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

abo,a夏o五,一夏两五,mpreg(进行时、过去时),大猫小猫修罗场,以及海量ooc!

8 Likes

1.

        五条悟是最大的敌人。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现在是出现幻觉了吗?

米格尔难以置信地看着叼着吸吸冻、玩着游戏机着从面前走过的白发男人,无论是显眼的发色、蓝色的眼睛、卓越的身高,都毫无疑问地指向他们盘星教最大的敌人,五条悟。

但五条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是盘星教吗?而且只有最亲近的几个家人们知道的秘密基地?米格尔头迅速转动几下,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最熟悉的,毫无疑问他没有走错门,这里是盘星教。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米格尔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很疼,很响。从他面前的走过的五条悟闻声转过头来。

“太狠了。”五条悟一脸佩服。

“什么?”因为扇得太狠整个右半张脸都是麻的,一时也分不出来是不是在做梦,耳朵也嗡嗡得听不见说的什么。

“迄今为止你是打自己打得最狠的。”五条悟向他竖大拇指,甚至走过来。米格尔反射性想要躲开,但是五条悟人高腿长,等到身体反应过来过来的时候,五条悟的手已经搭在了米格尔的肩膀上,嘉奖地拍了两下。得到最强肯定地米格尔没有什么喜悦,心里反而大叫起来。好像五条悟不是用手碰的他,而是用的烧红的烙铁。

掌掴之后的连火辣辣地疼,提醒着米格尔这不是一场梦。米格尔开始回想自己究竟哪一步出了错,他奉命出差半个月,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盘星教支部纳金不到位的问题,顺便灵感大爆发把自己的黑绳编长了一厘米。他本以为自己已是汗马功劳,没想到这边有过之无不及,直接把敌方大魔头给收入麾下了。

“这个是什么?”

五条悟伸手朝他的腰间勾去,米格尔反射性地把挂在腰间的黑绳往身后藏。这可是对付五条悟的秘密武器!情急之下米格尔顾不得了,往咒术届最强的爪子上就是一巴掌。

“好疼!”五条悟捂住手,白皙的手背已经被打红了,埋怨地盯着他。先不说五条悟有一张顶好看的脸,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委屈地盯着你,就足够让人产生迷惑了,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无所不能、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令人闻风丧胆的五条悟。

米格尔觉着这个世界崩塌了。

“米格尔,你回来了!”身后传来女孩子的声音,米格尔心里一紧,挺身上前把菜菜子和美美子护在身后。

“五条,你怎么在这!”菜菜子气势汹汹,但米格尔心里直打鼓,悄悄握紧黑绳。虽然这是为克制五条悟量身打造的咒具,但在正面接敌的情况下,他也难保两姐妹周全。

出乎意料,五条悟一下子变了脸,说着好歹我也算是你们爸爸,杰是这么教导你们对待长辈的嘛。

“是你不遵守约定再先,还有不许说夏油大人坏话!”

见情况有变,五条悟掉头就走。而菜菜子连忙从米格尔的身后钻出来,和美美子对看起来像逃跑实际上的确是在逃的五条悟进行包抄。

“五条,给我乖乖站住!”

“笨蛋才乖乖站住!”

米格尔再度僵持在原地,他心里还盘算着如何利用最有限的资源把五条尽可能地拖出,为大家争取一线生机。而被保护的对象已经追着凶手满屋子跑了。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米格尔额角抽搐,考虑再给自己一巴掌的必要性。

“米格尔,回来了。”夏油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事情办得怎么样?”

办得很好,该给我涨薪。米格尔本来打算这么说,但见识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向夏油杰寻求请假的心思已经荡然无存,他都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导致出现幻觉了。但是本着认真负责的优秀员工原则,米格尔觉着自己有必要和夏油杰说明一下情况,菜菜子和美美子疑似中了「认贼作父」的诅咒。当然不排除夏油杰也中了咒术,但那时候自己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夏油,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你觉着我在胡说八道,我也感觉难以置信,但是这都是真的,五条悟他——”

“杰!”

话没说完,要提防对象的声音从另一间屋子里传来,米格尔浑身一震,跟着夏油杰一起看去,只见五条悟从门口跳出来,向他们这边冲刺过来。

“救我!”

米格尔心里发出同样的求救。刚刚进去的菜菜子和美美子一左一右地也从刚才的房间里出来,慢了五条悟好久。一个拿着对准夏油杰一个则拿着绳索,少女精致的妆容凶神恶煞。巨大的震撼和巨大的恐惧让米格尔忘记逃生的本能,眼睛被迫看到五条悟一下子冲到夏油杰的身后,拽着同名的袈裟当遮挡。而菜菜子和美美子则试图绕过夏油杰抓住他,几个人玩起来老鹰抓小鸡。

五条悟实在灵敏,两个女孩即使左右包抄也抓不住,委屈着抱怨夏油大人偏心,只会护着五条。

哈哈。夏油杰干笑两声。一手拦住女孩们,一手把五条悟提溜住,三只猫隔着夏油杰的手互相嘶哑咧嘴。

“又怎么了?”几个小孩闹气脾气来,连夏油杰都有些招架不出。

“五条偷吃了我们的薯片!”

“游戏机也是我的!”

女孩们扩列起五条悟的种种罪状,简直欺人太甚罪不容诛。但五条悟理不直气也壮,跟女孩们一起拽夏油杰的袖子:她们都有,只有我没有!

“好了好了。”两边叽叽喳喳,都让夏油杰来评评理。盘星教的教祖大人深谙一碗水端平的道理,先安抚两个小女孩,把五条悟拿掉的东西还上,又答应五条悟也给全他补上。最后在三个小猫头上揉了一下,解决了这次争端。

女孩们肉眼可见地雀跃起来,高兴地围着夏油杰欢呼,缠着夏油大人再讲自己过去的事情。五条悟看着女孩们受宠就不开心,得了便宜卖乖,也让听夏油杰讲自己现在的事情。夏油杰也笑着一一应允,四个人其乐融融像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而这些话落到一旁的米格尔耳中,则是一个字都不能理解。他虽然就站在他们身边,但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惊呆了,看着五条悟从夏油杰身后伸出脑袋扮鬼脸。所有热都是一派祥和的模样,丝毫不觉着。

米格尔终于忍无可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之前讲起。米格尔走之前说起,外面基金传来之前奇怪的咒力波动,这种事情咒术高专也一定能得知。夏油杰想起上一次和五条悟见面有段时候了,也是时候给咒术高专使绊子。于是难得清闲的教祖大人亲自前往。破败的居民楼、堆积在角落的垃圾、墙皮剥落的墙壁上五花八门的涂鸦,以及最最恶心的猴子臭味让夏油杰一度觉着这也许是个错误决定,他大可以去市中心的商场搞恐怖袭击而不是来这里留下什么自己的残香来五条悟自己的存在。但来了都来了,夏油杰捏着鼻子踏入咒力最浓厚的地方,脚下的木地板吱呀作响,推开摇摇欲吹的门,如同高山雪莲一样含苞的纯白之人卧在鲜红色的阵法之中,让人移不开眼。

夏油杰震惊在原地,正中间的人动了一下,才如大梦初醒。他没有立刻走向前去,只是收拾好表情,再度恢复平淡的神色静观其变。不管五条悟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为何躺在阵之中,这种突如其来的会面,两个人只有敌人的关系。

五条悟看起来有些虚弱,做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他捂着头,环视一周,和站在角落里伺机而动的夏油杰对上视线。只消一眼,那双举世无双的湛蓝双眼,就让夏油杰排除了假冒的可能性。这是五条悟,只可能是五条悟。但是——

“啧……头好疼,这是哪啊好臭。杰?”

五条悟毫无戒备地,“你不是出任务去了吗?怎么回来了,还穿着这样的打扮,好逊。”

夏油杰没有说话,他虽然没有六眼,但是语气、神态、下意识地小动作和夏油杰的直感,都强烈地告诉他面前这个人毫无疑问地就是五条悟。五条悟看他痴愣,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过来查看他的状况,夏油杰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挚友,冒出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而与此同时,大概是由于能量的波动,五条悟一下子软了下去。

各种原因起见,夏油杰先把这个神秘出现的五条悟带回了自己的居所。夏油杰乘着蝠鲼回到位于东京市偏远地带的一处居民楼,这里早在几年前被夏油杰以慈善事业的名义包下进行投资,现在是属于盘星教控制下的某个房地产企业之下,连咒监会都不知道的隐秘居所。他把五条悟轻轻地放在床上,一开始抱起五条悟的时候,发现跟他打算针对的版本有了一些变化,身体要更加轻盈一些,头发也更短了,虽然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能看出来怀里的这个悟更加年轻。为了更加确定内心的猜想,他把五条悟身上穿的衣服拉下来一截,对方光滑细腻的后颈上,一个新鲜的牙印。

这个五条悟,是来着过去的五条悟。

 

五条悟似乎陷入了昏迷,夏油杰在床边呆着,直到被电话铃声想起才发觉自己已经这么看着五条悟好一会了。是菅田真奈美的电话,告知他之前想来找盘星教合作的江口再次登门拜访,想就上次投资具体计划再商洽一下。名叫江口富商虽然是猴子但对盘星教可谓十分忠诚,已合作多年,知道夏油杰的灭绝全人类的计划后也是一笑置之,说着只要在还能活着的时间里多多赚钱就可以。这次提出的购置开发区土地的事情夏油杰也十分感兴趣,他回头看了看身后还在睡熟的五条悟,沉思了片刻,说自己稍后就到。

五条悟还陷在温暖恬静的睡眠之中,没有墨镜遮挡的面容安静祥和。夏油杰把薄被从橱柜里搬出来给年幼的挚友盖上,拉上去的时候不小心碰了碰对方恬睡颜。似乎是感受到了挚友的触碰,脸颊在手指上摩挲了几下。如果毫无防备的睡颜还能让夏油杰勉强保持平静,那这自然而然的亲昵则让他心烦意乱,他立刻抽出手,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手指几秒。

离开的时候,夏油杰犹豫了一下,最后撕了张便签提醒对方不要四处走动,他出去买一点吃的,马上回回来。其实更保险的方法是设帐,但出现的陌生帐也会引起咒术高专方面的警觉。夏油杰把便签贴在床头,在床头和门口各留下一只咒灵观察情况。

回到盘星教,谈话的时候夏油杰明显地心不在焉,担任秘书工作的菅田真奈美敏锐地察觉到教祖大人的不在状态,走神了好几次。结束之后菅田真奈美想去关心一下,委婉地问到夏油大人有没有什么烦心事,自己随时可以帮忙。

“我有一个朋友……”

夏油杰顿了顿,菅田心里翻了个白眼,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怎么了?”

“他一个之前很要好但后来因为各种事情分开……朋友,突然变小,不,突然失忆了,而且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该怎么办?”

哇哦。菅田在心里悄悄惊讶,好错综复杂的关系。“您的朋友,他是怎么想的呢?是还有什么感情吗?”

“说不上来吧。”夏油杰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对精通表情管理的教祖大人来说可谓十分少见,“只是想斩断却不能斩断的关系罢了。”

莫非是夏油的Omega?菅田真奈美想到。她跟了夏油杰好几个年头,对这位教祖大人虽然信赖有加,实际上却了解不深。虽然他们相互之间以家人相称,但对彼此也并不是毫无保留。就好比夏油杰的Omega。不同于在公众面前开朗又轻浮的作风,夏油杰其实相当洁身自好,不仅从来不接受普通人的特殊献礼,即使咒术师中有Omega或者Beta想与之共度良宵,姿色再出众也一律被拒绝。这背后的原因就是那位不知姓名的Omega。让能标记多个Omega的Alpha从一而终,却从来不露面的Omega。

“既然失忆了,不如先试着相处看看,毕竟有之前的情分在。”菅田这么说到,其实她并不相信所谓的爱情,只是大多数时候,谎言要比真心话要有用很多。“或许能重修旧好也说不定”

“嗯。”夏油杰倒是轻松了不少,向她道谢,然后又向她拜托替自己处理一下投资计划的后续工作,自己有事就先走了。

 

夏油杰就十万火急地赶回之前的住宿,留在门口做侦察的小咒灵没有任何异常,看到主人来了吱吱地往手上爬。夏油杰观察了一下,一切与自己刚离开的时候别无两样,他整理了一下被风吹的凌乱的衣服,推开门。

室内也是同样的安静,大致扫过一眼客厅可没有被翻动的痕迹,夏油杰径直往卧室走去,然而本来在睡觉的五条悟已不见踪影,原来的小薄被凌乱地堆在床脚。床头上留下的小便签已经被撕下来,但并没有额外的留言。

“悟?”

夏油杰喊了一下挚友的名字。首先并不排除五条悟自己离开的可能,但他并没有给留下钥匙,门窗也都是落锁且没有外力入侵的痕迹。他感受了一下,房间里并没有咒力的残秽。那么,是咒术高专方面发现并带走了悟?想到这里,夏油杰脸色一暗,手里的黑色的烟雾滋滋作响,有咒灵已经探出头。

仔细搜查着,追寻最后一点可疑的踪迹,夏油杰突然发现飘窗窗帘后面有若隐若现的暗影。咒灵被收回,夏油杰悄无声息走过去,掀开窗帘,藏起来的猫咪蹲在飘窗上仰头看着他。

夏油杰不自觉松了一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庆幸。他拉着小猫的胳膊把人从飘窗后面拉出来。五条悟借力扑在了他怀里。浑身都软瘫瘫的小猫赖在怀里,全靠夏油杰支撑,手还不老实地往胸上摸。

“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感觉大了很多。”

五条悟完全没有第一次见面的生疏,反而就像最熟悉的老友一样。摸完胸又从下往上端详起面孔来,摸摸眼睛又摸摸鼻子,露出一个略有些不满的表情。夏油杰一看就知道这个表情是带着一点嫌弃,往猫屁股上拍了一下,把人从身上扒拉下来。

“我是2016年的夏油杰。”

“我还以为会是更晚些的呢。”五条悟比划了一下脸上的细纹,有些不满意,但还是伸出手,“我是06年的五条悟。”

五条悟做出可爱的神情,但是夏油杰听了心里一震。06年,虽然他们之间只有短短三年,但夏油杰私心希望会是更早些的时候。2016年对于夏油杰来说是人生之中最为不堪的一年,再度回想起来的时候只有晦暗不明、忧郁悲愤、痛苦挣扎的记忆。被可笑的责任和大义绊住脚,在漆黑的迷茫之中撞得头破血流,最后彻底斩断一切的一年,也是离开了五条悟的一年。

但是看五条悟现在的样子,还会自己抱有最佳真诚的看法和态度,那么夏油杰推测他所在的那个时间线自己并没有叛逃。五条悟也证实了这个猜测:“刚醒来过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呢,你明明是我亲自送出门的,怎么又突然回来了,而且还穿着奇怪的衣服。”

说来,五条悟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过来摸他的衣服,顺便从上倒下掐了一圈,测量现在的体型。

“我见到悟的时候也吓了一条呢。”夏油杰没有在继续想,对五条悟关心带着揩油的举动也哭笑不得。那时候的他沉浸在自己的痛苦挣扎之中,无暇顾忌五条悟,自顾自地认为作为最强的五条悟不会理解也不能理解他的处境。而现在看着关照自己的、一无所知的挚友,夏油杰心里充满一种混杂着悲哀和嘲笑的感情。

“胖了,很好。”五条悟最终满足,“这边的我呢,干什么去了,让我也见见五条大人是不是还一样美丽可爱又厉害?”

“你不在。”五条悟问起。夏油杰心里早有准备,摸着猫毛茸茸的脑袋面不改色,“但的确依旧美丽强大又厉害。”

五条悟啧了一声,夏油杰没有给出明确解释但是没有多理会。夏油杰把准备好的甜点拿给他。五条悟明显的高兴起来,饿猫扑食一般从夏油杰手上抢走小蛋糕。

夏油杰坐在床边,看着久别的挚友。五条悟还穿着高专时候带来的那身衣服,现在才发现有些脏了,大概是被召唤过来的时候躺在地上弄脏了。五条悟吃完一个蛋糕,舔着手指问自己是在怎么过来的。

“大概是某种降灵术式的变体,目前也不清楚。”夏油杰给五条悟递过纸巾。抱着五条悟离开的时候,他简略观察了一下现场的痕迹,咒式生效后,原来的阵法已经被强大的冲击波破坏的差不多。而且过去的六眼传送到现在需要的咒力量和等价交换的法则是难以估量的。说到这里,五条悟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漂亮的眼睛依旧是举世无双的蓝色,不过,其上漂浮的白色云絮则消失殆尽,只剩下澄净的蓝色,“六眼失效了,而且咒力也被封印了,现在几乎和普通人差不多了!当然,肯定还是要强上不少的。”

夏油杰心里一惊,但五条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眼前终于清净了,但六眼真的吵得要死诶。”五条悟往后一仰,整个人放松地瘫在床上,“这是某种禁术吧,五条家的古籍上有过,几百年没人用了,没想到又出现了。”

“一时半会没办法送你立刻回去。”

“正好!”五条悟滚了一圈,被夏油杰的腿挡住,“就当休假了。”

嗯,夏油杰倒是没有五条悟表现出来的那么高兴,内心反倒有些纠结。他摸着五条悟的脖子,即使这样子被触碰要害也无动于衷。于是,抱着试探地心思,夏油杰问到:“难道就不想早点和过去的我重聚?”

“反正都是你。”五条悟抬头望着他,“有什么区别呢。”

有。夏油杰陷入那一片蓝色之中,像是在大海里浮溺,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五条悟残忍地真相。短信铃声适时地敲进来,手机震动两下。夏油杰掏出手机,是未命名联络人的短信:明晚取消。只有简短的几个字,连原因都没有解释。

“这是什么?”五条悟探过头来想看,夏油杰立马把页面切到主页面,屏幕上两个小女孩挤在一起的自拍照。“手机?”五条悟好奇地戳了戳,戳到天气页面上,未来几日都是大好晴天,“诶,还能碰。”

夏油杰把手机放回去,不让五条悟乱碰,以免看到不能看的东西。五条悟有些生气,被夏油杰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有用之后给你也买一个把人哄好。

“刚才那两个女孩是谁?”五条悟转头询问刚才看到的两个不认识的女孩。

“我的女儿们。”

哇。五条悟惊讶了一声,“我当爸爸了?”

“嗯?”夏油杰没拐过弯来。

“不是女儿们吗?”五条悟嚷着再让他看看女儿们的照片。

“是养女。”夏油杰躲着猫爪子。

“你的养女不就是我的养女。”

呃,夏油杰哑口无言,没办法解释。面前的这个五条悟还处于和自己情浓意浓的时期,理所当然地认为之后一起收养了孩子。五条悟把夏油杰拽倒在床上,夏油杰任他翻。但从裤兜里摸进去,但手机早就不知去除。五条悟抬起头,看着夏油杰得逞地对他笑,气得又去挠他。深处两个人在床上打闹了一阵,弄得气喘吁吁。

最后是年轻的五条悟率先体力不支,躺在夏油杰的胸口上恢复体力。夏油杰不自觉地抬起手,突然想起什么又愣在空中。五条悟反倒主动抓过僵持的手,放在自己脑袋上:“想摸就摸。”

这个时候的五条悟还没有把后脑勺下面的头发剃掉,这个脑袋都是毛茸茸的,柔软的发丝像是小动物的皮毛,发根上带着人体温暖的体温。

摸了一会,五条悟抬起身子,往上窜了一下,整个人撑在夏油杰上面:“和我亲一个。”

“什么?”

“亲一个。”

然后并不等回到,五条悟就低下头,衔住夏油杰微微张开的嘴唇,从缝隙里把舌头伸出去主动交缠,Omega丝丝甜甜的味道顺着流入味蕾。夏油杰有些恍惚。然后下一秒,他把五条悟抱住,勾住柔软的舌头夺回主动权。这个吻很长很长,长到五条悟面颊通红,不得不推着夏油杰的胸膛将两个人分开。

他再次累得瘫倒在夏油杰的胸膛上,不过这次明前带着餍足,手指勾着挚友长长很多的头发,胸膛下面的心跳声同样快读。趴了一会,五条悟就笑了起来,说:最近总是很想和杰亲亲。

“因为信息素吧。”夏油杰说,摸上五条悟腺体上的标记。

“因为爱。”五条悟锤了他一下。

—tbc—

56 Likes

这一个对话好棒!无论怎样,杰和悟至始至终都是相爱的

3 Likes

然后呢!后续呢!呜呜呜呜呜

我又跳进了一个坑(瞳孔地震

妈咪饿饿敲碗碗

蹲蹲,爱爱

好萌……蹲修罗场,,

想看修罗场……老师请更新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蹲蹲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