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了就要喝 by youshanmumu

复健文学一则

abo,产后喝奶

怀孕后只吃凉面的番外

 

 

*

 

 

想喝到五条悟的奶越来越难了。

在二福上个月问五条悟“奶奶子是什么?为什么好舒服”之后,五条悟就不让夏油杰再用力咬那里,最多含着舔舔吸吸,这样他不至于叫出太丢人的话。

孕期结束快一年,omega本来就不会在正常生理状况下分泌乳汁,夏油杰能幸运地喝了大半年奶,和他每天晚上坚持不懈地去咬那个地方有密切关系。现在那里不能再咬了,五条悟又早就被调教成不足够暴力就不合作的高段位omega体质,用嘴唇隔靴搔痒地蹭蹭磨磨,肯定嘬不出好东西。

“不要装可怜。”五条悟把睡衣拉下来,“早晚有这一天的,我又不是奶牛。”

“还有的。”夏油杰说,“我感觉得到,只要……”

“不可以。”

“老婆……”

听到这个称呼的五条悟又一次脸红了。

每次都是这样,虽然第二天起来总会追着夏油杰打,说自己是一米九的帅气男人,但是晚上躺进被窝,在alpha的体温和气味组成的怀抱里被叫老婆的时候,还是会像一只害羞的小猫一样兴奋起来。在老婆兴奋之后,夏油杰的请求就可以走上雨打芭蕉的绿色通道。

“叫一声老婆就湿了,真可爱。”

夏油杰一边表扬他,一边把手从omega圆润的臀瓣挪到了臀肉中间湿嗒嗒的小缝,驾轻就熟地伸出三根手指,在噗唧噗唧的水声里一根根插了进去。

omega的小穴还没有完全从产后恢复,被手指插入的时候,穴肉不像过去那样立刻反应过来紧紧裹住入侵的异物,仍然傻乎乎地瘫软着,直到夏油杰用指甲刮了一下那个小肉点。

“呜……!”

夏油杰被五条悟猝不及防地弄湿了。下面的手指会湿他没有很意外。但是上面的脸会被喷上奶汁,进展的顺利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抹了把脸,心情有点懊恼,连五条悟红着脸捂胸都没顾得上嘲笑。

应该提前含住那里的。谁知道这么容易就喷出来呢?现在他又要想新办法了。

 

喷过奶的乳头亮晶晶的,乳晕中心微微红肿的腺孔里还在冒着奶汁的小泡泡。夏油杰低下头,朝那里轻轻地吹了口气。

小奶泡没有被吹破,奶的主人倒是被他吹得哼哼起来,用手捂住流了奶还被欺负的乳头。

“讨厌,又被你弄成这样……快去拿毛巾帮我擦干净。”

“毛巾太硬了,会弄痛小奶包的。”

“什么小奶包啊,恶心……呜——”

小奶包的尖尖角被alpha含进嘴里,用唇肉温柔地摩擦着。没有立刻像没经验的处男alpha一样犯猴急,吃着嘴里的想着锅里的,而是认真地以点带面,从乳晕一点点舔开,将饱含alpha信息素的唾液黏稠地附着在奶头周围。

在温暖湿润的口腔里,五条悟的乳粒一会儿被刺激到凸起,一会儿又在舌苔惯例的爱抚中回归熟妇体征的平静,奶肉时而被紧紧裹着,时而放松挟制,在夏油杰的两片颊肉之间轻轻晃动,轻微的“啪啪”接触声偶尔从唇缝漏出,和平时另外一处肉体连接的地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啪啪啪响动了一阵,专心致志含奶的夏油杰不甚在意,不情不愿送出奶头的五条悟却不甘心了。夏油杰腰上一重,两段白花花的大腿肉从左右挂靠上来,一个热蜜蜜的穴口会呼吸似的一张一合,浅浅地贴上了阳物前端。

“杰……”

五条悟小声喊着他,后背在床上扭捏地蹭着,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却又没有不好意思到闭上嘴巴,吐出他神智清醒时一定会深为不齿的,属于omega的甜腻嘤咛。

“嗯……要杰的那个……”五条悟上面的嘴支支吾吾着,下面的嘴就直白很多,湿滑的穴缝在夏油杰两腿中间摸索着乱蹭,很快就准确地扣住了夏油杰那根半软不硬的肉柱。两瓣软肉借着肉柱的钝力缓缓开帘,omega刚刚经历过生养的腰都很有劲,夏油杰只感觉到五条悟稍稍一抬,自己粗硕的肉头就被肉穴整个吞吃了进去。

“啊……好大……比二福的脑袋还大……好舒服……”五条悟口不择言地呻吟着,搂住了夏油杰埋在他胸口的头。

“悟……”夏油杰口干舌燥,一颗本来只想专心吃奶的心已经完全被五条悟丢弃廉耻的淫态冲得一干二净。

“嗯……是杰的老婆……永远都是……”五条悟还在按着夏油杰的脑袋往下压,声音在说到永远的时候变得有点急切,好像还在寻找证据。

“老公每天都可以来吃奶……吃完要留下来哦,悟的那里也要喝老公的奶……每天都要……喝饱饱就不会做噩梦了……”

 

 

tbc.

28 Likes

上面的奶可以给老公吃,下面的小嘴也要喝老公射出来的奶。喝到奶的话就不会做噩梦,如果喝完奶又被大奶瓶堵住小肉洞,就会像小喇叭广播里说的那样,做个甜甜的梦了。

 

五条悟傻傻地说出以上猫语,导致猫洞一晚上被老公射了两次,每次都伴随着丢人的同步潮吹,还有一次更丢人的潮吹,是被事后进来打扫的舌头舔出来的。

 

alpha的舌头又蠢又坏,只知道舔猫水,没有把危险的小蝌蚪造人奶舔出来,为了避免出现小人意外,五条悟只好把两条腿架到夏油杰肩膀上,小洞羞答答地顶着对方的嘴,用超级羞耻的无下限排出了超级羞耻的精液和淫水。

 

平时让五条悟做这种事,夏油杰都会立刻凑到五条悟旁边亲亲,给出“老婆好棒”的夸夸,可是今天的他却没有发表看法。

 

被操翻的五条悟没力气动,喘吁吁地躺在床上,用余光打量夏油杰的脸,看到比平时更夸张的白液行之后,他呜咽了一声,抬起软绵绵的手,想替夏油杰抹掉。

 

“没关系的,留在脸上就好。”夏油杰握住那几根软趴趴的指头,把五条悟的手压到了两人爱爱时忽略的奶头,“不过悟吃了这么多奶,也该回报一些给我了。”

 

“自己揉揉那里吧。”发现五条悟还在不明所以地盯着自己,夏油杰明确了指令。

 

五条悟本来在偷看夏油杰脸上性感的小汗珠,这个“自己揉揉”的危险信号叫醒了他的迷迷糊糊,他连忙移开视线。

 

“不要,之前都是你来弄的,我不会做那种事。”他坚定道。

 

“不会吗?”夏油杰弯下腰,脸颊贴着五条悟的手,隔着手枕上了挺立的乳峰,“给老婆喂了这么多奶,老公也会感觉疲惫的。现在一点都不想动,只想张开嘴就能喝到奶。”

 

“……说什么都不会。”

 

“悟不是最强吗?老公不在的时候也会让自己过得很好,说没有趁我出去的时候自己揉奶头,我绝对不会相信。”

 

“你……你怎么知道?”

 

“床单上有奶渍,”夏油杰握着五条悟的手,轻轻地按住omega颤巍巍的左乳,“刚刚生完小孩那段时间,每天早上喝完奶都会帮你换衣服和床单,晚上回来床单那一块还是变脏了,觉得很奇怪……就在书架上悄悄留下了一个能记录情况的咒灵。”

 

五条悟的脸涨红了,又惊又怒地瞪着夏油杰:“你居然——”

 

“没有拍到什么。”夏油杰安慰道,一边把手指扣进五条悟指缝。

 

他的手指很长,关节也比大部分人粗,一把就能抓住胸脯的外围,抓娃娃一样轻松地握住了粉红乳晕周围的那盏嫩乳。

 

“不敢放在太明显的地方,角度很差,只拍到了小腿和脚趾……悟绷得好紧啊,像在跳芭蕾舞的小女孩,好漂亮。看到那里就已经硬了。”

 

“你……混蛋……你还看到什么?”

 

“没有了,其他都是听见的,悟一个人的时候讲话很大胆,我也很喜欢。”

 

“……”

 

“没什么好害羞的,胸部是悟作为omega的第二性征部位,喜欢玩那里,或者想让alpha去玩那里都是正常反应。”夏油杰握着隆起的胸部,五指一下一下地轻轻揉捏着。

 

皮肤摩擦的声音没有刚才做爱的抽插声顺滑,但是配着暴露在外微微颤抖的奶头,隐隐约约带点腥臭的奶甜,相比于用生殖器官进行交媾行为时放荡的刺激感,玩弄奶头的亵渎行为多了更加私密的狎昵。

 

“我想看你自己玩那里。”夏油杰松开手,身体往后撤开了一些距离。

 

五条悟因为两人距离的拉开面露怅然,袒露在空气里的奶头失去掌心温暖包裹,他下意识似的抬起手,捂住了胸口。

 

“不可以……”他转过头,委屈地盯着床单,夏油杰的手腕撑在那里,肌肉上的青筋很有安全感,虽然现在他并不感觉自己还安全。

 

“你在旁边看着,我做不到……”五条悟小声说。

 

他希望夏油杰不要再为难自己了。那种事怎么可以当着夏油杰的面做呢?那种话也不可以当着夏油杰的面说,即使已经被偷听到了,性质也是不一样的。

 

但是夏油杰还是没有放过他。

 

“行的。”五条悟因为汗水顺伏下来的白发被温柔地抚摸过去,夏油杰的声音很有蛊惑力,五条悟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他盯上的潜在教徒。

 

“假装我不在就好了,以前很习惯这种状态吧?我喜欢悟努力做最强的样子,就算不开心也会照顾好自己。”

 

五条悟难受地皱起眉,似乎是想否认,可是夏油杰说的话都很有道理的样子,奶头也像长了耳朵一样起反应,现在涨得发酸,痒得发痛,急需一些粗鲁对待,用爱的暴力平复因为缺爱而翻滚叫嚣的淫浪。

 

想要被看见,被嘲笑,被欺负……想要被用力地爱。可是没有人来,所以只能像过去一样自己解决了。

 

五条悟伸出孤独的,此刻唯一能依赖的,属于自己的手,缓缓摸上了躁动的胸口。

 

“嗯……”刚刚摸到的一瞬间,胸口就触发了淫荡的电流。

 

五条悟揪住右边的奶头,用手指尖摸索着找到乳晕,上下搓动起来,慢慢地一点点加上力气。

 

“……好舒服……”他小声哼哼着。

 

“这样就舒服了吗?”耳边响起了似乎在压抑情绪的声音。

 

五条悟摇摇头,“没有,还不够……”

 

“还要什么?”

 

“还要杰……”五条悟羞耻地闭上眼睛,“堵住了……要杰回来……”

 

“回来干什么?”

 

“回来……帮我……”

 

五条悟咬住嘴唇,一点都不想说下去了。

 

可是夏油杰还在问——“帮你什么?”

 

“……”五条悟呜咽了一声,“帮我通奶……”

 

乳慰的性刺激和被人注视乳慰的道德刺激让五条悟流出了生理眼泪,与此同时,他正在用力搓奶的指缝也被沾湿了。

 

他的奶头又出奶了,然后一张嘴含住了汩汩出奶的奶头。

 

好棒哦。

 

奶被吸走了,奶头也不涨了,连带着有点痛的心也不痛了。

 

好幸福哦。

 

是意料之外的幸福,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的幸福。

 

或许是总想再一次体会失而复得的喜悦,所以愿意一次又一次落入孤独的过去错觉。

 

被含住奶头用力吸奶的五条悟感觉很棒,奶头和心脏都感觉很棒。夏油杰已经回来了,他抱着那颗一耸一耸的脑袋,像一个好久没喝奶的小孩一样,又一次收获了找到奶头的喜悦。

 

 

fin.

 

 

其实经常口渴的是小猫咪

4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