶子举起来看它,更是来劲,贴着瓶子疯狂眨眼睛,一会没注意,这个种子已经连带着长出了眼睑和睫毛,细细长长蒲扇一般的睫毛扫在营养瓶上,一眨一眨地看着夏油杰,夏油杰顿了顿,滑行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夏油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抬起头,指了指那些超星体,巨大的灰白色的恒星周围环绕着小行星,绚烂的色彩与破碎的美感融为一体,点缀混沌的夜空,远在数亿光年之外的星球发着微弱的光芒,也许就有来自地球的那一份,那颗蓝色的星球上曾孕育和诞生出的文明,使得人类这个种族得以窥见宇宙的一隅。

眼球透过营养瓶去看这所有的一切,他们就这样穿梭在星球上,滑过这绚烂的一切。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夏油杰使用的是最初设定的母语,他准备把能说的都说一遍,但没想到只尝试了一次,这颗种子就上下晃动,眨了眨眼睛。

夏油杰和这颗种子一起躲在庇护所里,营养瓶被夏油杰抱在怀中,外面早已是呼啸的狂风和铺天盖地的沙尘,坚固的城市机器人尚且被卷入风暴潮中撕碎。

“你很美。”这属于无意识的赞叹,和夏油杰的逻辑,程序等等都无关,这是他的自我意识发出的赞叹。

眼球在营养瓶里转了个圈,非常满意这样的夸赞,给了夏油杰一个满意的眼神。

感谢体贴的系统程序,让夏油杰可以读懂这个眼球想要表达的含义。

夏油杰将这个有着生命体征的种子放在了置空层,确保其有足够的营养和水源后,他把电源器放在了置空保管层的对面,夏油杰对眼球道,“黑风暴会维持十四天,庇护所的能源可能撑不过,你放心,置空保管层的是绝对安全的,即便能源耗尽也不会影响你。”

眼球眨了眨,最后闭上眼准备休息,夏油杰设置好最高保护权限后也将双脚卡进电源机内,闭上了眼睛。

只要核心主板不坏,无论耗费多长的时间,夏油杰也能复苏,如果这次黑风暴让夏油杰肢体破损,那么最多耗时三个月,夏油杰就能操控机器,重新造一个自己出来。

按照地球计算时间的方法来说,这已经是他十年里第三次重新制造自己了。

3.

等到夏油杰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仍然狂风大作,庇护所的能源已经耗尽,内里一片漆黑,裸露于地面的部分正晃动个不停,夏油杰的夜视功能扫过置空保护层,本以为种子应该安全无恙,但那一人高的保护层却已经被打开,里面的保护机制被破坏,营养瓶摔在地上碎成几瓣,里面的种子也不翼而飞。

夏油杰脸色难看,这个星球不可能有其他活物,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打破保护层把那颗种子带走?

他的视线转移到出口,风暴灌进庇护所,往上二十层才是出口,但风沙能灌到这里,证明出口已经被打开了一段时间了。

夏油杰一层一层的往上走,楼梯被他踏过,最上层的舱口已经被打开,夏油杰没有穿防护服,他只为自己的主板设置了最高安全权限,这具身体对他而言并不那么重要,虽然再造很麻烦,重新找适合的肤质也很麻烦,但没有什么比那颗种子更重要。

夏油杰从舱口走出去,漆黑一片,遮天蔽日的风沙,所有的机械都被这场风暴裹挟着,奔向不知何处的地方,夏油杰第一次这样直面黑风暴,才感慨,在这样的力量下,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都显得渺小,风暴潮时还可以出去寻找能源,但黑风暴来临,这颗星球的一切都被切割开来,那些灰白的恒星已经看不见,混沌的蓝黑色的夜空也被风暴覆盖,夏油杰遥遥望着,伫立在这场风暴中,他看着由远及近的风暴裹着比他高数百倍的机器冲他而来,在这一切的黑暗里,只有一个东西,只有一个……人。

夏油杰瞪大眼睛,风沙很快冲进他机械身体的缝隙之中,磨合着金属发出怪叫,夏油杰怔怔的看着,那个人立在空中,白色的短发被风吹得向后翻滚,却全然不在乎。

他往后一瞥,看见了夏油杰,便飞来,真正的飞来,他行在空中,无拘无束的飞到夏油杰面前。

再多的赞叹堆积到他面前也是失语的机器,如何堆砌的美好词汇都无法描述他的美丽,他翻飞的短发是一阵阵黑色的风沙所不能覆灭的,他钴蓝色的眼睛,如蒲扇般的眼睫,是比起爆炸的行星更值得被摆在圣坛上歌颂的奇迹,他如此强大,那双眼睛又如此被精雕细琢,仿若上帝无意落入人间的珍宝,夏油杰在这场风暴中想要出声,不为求救,不为恐惧,不为未知,只为赞叹他无上的美丽。

他在夏油杰面前,风暴从后面席卷他,夏油杰一步不动,他便静静地看着夏油杰,在巨大的机器下,他们像两个会被碾压的虫蚁,毫无脱逃的机会,他毫不在意,回过头去,没有尖叫,没有恐惧,他举起手来,轻轻出声,目光如炬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黑红色的能量被他压缩在指尖,他轻轻一弹,能量球向前飞去,刚才还席卷一切的风暴便被他击得败退,整个星球的风暴都叫嚣着离去,混沌的夜空又一次出现,灰白色的恒星与粉碎的星星的尘埃泯灭在那未知的力量中。

他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夏油杰,万般一切在他身后归于寂静。

他笑了,连带着那双眼睛都发光发亮。

“杰,好久不见。”

4.

这从风暴中来的人是如此的与众不同,黑风暴在他手下败退,神明都想要私藏的宝物就挂在他的眼眶里,但他现在却凑到夏油杰面前,旋转的天体盘旋于他们的上方,爆炸的恒星被巨大的风暴侵蚀,这颗废弃的小行星上,黑风暴第一次败退,数亿年来第一次匍匐在一个生物的脚下。

夏油杰看着他,看着那双眼睛。

“你不记得我了?”他有些生气,眉毛挑起来,皱成一团,他两手一合,拍住夏油杰的脸,“我是五条悟!”

“悟?”啊,他确实该叫这个名字,除此之外想不出什么更适合他的名字了。

“想起来了?”五条悟眨了眨眼。

夏油杰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只是个家务机器人,哪里想得起这么多,他只不过是编号为02120307的个体名为夏油杰的AI。

五条悟拉住夏油杰的手臂,“不记得就……”顿了顿,掀开了夏油杰的袖子,机械手臂突兀的出现在五条悟眼里,夏油杰下意识想挣扎,这种潜意识的行为让他自己都搞不明白。

“你不是人了。”肯定句,夏油杰判断了一下,然后点头。

“编号SUGU-02120307,废弃家务机器人,个体名夏油杰。”这点小事其实不用汇报,夏油杰后脖子印着呢,但不是编号,是印了个名字,主板总是多虑,怕夏油杰忘记,每次重新做身体,都要把名字印在上面。

“为什么废弃?”五条悟毫不客气,对着夏油杰的机械身体东扯西看,扯着夏油杰的领口看脖子后面的名字。

“因为违反规定了。”夏油杰坦白道。

“机器人三定律?”五条悟挠了挠夏油杰的刘海。

“是。”夏油杰点头,他原以为五条悟会说点什么慷慨激昂的话,但五条悟只是撇了撇嘴,“我早说过那个定律不靠谱。”

“机器人把主板的重要性放在人类之前是绝对错误的。”夏油杰摸了摸主板的位置。

“但你不是机器人,你是人。”五条悟补充了一句,“起码以前是。”

“你现在,是两百一十二万三百零七号夏油杰。”五条悟眨了眨眼睛。

“我不是谁的第多少号,我只是一个被丢在这里的废弃家务机器人,至今为止也只制造过三次身体。”夏油杰道,“和你的那个夏油杰重名,只是意外。”

五条悟笑了两声,张开手臂,他头顶是星空,星体运转,碎片流星一般冲过去,脚下是废弃的小行星,成千上万个破铜烂铁的身躯在他的脚下,沉寂的机器们发出了巨大的轰响,巨大的星球被他引来与这颗小行星相撞,近在迟尺的超大星体带着残败的身躯将小行星吸引进引力场中,破碎的星体碎片坠落到这颗小行星上,砸出无数的深坑。

夏油杰盯着他,行星毁灭如何,星体相撞如何,主板不坏,机器人夏油杰便永远存在,但五条悟又是什么?

五条悟走到夏油杰面前,掀起左侧的刘海,那里本该挂有一颗钴蓝色的宝石,现在却一片空荡,刚才那双眼睛似乎是一道幻影,五条悟扯住夏油杰的手臂,“你就是杰,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星体近在咫尺,黑风暴又一次席卷而来,无穷无尽的风沙灌进他们的口鼻,撕扯这夏油杰机械的身体,五条悟丝毫不在乎这场风沙,他一把破开夏油杰胸口的布料,圆润纤细的手突然变得锋利,划开夏油杰表面那一层皮肤,露出里面机械的内里。

五条悟的目标是夏油杰的主板,夏油杰还没来得及伸手阻止,主板已经被掏了出来。

这绝不是任何一个家务机器人会有的主板,这世上任何一个机器人都不会用这样的主板,难怪每一次制造身体之后,夏油杰关于主板的记忆都会被清零。

他的主板是一颗眼球,一颗钴蓝色的眼球。

夏油杰死死盯着五条悟手中的眼球,这颗眼球看起来有种诡异的混沌,它既不是普通圆润的眼球,也不是炫彩的画在画布上的眼球,从不同的侧面可以窥视到这颗眼球不同的样子,五条悟把他举到夏油杰面前,一口咬住那颗眼球,他的眼睛里有许多戏谑的笑意,甚至还故意伸出舌头舔舐那颗眼球,然后含进嘴里,咬在牙齿之间,那颗眼球在夏油杰眼里被五条悟嚼碎成汁,五条悟猛地拉住夏油杰的脖子,抵住他的嘴。

等夏油杰再回过神,他已经和五条悟一样咽下那半颗眼球,他往后退了几步,想要咳出来,机器人是无法消化食物的,但进入他体内的并非他所想象的残渣碎肉,而是两百一十二万三百零七个夏油杰的记忆,包括五条悟所说的,最开始的那一个。

5.

“杰,这是什么?” 五条悟把一袋东西放在夏油杰面前。

“是一种甜点,糯米做的,味道应该不错。”夏油杰从椅子上转过身,身后是巨大的电脑屏幕,他们坐在金属机械造就的实验室里,五条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吃的,现在正坐在控制面板上细嚼慢咽。

五条悟扫了一眼实验室,营养舱里放着新制的人工智能AI,从家用到军用,从家务机器人到城市建设机器人,应有尽有。

夏油杰摆弄了一个发条机器人,机器人通体蓝色,敲锣打鼓的走过控制面板,走到五条悟面前,然后猛地一敲鼓,“少吃甜食防蛀牙,争做护牙小卫士。”从机器人嘴里发出的声音,正是夏油杰的音色。

五条悟把发条机器人拿起来,撅了撅嘴,“我才不。”

发条机器人听了,叉着腰摇了摇头,五条悟和发条机器人吵架,夏油杰就坐在旁边,撑着脸看五条悟,他们认识纯属意外,是夏油杰无意中种花,种出了一个五条悟,在这颗即将被抛弃的蓝色星球上,十五岁的夏油杰种出了一个奇迹。

五条悟刚出现的时候像个拇指姑娘,不到几天时间就长得比夏油杰还高,顶着那张脸每次出门都要收到花和巧克力,插满了家里大大小小的花瓶,他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不知道,活得和地球一样长,清醒的时间不到一年,每次都是嫌无聊,逛了几圈,又重新睡去。

十七岁的夏油杰问他,变成种子,不怕永远变不回来吗?

“我是亿万年的化身,在这颗星球上,只要太阳月亮照常升起和落下,星辰依旧闪烁,我就不灭。”五条悟说着,看着夏油杰紧皱的眉头,又笑,“不过这么多年,只有杰你一个人把我种出来啦。”

“我们很有缘分,很合拍!”五条悟总是这样解释。

那时的地球,能源尚未枯竭,万物还有生气,日月星辰不受升起与落下的困扰。

夏天全是蝉鸣、烟火和庙会,夏油杰会被五条悟拉着从街头买到街尾,翻出不知多少年前的老相机对着一切平常的事物拍照,走遍那个小镇所有的溪流,绕过那里所有的树木,他们躺倒在长廊里,一边扇动蒲扇一边对着整蛊节目大笑,他们十五岁相识,十六岁相爱,走在日落的大道上牵手,对着海风接一个湿漉漉的吻。

直到他们十七岁的夏天。

第一颗卫星爆炸,太阳不再按时升起,山火海啸频发,这颗偏离轨道的星球在十年内就将破碎,泯灭在宇宙之中,这颗承载了文明的蓝色星体将消失在宇宙的纪年里,仅仅只有十年。

全世界都倾尽全力,为了全人类共同的命运。

专注于科技的研究,使宇宙探索和光年飞行有了全新的突破,转移到最近的宜居星球上,可以保存大部分的人类和人类文明,夏油杰在转移申请表上填了申请最后转移,十七岁的夏天,他和五条悟大吵了一架。

为这颗星球,为五条悟无所谓的态度,为了十年后的别离。

那天没有大人在家,没有下雨,没有暴晒,那是一个很适合坐在长廊吹风的天气,夏油杰思考了一整个夏天,在漫长的夏日里作呕,在夜深时死死盯着五条悟的睡脸,在激烈的交缠中啃咬五条悟的唇瓣,他没有任何办法使五条悟和他一起离开,没有任何途径避免这场终将到来的别离。

他们大打出手,毫不客气的往对方脸上挥拳,鼻青脸肿的面对彼此,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只要一抬手就能泯灭半个星球,但五条悟不会这么做,他们的打架没人喊停,五条悟和他都一样倒在院子里,五条悟抬起一只手,说夏油杰根本不是想和他打架,只是想做|爱。

夏油杰说了句脏话,让五条悟闭嘴。

五条悟不闭,他继续嚷嚷,对夏油杰这种态度表示抗议,夏油杰翻身坐起来看着他,“地球要完蛋了,你会死你知道吗?!”

五条悟看着他,用那双钴蓝色的眼睛看着他,“我不会死的,杰,只要宇宙在,我就永存。”

“地球消失后我会沉睡,但我不会死,因为星星不会消失,太阳还会在别的星球上照耀,所以我不会死。”

“那么我呢?”夏油杰咽下那句怎么办,他看着五条悟的眼睛,“我活不过一百年,在你亿万年的生命里占比如此轻微,轻如毫毛,你陷入沉睡,你永生,你不会死亡,如果再过亿万年你才清醒呢?我如何见你?你要我带着对你锥心的思念和爱去死吗?”夏油杰转过头去,“五条悟,你不能这样对我。”

6.

这场争吵无疾而终,夏油杰进入科研大学,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军用机器人,家务机器人,城市建设机器人,夏油杰专注了所有的领域,对于智能AI的了解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杰,你的发条机器人后面有编号诶。”五条悟摆弄了一下机器人的手臂,这个小机器人带着一点点夏油杰的特征,有一小撮像夏油杰一样的刘海。

“001,你要做一个系列?”五条悟笑道,“一个系列的发条机器人也太逊了吧。”

“这个只是试验品。”夏油杰站起来,五条悟跟在他后面,将发条机器人揣入口袋里,他们坐上电梯,站在实验室的顶层,透过玻璃往外眺望,霜雪落在大地上,早上八点,窗外是寂寥的星空。夏油杰吐出的烟雾缭绕过五条悟钴蓝色的眼睛,这颗星球上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今天就是最后的时限,离别将至。

夏油杰抽完最后一口,摁灭了烟头,外面敲响了最后撤离的钟声,宇宙之中的星体第一次离地球如此近,伸出手便可以摘得星辰,即将飞离太阳系的行星不知什么时候会彻底泯灭,消失在宇宙之中,在所有人都撤离之后,只有五条悟会留在这里,他会随着这颗星球一起飞向宇宙深处,他还将独自渡过一些岁月,将再次沉睡,不知何时才会醒来。

夏油杰虔诚的吻他,从额头到眼睑,从鼻尖到唇瓣。

外面响彻着撤离的警报声,12月的漫天大雪几乎要盖住这个实验室,他们在落雪中,在破碎的星球上吻别。

7.002号

002号是夏油杰在飞行过程中制造出来的,002号比001号更大一些,也有主要能源驱动,可以完成的动作更多,对于语言的理解也更上了一层楼,虽然远远没有达到夏油杰的预期,但已经有了进步。

8.003号

003号诞生的时候,距离夏油杰离开地球已经一年了,漫长的星际旅行才完成了五分之一,多次空间跳跃对夏油杰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负担,他对于003号的制造慢了下来,不过003号已经有了人类的雏形,能够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

9.004号

主要能源更改。

10.005号

制作材料更改。

11.006号

定律更改。

12.007号

夏油杰指着苹果,“这是苹果。”007号点头。

“这是梨子。”007号点头。

“这个是什么?”夏油杰问。

“樱桃。”

“这是苹果!”

“可是它很小,从大小判断,它是樱桃。”

“这是小型的苹果。”

夏油杰叹了口气,在本子上写到,错误。

13.008号——180号

巨大的机器人蹲守在这个屋子外面,屋子里只有一个男人,他望着窗外的落雪,和星球防护罩外绚烂的宇宙,他的手紧紧握住旁边的机器人。

“交给你了。”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与他数十年未见的爱人无比相似,他手心里握着他一生的珍宝,他轻轻地拿起来,打开了机器人的心脏,“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等待,替我等下去。”男人的手覆盖在那块核心主板的位置上,他珍而又珍的看了一眼,最后笑了笑,“****”。

14.02120304号

“这个机器人的核心为什么不能看啊?!我就想要!”孩子哭闹着。

“好好好,妈妈给你拆,夏油杰,把你的核心主板打开。”女人命令道。

“我拒绝。”02120304号夏油杰道。

“你说什么?!居然不听主人的命令!我要把你拆掉!把你的核心主板掏出来!”

02120304号夏油杰平静的看着她,“你可以试试。”

“02120304号家务机器人,夏油杰,确认废弃。”

15.02120305号

黑风暴中身体损坏。

16.02120306号

黑风暴中身体损坏。

17.02120307号

02120307号夏油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看着他翻飞的白色短发,和那钴蓝色的眼睛,作为第两百一十二万三百零七号夏油杰,他等到了,在这场数十万年等待的尽头。

18.001号

那个小小的发条机器人坐在窗边,手臂上001号的编号,显示他是这场离别最后的见证者。

“你不是问过,你要怎么办吗?”五条悟抬起手,他触碰着自己的左眼眶,没有鲜血,没有痛苦,他将那颗钴蓝色的眼球拿出来,那颗眼球发出炫目的光彩,五条悟将那颗眼球放在夏油杰的手心里,“我不死不灭,我沉睡永存,但我的眼睛在你那里,只有再次遇见你,我才会再次是我,我们会再遇见的。”

夏油杰抵住他的额头,“无论多久?”

“无论多久。”

001号目送夏油杰远去,他留在五条悟的口袋里,随着五条悟一起走向永恒和破灭。

19.

黑色的风暴再次袭来,巨大的天体冲撞着这颗小行星,铺天盖地的风沙中,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再次恢复神采的眼睛,他一把拉过五条悟,在这场无穷无尽的风沙中吻他。

这次再不会吻别。

五条悟轻轻挥手,那身后的一切便归为寂静,星辰闪烁,数十万年前的光涌到他们面前,这其中是否有来自地球的一份?是否从这里望去,能看见曾经他们走过的街道,能听见他们的笑声,是否能想起那年夏天的海风,和那个湿漉漉的吻。

五条悟转过身来,风把他的头发吹得往后翻飞,他笑着,眼睛都眯起来,像曾经他们踏在日落大道上。

“杰,真的好久不见。”

*自此,日月星辰尽可以安安静静地升起又落下,夏油杰却再也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周围的整个世界全给抛到了脑后。*

20.

“替我爱他。”

————END

夏油杰制造了二百十二万三百零七个自己,为了这场或许无疾而终的等待。

他不知道要花多少年才能等到五条悟,也许明天,也许亿万年。

自此,日月星辰尽可以安安静静地升起又落下,我却再也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周围的整个世界全给抛到了脑后。

——歌德《少年维特之烦恼》

13 Likes

好浪漫啊:rose:

1 Like

太有宏大的宿命感了 好感动: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