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三鲜》

,

夏油杰又来晚了,这场秘而不宣的会面持续到第三年的时候,夏油杰就总时不时用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技巧来挤兑一下五条悟。从夏油杰偶然发现五条悟对他的迟到表现出不耐烦、不开心——无论何种小情绪的时候,夏油杰就开始对这种小手段乐此不疲,谁教五条悟在床事中变得越来越不愿意给出反馈。虽然对方每一次都会准时赴约让夏油杰毫无疑问地确定他还爱着自己,依旧爱着自己,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夏油杰愿意操一个性爱娃娃一样操一言不发的五条悟,尽管对方比任何娃娃都好看。

而五条悟已经习惯了,他甚至在等待的过程中睡了过去。丝毫没有将自己不设防备的状态暴露于敌人面前的警觉性。夏油杰不会杀他的,不是说夏油杰对他心慈手软余情未了,而是夏油杰不会这么去做。五条悟曾给过他机会,在夏油杰叛逃的第三年,两个人关系最剑拔弩张。五条悟几乎每天都要处理一件背后有盘星教操手的恶性事件。而跟夏油杰重逢,就是在这个时候盘星教已经基本站稳脚跟。在五条悟又一次被派去解决一起诅咒师事件,在满屋子没有消除的前男友残秽的电影院里,臭名昭著的最恶诅咒师从后面拐出来,结束了杳无音信的三年。

五条悟一开始是愤怒的,他和让他连转一整周的罪魁祸首大打出手,把电影院变成废墟之后又打到了床上去,再搞得满身都是各种各样的液体和满身的咬痕淤青之后获得了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安稳睡眠。然后他们就会定期见面。五条悟发现自己并未如所想一般把夏油杰彻底忘记,17岁戛然而止的爱恋被仓皇收紧不匹配的箱子里,又在这比他的青春还要漫长的三年里不断往里面塞进各种杂质一般的情绪,最后在重新和夏油杰建立联系之后加速发酵,几乎变成一种绝望和扭曲的情绪。他发现夏油杰变得不一样了,比他想的只是走上另一条道路还要不一样。他的穿着变了,想法变了,说话语气变了,表情神态变了,行为举止变了。而五条悟的记忆还停留在充满夏油杰的三年里,他的身体还带着少年时期的青涩,对着恋人的每一次触碰、每一个爱抚都熟悉得发狂,叫嚣着依赖。而他得身份又不能让他这么做。于是在又一次的时候,五条悟自暴自弃地对夏油杰说杀了我吧。而夏油杰,夏油杰现在总是快一步。他低下头去,做了个亲吻的动作,让五条悟下意识去迎接。但是那只是一个假象,他们再也没有接过吻了。夏油杰靠近他的耳旁,耳鬓厮磨一般舔舐了他的耳垂,五条悟因为这个动作攀上高潮,然后在感受到夏油杰摸着他的脖子,让他在濒死的高潮里瞬间如坠地狱:怎么可能啊,悟,你是最强的。

那次是五条悟差点掐死夏油杰。弑夫未果之后两个人就变成了现在这种不问不和的关系。五条悟躺在柔软的酒店大床里,进入了久违的睡眠。他在睡梦之中感受到有人轻轻地摸上他的眼下,那里有一层薄薄的黑眼圈,用略带怜惜的语气说辛苦了。然后那双手一直流离向下,像是风托着落叶缓缓下落,一直到他的嘴唇里。太温柔了,五条悟不自觉放松了呼吸。他还在睡眠之中,六眼让他有着一些,但是贪恋的温柔没有持续多久,那根就摸进口腔内侧,狎玩着柔软的舌尖。把他的口腔玩得津液泛滥之后,手指换成了一根有些膻腥味的鸡巴。带着湿意的手捏住他的脸颊让他打开嘴,把饱满的龟头填进温暖的口腔。五条悟没有太反抗,相继于之前夏油杰作践一般拿未经清洗的原味几把让他含,眼下这跟散发着淡淡沐浴露香味的肉棒并没有激起他太大的抵抗心里。像是,五条悟甚至在朦胧之中主动让开舌头,让那根阴抵着上颚插进去。对方嘉奖一般揉了揉他的脸颊,然后扶着脑袋浅浅地动起来。

夏油杰的动作轻了很多,尽管他的喉口依旧时不时被饱满的龟头撞击,但是被粗暴性爱调教过的身体反倒被激起情欲,下身也渐渐抬头。夏油杰也准确地发现了这一点。五条悟听到一些高兴的笑,眉头皱了两下,但意外地并不讨厌。夏油杰没有选择用五条悟的嘴释放第一次,在五条悟情欲完全点起和喉口彻底不舒服之前拔了出来。时机恰到好处,恰到好处到匪夷所思。在他们三年秘密见面里,比起享受性爱,夏油杰更倾向于在真正的操五条悟之前把他的身体调动到最饥渴的状态,然后半是逼迫半是引诱让五条悟说出难以启齿的淫言秽语,让五条悟祈求夏油杰插入他、操他、把他变成自己的精液婊子。

所以太怪了,这是他的新花样嘛?五条悟疑惑。但是让他更加震惊的还在后面,那双手揉了揉有些些撑红的嘴角,在五条悟猜测他是要给自己放玩具还是怎么样的时候吻了下来。吻,一个货真价实的吻,一个含情脉脉的吻。一个与高中一年级夏油杰问他能不能吻你,在五条悟疑惑之后亲上来的感觉如出一辙的吻。但这时的五条悟不像是第一次了解到人类为何热衷于把两片嘴唇贴在一起并将其视为交换爱意的举动时那样,他心里只有足以压垮一切的震惊,仅比当年夏油杰不告而别做了邪教头子和伏黑甚尔从他背后捅刀子两件事轻一点。于是五条悟立即、立刻、一瞬间睁开了眼。

而这个正在亲吻他的夏油杰,未卜先知般制止他要推开的动作,同时舌头长驱直入,和五条悟的纠缠在一起。五条悟无从招架,他所有的亲吻经验都来自夏油杰这个混蛋,夏油杰教过他如何缠绵、如何换气,从来没有教过他如何去拒绝一个吻。而他自学的机会也被剥夺,因为夏油杰已经好久没吻过他了。他让五条悟渴求他的阴茎,渴求他的触碰,就是不让五条悟渴求他的吻、他的爱。现在开始学起为时已晚,五条悟眼眶里泛起不知情绪的薄泪,他没有自己推开夏油杰,而是用的世界万物都不能逾越毫厘的无限。

无下限把夏油杰退开,在分开的唇齿间拉出一条暧昧的银线。夏油杰看起来有些意外,而五条悟则更加震惊。一小部分是出于刚才那个吻,而更大的一部分来自于理智重新运转之时六眼传递给他的情报。这个房里并不止一个夏油杰。除了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的这个,床脚还坐着一个低头摆弄手机的。两个除了发型和衣着几乎一模一样,而六眼告诉五条悟他们都是真的夏油杰。五条悟分不出真假,但短暂地迷茫在他用肉眼看到第三个夏油杰,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穿着宽大的五条袈裟的时候,一切就有了分明。这个是他的杰。而其他两个——刚刚那个吻他的夏油杰替他做出解释:自己是在接悟下班的时候穿越过来的。剩下的那一个,他自始至终就没有看过,一直低头,而五条悟则凭借着自己再清晰不得的那三年记忆,把面前这个郁郁寡欢的杰跟自己挚友心事重重饿瘦了的那段时期对上号。

这是他还没有叛逃的挚友。

即将叛逃的挚友。

而夏油杰(本应该操五条悟的那个)是怎么想的呢。盘星教历代不是最年轻但是最有为的教祖大人一天平平无奇,赚有钱的猴子钱、杀愚昧的猴子,杀愚蠢的猴子,想起五条悟,给通讯录里那个未备注的号码发地址时间,五条悟就会随叫随到。有时候五条悟会告诉他自己不会来,夏油杰也不回复,到时候五条悟总是会一身血腥或者一脸愤怒地出现在酒店房间里,然后给他含鸡巴。他杀不死五条悟、超越不了五条悟,但是可以操五条悟。夏油杰是他娘的古埃及掌管五条悟性欲的神。他在草五条悟这件事上总能得愿以偿。从正面、从侧面、从背面,他甚至可以把五条悟绑起来吊到天花板上操他,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看着别人操五条悟,虽然那个人是自己。

在那个冒牌夏油杰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五条悟嘴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暴怒了,可是对方用来束缚他的手铐加了特殊的咒术,不仅让他不能动分毫,就连一点点声音也发不出,只能一动不动地看着五条悟因为被操嘴就激起了情欲。五条悟醒来之后,夏油杰从对方扫过自己那一瞬间的震惊判断出五条悟认出了他才是唯一正版,但是却没有却没有如夏油杰期待一般把他放开。他听从了另一个杰,【夏油杰】的话:“悟每一次和‘我’的时间都是有限制的吧,来做爱吧。”

【夏油杰】把五条悟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一边接吻一边拿手指给五条悟扩张。五条悟这次没有拒绝,只是显得有些生涩,他去品尝恋人的嘴唇。五条悟一开始有些无所适从。他慢慢地靠近【夏油杰】的嘴唇,一开始只是啄吻,然后慢慢深入,亲得嘬嘬作响。然后【夏油杰】就着亲吻的姿势把五条悟放到在床上,推着光滑紧实的抬腿露出已经扩张好的小穴。

“悟,可以吗?”

【夏油杰】这么问,阴茎已经滑腻的臀缝里上下摩擦。夏油杰笑另一个自己装模做样,他也经常这么问五条悟,这是从学生时代延续下来的陋习。高中时候五条悟会,久而久之也被这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装腔作势搞得红脸。而现在的五条悟不会回答,然后夏油杰就会直接插进去。而现在呢,夏油杰一半是自嘲,一半是幸灾乐祸,想看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五条悟并没有回答他,而是伸出手臂把男人捞下去,重新痴迷一个吻。

五条悟并没有发出很多声音,但是夏油杰依旧可以听出他被操得很舒服,是那种全身上下都由衷的舒服。他们换了好几个姿势,但没有一次夏油杰能看清楚他们的表情,只有交合处,像是展览一样始终正对着被束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夏油杰。

那个【夏油杰】,好像就是故意给他看的一样。

从夏油杰的视角,只能看到一根粗壮的布满青筋的怪物鸡巴在他的专属小穴里进进出出,戴出飞溅的白沫。夏油杰曾经很享受这个。五条悟的屁股足够饱满圆润,放松下来臀肉手感极佳。臀缝深浅合宜,把两侧的肉拢起来就可以做臀交。而中间那张小嘴也足够诱人,在五条悟掌握反转术式之前就被频繁的性爱操成了条形,修复的术式倒转不了形状,只让那里每一次都紧若处子。经久的交合把那处变成了熟粉色,被撑到极限的时候就变成泛白的浅粉,一点点把自己生的比常人大许多的鸡巴含进去的时候是最佳的视觉盛宴。

但是不包括看着另一根阴茎插进去,虽然某种意义上那根性器也属于他自己。

操。夏油杰在心里暗骂一声,使劲挣扎了一下,但束缚他的手铐依旧纹丝不动,表面来看他也没有做出审核动静。而【夏油杰】发现了他,五条悟抱起来用对坐体味的时候投过来若有若无的视线,很快就收回去。

“悟,你里面好舒服,又热又紧,吸得我好爽……”

如果前面的视线是错觉,那这话完完全全是说给夏油杰听的。「夏油傑」甚至把五条悟被撞击得发红的屁股抬起来,大力揉捏着两瓣臀肉,把本来就撑满的穴口拉扯变形,全方面地向夏油杰展示五条悟是怎么含着他的。夏油杰几乎咬牙切齿,而五条悟对这一切浑然不知,他彻底沉浸在这场性爱里,甚至开始发出低低的喘叫。

高潮的时候,【夏油杰】猛然把五条悟推倒在床上,掐着五条悟高潮的脸给他看。五条悟高潮的时候很好看,虽然他本身就足够好看。但是他挨草的时候,会染上不相匹配的颜色,像是飞的高高的鸟猛然往下坠,落到不属于他的地方。夏油杰喜欢看五条悟高潮,知道怎么把五条悟送上高潮,如果他乐意,他甚至可以在一整场性爱之中让五条悟高潮不断。夏油杰并没有欣赏到五条悟完整的表情,【夏油杰】的手覆住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又把五条悟给拉了回去,这次他们倒在在场的另一个夏油杰身边。年纪尚轻的那个杰跟夏油杰一样目睹了自己的恋人被草的全过程,而他的神情却没有跟夏油杰一样恨不得把另一个自己碎尸万段,而是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在五条悟倒在他的腿边的时候还习惯性伸出手去摸悟汗湿的脸颊。

手指被含住了,五条悟睁开眼看到自己年幼的、迷茫的恋人,亲吻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夏油杰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其实是有一点阳痿的,加之任务繁忙,已经很长时间没跟五条悟做过了。但是现在宽松的学生裤已经被顶起一块突起。五条悟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撑着身子往小杰那边走,把【夏油杰】的阴茎从体内滑出来,刚发泄完的阴茎在床单上拖出一块暧昧的水痕。他去含年幼的杰的鸡巴。年纪轻轻却阳痿的高中生鸡巴半勃着,似乎也没有做多少清洁。可是五条悟毫无负担地含了进去。他现在口活很好,又有心照顾,不像年轻的时候嫌累只是装装样子舔上两下,也不会因为勃起速度慢而轻易放弃。他把半勃状态下分量也不小的一整根鸡巴完全纳入口中,虽然夏油杰看不到,但是从五条悟不断收缩的脸颊和喉咙骇人的凸起,还有那个小崽子局促不安的表情和无处安放紧紧揪住床单的手,夏油杰知道,一定爽得飞起。

【夏油杰】并没有对五条悟的转火行为感到不满,只是跟着过去,用手指给他插穴。五条悟的不应期很短,而且也习惯了在不应期被插入、被捻着敏感点折磨,但那总归是难受大于舒服的。夏油杰很清楚这个,因此看着另一个自己把手指塞进五条悟身体里的时候他嗤之以鼻,心想果然啊,不过如此。但是那个【夏油杰】很明显比起他更了解五条悟的身体,或者说更了解让五条悟舒服的方法。他把五条悟的屁股提起来,插进去四根手指,然后不知道按那个地方,五条悟身前刚根垂着的性器就抖动着又吹出一波透明的液体。

也正是这个时候五条悟终于把杰含硬了,从嘴里略显艰难地吐出那根水淋淋的粗壮性器。然后他回头看了【夏油杰】一眼,【夏油杰】懂了他的意思,十分大度地表示不介意。然后五条悟便背过身去,塌腰翘臀,自己掰开还在吐着精的臀瓣,把操的艳红的洞口打开给高中生看,回过头毫不:“进来吧,杰。”

-tbc-

35 Likes

好吃还想吃让我吃::>_<::

太香了老師你是神 :heart_eyes:
五條老師救救苦夏的DK吧!!

2 Likes

太太写的好香啊啊啊你的老婆在我床上更爽:smiling_face:

1 Like

哈哈哈,讓教主杰不珍惜悟,現在好了,悟似乎比較喜歡其他杰呢~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