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红》by 无明

*原著向

 

 

阴沉的雨天。

夏油杰和五条悟刚刚结束一轮高潮。打乱的喘息绕在耳边,两个人赤裸地躺在乱糟糟的床上,汗水与体液洇湿床单,听着绵躁的雨声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腿根,胯骨,脊背,乳头,脖颈与臂膀,被勾起性欲却不做爱,黏腻地亲吻,感受肌肤接触时的体温。

夏油杰的手指撩起五条悟的头发揉他的耳廓,忽然叫他,说,你这里有一颗痣。

什么样?不会是黑色的吧。五条悟警惕起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身上竟然有痣。黑色的很丑。

是红色的。夏油杰想了想,补充说,很小。呼吸如潮汐拍打在碎发上,他探身过来仔细端详那一粒红色的,细幼的痣,在五条悟的耳廓边沿再往里一点,被很好地藏住。连身体主人都不知道的秘密被他发掘出来了。

那粒被五条悟偏白的肤色衬托显出格外扎眼的红,比起痣更像是一粒皮下出血点,浮在柔软的表皮下,手指捻上去消失,松开时显现出来。夏油杰玩的不亦乐乎,皮肤被他揉红。

拍给我看看。五条悟说。

夏油杰拾起手机看了一眼,没电了。他说。

我的呢?

你的昨晚就没充过电。

五条悟发出失望的哼哼,白发轻轻颤动起来。夏油杰好笑地凑过来亲他的耳尖,再缠绵辗转一路吻到眼尾,明知五条悟是装作委屈,还是配合地安抚他的恋人。

没关系,我记住了。下次拍给你看。

我之前都没有发现诶。这是我和杰的秘密。

别人没有发现过吗?夏油杰说。

没有呢,谁会盯着别人的耳朵看啊。也只有杰了。

除了夏油杰,从没有人长久注视他。崇仰的,好奇的,惊艳的窥伺的恭敬的讨好的厌恶的…目光全部不敢在他身上停留太久,很快被主人垂下去移走。五条家神子,六眼的特权,阶级分明,所有人心照不宣。“Good looking guy的魔力,目光相接十秒以上会变成石头”,五条悟这么说。

此后那粒红常常跳到夏油杰的眼前,他总能在各种刁钻的角度透过白发捕捉到它的存在,我和悟的秘密。他想。在无人时便吻上去,舌尖沿着软骨弯曲的弧度舐过去,留下湿漉漉的水光,有时尝出一丝甜味来,像把五条悟的一部分窃走吞进肚腹。五条悟有在他身上乱咬的癖好,说他尝起来好甜,不知是不是同一原理。

 

年轻人总是急冲冲奔跑想领先在时间前,训练和任务一个接一个,游戏刚通关新的游戏就上架,还要顺着没有尽头的电影名单一部部看下去,在电视的荧光前接了好多吻,照片却还是没有拍。

掌握反转术式后五条悟身上的一切伤口都被治愈,那粒痣也再没出现,夏油杰每次习惯性吻上去后才迟迟想起,垂着眼看他光洁的耳廓,他们的秘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在发呆吗?五条悟问。拆开他的发绳,把长发挽在手里。

没有。夏油杰微笑说。两个人又吻在一起。

他们太默契,和当初难以自持地吻过后就心照不宣地在一起一样,分开也默不作声。

偶尔会在街头见面,两个人隔着一臂远的距离坐在同一张长椅上,不讲话,五条专心地吃他的可丽饼,夏油没穿他的袈裟换了身日常的便服,支着脑袋打量他的最大敌手、老同学、曾经的恋人、爱人。离他们当初发现那颗痣已经过了十几年,从发梢、绷带、耳朵、侧脸,被冰淇淋冰红的嘴唇,吞咽时滚动的喉结,到骨节分明的手,以视线代替触碰细细抚摸过,恍惚回想起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共同的秘密。

夏油杰不爱接触人群,这样的机会极少,盘星教的事务太多,他的大义任艰道远,五条悟又固执地不肯跟他讲话,他通常是先离开的那个,转身时才会感觉到五条悟的视线牢牢锁在他背上,觉得好笑。

 

如果秘密本身被抹去,知情人全部缄默,那么这个秘密的存在就会变成杂物箱深处的老照片,无人问津,永不消失。

五条悟替夏油杰擦拭脸上的血迹,擦不净,晕成红的一片,把纸巾捏成一团揣进兜里,他蹲在开始变冷的尸体面前纠结,要不要追讨一个离别吻?很想亲吻,原因有一二三,一是已经很久没有接过吻,二是多拖延一秒,夏油杰的体温就会流逝一些,三是…不知道,可能没有三。还是算了,五条悟重重叹口气起身,百鬼夜行需要他帮忙收尾,还有大把的事等待他去做,他不能停留下来。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成年人该有成年人的觉悟,无论面对本职还是离别都是一样的。

平安夜飘起雪花,钟声大雪掩盖了许多痕迹。那个雨天里的秘密也被保护的很好,没人再知道五条悟的耳廓里曾经有过一粒红色的痣。

 

 

-END-

3 Likes

写的真好啊。。。一种遗憾

最后也没有吻别,总是充满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