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感期

《易感期》
ABO,双A设定
夏油杰易感期到了,五条悟放出雪松信息素去安抚在空气中躁动的檀香“杰,半个小时,我送莱莱子她们去惠那边,她们还小,受不住信息素。”夏油杰克制住把五条悟按在床上的冲动,窝进衣服堆里“悟,咬一口。”五条悟过去抱住自己的alpha,露出后颈的腺体,夏油杰舔了舔唇,咬了上去。檀香与雪松混合在一起,五条悟克制住自己反咬回去的冲动,与夏油杰交换了一个吻“杰,我很快回来。”“好,路上注意安全。”
女孩们已经习惯了,收拾好行李上车,顾及着小孩,五条悟把车尽量开的稳,但还是闯了两个红灯。伏黑惠已经在门口等着,五条悟帮女孩们拿下行李,匆匆交代几句便返程,车开的飞快,油门都要踩进油箱里了。车刚停稳,五条悟跑进房间,夏油杰已经从衣服里起来,把五条悟抱了个满怀。两人都没有再克制信息素,雪松与檀香在房间里纠缠,两个alpha很自然的亲在一起,唇齿相交,没有谁会服输。五条悟摸了摸自己开始发烫的腺体“杰,去床上。”他们其中一个进入易感期,另一个也会进入,家入硝子说,是因为两个人相互标记了对方。五条悟看向夏油杰的眸子,满满的情欲让五条悟笑了起来,碧蓝的眼睛里蓄满了占用欲,五条悟亲上夏油杰的眼尾,手摸到床头去拿润滑“杰,轻点。”半威胁的语气让夏油杰笑了,衣物已经褪下,水性润滑剂沾了满手去揉五条悟的乳珠,五条悟躺在床上压住作乱的手,伸腿去蹭夏油杰早已硬起的性器“行不行啊杰,要不我来?”夏油杰眯起双眼,堵住了五条悟的唇“别发骚悟,留点力气。”手指沾了大量的润滑,插了进去。五条悟的前列腺很浅,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喜欢被按压前列腺,指尖抵着凸起狠狠碾过,五条悟呻吟出声。夏油杰最喜欢听五条悟的呻吟,五条悟的呻吟是带着情欲的春药,是夏油杰最好的催情剂。
五条悟的性器开始滴水,他看着给自己扩张的夏油杰,伸手握住夏油杰的性器​,撸了起来“杰,好了没,我想要你。”五条悟从来不会掩盖自己对于夏油杰的需求,不管是左位还是右位。夏油杰屈起三指去碾五条悟的前列腺,满意的看着五条悟失神,“别”五条悟仰起头承受从尾椎骨传来的快感,夏油杰笑了笑,抽出手指,又去亲五条悟。突然空虚的后穴收缩两下,五条悟摸着夏油杰的腺体“杰,操我。”夏油杰啧了一声,扶着性器插入,五条悟眯起眼睛,发出一声轻喘,alpha萎缩的生殖器口被抵住,五条悟抖了一下,后穴缩紧,“杰…”话化作呻吟溢出,五条悟的腿圈住夏油杰的腰,胳膊揽着夏油杰的脖子,性器在夏油杰的腹肌上蹭着,液体打湿肌肤。
夏油杰又咬上五条悟的腺体,信息素注入,五条悟​呻吟一声,咬住夏油杰的肩膀。夏油杰啧了一声,加快了速度,五条悟蹭着夏油杰的腹肌“杰,给我咬一口”夏油杰去亲五条悟的唇“又要圈地盘吗”一吻结束,五条悟还笑“杰,让我咬一口会不会软”手摸上肚皮上的隆起,轻轻揉着,夏油杰拍了下五条悟的屁股“悟可以试试,也可能我会把悟干死在床上。”五条悟夹了夹穴,咬住了夏油杰的腺体,信息素注入的时候,夏油杰又加快了速度。五条悟还叼着夏油杰的腺体,细碎的呻吟从口里溢出,夏油杰又硬了几分。五条悟松开口,跌回床上“杰,好爽。”五条悟看着头发半松的夏油杰,看着汗珠从脸颊留到胸口,又凑上去舔。夏油杰被舔的吸了口气,胡乱拧着五条悟的乳头“看来是我不够用力”性器插的更深,一下一下的顶着那个萎缩的肉环,五条悟被操射,尖叫着高潮,后穴缩紧,夏油杰被夹的头皮发麻,顺势成结射出。
两人气喘吁吁的对视,又亲到了一起。​五条悟伸手去摸夏油杰腺体上的标记,又去摸自己咬的牙印,夏油杰松开五条悟的唇,去吮五条悟的乳头,五条悟去摸肚子“射这么深会不会肚子疼啊杰”“清理出来就好了”夏油杰又顶了顶跨,五条悟嘶了一声“杰,太涨了。”夏油杰眯起眼睛,“听说有个东西叫做结肠口”“顶到会很爽吗?”“不知道,可以试试。”两人一直没试过,夏油杰看着五条悟隆起的肚子“被操开了就回不去了吧。”五条悟眼神挑衅“杰,你知道有个东西叫做干性高潮吗”两人同时笑起来。
结消退,夏油杰没有抽出来,姿势换成后入,而且朝深处顶去​。五条悟的呻吟声升了一个调“杰,太深了!”从来没有被触碰过的地方被性器顶开,要被干穿了,五条悟感觉到恐惧,软着腿向前爬去。夏油杰不爽的看着五条悟带着牙印的腺体,掐着腰给五条悟拽了回来。“杰,轻点,太深了!要破了啊”五条悟垂下头看着肚子上的凸起,要干到胃里面了吧。夏油杰感觉到一个小口“悟,是这里吗?”夏油杰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回答,只有五条悟带着哭腔的呻吟。于是夏油杰去摸五条悟的性器,发现五条悟被干射了。“那就是这里咯”夏油杰笑了笑,安抚性的亲了亲五条悟的腺体,性器插入结肠口,五条悟浑身颤抖,已经趴到了床上,求饶声被呻吟盖过,夏油杰听了半天才听出来五条悟断断续续的求饶,夏油杰俯下身,咬着五条悟的耳朵“很少能见到悟求饶呢。”半松的头发松开,落到两人身上,夏油杰去五条悟手腕上找发绳,叼着扎了高马尾,五条悟被夏油杰的动作吸引,也回头去看,在夏油杰扎完头发之后索吻,被含着嘴唇干进结肠口。处于不应期的性器吐出一点液体,五条悟身体紧绷,后穴收缩,夏油杰被夹的很爽“悟,这就是干性高潮吗”高潮中的肉壁根本经不起一点摩擦,夏油杰还加快了速度,五条悟的手指扣着床单,指尖泛白。夏油杰听着五条悟的哭喊,又叼住五条悟的腺体,注入信息素的同时,射进了结肠口。五条悟哭着射了出来。夏油杰看着身子还在抖的五条悟,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悟?还好吗?”​五条悟缓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拽住夏油杰的头发,嗓音沙哑
“杰,等易感期结束,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3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