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 by 溪

*dk初那什么夜。

 

-

夜晚是属于他们的,没有人会来打扰。夏油杰躺在床上,盖着整洁的被单,然而睡意全无。

五条悟就睡在他身旁,背对着他不停地动来动去。这个夜晚气温出奇得高,一张薄毯就给他们闷出了一身的汗。他们都想问对方热不热,但谁也没好意思开口:这个字有点像某种暗示,并且他们都知道彼此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

自从决定睡在一起,那个朦朦胧胧的念头就一直在他们脑海当中盘旋。高中生脑子里堆的不是黄色废料,而是货真价实的易燃易爆品,轻易就能擦枪走火。平时和校长顶起嘴来巧舌如簧、妙语连珠的两张嘴巴,此时倒是连一个热字都不敢说了。

可是,说不定今晚就是那命中注定的一夜…

这个想法蹦出来时,五条悟第无数次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他当然不知道今晚是否有什么特殊性,只知道再这样耗下去他们谁都别想睡觉了。明白现在就是做个了结的极好时候,他一抬脚用力蹬掉了被子。

伴随着被子落地的沙响,凉意瞬间沁入皮肤。夏油杰感觉活过来了,可下一秒身上就贴近了一个更热的热源。

他从不知道五条悟的身子是这样软。每次打完架,他身上的青紫都得好几天才能消,他甚至怀疑过五条悟的手脚都是硬邦邦的假肢。而现在他半搭不搭地靠在自己肩膀上,仿佛比棉花糖还要柔软,他都不敢用力去抱,生怕一不小心悟就化成了黏糊糊的糖浆。

“杰…”

五条悟暗示性地喊了他一声,然后就彻底安静了下去。

夏油杰心跳有些过快,像是吃了奇怪咒灵之后产生的不良影响。他低下头,看着那藏在白色发丝间若隐若现的羞红耳廓,心想悟或许也能听见他吵闹至极的心跳声。

快说点什么,他心焦地催促自己。可这实在困难,简直比当初捅破那张名为挚友的纸还要难上一点。在垃圾堆般混乱的脑子里,他闭着眼睛搜寻一通,可实在找不到任何关于这种时候该做什么的经验指导。

他就这样干躺着,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最后才低下头来,凭着本能飞快亲了下五条悟的头顶。

“……”

做完这个举动他就后悔了。这有些傻呼呼的,绝对算不上是一个良好的开场。

但五条悟似乎不这么认为。他仰起头来,没什么表情,夏油杰却好像从他眼里看到了期待。又或许正因为没了平日里那些乱用脸而做出的搞怪表情,才让他和这个暧昧的夜晚格外契合。

夏油杰咽了下唾沫,感到一阵没由来的紧张。

好吧,那就这样继续吧。他更加凑近了些,五条悟了解他的意图,改成趴着的姿势主动往他面前靠。接吻他们是有经验的,只要小心一点,自然一点…

两对嘴唇终于缓慢地碰在了一起。跨过这一步,夏油杰终于没那么僵硬了,大着胆子把五条悟翻下去,然后欺身压在了他身上。

杰很重的啊。五条悟嘴上抱怨,却一面抱紧了他,一面仰着脖子含吮他的唇。两人呼吸碰在一起,仿佛结出了一层温热潮湿的水雾。

放在刚交往的时候,这样一个吻就足以让他们激动得睡不着觉了。可以当下的氛围来看,它却显得纯洁而缺乏情欲,令人无法满足。就这样温和地进行了一会儿,五条悟率先用舌头撬开了夏油杰的齿,伸进湿热的口腔里四处搅动,好像在寻找被他藏在里面的糖果。

夏油杰当然没把糖藏进嘴巴里,但却好像真尝到了甜味。他细细吮吸着五条悟的舌尖,听他发出唔唔的轻声,感觉心脏都要酥软融化掉了。

正当他全身心沉浸在这个愉悦的吻里,有什么东西突然抵在了他的腿上。

…悟怎么光接吻就硬了?他不知所措地中断了这个吻,五条悟被亲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他干嘛松开,只半眯着眼睛看他。

“怎么啦?”

“没,没什么…”

不管再怎么审视悟,漂亮的脸蛋就是漂亮,夏油杰早就明白这一点了。可现在他眼角红红的,眼睛湿湿的,还因为自己的吻而起了反应…他不禁想,在这样漂亮的人身上,那些隐秘的、未曾示人的部分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说起来不可思议,哪怕一起去过那么多次澡堂和更衣室,悟的身体在他那都只是一个模糊的剪影。他认为不乱看是基本的礼貌,可悟不以为然,甚至还故意走到他面前,视线欠揍地直直往下。刚认识的时候他们因此差点要打起来,还是硝子误闯男生澡堂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才阻止了这场一触即发的血战。

“脱…”

“嗯?”

“脱衣服吧,我们…”

 

 

对于悟比自己高这件事,夏油杰其实没有特别介怀,毕竟自己的身高也已经够优越了。可发现悟的腰身比他劲瘦,肩膀也更窄一点时,他还是产生了些许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他看着五条悟解开两粒扣子,然后就缺乏耐心地从头顶脱掉了睡衣。从线条完美的腰腹到形状分明的锁骨,他冷白的躯体渐次展露出来,以被衣料摩擦蓬乱的头发为结尾,就连手臂抬起与垂下的姿势都优美得如雕塑一般。

夏油杰捏着扣子的手不知不觉停下了。

“诶…杰好正直啊,看到我的身体才硬。”

五条悟立刻发现了他下身的异状。他把裹住小臂的睡衣甩到地上,趴下去拽下松松垮垮的睡裤,释放出了那根已经勃起的性器。它直挺挺地跳出来,几乎打在他的脸上。

高中生尺寸发育得太好,粗长的茎身上青筋盘绕,不时因为他呼出的气息而缓缓跳动一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杰勃起的样子,一点儿也不狰狞,反而非常性感。

“…怎么了吗?”

五条悟迟迟没有动作,就只盯着他的东西看,害得夏油杰又羞恼又紧张。他以为悟不愿意帮他,正想说没关系的,不用勉强,没想到他突然扶住性器根部,低下头就准备用舌头去舔,惊得他登时发出一个怪异的拟声词,直接把五条悟逗得笑了出来。

“真是的,杰在干嘛啊。”

“不,不是,我…”夏油杰尴尬极了,用手捂住上半张脸,“是悟太突然了…”

“怎么能怪我嘛。”五条悟把脸枕在他的大腿根部,只用鼻尖蹭了蹭,夏油杰的呼吸立刻就变得粗重起来。“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反感诶…”

“…想象中?”

“嗯,之前就想过帮杰做这个了。”

五条悟只是随口一说,夏油杰却因为这句话兴奋到不行。他竟然会想这些事?晚上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吗?然后就怀着这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入睡?夏油杰放下捂脸的手,看着五条悟用手撸动几下他的性器,然后就果断却又小心地用舌头将顶端卷进了口腔里面。

或许是意识到他比表面上要色情得多的缘故,夏油杰突然就敢大大方方看着他了。

刚刚他那样毫无心理障碍地、抓着自己的东西就准备含,夏油杰险些以为他很有经验,心都沉下去了不少。但事实上他并不熟练,只会缓慢地逐渐深入,直至脸颊被撑得鼓起。可这又确实让他感到了舒爽。也许真像悟说得那样,就只是想做这种事情罢了。

可这样一想,不就显得他更色了吗…

夏油杰心跳声如鼓擂,下面也硬得更厉害了。五条悟艰难地把阴茎吞到底又吐出来,反反复复,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认真,在夏油杰眼里简直可爱得不行。他摸了摸他被塞得鼓鼓囊囊的脸——如果是在吃什么食物的话他一定会由衷地称赞他可爱的,可惜在他嘴巴里进出的不是雪糕和棒棒糖,而是他沾满了唾液的性器。他认为这种时候比起可爱,悟会更希望自己用别的词来形容他的。

这时候,悟那句话——之前就想帮杰做这种事了——在外面转了一圈,又重新闯入了他的脑中。他无端想起昨天还是前天下午,训练完之后他们买了冷饮,坐在路边闲聊时,悟突然将冰棍含进嘴巴里一动不动。当时还以为他在发呆,现在想来说不定他就在想口交的事情。说不定他的舌头就在口腔里悄悄动着,舔弄着冰棍顶端,就像他现在舔弄他的龟头一样…

夏油杰有点担心,今晚他们做了这种事之后,以后悟的每个举动都会引起他不恰当的浮想联翩了。

“唔…不行了,下巴好酸…”

五条悟松开嘴,吐出那根硬度丝毫未减的肉柱,下巴被来不及吞咽的液体淋得湿哒哒的。他随手抹掉擦在床单上,幸灾乐祸地说:“反正是杰的床单。”

眼见夏油杰就要伸手过来,他抬手制止,提醒道现在不是打闹时间。本指望在对方脸上看到不服气的神情,没想到他真认可了他的话,立马回到原先的氛围里,轻轻拉开他的手,飞快吻了下他果冻一样湿湿软软的唇。

夏油杰一双眼低垂着,里面浸染了夜的暗色。五条悟突然心动不已,明明才做过更不得了的事,他却因为区区一个吻就莫名其妙地红了脸。

不行不行,这样在气势上不就输掉了嘛。

好胜心压倒了羞耻感,五条悟没有显露出内心的动容,反而果断把下半身扒了个干净,假装气定神闲地跪坐下来,语气镇定地像在讨要什么正当的权益。

“杰还没让我爽到呢。”

看起来这套确实有效,夏油杰明显受到冲击,瞳孔不知该看向何处般的抖动了两下。

悟那处的尺寸并不逊于他的,却呈现出淡粉的软嫩色泽,只有顶端因为勃起才变成了诱人的深红。他的视线不自觉向下延伸,却被并紧的双腿挡住了去路。

“还是说,杰已经想…想做别的了…”

虽然上一秒还铆足了劲想诱惑对方,但骚话刚到嘴边五条悟又退缩了,临时改成了委婉一点的表述。幸好夏油杰也没比他出息到哪里去,明显慌乱的神色让他又找回了掌控局面的信心。

“杰不要害羞嘛。”

他扬起嘴角,像个施舍者那般慷慨地说道,却见夏油杰轻轻瞥开目光,表明自己在考虑别的事。

“我担心悟会疼。”

“……”

五条悟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什么啊,杰居然在担心这个。”他耸耸肩膀,满不在乎地说,“我不会疼的,而且我也不怕疼。”

看他骄傲的样子,夏油杰只好回以一个无奈又纵容的笑。人哪有不会疼的呢?如果可以的话,夏油杰真希望他能永远把自己藏在无下限术式的屏障里面,不要让自己受到一点点伤害,哪怕因此他再也无法触碰到他也没有关系。

“杰,没关系的,来吧?”

“可是…”

“别可是了,再磨蹭我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为了打破这个局面,五条悟终于下决心要做出一些破格举动。在夏油杰愣怔的注视下,他把双手撑在身后,然后慢吞吞打开了腿。

尽管嘴上说得坦荡,但他多少也有点难为情,所以脸红红的,眉心也微皱,但还是把腿间那个小小的秘穴毫无保留地呈现了出来。正如夏油杰想象中的,那里颜色粉嫩,被会阴雪白的皮肤衬得更加可人。它微微开合着,正如悟上面那张因为兴奋而喘气不均的嘴。

“你别一直盯着啊…”

五条悟被他看得脸颊通红,兴奋不已,努力想让呼吸不要那么急促,但实在做不到。而且杰完全不听他的,不仅凑得更近去看,还变本加厉地伸手去碰。

食指尖刚刚触碰到周围的细小褶皱,五条悟就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吟。那个小洞剧烈收缩一下,一大滴淫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挤了出来。夏油杰眼睛都看直了,脑袋上突然挨了一拳。

“笨,笨蛋,都怪杰…”

五条悟脸涨得通红,像是忘了自己刚才的盛情邀请,想要并起腿,却被夏油杰按住了腿根。

“我也帮悟舔吧。”

“诶?”

见夏油杰真要往他腿中间钻,五条悟连忙去推他的头,可没有稳住重心,只摸到几根光滑的发丝就向后跌在了床上。夏油杰一手抓住他的臀瓣,舌头顺势滑进穴里,很快舔得他惊喘连连。

“啊…杰…这样好奇怪…”

夏油杰的嘴唇紧紧贴在穴口上面吮吸,舌尖轻轻舔弄着敏感的肠壁,刺激得里面不断收缩。淫液一小股一小股分泌出来,五条悟只觉得后面又痒又麻,听着啧啧的水声,他恨不得钻到床底下去。

杰真是太奇怪了,帮他舔的时候明明还挺害羞的,怎么轮到他就这么积极。但意识到自己好像也差不多,五条悟就无话可说了,干脆软绵绵地卧在床上任人宰割。

杰的舌头好热,好舒服…他晕乎乎地想着,就把下半身全部交给杰来掌管好了。而夏油杰似乎和他有心灵感应,适时地向他发出指示:“悟,再放松一些好吗。”

五条悟嗯了一声,但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放松了还是夹得更紧,毕竟他下面只有酥酥麻麻的感觉了。所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察觉到夏油杰已经把手指插了进去。

“悟好厉害,这样就进去三根了…明明看起来这么小的地方…”

手指和舌头带来的感觉太不一样,由于触碰到了更深的部分,被侵入的感受也更加强烈。刚才舌头浅浅舔舐产生的是持续的酥麻感,而手指搅动的幅度要大上许多,加上夏油杰第一次做这种事,指腹和指节随机地四处抠挖碰撞,以一种奇妙但微弱的快感为底韵,在触碰到某个位置时偶然蹦跳出触电般的刺激,由尾椎直冲大脑,让五条悟腰身陡地弹动,漂亮的蓝眼猛然睁大了,习惯于高强度使用的脑子也体会到了短暂的空白。

夏油杰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个快感之源。他尝试着对准那里揉按,柔软的肠壁一下子紧紧包裹住他,淫水失控般流了他一手,原本能勉强忍耐的呻吟也全部漏了出来。各种感受同时侵袭着夏油杰的理智,让他暗自发出喟叹。

该说不愧是悟吗,连在这种地方也如此天赋异禀…他俯下身去,看着五条悟因放空而稍显呆滞的脸,突然产生了一种原始粗俗的,想通过性交来把他彻底据为己有的冲动。下面已经硬得受不了了,但他还是把这种野蛮念头压了下去,拼命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对他说:“悟不用忍着的。”

“…你说得轻松…很羞耻的啊…”

五条悟胸口剧烈起伏着,欲盖弥彰地挡住脸,可下面还诚实地吸着手指不放,完全不受他的意志操控,让他特别难堪,却让夏油杰特别愉悦。

“可悟知道的吧,在我面前什么都不用隐藏的。”

夏油杰喜欢和他讲大道理,偶尔没完没了起来悟都嫌烦,但对于自己的感受他向来是内敛而羞于提及的。可现在他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了,只想把心脏剥开,把里面好的坏的全部塞到五条悟的身体里去。

“悟把我当成你的一部分好不好,这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能和你一个人的时候那样自在了…”

他注视着那双玻璃般的眼睛,“然后悟一个人的时候,也就好像有我在身边一样。”

五条悟从指缝间看着夏油杰张张合合的嘴巴。他的手还插在自己洞里,嘴上却讲起了平时从不会说的话,感觉怪肉麻的,可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了…

那,那杰也要把我当成你的一部分,他说。所以快进来,快点…

一个滚烫的东西代替手指,抵在了已被微微扩开的穴口。夏油杰扶着柱身,稍一用力将头部送了进去,甬道里熟软的媚肉即刻包裹上来,他被夹得头皮发麻,不由自主飞快抽动了几下。听到悟支支吾吾地喊疼,他才猝然清醒过来,连忙放慢速度,挺着腰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推进。

从五条悟的角度看不见夏油杰是如何进入自己的,只能看见下腹被顶起一个明显的弧度,把他最脆弱的地方给彻底破开了。他腿根被插得直打抖,感受到饱满的睾丸紧贴着臀部,硬硬的毛发在他的腿间磨蹭,而夏油杰的阴茎全部进入了他的身体,又热又硬,在里面彰显着最无与伦比的存在感。

“好涨啊…好涨…杰…”

眼见夏油杰又忍不住开始抽动,五条悟不自觉往后缩,却被抓着腰用力捉了回去,“不行…杰刚刚…呜啊…明明还说…怕我疼的…”

他呜咽着拼命扭动,反而让夏油杰硬得发疼的性器又涨大了一圈。那根东西好像已经死死钉在了他的身体里,或者说是他完全契合地被套在了那根东西上,总之两具躯体好像真的合二为一了。

“对不起,对不起…悟里面太舒服了…腰停不下来…”

“不行的啊…呃啊…呜…”

在以往的幻想里,关于怎样才能让悟不那么辛苦,夏油杰做过最万全的准备,可现在他什么也顾不上了,虽然心里觉得自己很差劲,觉得没有照顾好悟,可身体却不受他的控制,自顾自在里面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

五条悟被他撞得说不出话,只能胡乱地高声呻吟,双手抓紧他的肩膀,指关节都发白了。偏偏夏油杰几乎每次都能歪打正着地挤过最爽利的那一点,强迫他在胀痛中去感受越来越强烈的快乐,像要窒息一样大口大口地艰难喘气。

不是说第一次很快就会射的吗,可身下撞击的猛烈程度持续不减,顶得他眼泪都要出来了。夏油杰两手撑在他脸侧,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有几丝黏在他汗湿的皮肤上。

“悟…你抱着我好不好?”

“才不要…杰是大骗子…”

太丢脸了,他明明一点想哭的心情也没有,眼泪却大滴大滴地往下面掉,就好像是给硬生生操哭了一样。五条悟有气无力地瞪向始作俑者,可越看他那副前所未有的渴求模样就越觉得心软。

…我就让杰这么舒服,这么满足吗?他轻飘飘地想。而且只有我才可以。杰就在我的身体里,他哪也去不了…他是我的…

“杰…”

连接处不断发出淫靡的水声,囊袋啪啪地拍打在臀部上,在昏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五条悟别别扭扭地伸手去抱他,夏油杰却突然埋到他的胸前,让他落了个空。

他愣愣的,感觉乳头被含住,还很用力地吮吸了一下。他浑身一僵,连忙收手按住了夏油杰的后脑勺。

真不像话,怎么连那里也好舒服…夏油杰贴紧了他的身体,他敏感的龟头反复摩擦在紧绷的腹肌上,加上先前累积的过载快感,不多时他就痉挛着射了出来,浊白的精液溅得两个人身体上都是。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身心都达到了极致的欢愉。后穴疯狂地紧缩,因为射精的缘故恐怕任何触碰都会刺激得不行,可夏油杰抗拒不了被绞紧的快意,那里面汁水泛滥,肉壁也像被操熟了一般的热情,让他无法减缓进出的速度,捅得五条悟发出了支离破碎的哭叫。他肚子里跟烧起来似的,好像要被操化了,可夏油杰还压着他不放。

“悟,再忍一会…我马上就…”

夏油杰忍着射精的冲动,最后快速抽插了几下。留在里面不好清理,可悟吸得太紧了,手还死扯他的头发让他分神,他没来得及拔出来,性器抖动着将精液全灌进了肠道深处。他听见五条悟的呻吟变得粗砺,紧抓他的手也脱力地下滑到了肩颈。

他们静静保持交叠的姿势,直到两人的呼吸都趋于平稳,夏油杰才起身退了出去。五条悟体内的饱胀感瞬间消失,里面乱七八糟的体液接连涌出来,在床单上积起黏湿的一滩。

看着原本粉嫩的小穴被操得合不上了,又红又肿很是可怜,夏油杰几乎不敢回想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多一眼都不好意思再看了。

“我,我抱你去洗澡好吗,悟。”

他以一副将功补过的姿态伏在五条悟脸侧,那张小脸被他弄得又湿又红,但细看精神似乎还很饱满,仿佛高潮时表情崩坏的并不是这张脸。

“瞧不起谁啊…我才没这么容易就累呢。”五条悟嘴硬地说着,手倒是老实环住了他的身体,“但看在我让你这么爽的份上,帮我洗个澡也是应该的吧!”

他等着夏油杰屁颠屁颠地来伺候他,却发现他表情有点古怪,虽说仍带有讨好意味,却让他背后凉凉的。

“既然悟还没有累,那我们再…”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五条悟的眼神逼退了回去。

“知,知道了…我抱你去洗澡…”

 

-------

然后在浴室做了(

 

 

 

1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