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 to Hell(猎魔人AU连载中)by 言庞

Chapter 1 Angel Meteor Shower

*

    夏油杰看了场巨型流星雨,经验和直觉同时告诉他这不是什么自然奇观,而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于是毫不犹豫打了夜蛾的电话。

    夜蛾能作为猎魔人能活到现在,自然有他自己的手段,门路关系更是不知比夏油杰广了多少倍。夏油杰等了几个忙音,最后还是夜蛾主动打来的。电话那头的人听起来很是着急,连招呼都没打,语速很快地说:“天堂之门被关上了,天使都堕天了,那块石板的来历我也不清楚,如果哪恶魔所说不假,天使恶魔都会找上你,保护好自己。”

    夏油杰还在消化这个信息,就听到电话那头响起来的无穷无尽的电话铃。他不知道自己老师有多少部电话,有多少猎魔人在他那里传递消息,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怎么回事电话就被挂断。

    “天堂之门被关上了?不,真的有天堂?”他摸了摸自己怀里面被捂得温热的石板,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该震惊哪一点。这石板还是他前两天从一只普通黑眼恶魔那里抢来的。

*

    那只恶魔附身了一个小博物馆的保安,偷出来一块展厅的石头,正准备布置仪式把石头转送到地狱。好巧不巧,夏油杰在这附近接了个旅店闹鬼的活,刚除了怨灵,出来溜达顺便抽烟,没想到就有人在鬼鬼祟祟捣弄着什么。他轻手轻脚地躲在建筑的阴影处仔细一看,猫骨头,奇奇怪怪的土块,白灰,熟悉的召唤阵,还准备割腕放血,于是想都不想,快速换子弹,拉保险,上膛,在那恶魔反应过来之前,往他小腿上来了发刻有恶魔陷阱的子弹。中了弹的恶魔动弹不得,只能对着夏油杰咒骂,眼睛时不时变得全黑又变得正常。它被夏油杰一顿圣水伺候,浇得浑身冒烟,最后只说了这石板上面可能记录着关上天堂的方法。再折磨,它却说不出更多东西了。夏油杰没有怀疑,毕竟一只被恶魔陷阱就能轻轻松松控制起来的黑眼恶魔,说白了就是地狱的炮灰。于是爽快地拿出一把兰博刀往它肚子上一捅。

    那把兰博刀很特别,刀锋处有像凝固的血一样的锈斑,不是特别锋利,靠近锯齿边的地方刻了一段奇特的铭文,和锈斑一个颜色,但在捅进那恶魔肚子的时候发出了些金光。

    恶魔不是想杀就能杀的,念好长一段的拉丁文也只不过是把它重新送回地狱。对付鬼魂用铁器和盐,对变形怪、狼人用银器,对邪神用橡木刺,夏油杰手里能杀死恶魔的只有这把兰博刀,他还给这刀取了个怪霸气的名字,叫虹龙。这把刀唯一的副作用就是会在杀死恶魔的同时杀死被恶魔附身的人类。夏油杰不知道这石板是否真的有价值,但还是担心这恶魔回去通风报信,干脆就下了死手。

    问夏油杰会不会因为杀死无辜的人而良心不安,答案很模糊,因为他不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冷血的错误的事情,他于此有一种奇怪的理论,就是杀了一个恶魔就等于拯救了无数的人,所以这一点小小的牺牲完全可以接受。自从他第一次拿这把刀杀了恶魔也杀了人,就立马建立起这种意识,飞快地摆脱了负罪感。夜蛾被他瞒过去,根本不知道自己从小带出来的孩子在忙什么,只能从偶尔的电话电报得出他的猎魔轨迹。这世界上知道夏油杰有了这把刀的只有家入硝子,非人类的除外,但她也不清楚夏油杰用得那么频繁。

*

    夏油杰一直觉得有地狱对应也该有天堂,有恶魔对应也该有天使,不然这个该死的世界根本没法保持平衡。人类早晚被各种怪物恶魔一锅端掉。但是理解不意味着他能接受,对他来说天堂还不如不存在,因为二十年来他从未得倒回应。十七岁他被一群僵尸逼到绝境的时候曾诚心祈祷过,最后赶来解围的却是夜蛾的双管猎枪。那之后他就再不祈求了,也不去教堂了,尽管他小时候上过主日学校。事后他狠狠自嘲了一顿,说自己妄想着天上有什么东西下来帮忙,不如把灵魂献给恶魔更实际。虽然恶魔会不会帮自己还是存疑,但起码它们存在着,并渴望人的生魂。

    他把怀里的石板掏出来,拍了拍夹克衫内胆上沾到的土,从他拿到着石板到天堂之门关上还没超过一天,他现在才刚刚回到自己的临时住所,就算石板上面真的记录着什么能关上天堂之门的方法,他也还什么都没做,甚至,在他看来这石板和普通石头没有什么区别!

    “恶魔还没找我算账,现在天使也要来追杀我吗?要不要直接把着石板塞给恶魔,让它们打起来。”夏油杰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该继续保存这惹麻烦的玩意。他想到刚刚看的满天的流星雨就是一个个堕天的天使,那数量叫他头皮发麻,两根细眉毛都要打结到一起,最后他决定还是先睡觉,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检查了一下房间里画的恶魔陷阱,又额外加了各种自己能记起来的符文,怀里抱了一瓶圣水,枕头底下放了一把柯尔特M911自动手枪和能杀恶魔的虹龙,左手手指就搭着刀柄。

    怎么对付天使他暂时还没有头绪,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以防万一他还画了几个恶魔召唤阵,大不了搞出点恶魔来给自己拖延时间。

*

    夏油杰想得好,从床垫上支起身子去关灯,手刚碰到开关,灯泡忽然变得超级亮,和闪光弹一样,然后爆裂开来,碎玻璃洒了一地。随后外面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操!”他暗骂一声,用小臂抹了把脸上的生理泪水,心道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叫一只天使正好落在了家门口吧。刚刚的闪光叫他短暂丧失了视力,但这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行动。轻巧地翻下床,双手一错,吧嗒一声轻响,子弹已经已经上膛,左手握着虹龙垫在枪托下面,凭着感觉瞄准门的方向。

    他等了好半天,无事发生,视力倒是已经慢慢恢复。长时间搭在板机上的手指已经酸痛到不行,于是他关上保险,猫着腰慢慢挪到门口,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开门。他这个临时的据点是个小仓库,没有猫眼,只有能拉伸的卷帘门,反方向还有道小门,从那里偷偷溜走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夏油杰权衡了一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车库内有装备有提前画好的符咒,反倒比外面要安全得多。

    开门可能会有贴脸杀,不开门又觉得未知的反而更恐怖,说不定是只恶魔被陷阱困住,他不出去,过了一会儿陷阱就会被破坏,或者更多的同类被招来,到时候就不好解决了。之前不是没有这种半夜被吵醒的经历,但多了天堂这个完全未知的势力,夏油杰多少有点心里没底,谨慎行动总归是没有错的。

    最后夏油杰咬咬牙,准备去开门冒个险,他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肾上腺素似乎要飙出来一样。

    他手刚摸到把手,手机铃响了。

    很大声,很大声的铃声在安静的空气里肆无忌惮地泛滥。

    夏油杰气的要死,一颗紧张地卡在嗓子眼里的心脏差点给呕出来,干脆也不去理睬兜里闹腾的手机,直接利利索索把卷帘门往上一抬。

    他看到门口有个坑,坑里躺了个人,不知道是死是活。没有贸然上前,他一手拿枪指着那个“人”,一边没好气地接过电话。

    “喂?”

    “夏油杰,用圣油画个圈然后点燃,可以把天使困在里面,和恶魔陷阱差不多。怎么驱逐天使我们目前还在研究,但鉴于天堂之门已经关上,也不知道以往的方法能不能有效。”

    夏油杰听出来是夜蛾的声音,立马用心记着,同时脑袋里出现了圣油的配方。他谢了老师,挂了电话,小心地靠近坑里的东西。

    是个衣服破破烂烂的男人,皮肤白得发亮,看着很年轻,头发纯白,目测身上没有什么伤口。他试着用枪口碰了一下男人的胳膊,刚碰上,后者就抖了一下,嘴里嘀嘀咕咕嚷了句什么,看着像是要醒过来一样。

    把地面砸了个大洞自己却毫发无伤,是人类才有鬼,这时候夏油杰没有再一丝的犹豫,心里很快有了定论,拽着衣服把人提起来,冲进车库,扯过来一把椅子把他捆了上去,又是铁链又是麻绳捆了好几大圈,地上正对着一个恶魔陷阱,然后跑到墙角的柜子里理出好多东西来。

*

    男人醒来的时候看见一张床,床上坐了个人,床边的柜子上放了个便携的大手电,是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源。

    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重,他没有很在意,挂上巨大的夸张笑容看着对面的人。

    “你的刘海好怪……呀”

    “呲”

    “圣水……可以理……”

    “滋”

    “死人血……准备很充……”

    “噗”

    “坟头土……这你也有……咳,我是……”

    ……

    “啪”

    “好咸!!还要撒盐吗!你至……”

    他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注意到眼前的人还在掏东西,瞬间闭了嘴。无数次被打断的教训叫他领悟了一个道理,就是再说话又会吃下奇怪的东西。于是他直接闭眼闭嘴,等着继续被什么东西砸在脸上。

    夏油杰可不管男人原来那张白净的笑脸,被他用红的黑的白的各种液体粉末弄成了什么鬼样子,嘴里默默地念着:“不是恶魔,不是吸血鬼,不是缚灵……不是鬼魂……嗯,看起来可以沟通,拥有智慧,不是僵尸、丧尸、树精、食人魔……多半是传说中的天使。”他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又有点伤脑筋,因为他目前有的知识都无法对一个天使造成危害。

    “你是什么东西?”

    男人没说话,低着头一副生无可恋要杀要剐随你便的模样。

    夏油杰也不急,吊着眼睛看着他。他早就发现了男人的小动作,在他泼死人血的时候,那被绑在椅子后面的双手就开始轻微挪动,他没有去管,是因为早就在周围洒了一圈圣油。如果男人展现出强大的战力,他就立马点燃圣油驾车逃跑,相反,如果男人没有攻击意图或根本使不上能力,就多从他嘴里撬点天使的信息,最好是杀死它们的方法。换句话说,踢到铁板就逃,遇到弱小就抓来做百科全书,甚至可以拿来做人质,嗯,天使质。

    思考间,男人忽然很用力地抖了一下肩膀,然后带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抬头看夏油杰,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飞快合上嘴巴。

    他抿着嘴唇支支吾吾说了一句什么,夏油杰花了半天才听清楚。

    “你不泼我了吗?”

    心里忽然觉得好笑,紧张感也被慢慢卸下去,夏油杰揉揉鼻子,到洗手池旁边拿了条毛巾来,弯腰伸长了手臂,远远地给男人随便擦了一把,期间视线一直没离开过,留心着没有把后背交给一个陌生的存在。

    “不泼了。”

    对面的人才敢张嘴。

    “我算是个天使。”

    嗯,猜到了。

    “我叫五条悟。”

    嗯?

    “我本来在快乐地吃着冰激凌打着游戏。”

    嗯嗯嗯?谁问你这个了?

    “然后就晕过去了,刚刚发现我的翅膀没了,荣光也没了。”

    “还被人绑在椅子上面乱泼东西。”

    他越说越委屈,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夏油杰,像是下一秒要哭出来。

    “呃……这……”

    夏油杰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了,他预想过要怎么严刑逼供拷问出有关信息,结果这个家伙不待他催促就在一股脑地说说说。

    “说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怎么忽然就回不去了……”

    “停一下,怎么杀死天使?”

    打断了这个话痨,夏油杰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出最想知道的东西。

    “这个啊,用天使之刃就可以,除此之外各种超自然的能力也可以呀,天使很脆弱的。”

    “你这样全部说出来真的好吗?”夏油杰愣了好半天,他不觉得自己直球发问有什么错,但是谁会就这么把自己的弱点交代出去啊?同时又想到地上砸出来的大坑,再看面前毫发无伤的“人”,多少有点怀疑脆弱的定义。

    “不过,”男人忽然语气一变,露出一个颇为玩味的表情,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脸上脏兮兮的,在旁人看来颇为好笑,“你又怎么能确定我在说真话呢?”

    夏油杰的动作比思维更快,几乎是立马弓起腰举起枪,像一只戒备的猫。

    “好啦,是真话,我五条悟可是从来不说谎的。说起来,你不睡一会儿吗?人类太久不休息身体会吃不消哦。”

    妈的,是谁打扰我睡觉的。不对,也不能这么说,要是我不出门说不定根本就无事发生。

    “上哪去搞天使之刃?”

    “每个天使都会随身携带,嗯,意思就是我也有哦。你要不要过来拿?”

    我会去靠近你才有鬼。

    “你也别这么戒备我嘛,我不是说了我没有荣光了,现在和普通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夏油杰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却不再废话,快速收拾装备,末了看了一眼五条悟,又多泼了点圣油,点了火。关上车库门他还不放心,在手臂上划了一刀,抹了血往墙壁上的符文一拍,然后钻入汽车飞快离开。

*

    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一家汽车旅店用假名开了间房。由肾上腺素撑起来的清醒也终于消散,夏油杰强忍着困意在门口画了个恶魔陷阱就把自己狠狠丢到了床上。

    这次接触已经很冒险,毕竟是以前从未遇见过的天使,做好准备前不应该贸然行动。况且天堂之门被关上的原因暂时还没搞清楚,大批堕天的天使立场也未知,那个自称五条悟的天使说的话不知道是真是假。夏油杰打算一醒就去找夜蛾商量这件事。

    “不知道他会不会记恨我,当然,如果被恶魔干掉了就另说了。”

 

    车库内。

    五条悟被困在“天使陷阱”里,看见房间里又出现了一个人影,也看清了附在那皮囊上的生物原形——一只黑眼恶魔。

    “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啧啧,看看,这恶魔强度都快接近地狱骑士了,他把地狱也给惹毛了?”

    来人也看到了被囚禁的五条悟,不怀好意地向他靠近。

    天堂地狱一向不对付,不管杀死的是夏油杰那个该死的猎魔人,还是眼前这个该死的鸟人都能给他记一份大功。没走两步,它忽然停在了原地。

    “哈哈哈,那小子在地上画满了恶魔陷阱,哈哈。”

    恶魔的表情微变,双手虚握,地面上出现了一片片的龟裂,所有符文都不再完整。它再抬头,看见火圈里的天使翘着二郎腿在晃椅子。

    不对劲!他刚刚不是被绑着吗!

    然而它还没来得及思考,车库内忽然亮如白昼。五条悟背后的墙上映出一个影子,是慢悠悠站起来的他,扇动着巨大的翅膀骨架。那恶魔就眼睁睁看着五条悟轻盈地跳出火圈,可自己的身体还是无法动弹。

    “不要小看人类的谨慎,你抬头看看?”

    天花板上也画着一个陷阱,还是颇为复杂的七芒星型,所罗门七大星和战神五星的结合体,被关在其中的恶魔甚至没有办法去主动破坏这法阵。

    “你为什么可以走出圣油火圈?”

    “因为我不是个纯种的天使嘛!”

    五条悟没有再多废话,手一抖,一把细长的像锥子一样的东西出现在他手里,毫不犹豫捅进了无法移动的恶魔肋间。

*

    轻松解决了恶魔,五条悟把自己身上本就破烂不堪,又被火烧了几个洞的衣服脱下来,快步走向洗手池开始洗头洗脸,一旁的火圈因为圣油的耗尽逐渐熄灭。

    “嗯,衣服也得换一身。”

    他毫无愧疚地搜刮着夏油杰遗漏的东西,最后伸个懒腰等了一会儿。

    无事发生。

    “哦,忘记翅膀不能用了,这下该怎么去找那个人类?”

 

 

 

 

 

 

 

 

 

 

17 Likes

是搬运啊:sob::sob:但是好想看后续啊!!!

2 Likes

呜呜呜有后续么?

2 Likes

微博我记得太太有发一些后续,好像是到第三还是第四章?

微博还有两章,但也没完结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