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My Maid by rinko212

单先天性转,普通高中生paro,甜蜜交往中!

来自长途飞机上浑浑噩噩的一发完结

4 Likes

“杰~今天怎么没有来找我玩啊?”穿着女仆装的五条悟将一整天没出现的男朋友按在咖啡厅布置的课桌上,气鼓鼓地问。她长得高,穿上高跟鞋几乎和夏油杰一般高,因此均码的女仆装在她身上尤为性感,胸部紧绷,挤出一条沟壑,裙摆下面露出半截雪白大腿,让人不禁瞩目她的美腿。

“柔道部那边走不开…”夏油杰徒手榨了一天的橙汁,根本没能从社团摊位上离开,况且他早知道五条悟要穿女仆装,见了面怕是忍不住——比如现在。

“哦?”五条悟变本加厉地往他身上贴,手对着夏油杰的裆部一阵乱摸,“杰一点都不想看我穿女仆装吗?几把都没硬,小悟女仆好伤心哦。”

是是是,再蹭两下就硬了。夏油杰顾忌着这还是学校,赶紧把人搂住亲了亲嘴安抚道:“对不起,是我不好。等下去给你买草莓圣代好吗?”五条悟显然不满足于草莓圣代这种贿赂,她推着夏油杰坐在椅子上,说:“夏油同学一定很遗憾没有体验到本店的女仆服务吧?没关系,现在小悟女仆为主人服务哦。”她拿起桌上的喷射奶油,往小蛋糕上挤了一大坨,“奶油水果蛋糕,小悟来喂主人吃哦。”她跨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用叉子挑了一小块喂进夏油杰嘴里。夏油杰正吃着她喂进来的,就看见她故意地将剩下的半块蛋糕倒在胸口,又拿奶油枪在上面乱挤一通,“主人快吃,不要浪费食物。”她托着丰满的乳房往夏油杰脸上凑,夏油杰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地吃掉奶油和蛋糕。五条悟一边被他舔着胸口,一边难耐地揉搓着自己的奶子,等奶油都被舔得差不多了,就索性拉下胸前的布料,往嫩生生红彤彤的乳头上挤了些奶油,说:“主人也吃吃这里的两颗樱桃……啊……”

夏油杰见她竟敢真空了一整天,心中不禁有些恼怒,那两颗樱桃似的乳尖又可怜迷人,便不假思索地咬上挺翘的乳首。他对着两颗小肉粒又舔又咬,五条悟爽到嘤咛不断,挺着胸膛要他再多吃两口。“唔……太舒服了,杰好会舔……”

“悟一整天都没有穿内衣吗?”夏油杰吃到一半抬起头问,“让其他人全看光了。”

五条悟正被他舔得在兴头上,忽然停了,身体一阵寂寞。“啊……杰不要停……”她将夏油杰的脸摁进自己的乳沟里,试图用洗面奶蒙混过关。

“不要小看男人的嫉妒心啊!”夏油杰生气是生气,总归是拒绝不了巨乳,只得一边由她洗面奶一边狠狠掐了她大腿一把。

两人搂在一起缠绵了一会儿,五条悟的嘴和胸都被夏油杰啃破了,雪白肌肤上被种了不少草莓,看起来可怜极了。五条悟不忘在他腿上各种蹭,硬是将宽松的校服裤顶出一个大鼓包。她色情地跪在夏油杰双腿间,急切地掏出夏油杰的性器开始口手并用地舔弄。夏油杰被她舔得爽得不行,拿起奶油枪往性器上挤奶油,“悟不是最喜欢吃奶油了吗?”他一边挤,她一边舔,舔得性器上全是甜腻的白色痕迹,好不色情。五条悟聚拢起她的美乳,将还带着奶油的阴茎夹在乳沟里,上上下下地撸动,奶油被胸部挤压,发出了黏腻的声音。五条悟低下头,在夏油杰的性器顶到最高的时候把龟头含进小嘴里,一来二去竟然将夏油杰含得快射了。

“悟,我要射了……可以射在你胸上吗?”他难耐地皱着眉头,想要用手打出来。五条悟制止了他,“还不能射哦。主人还没品尝小悟的红酒呢……”五条悟让夏油杰往后仰,枕在课桌上,自己则跳上桌面,裙底风光一览无遗。

这个人…不穿内衣也就算了,竟然连内裤也没有穿!夏油杰此时虽然火大,但还是忍不住被五条悟的白虎馒头逼吸引了目光。光洁无毛如婴儿般娇嫩的那处一丝不挂,肥厚的阴唇夹着一个银色的小拉环,不用说也知道是用来堵住那处小口的。五条悟在课桌上缓缓蹲下,阴部蹭着夏油杰轮廓分明的脸,用他高挺的鼻子磨阴蒂。“呜呼……好舒服……嗯不对……要给主人侍酒……”她自顾自用夏油杰的脸舒服了一会儿,这才记得用手摸到那个小银环,往外一拉,柔软的阴道口被撑开又迅速收紧,漏出两滴液体在夏油杰的唇上。夏油杰舔了舔,发现真是红酒,还混杂着她爱液的骚甜。怪不得她今天如此开放,原来是醉了。

他摸到小女仆圆润的屁股往下按,五条悟的阴部完全贴在他脸上,夏油杰的舌头舔开湿漉漉的肉蚌,在深处的那个小口附近不断打圈。五条悟被他吃批吃得腰都软了,大声呻吟着,下身都快要失禁了。“呜主人……开关在前面的按钮……”夏油杰闻此立刻揉上她前面的阴蒂,盛着酒液的小穴果然张开了,骚甜的红酒任人啜饮。充血的肉蒂敏感异常,被他一番玩弄,五条悟忍不住要潮吹了,爱液和酒液一起喷到夏油杰嘴里,夏油杰含着她整个阴部,全数吞了下去。

高潮过的五条悟卸了力气,大张着双腿躺在课桌上,花穴还翕张着。夏油杰半张脸被她的淫水吹湿了,凑上来和她接吻,让她也尝到了自己淫荡的味道。五条悟虽然爽过了完全没力气,但还是贼心不死地伸手去摸夏油杰的肉棒。她架起双腿M字张开,将腿心又骚又湿的逼口撑开,“主人,红酒好喝吗?小悟这里又饿了……”她拿着奶油喷枪往穴口挤了一朵奶油花,又将它抹在整个阴部,逼口一缩一缩地像贪婪地吃着奶油,又像是吐着别的男人的浓精。

夏油杰一个血气方刚的男高中生哪受得了这个,立刻提枪就上。五条悟的小穴又软又热,配合着奶油的润滑几乎一下就插到底了。她尖叫着呻吟,像八爪鱼一样缠在夏油杰身上,一双美腿绞住夏油杰的劲腰。夏油杰一下一下狠凿她的深处,淫水和奶油被打成细沫糊在穴口。

“呼呼……好爽……慢一点,杰……”她在他耳边胡言乱语,“别插太深……呜……杰这个长毛怪物!”

夏油杰低头,原来是前两天刚刮过的阴毛又长出了一茬,短硬的毛刺顶在她的阴唇上弄疼了她。为了照顾她娇贵的批,夏油杰每次做爱前还得刮毛,这次属实是事发突然。

抵不过女朋友的粉拳抗议,夏油杰只好抽出来一些在她穴口浅浅抽插。他抱起五条悟,整个人悬空地一边走一边由下至上插着她。五条悟抱他抱得更紧了,全身重量都压在两人连接处,穴肉忍不住收缩,吸得夏油杰额角爆青筋。五条悟哭喊着要夏油杰把她放下,夏油杰只好顺着大小姐的意思退出来,阴茎又硬又翘,沾满了五条大小姐的淫水。五条悟要他躺好,自己背对着夏油杰骑乘。夏油杰盯着自己粗硬的阴茎是如何破开红肿的小口插到里面的,很想握着那柳腰狠狠抽插。五条悟上上下下抽插了十几下,穴是被填满了,但龟头总戳不到G点。她沮丧地换了个方向,再次扶着阴茎插进软热小穴里,摇着腰找里面的那个爽点,丰满的乳球随着她骑乘的动作荡出乳浪

。夏油杰看着她吃自助欲求不满的样子感觉自己几把快要硬到爆炸了,不顾她反抗将她翻身压倒,笔直雪白的长腿扛在肩上,身下美穴一览无遗。

“杰、杰……呜啊啊……!”她一声声叫着夏油杰的名字,就像是魅魔的催情药,哄得夏油杰又加快了操穴的速度。没人比他更懂如何把五条悟操上高潮了,身下不断抽插她深处的G点,一手揉她的阴蒂一手抓住淫荡的乳肉,最重要的是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吻住,让她甜美的呻吟不被外人听去半分。

五条悟又潮吹了,丰沛的汁水从肉壶里泄出,随着抽插的动作溅到裙摆和夏油杰的校服裤上。夏油杰也忍耐不住地狠狠操进最深处,毛茬磨着她敏感的肉蒂又延长了高潮,不断痉挛吮吸的花穴将夏油杰的精子榨了个一干二净。

疯狂过后的两人又亲了好一会儿才舍得分开,五条悟的女仆装已经皱巴巴不能再穿了,夏油杰去她的储物柜拿了运动服让她换上,自己则收拾两人弄出的乱摊子。好不容易将布景和道具都收进箱子里,又看见五条悟支着一条腿坐在桌子上,紧身的运动裤勒出逼穴的形状,修长的手指绕着阴蒂打转,下面则是已经洇湿了一块。

“杰,怎么办,已经流出来了……”她一边隔着裤子自慰一边说,“我又好想要了,今晚去我家吧:heart:

1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