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 Hope. (连载中) by 遠見重棠

※ xxxholic paro
※ 原作角色 在该世界 只会有夏五出现
※ 应该是鸡飞狗跳走向,前几章比较正经而已

----------------------------

​​​​

W/H 01.

一如过去的每一天,在闹铃响起的前一分钟睁开眼睛、梳洗、把偏长的头发绑成丸子、下楼吃母亲准备好的早餐。

 

「我出门了。」

然后打开家门,像过去十七年来的每一天,假装看不见飘在路上的各种妖魔鬼怪。

 

「夏油君早安!」「哟、早啊夏油!」「早安。」

他面带微笑响应了每个问好,即使他其实听得不是那么清楚。

 

主因是一早撞鬼,且忽略法没完全奏效,从出家门起他的背上就迭了好几只看不出确切形体的小鬼,不断不断在耳边尖叫大笑。

 

早——!

夏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早!!!

你是夏油!!!夏油——

 

平常只需要走十分钟左右的路程硬生生拉长了一倍,因为已经被缠上了的关系,路上的其他东西也跟着黏了上来,在踩断第三只从草丛里伸出来惨白的手后,他终于踏进校门,重重地叹了口气:「真麻烦,可别影响到我早自习的时间啊。」

 

以有点胃痛的理由请同学帮忙将书包带去教室,夏油杰特意绕路去到早上时不会有人出没的实验大楼,然后拐进了走廊底端的男厕里。

 

"哑吚——"隔间的门关上了。

 

回到教室时,除了手上带着冲过水的冰凉,没人看的出来他的双手曾经沾了奇怪的液体,正确来说,是那些纠缠着他的玩意儿在变成灰之前确实喷过血......姑且称之为血。

 

钟声响起,夏油杰从书包里摸出第一堂课的书本,摊开书本托着下巴等老师到来的时候,他分神想到——这次的居然会喷血,大意了,好险衣服没事。

 

//

 

夏油杰,17岁,普通男性高中生。

出身自普通家庭,普通的有着双亲,普通的有几个比较合得来的同学,普通的因为出众的脸时常收到告白,普通的有一些个人烦恼。

 

......不普通的看的见一些东西,以及非常不普通的会被缠上。

 

放学前夏油杰就隐隐觉得不太妙,午后开始转阴的天色,还有不时能听见的雷声,无一不昭显着一场即将到来的大雨。

 

至少别在放学前......他暗自祈祷,然而很明显神明不打算眷顾他。

放学钟声响起的同时,雨滴也跟着落下,甚至不是一般的小雨,而是撑伞与没撑都差不多的超大豪雨。

 

但夏油杰在意的也不是那些就是了。

他盯着窗外,黑漆漆一大片、奇形怪状的东西。下雨天,「它们」总是出现的特别密集,所以才希望至少等他到家再下雨啊......

 

本来想着不如在学校待到雨停再回去好了,但放空的视线却不经意地跟数百只眼睛中的一只对上了。

 

稍稍瞪大了眼睛,本想装作无视的转开视线,但那东西明显不乐意就这样放过他。

 

啪、啪啪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你,看到,我,了——

 

伴随着拍打的声音,骤然拔尖的呼啸在耳边炸开,夏油杰从位子上跳起来,对身旁露出诧异眼神的同学匆匆丢下一句「忘记家里吩咐过今天有要事得早点回去」,拎着书包就向外奔去,在他冲出教室踏门的同时,听见窗户的碎裂生,与其他同学惊恐的尖叫。

 

甚至连伞都来不及撑,他抱着书包尽量不让它被淋湿的太严重,可能是已经被缠上了的缘故,平常靠着忽视就能解决的问题,眼下却成了极为麻烦的绊脚石,好不容易冲过商店街,还来不及缓口气,那只长了百目的怪物追了上来,从像是渗着黏液的身体里伸出好几只女人的手去勾他的衣服、手臂、脚踝、脖子。

 

一起、一起......

你、看见、我了、不是吗~~?

不要跑、回来啊——!!!

 

反手把那鬼东西的手臂扯断丢下,夏油杰已然分不出心思去辨认自己到底走到了哪里,只知道身后的妖怪完全没有放弃的打算,随着追逐的时间越长甚至发出极为恶心刺鼻的臭味。

 

要是停下来的话绝对就跑不起来了,双腿已经沉重到不像是自己的,就在夏油杰被石头绊到、踉跄了一下,虽然因为手掌贴上一道木墙而没有摔倒,却也确确实实再也跑不动而心想完了的时候,一直跟在身后的声音跟气味消失了。

 

「什、」

 

疑问卡在嗓子里,那一瞬间他眼里只有那个打着呵欠从屋里走出来的人。

 

夏油杰看着对方苍空一样的双眼与自己对上,明显也愣了一愣,还来不及惊叹,就被他说的话惹硬了拳头。

 

「哇,这不是超狼狈的吗,拍照留念嘿嘿~」

这就是,夏油杰与五条先生的初遇了。

不是太美好,甚至有点胡闹,但后来的夏油杰总是会想起这时候。

3 Likes

W/H 02.

总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带进了屋子里。

 

穿着对方提供的衣服,皮肤还因为刚才的热水澡而冒着热气,和室的榻榻米上堆放着各种来自各地的土产,却又突兀地放着一套精致的西式茶具。

 

夏油杰阻止了白发男人打算也往自己杯子里放进四五块方糖的举动,端起杯子啜饮一口,带有淡淡柑橘气味的红茶香气从口里漫至鼻腔,从内至外温暖了——等等、不是,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会坐在这边吃点心喝茶?

 

「因为杰跟我之间有『邂逅』的缘分喔。」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白发男人咽下最后一口蛋糕,晃着叉子用愉快的语调道:「邂逅可以说,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因为人总会因为遇见了谁,而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那有错误的邂逅吗?」夏油杰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问出口,等他回过神来要为过于冒犯的语气道歉时,对方却不甚在乎地摆了摆手:「虽然是我个人的观点啦,但我觉得无所谓正确或者错误......每次的邂逅都有意义。」

 

即使你会去想,若是他当时没有遇见谁、若是没有见到谁、要是未曾与谁相遇,也许很多事情会截然不同,即使如此因为相遇而产生的一切,确确实实都有其意义存在。

 

「所~以~说~你遇见我可是绝好的事情喔!我可是能实现愿望的最强!」正经的语调一转,白发男人在懒骨头上翻了个身,趴在上面用那对蔚蓝的眼去捕捉他的视线,脚在空中一晃一晃的,浴衣的下襬落到膝弯,露出莹白的小腿,于是夏油杰又被莫名的冲动驱使,直接上手把人的脚压了下来,还不忘叨念他:「在他人面前这可是很失礼的啊,⬛️」尾音还卡在喉咙,他隐约觉得自己该知道怎么称呼白发男人的才对,但那几个音节就是无法突破窒碍,双唇徒劳张合了几次。

 

「五條 さ......さん,你叫我五條先生就可以了。」[1]

 

「......夏油杰。」他没注意到掌下的脚早就没继续做乱了,小腿安分地被他压制着,只在意五条未尽的音,他总觉得那时候那要说的并不是先生。

 

「喔齁,生日呢?」

 

不太能理解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夏油杰却没多想什么,如实把日期报给五条,只见他噗哧笑出声来,整个人在懒骨头上扭的像只猫,还不忘断断续续笑着:「杰,我说啊,名字跟生日这种东西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喔?知道这两样,在此方世界可是能做不少事情。」

 

无比自然地把头放到夏油杰腿上,把他当人形枕头般躺着,五条在他面前扳着手指细数:喜欢荞麦面、跟家人感情既亲密又疏离、对同学总是温和有礼的,但总有无法消弥的隔阂感、看的见奇怪的东西但不会害怕,只要数量不太多甚至能自己搞定......众多有关于他的事。

 

「不过既然你遇见了我,那以上这些都不是问题啦!」最后,他拍了拍黑发少年的头,像是宣告一样这样说。

 

--

[1]:一般日語自我介紹的時候不會自稱為XXさん,那是別人稱呼你才會加稱謂。

这边纯粹为了让小五在报全名前转个弯,不过以他的各系来说就算自介的时候直接要求别人称呼他为五条先生应该也不算OOC((大概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