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五二零贺文

520
普通人pa
失禁预警

“杰,520快乐哦。”​五条悟推过去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夏油杰的视线从笔记本上移到盒子上,亲了亲凑过来的五条悟“谢谢悟。”盒子被打开,夏油杰挑了挑眉,看着笑着的五条悟“悟想要看吗?”“我觉得会很适合杰。”夏油杰关上笔记本,脱光了衣服,拿起盒子里面的旗袍。
“好”
拉链在后背,夏油杰没有伸手去拉,只是回头看了看五条悟。五条悟凑过去拉好,俩人交换了一个吻。“杰,还有呢。”​夏油杰看了看盒子里的黑丝,坐上了茶几,脚蹬在五条悟身边的沙发上。黑色丝袜被提上,五条悟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知道这身衣服很适合夏油杰,却没想到这么适合。黑色的丝绸裹住夏油杰的身体,领口刚好遮住喉结。胸口的镂空露出一半胸肌。开到腿根的叉露出一点绝对领域,又被黑丝半遮,勒出一圈的肉。“好美。”五条悟的喃喃自语被夏油杰听到“悟,喜欢吗”夏油杰站起身,看着呆坐在沙发上的五条悟。“喜欢。”五条悟又凑上去,手顺着夏油杰的腰下滑,滑近开叉,去揉夏油杰的性器。
夏油杰被推倒,坐到茶几上,五条悟跪在夏油杰腿间,刚亲了一下龟头,被夏油杰捏住下巴,强迫五条悟抬起头“喜欢我还是喜欢这个?”​
杰好笨啊,肯定是都喜欢啊。五条悟看着夏油杰的脸“都喜欢。”
“乖。”嘴唇又被亲了。夏油杰撩起裙子,露出勃起的性器“喜欢就好好舔 。”
五条悟盯着紫红的性器,一边脱掉衣服,一边舔了上去,睾丸被含住轻吮,舌头绕着柱身一圈圈的向上舔,包皮被翻开,舌头卷起来去戳小孔。夏油杰发出舒服的轻叹,手指穿过五条悟的头发,五条悟的口活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夏油杰看着认真的像是在做什么实验的五条悟笑了笑,他一点也不后悔把五条悟变成这样,变成一个离不开他的小狗。
​五条悟看着被自己舔的泛着水光的性器,抬头去看夏油杰。夏油杰摸了摸五条悟的头“悟做的很棒。”五条悟“嗯”了一声,又去舔性器,张嘴含住头部,慢慢的往喉咙里面送,夏油杰抹掉五条悟被呛出来的泪“悟今天很乖哦。”喉咙条件反射的挤压让夏油杰抓紧了手里的头发,发出一声声低吟。五条悟听到声音,仿佛收到了很大的鼓励般,更卖力的去服侍夏油杰。夏油杰看着乖顺的五条悟,想起来五条悟对外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要射到哪里,脸上还是”五条悟只是用湿润的狗狗眼去看夏油杰,夏油杰就知道了答案。
他没有过多为难五条悟,很快射了出来,白浊​从五条悟嘴角溢出,滴到地板上。夏油杰看着眼神涣散的五条悟,拍了拍五条悟的脸“悟,还好吗”五条悟点点头“杰,我想做。”“回床上好不好?”夏油杰看着五条悟身下的地板,已经多了很多液体。五条悟的性器蹭在夏油杰腿上“杰…”
黑丝已经沾上了五条悟性器分泌出的液体,夏油杰看着一脸欲色的五条悟“要我帮忙吗,悟”​
五条悟想了一下,起身抱住夏油杰“回房间。”​声音从脖颈处传来,夏油杰捏了捏五条悟的后颈,给发情的大猫顺了顺毛“好。”
回了卧室五条悟就被扔到了床上,五条悟趴在床上,夏油杰跪在他腿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悟,给我。”​他要的是润滑。
润滑被夏油杰挤出,从指缝直接滑落,滴到五条悟的大腿根。五条悟用腿圈住夏油杰的腰,不同于皮肤的触感,丝滑的布料让他的腿失去着力点,不断下滑。夏油杰笑了笑,去揉五条悟已经有点湿润的穴口。
“杰”​五条悟的声音充满情欲,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油杰。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润滑不好要疼的。”手指伸进去夏油杰才知道五条悟的意思,五条悟已经给自己扩张好了。夏油杰抽出手指,把手上的润滑涂到五条悟的腹肌上“悟很急嘛。”五条悟在腰下垫了两个枕头,用两根手指撑开穴口“杰,进来,没你我射不出来。”话音未落,夏油杰就插了进去。前列腺被狠狠碾过,五条悟收回手,抓住夏油杰的胳膊,性器抖了一下,射到了黑色的旗袍上。
​没有人会去心疼那昂贵的旗袍,两个人沉沦在欲海之中,五条悟被夏油杰按着换了好几个姿势,被干到求饶。“杰,杰,不行了,太,太深了。”结肠口早被操开,前列腺感觉肿了,五条悟眼神涣散,只能迷迷糊糊看清眼前的影子。旗袍上全是五条悟射出来的东西,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很不好受,旗袍被夏油杰扔到地上,他俯下身去咬五条悟肿起来的乳珠,五条悟抓住床单“杰…”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破了。”夏油杰尝到了嘴里的铁腥味,笑着去亲五条悟的唇。“不能再做了,会被杰操死的。”五条悟的喃喃自语被夏油杰听到,夏油杰笑出声“悟怎么这么可爱?操不死的,我可舍不得操死悟。”性器在肚皮顶起一个隆起,五条悟又被按着换成后入,四肢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支撑身子,五条悟趴在床上,只有腰被夏油杰揽住,继续操那已经有点红肿的穴。
五条悟的皮肤白,夏油杰弄出的印子青青紫紫的,​腰上的印子更明显,五条悟被操的受不住,抓着床单向前想要逃,被夏油杰攥着腰拉回来“悟,不乖哦。”五条悟呜咽一声,性器已经射空了,但又想要射。五条悟知道下一次射出的液体是什么,挣扎了一下但是抵不过夏油杰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进攻。射进去的精液被夏油杰的动作带出,顺着五条悟的大腿滴到黑色的床单上。
“杰,要尿了”五条悟的嗓音已经有些沙哑,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夏油杰眯起眼睛。他永远听不到五条悟这样的声音,就像是烈性的春药一般,只会激起他的性欲,让五条悟被操的更惨。当事人并不知道,还在用沙哑的嗓音求饶,感觉到后穴的性器又大一圈后回头盯着夏油杰,夏油杰亲掉五条悟的泪水“很快就好了。”
五条悟认命的回过头,趴在床上挨操,快感堆积在小腹,肌肉绷紧。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快到了,对着前列腺加快了速度。灭顶的快感传来,五条悟撑不住了,性器缓缓的流出液体,五条悟把头埋在枕头里,想要逃避被干尿的事实。夏油杰被缩紧的穴夹的很舒服,也没有再折磨五条悟,很快射了出来。
五条悟被从枕头里拉起,夏油杰去亲他的唇“好了,结束了。”​五条悟点点头,没有快感压制,性爱之后的疲惫感更加明显,他看着夏油杰不断变化的唇,耳朵却没听到半点声音,最终眼前一黑,睡了过去。夏油杰看着睡着的五条悟,抱着人去清理。
第二天五条悟醒来已经是黄昏了,他下意识的去找夏油杰,看到了两个人牵着的手,无名指上的同款戒指让五条悟晃了神​,“杰?”他看向夏油杰。夏油杰笑着看懵逼的五条悟 ,去亲了亲五条悟微肿的眼“520礼物哦。悟同意了都,可不能反悔。”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