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咒灵的奇妙道具 by supun

 

 夏油杰收服了一只会吐出各种奇妙小东西的咒灵,他会怎么办呢

快乐的双教师if线,除去肉就是为了肉的剧情

角色道德水平极其低下

 

其一  共感人偶

本章按以下顺序出现

  睡眠奸

  远隔奸

  羞耻play

以及其它特殊杏癖描写

如感不适请及时退出

 

 

 1

“同人女?奇妙的词汇。”夏油杰挑挑眉看着刚收服为己用的新咒灵。它的咒力很强,甚至能够用简单的词汇来自我介绍。自称为“路人n”的咒灵化为一团白色倒悬的抹布块状漂浮在他的面前。实际上相比于它的成因,夏油杰对它的能力更为感兴趣。早在发现它的第一时间,咒灵操使就隐隐注意到了那不同于寻常咒灵的咒力流动,而此时咒灵操术的契约已经成立,能完全掌握咒灵的夏油意识到,它果然是一只有着术式的强力咒灵。

不枉费他特地从东京跑来冲绳。夏油环顾一周,由于现在已是深夜,海滩上空无一人,他便打算当场实验一下这只咒灵的术式。

然而咒灵操术发动过后,海滩上依旧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面前的白色咒灵安静的漂在空气里。夏油杰伸出的手又放下,盯着前面的小咒灵,就算它没有眼睛,夏油也百分百肯定咒灵同样在盯着他。

“什么都没有,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夏油杰摆出一副遗憾的表情“既然没有用,还是把你祓除掉好了。”

他抬起手向咒灵,咒灵就说话了“我,教你,怎,么用。”

夏油杰满意的收回手,等着它继续说下去。

“你要,心里想,着,喜欢,的人”咒灵围着夏油的周围转着圈飞,边飞边慢慢往外嘣着词汇。

听着这么顺利成章的设定夏油有很多想吐槽的点,但脑海里还是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那一头柔软的白发和湛蓝的双眼。悟,他现在应该已经在东京的高级公寓里睡熟了吧,毕竟最近任务很多嘛。

这么想着的时候,面前漂浮着的咒灵缓缓落在他手心上,从那抹布状的裙边底下吐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偶。

那是一个比手掌略大却异常精致的人偶,但夏油杰惊讶的点却不在于此——那个人偶正是他刚才脑海所浮现出熟睡着的五条的样子。

“它,可以,联结,这个人。”路人n说完这句话就隐去了身影。

夏油杰手捧着宛如等比缩小了无数倍的五条悟站在海滩上,头脑风暴。短短几个字的说明潦草无比,其包含的信息量却如旁边的海浪,一层套一层。因为是繁忙的夏季,上次和悟见面已是半月前。看着掌心中人偶,夏油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人偶身上仿佛还带着体温,摸上去暖烘烘的。夏油先试探着用指腹戳了戳它的脸,仿佛睡着的人偶表情也随着这阵触碰微微变化,轻微皱了皱眉。玩偶身上套着的是高专教师的那套宽松制服,夏油没有打算立刻脱去它而是抱着玩心又向下摸去,指尖一路下滑落在人偶的腹部,打着圈的拨弄了几下。手中的人偶也随之有了反应,在夏油的掌心中一阵微颤,本是熟睡状态时的沉静表情也多出几丝红晕。

夏油的心脏如鼓般鸣响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凌晨的三点的后半,就算悟再怎么是短睡眠类型的人,此时也大概睡得正沉。夏油觉得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来掌握这个咒灵的使用方法,就把这当作是工作来请悟帮个小忙好了。而且夏油杰深知只要是来自自己的请求,五条肯定不会拒绝。至于自己那微妙的道德心的谴责,早就被夏油随意的忽略了,毕竟那可是最强的五条悟呀。

夏油杰这么想着,便心安理得的将玩偶的上衣解开来了。

远在东京的五条确实在他那张两米八的大床上睡得正香,连续跑了几天的任务实在消耗了不少他的体力,也因此今天的他睡得较平时更深。所以他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异常咒力波动。

只是,如果被别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恐怕要被吓一跳了。大名鼎鼎的最强大人此时面色潮红,本应在熟睡时放松的身体却紧绷着,雪白的皮肤上浮现出不自然的淡粉色。

罪魁祸首的夏油远在冲绳,他正用指尖轻轻揉捏着人偶身上小小的乳尖。由于不清楚作用在本人身上的力量大小,为了不弄伤五条,夏油没有用力,小小的乳尖很快充血挺立,在指尖的逗弄下饱满的像一粒樱桃果核。玩偶身上的反应如数作用于五条本身,他在朦胧的睡梦中隐隐觉得一股热流自上而下流入腹中,再汇聚成一团漩涡将自己卷入,热浪翻涌而上,意识朦胧的他下意识剥去自己身上的睡衣,露出已经通红的双乳。麻酥的感觉顺着神经一路上爬,缠住了不清醒的脑子,纵使能够全天运作的六眼也被半月以来积蓄的疲劳所累无法恢复神智,就任由自己的本能行动了。

另一边夏油神采奕奕,他急切的想要开发出其它的玩法。可苦于现在身处海滩,连个趁手的工具都摸不到。人偶露出的胸口雪白,和自己每日都想着的人一模一样,想着也许远在东京的那人正和人偶共感,就像手捧一盘等待自己吞食的美味佳肴,夏油杰的喉头动了动,他手上稍微用了些力,人偶胸前那两块饱满的肌肉被外力向内推挤聚拢,然后他便张口将那两颗熟透了的果子含了进去。

床上的五条被突如其来的快感直接扯出深度睡眠,本能的叫出了声。顶着浑浑沌沌的大脑勉强睁开了一丝眼,模模糊糊间只觉的胸口像是被火烧一般又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啃噬自己,酥痒间又混合了一丝痛感。他往自己的胸口前探去,却没摸到任何有实体的东西存在。困意依旧缠缠绵绵邀请自己回去梦中,五条刚能勉强睁开的双眼又不自觉的阖上,他太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也太需要这宝贵的睡眠了,于是大脑草草的将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归结为梦境只渴望立刻回归入休眠状态。

夏油杰从人偶身上抬起头,见它仍是一副沉睡梦中半闭着眼的样子。眼皮松松合着,却能从那条缝隙里看见平日那双蓝色的瞳仁正半向上翻去,俨然一副昏睡着的人的样子。“看来最近真的是累坏了。”夏油杰心想着,打算暂时先放过这只缺觉的猫。一方面得先让悟养好精神,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跟好发挥出人偶的作用,夏油决定立刻返程回高专,回到悟的身边。

第二天一早五条在高级公寓的大床上醒来,神清气爽之余并没有忽视自己身上的一丝违和感。不说一向家教优良睡姿良好的自己醒来时衣不遮体,更为诡异的是自己胸前那两颗·····竟然隐隐发痒,仔细看上去甚至还有些微微肿胀。悟几乎是慌乱的套上衣服,动作间昨夜模糊的梦境也浮现出来。

“那不是梦吗···”换好了衣服后,往日里从未在意过的衣物摩擦此时却被放大了数倍,随着一次动作都会引起一阵不一察觉的轻颤。而对于自己在身体发生的变化毫无头绪的五条也不好去找硝子商量这种事情,只能强迫自己的注意力从胸前那两处转移。说起来杰昨天深夜里发来了联络信息,今天就能结束半个月的外勤回来。想到好久不见的“亲友”,五条又重新振奋起精神,期待起这半月份的土特产。

飞机会在下午抵达东京,也因为下午有和二年级的实战训练,五条没办法去机场迎接。但夏油毫不在意,只说让自己安心上课,可以在学校汇合交完任务报告后再一起回家。“也行。”回完信息又确认了上午的安排后,五条如往常一般开始了一天的行程。

上午的时间没有需要教授的课程,只是有场高层的会议要开。按以往来说五条绝不会去参加这种毫无营养的烂橘子会议,但时逢月初,是汇报任务确保下月快乐的关键时期,可通过这次会议省一整个月的事,这么想还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五条哼着小曲甚至提前了半个小时出现在会议室里。

 

2

世界上有比听一个半截身子入土但还手握有实权的老头说教更无聊的事吗?

还真有。

要问是什么,五条就会指指面前那十几个老头。

会议进行到一半时五条懒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全然不顾正说的起劲的老人,换了个舒服姿势摸出手机,上面时间显示十一点过半,此时杰搭乘的飞机应该快要落地了,如果顺利的话会议结束后说不定能先见上一面,想着久别重逢的快乐连面前人喋喋不休的话语都变得动听了许多。

同时成田机场的洗手间里,夏油正盯着昨晚玩到一半的人偶。按悟发来的行程不难推测出他此时大概正在和那群高层开会。

如果这时候对人偶下手的话会怎么样?

按普世价值观来讲,自己此时的想法完全够得上一句用道德败坏。如果没有经过对方的同意的性行为会被现代社会的法律定性为强奸的话,那在对方甚至无法意识到的情况下强制在公共场合发情,这种行为可以直接被保送地狱了吧。

但那可是五条悟。那个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五条家百年一见的六眼,现在日本咒术界的顶点。肩负着数不清的标签的最强,虽然表面上看着无比轻浮实际上也理所应当有着连叫床声都要忍耐的过剩的自尊心。

而这样的悟和那群高层老头一起开会时会怎么应对自己身上的异变呢?只是想象一下悟脸上的表情,夏油就无法抑制的露出一丝微笑。

“只是稍微开个玩笑就好。”他这么想着,手放向了人偶。经过昨天晚上的小实验,夏油杰已经对这个人偶的用法有了更新的点子。既然是属于自己的咒灵,那能用自己的咒力控制也是合情合理。指尖涌出的咒力轻易便游走遍人偶体内,勾起共感的另一具身体。

欲望非常诚实的展现在五条悟身上时,他正摆弄手机的手瞬间便僵住。那一秒像是有电流过自己四肢百骸,全身的肌肉不受控制的紧缩又舒展惬意得像将自己送上云端,还没等松上一口气,另一种无法忽视的感觉又从腹底翻涌直上——痒。微妙的,轻柔的,像是羽毛拂撩过身体的每个角落,酥麻感链接着自己的每一寸皮肤,又如海潮般将无法言喻的快感一股脑灌入自己的大脑。过于突然又直接的冲击几乎麻痹了他的脑细胞,五条差点当场叫出声。最后一丝理智牵住了喉头,甜腻的声音仅挤出几丝无法自持的气音:呜~嗯~~

再然后,热浪又挟裹着欲望再次翻腾,将五条卷入其中。早已瘫软的腰肢根本撑不住精壮的身体,靠在软软的沙发椅上几度欲从中滑落。五条悟没办法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易常所为何,但他仍记得这里是高层的会议,周围是一群自己最看不上的老朽的烂橘子。如夏油杰所想,他确实十分了解五条悟,最强的自尊心所在。现在的五条悟腰肢软烂,汁水四溢,根本无法抽身离去,又不可能在这帮人面前展露出只属于夏油杰的表情,更不用说求助于他们。所以只剩下一条路,装作一切如常。

洗手间里的夏油杰能通过人偶逐渐染上绯红的皮肤和掌心传来的温度得猜到悟的表情。而悟的身体状态更是各种意义上的尽在掌中。自己操控的那一股咒力被特级术师精准的搓成各种的形状,或粗或细,或软或硬,粗得缠,细的绕,软的抚,硬的探,在人偶的体内分散出无数的小触手,巧妙地攀附在那些小而妙的点上,将其团团围绕。然后突然停止,夏油杰耐心地等待着,在心里默数着拍子。

而会议室内的五条悟表面上他仍要维持那一幅漫不经心的态度,实际是瘫坐椅子上,勉强撑着身侧的扶手才没有滑落在地,身下的布料早就被自己的汗水和体液浸透,他从没像现在这么庆幸过学校的制服是黑色的。说话的老头们似乎没有发现他身上的异常,他中途几次要靠紧咬嘴唇才勉强没发出声音,下唇早就被咬的红肿,火辣辣地刺痛。眼罩遮盖了他大半的脸,如果有人掀开就会发现那张脸早被被情欲熏成殷红色。往日清澈深邃的蓝眼此时也蒙上水润薄雾,随时会淌出水也不奇怪。像一条细绳在自己体内最为敏感的深处短深钻,平日无法被照顾到的深度也能触碰,悟觉得自己像被放在海面上的小舟,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左右摇晃。如果换成平日在家,自己恐怕早就纵情享受这份欢愉,但现在,偏偏是现在,早已习惯被众人簇拥的神子第一次体会到人目的可怕,被注视的感觉像套在自己脖颈上的麻绳。如果自己这幅样子被发现了,被发现的话——

短暂的理智思考又很快被快感击碎,双腿在不自觉地加紧,身体违背意识发出想要更多的欢呼。太奇怪了,这样的情况怎么想都不符合逻辑,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却突然涌现出这样超过的快乐;明明应该找到自己身体发生异变的理由,却又被快乐绑架,甚至是因为在这样的场合,越是忍耐反而让身体越发敏感。叫嚣着不满足,渴望着确确实实的,能填满自己的东西。虽然理智仍在负隅顽抗,即使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但五条悟也逐渐意识到连自己的神智都在被快感侵染。几次失神中,甚至有次手已经摸向了裤角。

不行,这里是高专

但是,想要更多的

周围是那群烂橘子

想要被填满

不能被看见

想要被

不能被

想要更多的,只要一下就好————

就在最后一丝理智即将宣告崩坏,快感裹挟着悟即将攀上顶峰时,那刺激又悄无声息的停下了,如此迅速,就像是它突然的出现一样。勉强恢复了些许力气的五条发现从漫长又短暂的忍耐地狱宣布解放时,除了解脱的轻松外还隐隐有些不舍。但理智迅速回炉,把那些不必要的念头压下,悟调整了自己的坐姿看向依旧滔滔不绝的老人,确定周围无人发现自己刚才的异样后微微松了口气。

但就在下一秒,就像是长长的引线终于燃到了尽头,埋伏已久的炸弹在自己身体里爆发。夏油杰的手指最后落下,人偶尽职的传递着咒力涌动。剧烈的快感在脑内暴涨,在体内乱窜,炸得五条悟眼前冒白光,眼罩下的六眼因过载的刺激向上翻去,瞳孔不受控制左右窜动,积蓄已久的泪水打湿了眼罩,洇湿出一团深色。五条最后的理智大概是用尽刚攒下的力气捂住了自己的嘴,生生咽下了那句娇喘。他还是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响动引的周围的高层纷纷探头过来查看情况。

只见五条悟在地上像是受了什么重击般,面部朝下跪趴着拱起背,不用仔细也能看出他正颤抖的身体。坐的最近的人甚至能听见几声细小的,仿佛忍受着巨大痛苦的呜咽。

“五条悟!”

老人们感觉受了挑衅,拜五条平日里的态度所致,人们怀疑这是他搞出来的什么新花招,所以没人上去搀扶,只是叫着他的名字,让他立刻坐回原位。

可悟是再也不愿在此处多留,等能看清之后,便立刻起身匆匆离去了。

3

接到来自悟的电话时,夏油杰已经坐上了返回高专的车。

“杰,你到了吗。”

“很快。”杰心知悟大概已经发现罪魁祸首干脆直接说破“我送给你的惊喜觉得怎么样?”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后便挂断了。

夏油杰毫不担心,他早就准备了丰厚的甜点和土特产便于安慰炸毛的猫。更何况,那个人偶似乎暂时到了使用次数,短期间内是无法再玩起来新花样;不过,相对的似乎可以选择新的道具了。刚才趁着在洗手间的时候,夏油杰已经大致看了一下那些小东西,简单总结成两个字就是有趣。想着这些的夏油心情相当好,脸上光彩照人丝毫没有长途出差后的倦态,连开车的辅助监督都回头问起是不是夏油先生遇到了好事。

“好事?算是吧。”

夏油杰看向车窗外心神一动,让监督停了车放自己下来。劝走了辅助监督后,拎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的夏油杰向着天空伸开双臂,从天而降的五条悟和他撞了个满怀。

“如果今天上午的事是惊喜的话,之后这一个月你就别进家门了。”

怀中的人懒洋洋地环住夏油的脖颈,仍有些湿润的眼睛毫无威慑力。

“当然不会。”

杰将手里包装精美的点心盒递给悟,后者显然十分满意这些双份的点心。

“这还差不多。”

随手拆开一个点心塞入嘴里后,悟的心情明显也好了很多。他大方表示要不记前仇带夏油飞回高专,却不见那人在他吃点心时眯着眼睛露出的笑脸。

“送给你的东西,当然不会只有一个。”

其一 共感人偶 完

54 Likes

夏油杰你好坏:hot_face:

6 Likes

真的很愛共感這個設定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