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种经纪人和她的糟心艺人 by 草鹤子

*大明星五条悟和他的对家夏油杰 年下 30x23

经纪人第一人称视角的夏五爱情

不要考据 瞎写一气的

一个五条悟通过送钱,让经纪人达成“他俩打炮我送套,他俩约会我放哨”的成就

 

 

 

 

我知道,事务所里背后羡慕我,偶尔来几句捻酸话的经纪人不在少数,毕竟我成为正式经纪人也不过几年时间,在这个圈子里依旧是浅资历,带的艺人却是人气王五条悟,那个名震四方,蝉联最想被拥抱男人榜冠军数年,尽管最近两次的排名他都屈之于另一位艺人之下,但依旧火得一塌糊涂的大明星。

 

更别提他还是名门望族五条世家的太子爷,年终时我的奖金都比别人要厚,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忍受他到现在的原因。

 

如果没有那些钱,我的高跟鞋总有一日会狠狠抡在他的脑袋上。

 

怎么会有个性如此糟糕的人呢?

 

其他经纪人羡慕我带着他这样红得发紫的大明星,偶有聊天时会提及手下艺人并不省心,总是闹事,还是五条悟好,哪儿哪儿都好,脸生的好,人生的好,家境生的好,太完美了,完美的简直不像真人。

 

你带他带的很轻松吧?他们这么感慨。

 

但他们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提心吊胆不敢好好入睡,手机铃声音量调到最大,生怕他给我突然冒出个社会性新闻,占领头条,而我来不及做第一手公关准备,占领舆论高地。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担心他会上社会板块的头条新闻,而非娱乐版块的,他整个人和情感沾不上边。上回有女明星想借他炒绯闻,头还没起,被他拦腰斩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xxx的身体素质是不太好,需要加强锻炼,健康美才是真的美”,绯闻计划尚未开始便胎死腹中,连点水花都没有。

 

我不知道其他经纪人是怎么得出五条悟性格很好很完美,是圈里好脾气的大前辈,谦逊儒雅,敬业好学诸如此类的评价,大概全都是带了滤镜隔着屏幕想象出来的他吧。

 

五条悟的粉丝都说不出来这种话。

 

“五条君身上有种独特的狂妄气质。”

 

“我们就喜欢他这种一看就容易得罪别人的气质。”

 

以上。

 

我之所以有功夫在这里写东西,全赖大少爷处于工作倦怠期,自己给自己放了个大假,不接受任何工作安排,我才能在密集到令人崩溃的工作行程中喘口气,好好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假期。

 

然后大少爷的电话来了。

 

本职工作原因,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不静音,就算是休假也还是出于担心不调到静音模式。因此专属于五条悟的铃声响起时,我的手下意识颤抖,心率血压缓缓升高。

 

“五条,有事吗?”

 

我尽可能平静道,手里的纸险些要被我扯拦。电话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五条悟略显惊慌的声音伴随重物落地之音响起:“真纪,快来我家一趟,出事了!”

 

背景音里似乎还有别人的说话声,我眼前一黑,恶魔之音不过如此。我一边拿起车钥匙,一边告诉他出门了,还要在脑子里迅速给出几份公关策划,确保他怎么闯祸我都能圆回来,让他继续在一线位置上稳坐屹立不倒。

 

他家门被我砸的哐哐响,五条悟拉开家门,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就围了条浴巾,我恍惚间想起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五条悟是童星出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已经是闪闪发光的大明星了。我那时刚从经纪助理升级为现场经纪人,乍一见到五条悟这种咖位的艺人心里还是发慌,话不成句,磕磕绊绊。他那时刚从拍摄中结束,尚未换下造型就匆匆赶来见我,确认接下来的工作。像是看出我的窘迫,他巧妙地转移话题,让我不至于露怯到丢脸的程度。

 

单从这方面而言,我是感激他的,感激他的出手援助,他的确是个很出色的艺人。

 

事实上我大错特错。思绪重新回到当下,我看见他如今的装扮,裸露在外肌肤上的吻痕,一时间气血上涌,眼冒金花,强行把住门框才没让自己软趴趴摔倒在地。我蹬掉鞋子,迅速关上大门。在迅速飙高的心率里,我听见自己发抖的声音:“你……干了什么?”

 

五条悟,今年三十岁,闻言不好意思似的抓了抓头发:“我和人睡了。”

 

艺人有私生活是正常的,有性生活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三十岁的男人了,我扶着茶几坐下,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问道:“你和谁睡了?你好像没和我说过你和谁在暧昧期或者恋爱啊?”

 

五条悟捡起沙发背上的衬衫套到身上,去厨房倒了两杯水。我直觉接下来没好事发生,于是把水杯放在茶几上,就算再渴也得忍住,知道和他度过激情四射夜晚的人是谁。

 

他抿了口水,抓抓白色的头发:“应该叫夏油杰?没错吧?”

 

“嗯,没错。”主卧走出一个男人,细眉长目,一头黑色长发,胸前衬衫扣子零散扣了几颗,面上还残留宿醉的疲惫。我看看他,又看看五条悟,心口倏地一痛。

 

“五条悟,”我说,“你胆子真大。”

 

我怎么也想不到他把他后辈还是对家给睡了!

 

夏油杰,去年突然走红的男艺人,人气逐渐攀高隐隐有直逼五条悟的趋势,近两次最想被拥抱男人榜冠军就是他。五条悟那段时间被他抢了冠军还忿忿不平抱怨了许久,他单方面对夏油杰有仇,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表现出自己的不喜,后面花了大力气才强行压下趋势热搜,不然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两家粉丝有宿仇似的,一旦开架必然能载入史册,每个都不好惹。夏油杰倒是没有在公开场合做出反击,他一向谦逊,风评极佳。

 

带他可比带五条悟轻松容易多了!

 

“椎名小姐,您好。”夏油杰的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全扣上了,散落的长发也在脑后盘成丸子头,我起身鞠躬,回了句“您好”,他那副冷静淡然的态度倒是让我心里头那股火气降下去,我看向五条悟,问道:“你能给我解释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五条悟大概是在回忆,好半晌才和我说昨天晚上他和夏油杰搞在一起的全过程。

 

“我去了酒吧——”话刚起头,他看着我的脸,解释道:“做了全副武装,肯定不会被认出来。”

 

夏油杰在一侧补充描述:“我感觉前辈的装束也没有很严实——”他话还没讲全,腰侧就迎来五条悟的肘击,后半句话被硬生生吞回去,五条悟继续说:“然后就,酒后乱性嘛,喝醉了……”

 

“你和我讲你对人家见色起意假借醉酒之名搞到一块还比较合理。”我面无表情盯着他,“真喝醉了哪里硬的起来。”

 

“真纪,你说话好大胆!”五条悟故作惊讶道,用一种异常浮夸的语气表达自己的惊讶。我翻了个白眼,下意识回呛他:“耳濡目染,到底是谁说话大胆?”

 

我打开手机,暂且没收到关于五条悟和夏油杰深夜酒吧激吻的爆炸性推送新闻,稍稍松口气后,我对五条悟说:“现在只要确认你们两个没被拍到就行,你家这里暂时没有狗仔查到,但是酒吧,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你们确定没被拍到?没被人认出来?”

 

五条悟倒是笃定地回答没有,甚至还无所谓地补了句“被发现就被发现呗,怕什么”,十分硬气,夏油杰则是思虑片刻,大概在脑子里复盘昨晚的全过程,刚开口,就被手机铃声打断。

 

是我的电话,来电人是夜蛾社长。

 

“真纪,悟昨晚去哪了。”

 

我在隐瞒和陈述事实两者间摇摆不定,社长却说道:“他昨晚和人接吻接的很开心啊。”

 

“对、对,”我咬牙切齿,“他昨晚度过了非常美妙的夜晚。”

 

看样子是被狗仔拍到了。这狗仔还挺善良,没第一时间把消息放出去,反而先给个预警。

 

“大少爷,”我说,“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

 

五条悟一摊手,看向夏油杰:“能用钱解决,不用太担心。”

 

我必须承认我的拳头硬了,要不是今天为了开车方便没穿高跟鞋,我怕是要直接一高跟鞋抡他脑门上。

 

半个小时后,我们在事务所的地下停车场内下车,绕后门偷摸上电梯进了社长办公室。夏油杰的经纪人家入硝子女士已经在办公室等我们了。

 

家入小姐一直是同行里我钦慕的对象,她的人脉广,情商高,处事圆滑,从不得罪任何人,夏油杰的爆红她要占六分功劳,这两年的好资源有近半是她拿下,包括五条悟本想续约商谈的几个代言。

 

我很想和她贴贴,但是这种场合我只能公事公办,冷酷无情地和她讨论如何帮助自家艺人度过本次危机。

 

毕竟这次是实锤,并非是捕风捉影的东西。

 

我拿过社长桌上那摊照片,不得不说两个好看的人接吻都好看,香艳旖旎艳而不俗,酒吧里妖魔鬼怪似的灯光成了陪衬,在两人背后化为模糊晕染的光圈,暧昧从文字跳转为实质,勾的人心神荡漾。他俩仿佛身处摄影棚,在摄影师指导下完成杂志封面的拍摄。

 

不单单有极其清楚甚至无法辩白是错位借位的接吻照,还有五条悟手伸进夏油杰衬衫下摆抚摸人家腹肌的照片。

 

“这狗仔还挺会拍,建议转行,别当狗仔,省的埋没了天赋。”五条悟绕到我身后,取过那一叠照片,一张一张翻看点评,还拉着夏油杰一起看,这位黑发的年轻后辈现下终于显露出几分尴尬局促,耳根通红,想要躲开五条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我在心里暗斥五条悟为老不尊不是什么好前辈。

 

五条悟看完照片,手一甩,那沓照片天女散花似的洒在桌上,他翘着腿漫不经心道:“寄来这些是想怎么样?要钱?”

 

社长是个在娱乐圈见惯风雨的中年男人,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此刻不动如山,坐在办公椅上像是失去了此生希望。

 

“对方是羂索,就是那个爆料极准从无败绩,粉丝基数很大的狗仔。他什么都不要,只想自己能在狗仔这个行业发光发热,为这个行业贡献出一份力量。”社长道,“羂索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预告,他会在今晚六点把这些照片发出来,并声称如果那时自己没有准点发布消息,请去找五条悟,他的人身安全可能遭到了威胁。”

 

社长看向五条悟和夏油杰,鼓了鼓掌:“恭喜你们两个,看来是要彻底爆红了。”

 

我的脑瓜子嗡嗡响,现在是上午十点十三分,距离晚上六点还有七个小时四十七分钟。羂索那个人我略有耳闻,他简直就是圈里的撬锁之王,顶级铁锹,没有他撬不开的金刚锁,也没有他挖不出来的秘密,镜头总是能以诡异的角度拍到照片。说是狗仔那是屈才,我总觉得他应该在更加伟大的岗位上发光发热,而不是当狗仔偷拍夏油杰五条悟接吻然后让我一个可怜的经纪人焦头烂额。

 

手机屏幕要被我滑出火光,家入女士几次摸出烟盒又收回,夏油杰默不作声,但我猜测他可能在思考解决方案。

 

只有五条悟,事不关己,有一搭没一搭地玩手机。

 

“真纪——”他拖长音喊我名字,“那个剧本呢?”

 

“哪个?”

 

“《My only one 》。”

 

我翻了翻邮箱,这篇剧本我一开始筛掉了,新人导演新人编剧,此前并无出彩作品,再加之剧本是同性题材,我给五条悟过了一眼就直接排除跳过,没想到他还记得。

 

“接了呗。”他站起身伸懒腰,一把手搂过夏油杰,“跟我一起拍,主役是他。”

 

难得,大少爷成名后甚少出演主役外的角色,这次居然甘愿给年轻后辈作配,更别提他还多次对这位年轻后辈表示不满。

 

家入小姐走到我身旁问我要了那部剧的剧本。在手机上大致翻看后,她看向夏油杰:“偶尔下海一次也没什么问题的,对吧?”

 

她意味不明地笑了声:“五条先生陪你一起下海。”

 

她从开始到如今,一直维持一副表情,冷静自若,和我知道夏油杰五条悟两个人搞到一块还被拍照时的心烦意乱完全不同。

 

我由衷敬佩硝子女士。

 

事情就这么诡异草率但又严谨地定下,我们四个人几乎是马不停蹄联系导演编剧,联系投资方,联系摄影师拍宣传照。

 

我敢发誓我工作这么多年,大多时候行程挤满,但远没有今天来得这么痛苦,和小孩玩闹似的。

 

下午四点二十分的时候,宣传照公开,“五条悟和夏油杰冰释前嫌”“五条悟和夏油杰将一同出演同性题材电视剧”的话题引爆。我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心里想的全是五条悟得给我加钱。

 

宣传照拍了三组,四点二十分放出来的一组是两人穿校服的合照,青春靓丽,比较保守,还有两组预备在五点二十分和六点二十分放出,那两组就显得比较大胆,水下接吻,尺度很大。

 

拍的时候那两人还挺正常,吻的难舍难分,甚至没有排斥,让我疑心他们两个的性取向是不是都不直,估摸早已弯成回形针。转念又想,根本不用估摸,两个都睡了,性取向不直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拍摄现场家入小姐风雨不动稳如山,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我对此感到十分敬佩。

 

这次风波就和玩笑似的闹过去,我原以为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戏拍完,两家粉丝吵吵架,和好,继续吵吵架,和好,五条悟和夏油杰保持友好合作关系,碰面的时候道个好,也就结束。

 

结果又出幺蛾子。

 

五条悟和我说他和夏油杰在一起了。说这话时夏油杰就在他旁边,两个人的手牵的死紧,不知道哪家胶水的功效这么强。家入小姐在一旁开烟盒,终于忍不住取了一支去吸烟处点燃抽烟了。

 

他们不是一夜情的关系吗,深入点充其量也就是合作伙伴,怎么真的假戏真做因戏生爱搞到一块了?

 

“椎名小姐,”夏油杰说,“我和悟是真心相爱的。”

 

他说这话简直有悖人设,我不禁想到他在剧里表现出的杀伐决断,吓得打了个哆嗦,总觉得他的真心实意都是作假,下一刻就能对着我说猴子去死。

 

五条悟恋爱和我干系不大,他爱谈就谈去,想和谁搞就和谁搞,但他不能把我饭碗砸了,这是底线问题。

 

“我又没拦着你们。”我喝了口水,冰水静心,“但不要再被拍到了,被拍到后付出的代价有点大,处理起来太麻烦。”

 

“偷摸着谈,可以吗?”我卑微地请求。

 

五条悟同意了。

 

他那么张扬的人他同意了!!

 

我很想敲锣打鼓欢庆这美好的一天,水逆终于被驱散了,尽管接下来不仅要洽谈合作安排行程,还要替五条悟和夏油杰遮遮掩掩,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可以见到家入小姐!

 

我和她因为那两个男同的缘故时常相见,某日我去接五条悟,带他去拍摄现场,在五条悟家楼下见到了她,硝子女士站在家楼下抽烟,大概是在等夏油杰。

 

同她打了声招呼,我就匆匆忙忙上楼去催五条悟,事后据她所言,我跑太快,根本没拦住,要是拦住了,我后来就不至于这么痛苦。

 

五条悟家门也不关好,虽说他住顶楼,基本没人会跑到他家门口,但警惕心也太低了。我敲了敲门,没人理我,也就自己拉开门,低着头大声问五条悟折腾好没,工作人员都到齐就差他了。

 

然后我就听到一声沉重绵长的喘息,混合着他断续的话:“真纪……麻烦你等等……”

 

我敢保证我那个时候脑袋里有几十句脏话。

 

默不作声关上大门,我啪嗒啪嗒冲进电梯,像只机器人,咯吱咯吱走到家入小姐身旁。

 

“你跑太快了,我没拦住。”她说,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没事……不过我家艺人怎么是下面那个……”

 

我还在震撼中难以回神,却下意识的感慨。

 

“我家艺人像是下面那个吗?”家入小姐掐掉烟问。

 

“不像。”我诚恳摇头。

 

我们两个人站在公寓楼楼下,站成了两棵沉默的树,风一吹,叶子沙沙摇晃。

 

“完事了吗,可以打电话催吧?”

 

“你可以打一打。”

 

“算了,再等等。”

 

“他俩会戴套吧?安全性行为很重要的。”

 

“随便他们,太操心伤身。”

 

“也是。”

 

50 Likes

太操心伤身哈哈哈哈

1 Lik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他两的经纪人,头发得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