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从0开始养成挚友的日子 by五岛流流子

attention:

五条悟没有横空出世的if线,夏油杰是当下最年轻的特级咒术师。

12 Likes

黑暗的密室中,昏黄的烛光摇曳不定。

“诸公,都已经决定了吧。”苍老的声音在沉寂中响起。

“是啊,已经到了不得不这么做的时候了……没办法。”另一个人感慨道。

“为了五条家的未来,六眼大人是必不可少的力量。”

“吾等已为六眼大人准备好了各类侍奉。”

“那就这么决定了,诸公还有什么提议吗?”

在解除封印前,我提议,“为了防止六眼大人对如今的时代感到陌生,不如我们请一位外来的咒术师充作玩伴?”

“东京高专的那个特级小子如何?”第四个声音说道,“作为六眼大人的玩伴…… 他够格了。”

“那就这么定了。”最开始发声的老人一锤定音。

黑沉沉的房间里,忽然睁开了一对藏着天空般的蓝色眼眸,无悲无喜。

2006年,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夏油杰被班主任单独叫去了教室,接到了一份特别的任务。

“这是一次护卫任务。”夜蛾正道说,“但也可以说是指名任务。”

夏油杰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表达了疑问。

“对方要求咒术师的等级是年龄低于二十五岁的特级,或者年龄小于十八岁的一级。”

“而我,恰巧是当前最年轻的特级咒术师。”16岁的高中生歪头,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的五根手指轮番地敲击着桌面,“这么苛刻的年龄限制,很少见啊。”

夜蛾审慎地注视着这个得意门生,确认他没有在说反话,就拿出了任务单据递过去:“这是由五条家及附属家族发布的联合任务:护卫五条家继承人三个月,如期间继承人暴走,请负责对其进行消抹。”

“五条?那个御三家的五条吗? ”

“没错。禅院、五条、加茂——御三家的历史很长,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情报是被藏起来的。记住,要小心应对。”夜蛾意味不明地点了点说明书,叫夏油杰认真阅读。

“虽然三个月不长,但长期任务需要进驻五条家……我明白了。”夏油杰嘴角挂着惯常用的笑,眼神如古井无波。

“大家族总有这样那样奇怪的规矩,”他百无聊赖地往后一仰,“继承人都能随便杀掉,不知道的还以为咒术师多得跟猴子一样。”

“毕竟是传承了千年的血脉术式,也许是有过这样的先例,令他们损失惨重。”

“所以,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夜蛾正道点点头:“以防万一。”

自从一千年前,五条家那位最强的咒术师杀死了诅咒之王宿傩后,御三家便逐步把持了咒术界上层的大部分权利。

高专作为咒术师的摇篮,本该和他们一条心。可近年来,普通人家出身的咒术师越来越多,他们逐渐团结起来,试图攀到上层中夺取御三家的权利。

御三家的话语权逐渐减少,影响力不知不觉间缩小范围,上层再也不是这些老家伙们的一言之堂了。

不仅是夺权危机,御三家还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境:禅院新一代咒术师中无人继承“十影咒法”;加茂家族在最近几次特级任务中,折损了约十数的一、二级咒术师,其中不乏可堪当新生代领袖的人选;

而五条家——

五条家正以无法承担繁重的诅咒任务为名义,要求高专派出特级术师护卫继承人。

“真的假的啊。”夏油杰被这不走心的借口逗笑了,“倒不如说,是继承人太天才了,来暗杀的人太多,家族护不住他。所以不得不向外求助——这样还可信一点。”

“你觉得哪个借口更丢人?”夜蛾正道问。

夏油杰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好像还是他们的理由更体面一点。”

大概是又一次的试探吧。

毕竟在注重门第和血统的上层眼里,夏油杰的存在大约类似于一根突兀的棘刺,就算无法拔除,也要掌控在手心为好。

在诅咒实力日渐增强、咒术师任务折损率持续走高的当下,他以百分百祓除诅咒的成功率脱颖而出,成为最年轻的特级咒术师——并在暗地里被人称为“当代最强”。

夏油杰脸上的微笑加深,几乎形成嘲讽的弧度。他下意识地召唤出了一小团咒灵,放在手里把玩:“在诅咒逐渐增强的情况下,就算是御三家,也不得不放下门第之见。”

“总之一切小心,有事给我发消息。”夜蛾正道看起来不是很放心,又额外叮嘱了一句,“据说,那个继承人,可以使用六眼。”

“六眼,是指千年前的那位最强咒术师拥有的眼睛吗?”夏油杰五指一收,把小咒灵掐灭在手心,“五条家把那个做成了咒具,一直保存到现在?那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用。”

“五条家是这么对外宣称的。但有一些狂热的旁系认为那位最强的’六眼’没有死 ,他至今仍在保护家族。”夜蛾正道严肃地说。

千年前的五条家的家主名噪一时,一旦说到“最强的六眼”,就必定指代那位人物。

他怎么可能会没有死?

夏油杰收了笑容,微微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根据高专收集到的秘闻,五条家很有可能采用的是’同化’的方式,来维持’六眼’的存在。关键证据缺失,据说是让一些同样具有无下限术式的年轻人通过咒力,与’六眼’产生肉体上的同调。”

夜蛾正道向学生透露了一点来自不明渠道的内幕:“也有说是采用一种降灵仪式,让’六眼’在别人身上完全复苏。”

夏油杰厌恶地皱眉:“五条家的术式并不是’不死’吧,这种方式和献祭有什么区别,这是在消耗咒术界的新生力量。”

“或许正因如此,五条家从来不公开这部分情报。”夜蛾正道拿出刚做好的小咒骸,强行塞进学生手里要他带走,“护身符。”

“好丑啊。”夏油杰捏了捏手里的小猴子,笑眯眯地把头往右一偏,躲过班主任的铁拳制裁,“不过谢啦,夜蛾老师。”

御三家总是过分自矜于历史,却不曾看到已然腐朽的根基。在枝繁叶茂的大树下,森森阴影里有蠢蠢欲动的妄念和欲念。

——恶心。

夏油杰脑海中如蜻蜓点水般掠过一个念头。

“最后一个问题,关于那个继承人,”黑发少年回归微笑的假面,“他真的是六眼的使用者吗?”还是一个明面上的幌子呢?

“至少现在,他是可以使用’六眼’的继承人。”夜蛾使用了任务说明书上的措辞,话里有话地暗示着什么。

“有点意思。”夏油杰把重心往后一放,翘起椅子,“不管怎么说,三个月以后,就和我完全没关系了。”

直到真正见到那个“继承人”时,夏油杰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所谓五条家的继承人,今年到底几岁?

夏油杰选择在一个无风无雨的下午去拜访五条家。

先是步入宽阔但幽暗的大广间,与五条家当主虚与委蛇,夏油杰脸上挂着标准如尺量过的笑容,灵魂却在见面三秒后立刻出走。要不是五条家给的任务金确实很多,他连肉身都会一起带走。

该说真不愧是御三家吗?

听着那位当主慢慢吞吞、言外之意套言外之意的措辞,和居高临下的说教,他只敷衍地应答,内心无不恶意地揣测,哈,历史的残骸都快在墙角堆积地发臭了吧。

漫长的一刻钟后,当主终于唤来侍女带路,叫他前去会见自己的保护对象。

五条大宅一如外人所想象的那般,有着沉重的岁月伤痕。

枯山水的造景庭园大大小小,被层叠的回廊串联在一起。暮春的垂枝樱有气无力地吐露粉意,灌木丛中安静无息,听不见虫语低音。斜倚的石灯笼上趴着厚青苔,让人担心其照明功能是否完好。

侍女脚步琐碎,但步速并不慢,似乎拥有着速度方面的术式。一米八多的夏油杰迈开大步跟着她,十分钟后终于到达目的地——一幢远离主宅建筑的和式老建筑。

即使看得出,植物被好好地打理过,周围也无端得显出一种荒凉和寂寥的氛围。

这种氛围的中心,正赤着脚站在木质回廊上。

那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孩子。最为显眼的,是他那一头雪白的发,短短蓬蓬,让人无端联想到北方的大雪。

“哈…… 没想到竟然让我来带孩子。”夏油杰无力地按了按眉心。

侍女忍不住露出了忿忿的表情,辩驳道:“那位大人虽然年幼,但不可轻视。”

夏油杰没理她,只走过去,随意地搭话:“你在看什么?”

“风景。”白发孩子说,尚且稚嫩的尾音带着未褪的凉意。

他仰起头,直勾勾地看了夏油杰一会儿,眨了眨眼睛,雪蝶似的长睫毛遮蔽了那股仿佛要剖析到来人灵魂深处的视线。

夏油杰不自在地干咳一声,抬起眼皮,同样看向庭院中的枯山水。

他发现这孩子恰巧站在最佳观赏点上——从这个角度看出去,庭石震慑,立石嶙峋,白沙似在流淌。

“风景确实不错。”夏油杰赞同道,低下头与那白发孩子对视。

天青色的眼眸如同深藏在海底的宝石,随着他眨眼的动作闪现出妖异的光泽;配合他一身白肤,就像传说中的雪童子。

他袖子上的蜻蜓印花栩栩如生,几乎要飞出布料——夏油杰认得那是一种保护术式,看来五条家对这孩子很是上心。

最年轻的特级咒术师好整以暇地挑眉,原本带着几分挑衅姿态,也在那双澄澈的眼眸中融化了些许,只温声道:“你就是五条家的继承人少爷?”

白发孩子又眨了眨眼睛,虹膜中似乎多了些白雾缭绕,但没等夏油杰看清楚,就被长长的睫毛盖住。

他没有回答,只自顾自地扭过头,继续欣赏枯山水。他的气质太过冰冷,看起来不像稚嫩幼童,而是一个正在冷静地思考着什么的成年人——当然,也可能只是在单纯地发呆。

夏油杰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揉了揉孩子的头,和气地询问:“外面有些冷,不如回房间里?”

孩子使劲摇头,甩开了夏油杰的手,又主动拉住他的校服下摆。

夏油杰有些好笑,纵容地被他扯住,向室内走去。

身边的侍女一声惊呼:“你竟然能碰触到少爷!”也匆匆忙忙跟了过来。

五条家的家传术式名为无下限术式,具体表现大概就是,只要本人不想,那么谁都无法与他接触。

该说这孩子的防备心是重呢?还是不重呢?夏油杰苦恼地想。

连平时侍奉在身侧的侍女都不被理会,却主动靠近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这算是儿童的叛逆心理吗?

“要不我问硝子借本心理健康教育的书看看?”夏油杰嘀咕一句。

白发孩子敏锐地投过来一个眼神,他下意识地挂上笑容,和气道:“没什么。”

那侍女含着热泪看他俩相处的样子,活像个看自闭症儿童主动躺到服务犬身上的老母亲——等等,我是不是把自己骂进去了?

夏油杰反思片刻,决定先抛开这种既视感。

继承人还这么小,五条家却迫不及待地把他推出来。

这不是老头子们主动把秘密公之于众,让人一探究竟么?

夏油杰眯起眼睛,如狐狸一般狡黠地笑了: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白白浪费。

“要玩点什么?”

“…… ”

“好吧,这里什么都没有。”夏油杰挫败。

“那就山手线游戏?”

“那是什么?”幼童清脆的声音轻轻响起,怀着困惑,“你不是来杀我的啊?”

59 Likes

好有趣的設定,期待

4 Likes

喜欢!

5 Likes

蹲~

2 Likes

竟然没了?第一次看到这么正经的五条悟

2 Likes

这个设定好棒!太太加油!

1 Like

小五越年轻越成熟hhhhhhh(?)

1 Like

啊啊啊太太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