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嫂(ntr)

  • 双性
  • 有设定绿帽

 

 

 

 

夏油杰家里头办喜事,娶过门一个漂亮的小嫂子。

 

婚礼订在主城榜上有名的星级豪华酒店,宴请百多桌,大排场,愣是没花夫家一分钱,果真豪气。夏油杰作为二少爷,自家大哥结婚,自然而然也应在场帮着照顾宾客。人来人往,他游刃有余穿梭在宾客中央,招人喜爱。可他并不喜欢这种场合,心心念念着小嫂子。

 

他是这两天才搞定了生意回家,还没见过本人,只听见一道风吹得天花乱坠,十人评九人夸,问了去向,趁着没人的时候悄悄溜进了新娘房间。

 

 

 

新娘在休息室发浪玩奶头,被揉奶摸逼

 

五条悟讨厌这身麻烦的纱裙,从头到尾繁琐的花样令他撇嘴,设计师似乎跟他开了个玩笑,胸前的布料压根遮不住快要呼之欲出的奶球,他对着镜子整理着装,手指拧开用来固定的纽扣,下一秒,两只饱含弹性的奶挣脱束缚蹦了出来,堪堪搭在婚纱裙表面。

 

褐色的奶头禁不住长时间的摩擦,此刻颤巍巍地挺立着,五条悟用手拨了拨,忍不住将指腹贴在奶粒上揉捏。他轻喘一声,自己最清楚敏感的身体想要什么,便使用手指让玩弄乳头的力道变得越来越大,这颗小奶粒被一番挑逗之后,足足胀大两倍。

 

他在忘我的抚慰中全然不知一双火热的手掌正从身后袭来,几乎瞬间牢牢包裹住浑圆的奶球,可等到五条悟发觉的时候已经迟了,嘴巴被单手紧紧捂住,发不出任何声响。

 

男人的气息浇在白皙后颈,引起他情不自禁的战栗。身后的男人个子没有他高,从镜中他甚至看不见对方的容貌,唯独黑色的发尖露出一点,任由那只手抓着奶肉一直抚摸到变形。

 

“居然这么骚,新娘在休息室不顾客人,玩自己的奶头。”

 

五条悟听这声音觉得熟悉,但情况紧急,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是谁,他能确定的是,这男人的力气异常大,显然平日里锻炼有佳。在正常情况下,五条悟对付他绰绰有余,可现在连续被亵玩着敏感点,丰满的两只大奶被轮流爱抚,他的身体免不了越来越酥软,私密处也情动似的流出淫水。

 

麦色胳膊结实有力,这显然不是他的丈夫,那位文绉绉的青年此刻应该在大堂与来宾敬酒。而自己却在休息室……五条悟有些绝望地闭着眼,他感受到男人已经拉开拉链把手伸了进去,直径略过臀瓣,在泌水的花蕊上狠狠拧一把。

 

“不要……”

 

“已经这么湿了。”男人的呼吸近在咫尺,浇得五条悟耳根发红,他像是料到五条悟不敢叫人,把嘴上的手也拿下,再度握上一只奶。而搅动逼肉的手指来来回回冲击着肉缝,牵一丝淫液至五条悟的眼前,散发着骚腥。“小逼爽死了是不是?”

 

“……求你放过我,我老公会过来的。”

 

这话似乎真的震慑到了男人,他停下手中动作好像在思考。过后五条悟觉察到耳背有些湿润,男人含着他的耳垂吮吸舔弄,仰首暴露出的喉结性感地滚动着,他看着镜中这幅场景眼角发酸,连末尾处都发了红,再次协商道:“你现在离开,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在丈夫眼底下被陌生人舔到潮吹

 

 

酒过三巡,新娘换衣服久久没回来,新郎在酒桌上遭到亲戚催促,说怎么着也要看一看新娘子。他只能应下,浑身上下沾满了酒气,脑袋发晕,撑着墙壁慢慢开门走进去。

 

五条悟正穿着一身婚纱坐在窗边,窗外是月,以及映着月像的海在波光粼粼。他听到声响后没有回头,似乎被景象迷了眼。

 

新郎见此疑惑出声问道:“怎么连衣服都没换?你不下去吗?”

 

他庆幸新郎喝醉了酒,所以并未发现裙摆隆得不太正常,在当前鼓起来的山包,分明是个人头形状在轻轻挪动。五条悟赤裸着下体,内裤早已不知去向,光溜溜的肥屁股坐在凳子上被迫岔开,其间是男人的脑袋,正面对面贴着阴户,鼻息一阵阵洒下,吹着他的肉花。

 

男人在婚纱底下看不清,只能试探着用舌头逐渐探索,一伸舌头直接敲打在圆鼓鼓的阴蒂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五条悟抓紧了凳角忍耐。但男人好像根本不怕被人发现,伸出长舌沿着阴户的形状大舔一通,又把肉花左右掰开,卷住阴蒂用牙尖细细地咬。

 

那肉缝一整个像汁水丰沛的果肉,男人一吃便发疯似的涌出爱液,源源不断从殷红小口流进男人的嘴里,舌尖只要顶弄阴蒂,洞内更肆无忌惮发湿,男人将嘴唇贴上肉逼,吮得阴户滋滋作响。五条悟无暇顾及外面的风景,口舌的温度将他融化,他的喘息声也在丈夫的注视下变得愈加急促,按耐不住小声哼唧。“嗯……我有些不舒服,你先走吧。”

 

新郎走近了,他看到五条悟的脸红得滴血,手覆上去一阵滚烫,喃喃关心着说:“是不是冷风吹多了?要去看医生吗?”

 

比起看医生他更想让花穴间的舌头抽出去。五条悟低着脑袋摇晃,此时此刻男人已经将舌头钻进了肉道里,顶上处子穴拥有的那片肉红色薄膜。那里从没有被任何东西碰过,包括五条悟自己,现在竟任由陌生男子用舌头抽插浪逼,快感一层叠一层,他紧紧夹着双腿,把男人的脑袋快拢进逼里,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用……我、我透透气,待会就下去了。”

 

他的手心冒汗,嘴唇微张,迫切地希望丈夫能够尽快离开或者祈祷这根舌头停下。不巧的是,这根舌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模仿着性器奸淫着他的逼口,当丈夫一转身,五条悟立刻哑着张嘴失声,身体不受控制般乱摆。那男人的牙尖一咬花核,五条悟顿时泄身,大量骚水胡乱喷射,淋了男人一头。

 

身后的门关上,丈夫离开了。五条悟眼前白茫茫,短短几分钟,汗液迅速濡湿了纯白纱裙。他的眼珠没有聚焦,还停留在方才的刺激里,朦朦胧胧中,只看见一个人影从身下钻出,站在他面前,手指勾着抹胸往下一拉,玩弄他的奶头,单拽着,把乳粒揪得又长又细。

 

“这么淫荡的身体嫁给那个人,是不是太可惜了?”

 

 

在车后座被小叔子破处,高潮不停

 

醒来已经快十二点,五条悟第一次和陌生人爽过了头,身上的衣服不知被谁换成常服,只有私密处还停留着被舌尖欺负的触感,稍微一想,五条悟就止不住地收缩他那逼口。

 

敲门进来的是丈夫的弟弟,五条悟在白天见过几面。他的视线停留在奇怪刘海上,丝毫没觉得这是不礼貌的行为,好在对方不介意,反倒是提起话头。

 

“嫂子醒了?”他大半个身子都侧了进来,看到五条悟坐起来了,拿了件外套放在床边:“大哥在楼下喝醉了,我们就先把他送回家了。听说你身体不舒服,那些要闹洞房的人都回去了。”

 

五条悟听不得洞房两个字,新婚之夜该做的事都跟一个不清楚面貌的人快做完了,他的阴唇饱受凌辱,现在还肿得发痛,他夹着两只腿,又听到小叔子说。

 

“一起走吧?大伯他们开着车。”

 

要去的地方是夏油本家,五条悟跟着夏油杰到楼下,发现已经有两男一女在车上等候着,车内空间中规中矩,坐后座的那位亲戚身材发福,看上去不太好坐。但单独打车又实属没必要,路途遥远,车上的人连说沾沾新娘喜气要同车,五条悟犹豫一下,看他们等待这么久,挤挤坐下。

 

小叔子坐在中间,他后脚跟上去,关上车门才发觉这不是个好主意。丰满奶肉几乎都贴在对方的胳膊上。五条悟偷偷瞄对方,发现小叔子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于是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视线转向窗户外边去,尽量把这当做正常。

 

车程大概三小时左右,大家今天都折腾得够累,聊了几句便默契的不再搭话,没过一会儿直接睡倒三个,只有五条悟和司机还在挺着眼皮。那位发福的亲戚轻轻打着鼾,五条悟在这安静的环境下也终于放松了精神,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胸部有些热,侵犯者第二次更为用力才将五条悟彻底惊醒,对方已经撩起他的衣服将奶头捉住,全然暴露自己的罪行。

 

五条悟瞬间一身冷汗,第一反应是还有没有其他的人看见。他静静地听着动静,鼾声还在,又小幅度侧过头看倒影观察前面,后视镜被身旁男人挡住,夜色浓郁,偶尔有路灯的光亮投向窗户,不久留,这里恰好是一个没人注意的死角。

 

他故意动了动,让小叔子发觉他是醒着的,借此机会让对方借此罢休。随后他听见男人轻轻笑了声,将之前那件不起眼的大衣搭在五条悟的大腿上,隔着裤子更为过分的逗弄着肉花。

 

五条悟轻轻呜咽,躲避那只手,用仅二人可听见的声音说道:“夏油杰,你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嫂子!”

 

内裤被淫水打湿,这样的刺激中,他的阴蒂直接凸了出来,夏油杰并不理会他,把三言两语抛之脑后,扣着那骚点不停。五条悟受不住夹腿又被他打开,眼睫都沾上泪水变得湿漉漉,阴户还处于敏感期,任何抚慰带给他的刺激都扩大了数倍,他敌不住进攻多久,捂着嘴巴在车上高潮。

 

他好会喷水。夏油杰隔着内裤都被淫液击到,又收回手臂揽住五条悟的身体,把车窗摇下来散散气味。后座空间窄小,五条悟的逼味太重,他有些担心这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体验,比如中途被人发觉打断,他可是会生气的。

 

小嫂子的身体很软,夏油杰猜想五条家的独子娇生惯养培育出这样的极品,脱下一半裤子露出软乎乎的肥屁股。他伸了一根手指进去,把指腹抵上缝,来回勾刮逼口跟臀眼。那两处小地还没有吃过鸡巴就已经争夺着要吞手指,夏油杰也不吊着他,调整姿势,把五条悟整个人抱在身上,那根婴儿手臂粗的黑紫性器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裤子里,替换掉手指,烫得嫩逼直抖,撒了几滴骚水在上面。

 

五条悟羞耻极了,下体传来的触感吸引他全部的注意力,那根凶狠的鸡巴是如何顶开臀瓣,如何用柱身探进来磨蹭着臀眼,又是如何用硕大龟头顶弄他的肉花,五条悟无法转移注意力,清清楚楚感受到夏油杰鸡巴上的那些青筋凸起。他的鼻尖充斥着腥臊气息,要不是开着窗通风,恐怕司机也会察觉他俩的龌龊情事。

 

夏油杰抱着他的腰,两只手臂掰开他的腿根,鸡巴在肉缝里摩擦一边问他喜不喜欢。五条悟没想应,他就固执地一遍又一遍重复,把热气喷到五条悟的颈窝,将小花摧残到吹水。

 

穴眼逐渐绽放,想把进攻的龟头吞进去,五条悟扭扭屁股咬进去一个前端,夏油杰掐着他的腰,一点点碾压粉红色肉壁插进去。五条悟埋头躲在车后座,双腿腾空只有脚尖还能触碰到地面,十只脚趾在鞋内蜷缩,随着颠簸打开身体,让鸡巴进到更深处。

 

路面不平整,压过石子也让五条悟跟着闷哼。夏油杰轻而易举撞开淡粉色肉膜,双手探进衣服里揉搓奶肉,他像是跟这两点过不去,指尖捏着乳粒用力揉搓。疼痛和快感混杂在一起,五条悟不知先顾那一处,牙尖咬住嘴唇锁住呻吟,破了皮的唇瓣流着血珠,舔进口腔满是血腥味道。

 

夏油杰的鸡巴又粗又长,龟头捅到宫颈也没将整根吞进阴道,五条悟脸红着用手摸了摸还有一截在外面,他觉得可怕,抬着屁股想跑。夏油杰很快察觉他的意图,又把他捉回来摁在胯上,来来回回律动使阴毛不停地戳上白肉,那一片全泛着红色。

 

肉逼被干到骚点,五条悟很快夹着鸡巴潮吹,湿润眼睫轻轻颤着,敏感肉道也止不住收缩想把鸡巴里的精水夹出来。但他的小叔子显然不想这么快交代,连抽插都停下来,只慢慢揉他的奶。

 

五条悟不太适应突然停下,内里只觉得空虚,想着让鸡巴能再动一动。夏油杰固定住他的屁股,突然开口说话了:“在加油站停会吧,下去上个厕所。”

 

他被夏油杰吓得激灵,恍惚一会儿才发现对方在跟司机说话。等靠了边,司机下车找个地方抽烟,夏油杰随后把鸡巴从穴里抽出,像是计算好似的套上裤子,一个人默默往厕所那边走。

 

后面脚步很快跟上,夏油杰耳朵尖听见了,进了厕所在门旁等待,等他进来那瞬间把人抵上墙壁,掏出湿淋淋的鸡巴就要往里插。

 

“不要碰……”鸡巴重新蹭上肉缝,五条悟颤颤巍巍无处可逃,他垂着头将额头抵在夏油杰的肩膀上,配合着抬高屁股前后摆动在柱身上摩擦。“杰的鸡巴磨得骚逼好舒服……”

 

“刻意把逼送过来给男人肏,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还有个老公?”夏油杰用拇指按在阴户上,往外掰开露出艳色穴眼,淫水滚了一团黏在夏油杰的指尖上,他眼睛暗了暗将手收回,凶狠地一顶鸡巴撞满肉道,击得耻骨啪啪直响。

 

没有了空间阻碍,五条悟呜咽着勾着夏油杰的脖子,抬脚褪下裤子又高高翘起,骚逼咬着鸡巴难耐地呻吟,“磨到阴蒂了,好爽呜呜,鸡巴顶得好深,子宫都被大鸡巴操到了,小叔子不要了呜,不可以给老公以外的人肏”

 

夏油杰不信他的鬼话,骚逼裹住鸡巴泡得更热,蜜汁被干出来又抵着花眼重复肏进穴道,五条悟被折磨得没力气,身子软绵绵地就要滑下去。夏油杰见状抱着他操到马桶边,推着肥屁股高高耸起,花蕊朝着夏油杰大敞,果不其然挨了几道重重的巴掌。

 

屁股肉上火辣辣地疼,五条悟抿着嘴唇闷哼,阴蒂也被抽得麻木收缩,那根棍子再度没有预料地插进来捣干,迫使他的身体承担着暧昧重量。夏油杰一身汗,崩开衬衫纽扣,露出麦色胸肌,汗液顺着脸部轮廓滴进五条悟雪白脊背间的那条线上,他又撩起五条悟的衣服摇晃出乳波,两粒奶头垂下,快蹭着马桶盖。

 

“呜呜不要操了,逼都肿了”他被顶得崩溃,鸡巴在他的甬道内肆意耕耘,后入的姿势令他每个角落都被夏油杰奸淫得干干净净,而这一切却是他自己主动跟来的结果。甚至子宫内部越发饥渴,发情雌性的本能想要精液灌进来。他后仰脖颈,夏油杰像是在操弄一只曲线完美的木偶,把零件和齿轮撞碎,再埋入深处射出大量浓稠荤腥的白液。

 

他抽出裹着淫水的阴茎,白色液体也随之涌出,被操成如同果核大小的穴眼无法自闭,含着精水微缩着喘息,夏油杰不给他休息的余地,用内裤卷成团,塞进骚逼里堵住,再一巴掌甩在屁股上,臀肉都跟着颤了颤。

 

“还打算在这里待多久?怕别人不知道你挨操是不是?”

 

 

 

在丈夫身边被肏,人妻乱叫老公

 

他们走一前一后上了车。大伯在驾驶位等着他们,笑着问为什么去了这么久,五条悟心虚,率先说自己闹肚子让夏油杰送纸,这才糊弄过去。

 

他的肚子鼓鼓囊囊,里边都装着夏油杰的精液,而作为一个新上任人妻实在荒唐。五条悟心里不安,时不时偷偷瞄夏油杰的侧颜。所幸小叔子吃饱了没再动他。他又佯装看风景,腿间黏糊糊地坐了一路。

 

夏油本家是个较有民族气息的老宅子,地方宽敞,光住客房就有好几间。来迎接他们的是宅内女主人,老爷子第二任夫人,面目随和,也不让五条悟叫她母亲,只说随意就好。经过介绍,五条悟知道了今夜他要和丈夫睡东边,小叔子正好住对面,隔得远远。五条悟不知是庆幸还是落寞,夏油杰离自己远去连影子都不见,才将目光慢慢收回来。

 

五条悟进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到浴室将自己身上洗干净,夏油杰灌得太深,手指捅进去两根指头才把甬道拓宽,下身一股热流滑到腿弯,又被水冲刷干净。他整理自己,对着镜子才看清腰上的指痕,不敢想象如果他的丈夫看到这些会怎样对他。要在新婚夜将他扫地出门吗?

 

五条悟想,如果可以,他更想将罪魁祸首拉上一起,好死也当对奸夫淫妇。

 

他雌穴内肉壁仍在挤压,夏油杰肏得狠了,把逼穴干得太过敏感,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五条悟缓缓叹了几声气,故意用阴蒂摩擦布料来缓解痒意,抒发一番欲望后才擦干净腿间的水。他忘记了带内裤来,也怕会再磨到私处引起反应,思索一番,真空穿好睡袍往屋内走去。

 

丈夫似乎已经睡着了,平缓的呼吸声逐渐传来。五条悟摸着黑在旁边找了个位置躺下,身边还有淡淡的酒气,看样子今天应该不会做那件事了。

 

但他低估了登徒子的胆量,或者说没料到他还有这样好的精力。

 

五条悟的脑袋昏昏沉沉,却没睡着,朦胧之间感觉有脚步声临近。他闭着眼睛装睡,男人在他的身边停下,精准握住他的一侧胸部,打着转揉。像是知道他根本没睡着一样,那只手掌的力度大的惊人,掌心盖在乳头上,时不时触碰一两下。他也没有穿内衣,全身注意力都集中于被抚摸的那处,夏油杰用手指尖轻轻刮了刮凸起奶头,凑近用嘴唇含住整颗果粒。

 

口腔内好热,五条悟哈了口热气,不由自主把夏油杰的脑袋抱进怀里,想要他更用力一点,予以自己更剧烈的快感。

 

尝过一次就再难以忘怀,五条悟握住小叔子的另一只手, 捉住他慢慢下移,到阴蒂,捏住他的手指放在那,想着要他揉一揉。

 

夏油杰乐得见小嫂子如此模样,不负所望抵着阴蒂按压,手指在光溜溜的部位滑动一圈,撑起身咬他的耳朵。“什么都没穿,又急着要我干你,你老公还在旁边呢。”

 

耳朵禁不住吹,热气一拂红了半边,五条悟不管他说的话,把腿敞得更开,自己尝试着把手指一根根推进去搅动。被夏油杰开发过的肉洞紧紧地咬住手指,穴道饥渴地蠕动着,从肉眼涌出一股清液打湿身下的被褥。

 

夏油杰掰开他的腿,脑袋从他的胸前抬起来舔舔唇面,又垂下头扶着性器操进温暖巢穴。这是今天第二次进这里,他不太急,压在五条悟身上想把整根都戳进去。那鸡巴的尺寸惊人,他很快见底,冠头堵上花心,进而往深处一顶。

 

五条悟被搞得失声,肉棒填补空虚把他爽得瞬间激出眼泪,白皙双臂扣着夏油杰的肩膀,长腿盘上精干腰身,努着胯追着想把囊袋也吃进去,最好再疯狂一点,让他忘记身旁还有他的丈夫,与背德感交战到底。

 

夏油杰总是不如他意,操弄的幅度越来越大,撞击的水声啪嗒啪嗒响彻了屋内。那棍子捣得五条悟的呻吟稀碎,断断续续哼着,脸颊红红的一副媚态,呈现出十足骚样。

 

不过男人知道他放不开,就算他表现得如此主动,绞紧肉棒的甬道也在时刻紧绷。夏油杰低下头颅,以嘴唇挨着脖颈,伸长了舌头如同大型猫科舔舐周围的肌肤。那里的脉搏能感应到心跳,扑通扑通,夏油杰一边干一边想着,他的小嫂子肌肤滚烫,就快烧起来了。

 

他们换其他姿势。小叔子总有让五条悟难以启齿的花样, 故意让交合处对准熟睡的丈夫,再蛮横地捅开阴道把里面的汁水翻搅。五条悟被大棍子杵得又酸又麻,疲软的子宫口缓缓被撬开小眼,鸡巴猛然嵌进去,迫使小嫂子的肚皮微微凸起。夏油杰抚摸那一处,奋力地想把这个骚货贯穿。

 

夏油杰操得用力让他根本就站不住脚,好几次都快往丈夫那里撞过去让夏油杰拦住,手指往下去扣他的阴蒂,双重快感交叠下,五条悟很快潮吹,甚至比以往还要兴奋,水柱溅上天,湿哒哒流一滩。他浑身又湿透了,像刚从水里起来,累到不想动弹,而那根鸡巴像是永动机一般还在撞他的子宫,冲击他的骚点。

 

“不要操了,要坏掉了嗯”五条悟汗津津靠在夏油杰怀里,双眼前起了一层薄薄水雾,片刻之后爽得眼睛翻白,把红艳艳的舌头吐出来哈气,唾液顺着嘴角滴,夏油杰捏着下巴一抹,问他想不想给自己生孩子。熟透骚嘴含着淫水包裹夏油杰的鸡巴,五条悟被干得神志不清,迷迷糊糊抬头说想,又说只可以给老公生。

 

夏油杰没在说话,只是抽插地飞快,把淫液从湿润红眼里捣开,埋到更深处,把滚烫的精子射进宫囊里。热腾腾的白液浇在宫壁,五条悟下意识想逃开发现夏油杰连囊袋都塞进去半个,卡着他的阴道让他无处可躲,只能像条母狗一样承受雄性的播种。

 

他的阴户变肿,跟铁锅内蒸熟的馒头没什么两样,夏油杰射完精液又带他去浴室,水声一响他才缓过神,盯着腿间的白液一点点往下掉,他自然夹腿,夏油杰的喉咙却因此再次干涸,扶着水光锃亮的龟头插进臀缝,他不再进攻,而是靠在五条悟的后背拥着他,似乎很享受这样如同恋人的亲密举动。

 

反倒苦了小嫂子。

 

阴唇每秒都在被鸡巴磨蹭,快感堆积,肉棒仍迟迟不进穴里给个痛快,热气模糊了洗手池上方的镜,在雾茫茫的一片,五条悟看到夏油杰正在放肆玩弄他的奶头。“快插到小穴里面来……”五条悟的声线也染上暧昧,哑着嗓音饱含熟态。

 

夏油杰这档子作妖,含着他的耳垂说:“不行哦,悟的老公还在外面,而且只可以给老公生孩子。”

 

“啊……”五条悟的逼眼不小心吞进鸡巴前端,他惊喘一声,夏油杰又将阴茎抽了出去,还附在耳边悄悄道:“实在不好意思,差点肏进你老公的专属肉穴了。”

 

五条悟眼尾都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勾红了,他将掌心撑在洗手台面,屁股高高翘起来,肉花一览无遗的暴露在夏油杰眼下,他突然决定试一试,嘴角勾起来嗓音绵绵地,“想要老公干骚逼,好想吃杰的鸡巴哦。”

 

下一秒他得手了。

 

五条悟很聪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根本经不得逗,看起来是很恶劣的选手实际上稍微耍点花招就会被勾引,他的小叔子……五条悟眯起眼睛受着他折腾:“插进来了唔……杰的鸡巴好大,干到嫂子的子宫了。”

 

浴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湿热媚肉挽留着鸡巴,被肏得露出粉色,再狠狠顶回甬道。这样强大的撞击之下,五条悟的骨头都快软掉,娇嫩花穴越捣越烂,浓稠体液不断从穴眼里挤出。

 

小叔子开始毫无章法摸着他的双乳,亲吻他的后颈,两粒奶头揪到肿胀数倍挂在胸前,随着撞击晃晃荡荡摇摆。

 

“奶头好痛……不要弄了呜……”五条悟空出一只手来扶着胸,摸到夏油杰的手背,在之下是他的奶头,夏油杰紧紧握住这果实捏两下,一个激灵,膀胱传来想要小便的感觉。

 

“小叔子不要操了,嫂子想尿……”他想叫夏油杰停下,后面的男人正干得起劲,仅仅放过了胸前的奶头,然后抱着他对准浴室的漏水处,两只手绕前去掰开嫩逼,四只手指拉开花唇,让尿眼对准角落。

 

就像小孩被大人抱着撒尿一样羞耻,饶是五条悟也不愿意,拼命的摇着头想自己来。夏油杰不给他机会,右手食指摁在他的尿眼抠弄,玩遍骚逼的每一处,又挺着鸡巴奸淫……夏油杰咬着他的颈肉,舌头用力舔过这道新鲜齿痕。

 

“就这么尿出来,嫂子的骚逼尿到我手里,不是很舒服吗?”

 

他忍受不了指尖在尿眼上的扣弄,咬着嘴唇闷哼一声淅淅沥沥尿在夏油杰的手上,夏油杰反将手掌扣在骚逼上快速拨动五条悟的阴蒂。小嫂子憋不住哭喘一声,大量尿液撒了满地,最后汇聚到下水道里。

 

“好脏,嫂子。”夏油杰见状拿过一旁的花洒对着骚逼冲刷,转动花洒的头部只留一股冲击最大的水柱对准阴蒂,五条悟扶着墙很快就软下去,只有骚穴还在抽搐夹着鸡巴,持续有力的水击得阴户麻木,左躲右躲都逃不开这快感侵袭,任由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掩埋自己。

 

夏油杰后来关上了花洒,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阴户,小嫂子的身体剧烈抖动,夹得他泄身到子宫里。五条悟都被他玩晕了,含着鸡巴都没反应,肉道没意识地自住吮吸。

 

他轻轻拔了出来,“啵”地一声,握着龟头压近五条悟的嘴唇,把腥臊的体液全都涂上去,再是奶头……夏油杰握着鸡巴对准,把奶头顶得内陷。

 

他玩了有一阵子,后面大概是累了,把五条悟收拾干净丢到床上去睡,自己站在旁边抽了根烟。想了很久才讲:“给我吧,我想要这个。”

 

那边偷听者被抓个正着,也没什么反应,在黑暗中翻了个身,好像满不在乎,“……随便你。”

 

 

106 Likes

:hot_face:

1 Like

赛博唧唧硬炸了

3 Likes

季季宝童话里坐英雄

1 Like

我服了爸爸,地球人到底怎么能做出这么香的饭:relieved:

太香了…老师做的饭都是满汉全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