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双性,养父子)by 我马上数到五

是金主的约稿。

预警:R,养父子,普通世界dk夏×教师五,双性

 

 

 

当自己的养父枕在自己膝头睡着的时候,夏油杰就调低了电视音量,浑身僵硬地定住了。

 

他会不会觉得我的腿太硬了?我要不要改变一下他的姿势让他更舒适一点?我这样绷紧了身体是不是会让他枕着难受呢?可是我移动腿会不会把他弄醒?诸多思绪缠绕在夏油杰心头,忐忑纠结得像任何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

 

没错,夏油杰情窦初开的对象是自己的养父五条悟。

 

五条悟刚刚出差一周回来,就着急忙慌地赶到学校去接寄宿学校放假的夏油杰,此时终于回到家,想必是累坏了,说了句“杰,给我靠一下”,然后就飞快地睡着了。

 

夏油杰一动不敢动,连喘息都放轻了许多,视线黏在自己养父身上根本挪不开分毫。

 

五条悟无疑好看得惊人,一头富有光泽的白发此时在夏油杰的大腿上蹭得稍显凌乱,同色的浓密睫毛下藏着宝石般剔透的蓝眼睛,皮肤白皙没有一丝瑕疵,嘴唇形状优越色泽粉红,让人轻易就能想象出其柔软程度。

 

好想吻他。

 

夏油杰再早熟稳重,年龄摆在那里也到底是个毛头小子,他心中抱着侥幸,认为只要动作够小心就不会发现。

 

就只是轻轻碰一下……没关系的吧?

 

夏油杰垂头,小心谨慎地靠近五条悟的脸,在嘴唇相触之前先碰到的是五条悟翘起的柔软头发。发稍轻轻在夏油杰脸上扎了一下,简直像是羽毛搔过他的心,他呼吸一窒,动作停了停,心跳一下子鼓噪起来。后脑勺的热度从他的大腿上传递而来,五条悟乖顺的睡脸就在他面前,熟睡的清浅呼吸一下一下地铺洒在他脸颊上。夏油杰心乱如麻,感觉有一百只毛绒绒软乎乎的幼羊在他心里跳来跳去,咩声不断,最后他带着点颤抖下了决心,还是在五条悟嘴唇上轻触一下。

 

一触即离,照理不会被睡着的人发现才对,但在嘴唇分开的那一刻,五条悟毫无预兆地半睁开了眼睛。

 

夏油杰吓得心脏骤停,脑中千万句话语都拿不出半句用以向自己的养父解释自己的行为,但令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五条悟泰然自若地搂住他后脑勺,微微抬头,礼尚往来地也啄了他的嘴唇一下,而后又闭上眼睡下了。

 

夏油杰愣了愣,心中顿时又甜又苦,甜在被自己心仪的对象吻了,苦在这个吻或许是五条悟睡蒙了把他当做哪个情人来对待,毕竟以五条悟的魅力,身边应该一向不缺人。

 

正在他越想越难过之际,五条悟嘟囔了一句话又拯救了他跌入低谷的心。

 

“别闹了,杰。”

 

五条悟再度陷入熟睡,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夏油杰的幻觉。夏油杰的身体仿若石化了,心却差点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的脸越来越烫,喉咙都在与剧烈的心跳一同共振,

 

这个吻是给他的……莫非养父也对自己……?

 

说是养父,其实也没差多少岁,他是五条悟朋友的儿子,可在五年前夏油杰的父母出了意外双双离世,于是十八岁的五条悟就把痛失怙恃的夏油杰接到自己家,成为了夏油杰的养父,那年夏油杰还只有十岁。

 

五条悟为了照顾他放弃了更好的选择,留在了本地读大学,大小孩带着小小孩,这场面颇为滑稽,有时候五条悟还比他更任性一点。两人就这样相互依靠着,夏油杰长到了十五岁,而二十三岁的五条悟成为了教师,并把夏油杰弄到了自己就职的学校。

 

夏油杰好不容易从这种狂喜中缓过来一些,心中依旧忐忑地想这或许是个误会,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手指又控制不住地去沿着五条悟的脸颊描摹。五条悟被他弄得痒了,不耐烦地皱皱眉。依旧没醒,反而旋身将脸埋在夏油杰的腹部紧紧贴着,双臂搂住了夏油杰的腰。

 

夏油杰微张着手臂,像个关节坏掉的玩偶似的再度卡住了。察觉到他不再动作,熟睡的五条悟仿佛要夸奖他的安分似的,无意识地用脸蹭了蹭他的腰腹部,发出一点带着鼻音的哼唧声。

 

夏油杰脸红透了,头顶快要发出开水壶的哮鸣音。

 

等等……有什么感觉……

 

夏油杰察觉到下腹部的热意与异样,顿时如遭雷击,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人还控制不住这种本能的生理反应。

 

千万、千万别硬……

 

当然,这世界上总归是事与愿违的情况比心想事成多得多,血气方刚的十五岁少年人避无可避地硬了起来,夏油杰囧得脸都发麻,简直想当场夺路而逃,却又担心动作大了吵醒五条悟,被对方抓个现形。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试图将五条悟从自己身上挪下去,将对方转移到沙发上,可五条悟这个没有一点养父的样子整天和他作对的家伙,就算睡着了也一定要和他对着干,夏油杰越是把他往外扯,他就越是抱得更紧,让夏油杰根本无法脱身。而这几番摩擦之间,夏油杰的性器更是硬了几分,几乎硬挺挺地戳到五条悟的脸颊一侧。

 

夏油杰到底是少年人心性,碰到这种超出意料的情况根本稳不住,呼吸急促惊慌失措,额角甚至有汗隐隐洇出,他不敢想象自己龌龊不伦的心思被五条悟发现会怎么样,是不是会连待在他身边的资格都会被收走。

 

而还没等夏油杰的挣扎取得什么进展,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已然落下。

 

五条悟悄无声息地醒了。

 

五条悟醒来还十分迷糊,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硌着自己,便摸了过去将其握住,同时睁开了眼睛,登时便与自己养子裤裆里的巨物面面相觑。这种情况还是比较新鲜的,五条悟下意识地仔细握了握,判断出这玩意居然比自己的尺寸还要大一些。

 

夏油杰已经又惊又羞说不出话来,五条悟醒得悄无声息毫无征兆,连一点强行脱逃的机会都不给他,甚至还握着让他羞窘至此的罪魁祸首仔细掂量。

 

等五条悟完全醒过神来,才明白现在的情况,他稍微侧了侧身,促狭的眼神投向满脸通红的夏油杰,手里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没关系,我懂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反应,很多时候心里并没有什么色情念头,你不用那么不好意思。”

 

夏油杰闻言,更窘迫了,自己天真的养父还不知道,自己心里都是什么样的色情念头,而这些念头全都有关于他。

 

“不过你这尺寸也真够大的。”五条悟的眼珠转了转,“难道你没有尝试过自己……自慰吗?”

 

“……”夏油杰这下真受不了,使劲想把五条悟拉着坐起来,好方便他仓皇逃窜躲进自己的房间里,从这尴尬的场面中解脱。

 

五条悟却“诶、诶”两声,死皮赖脸地硬是躺在夏油杰腿上不肯挪窝,看少年老成的夏油杰露出失态表情实在是乐事一桩,他与夏油杰僵持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

 

“我忘记教你这些了!啊呀这是我的失误,我得代替你爸妈引导你啊!”

 

夏油杰听得一头雾水,还有种不妙的预感。

 

五条悟看他闷声不吭,知道他这有事都往心里憋的性子,顿时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必须要给夏油杰树立正确的观念才行。于是他直接拉开了夏油杰的裤链,握住了坚挺发烫的性器。

 

“诶,你别……”夏油杰试图拉回裤子,却被五条悟的武力镇压了。

 

“有欲望都是正常的,不要因此感到过度羞耻,自己纾解寻找快乐也都是正常的。”五条悟握着夏油杰的性器,食指无意识地在满是水液的顶端磨蹭。

 

当夏油杰发现自己试图阻止五条悟却毫无用处之后,大脑就好像过载的CPU,一下子彻底宕机了。毕竟对于十五岁的男孩来说,世上少有事情对他的冲击能抵得上心上人兼养父正在把玩自己的性器这件事。

 

“男人最懂男人,我教你。”看夏油杰没再挣扎,五条悟全当对方打算接受自己的“教导”。

 

他近距离地看着这个勃发的大家伙,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几乎要扫到它的表皮,于是他将头往后退了些,便开始上手撸动茎身,他听到夏油杰惊喘了声,浑身明显一僵。五条悟看他这青涩的反应,想让夏油杰更加失态的念头就在脑中挥之不去了。他着魔似的顶着夏油杰那尺寸不俗的性器,整个茎身又粗又直,上面怒张的青筋看起来富有攻击力极了,想必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

 

“敏感点一般都是冠状沟和射精的口,”五条悟一边说一边用大拇指在头部打圈,另一手又往下揉,“还有蛋。所以一般想快点射的话就重点照顾这些地方。就像这样……”

 

“唔……别弄了……”

 

夏油杰声音发颤,被刺激得眼睛都闭上了,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往后仰着,双拳攥得死紧,一向克己的他哪消化得了这种事态,只能全然任人宰割了。

 

“好吧,你希望快点结束吗?”五条悟也觉得这样不太妙,因为身体的特殊构造,导致他在想着这样的名器一般人无法消受的同时,又忍不住代入自身,下身都有些浅浅湿意。

 

于是五条悟一边快速讲解着自己在自读方面的经验,一边手头卖力地取悦夏油杰,想着早些让他射出来。可过了好一会,弄得他手都酸了,夏油杰喘得不行,好像随之要高潮,却始终没有射出来。

 

“杰,你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比如延射之类的,这是病,早发现早治疗。”

 

五条悟有点苦恼,他从夏油杰腿上爬起,纠结了一下姿势便跪到了他两腿中间。他一手撑着夏油杰的大腿防止他合拢双腿,一手握着夏油杰的阴茎,发呆似的凝望,而后毫无预兆地一口含住了顶端。

 

‘嘶!悟!’

 

本来任他为所欲为的人突然像虾米似的弓身,一把按住五条悟的肩膀往后推。五条悟还不愿,用舌头在顶端转了一圈,刚想往里吞,夏油杰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将他往后推了稍许,岂料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夏油杰的性器刚刚退出五条悟的口腔,便控制不住地射了精。

 

又白又浓的精液激射到了五条悟的脸上,一部分挂在他雪白的睫毛上拉着丝往下淌,又有一部分顺着他的下巴流入他的衬衫领口里。

 

五条悟被养子如此大量的精液颜射,整个人都是蒙的,心思浮动之间把心里嘀咕的实话说出了口。

 

“你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吃下的。”

 

夏油杰简直像从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溺水者,在鬼门关走过一遭似的,一派劫后余生的模样。此刻他正大汗淋漓,呼吸紊乱,丸子头在沙发上蹭散了,落了几缕发丝到颊侧。他过载的感官给了他太多刺激,快感与龌龊的心思简直像在对他凌迟。

 

于是他突然下定决心坦白。

 

他要讨厌我也好,疏远我也罢,只求他不要再做这些折磨我的事了。

 

“悟,”夏油杰垂眸,用手指揩去五条悟眼睫下的精液,“你知道我对你有什么心思吗?”

 

五条悟维持着跪姿茫然地眨眨眼,还有点不能反应过来。

 

“我一直很喜欢你,很爱你。”夏油杰顿了顿,神情间有种破罐破摔的偏执,“你曾经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我脑子里想的是你。在我春梦中和我纠缠的也是你。”

 

夏油杰深吸一口气,别开了目光,对接下来的下场感到难以忍受,但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断。

 

“我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你我是养父子,我却对你抱有这种心思,你就算感觉到恶心都是正常的。我可以搬出去住,给我一天时间,我会和你保持距离,以前你给我的压岁钱我都存着,足够我在学校旁边租房子住。”

 

五条悟诧异地掀起眼皮看他,这下轮到他消化不良了,但青春期的小孩他也当过,心思总是敏感,更何况是本就喜欢把话闷在心里的夏油杰。

 

“我没有觉得恶心,这不是在安慰你。”五条悟先回答了夏油杰抛出的最根本问题,说白了这小孩想搬出去,主要还是看自己的态度,怕他觉得不适恶心,也认为这是不伦的。

 

不过伦理道德从不在五条悟心中,他从前没往这方面想过,但一旦夏油杰把话挑明,他才明白刚刚自己为何如此躁动。五条悟其实是一个性欲很寡淡的人,再加上身体的异样,更让他没兴趣去做这些事,没道理看到一个不俗的玩意就湿了。更何况夏油杰提出搬走时,他心中闷痛。

 

“杰。”五条悟双臂撑着沙发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直到居高临下拢着坐着的夏油杰,“没什么不应该的,之前我没往那方面想过。但我们可以试试,毕竟我们年龄差得不多,又没有血缘关系,我有预感,会顺利的。”

 

夏油杰震惊地看他,两个人呼吸交缠在一起,他明白五条悟不是开玩笑,狂喜在他眼神中逐渐升起,想吻对方的冲动也随之而来。

 

“我可不可以……”

 

夏油杰的“吻你”二字还没出口,五条悟便已经吻了上来。还没等他为初吻悸动几番,五条悟便整个跨坐到他腿上。五条悟稍稍抬着臀,不知廉耻地将下身往夏油杰射精后完全没软的性器上蹭。

 

“杰,首先要让你帮个小忙。”五条悟狡黠地冲他眨眼,而后便拉开裤链,引着夏油杰的手去摸自己的腿心。

 

夏油杰哪见识过这场面,情绪像过山车似的,到现在脸色时红时白轮过几趟了,当即想缩手,触手间却又被不同于男性的器官吸引了。

 

五条悟的下体没有体毛,在除去应有的男性器官之外,那里还有一口女性的小穴,此刻正湿意泛滥,显然动情多时了。夏油杰为这触感着迷,更为五条悟因他触碰而发出的细小喘息而着迷,本欲深入的手指不自觉地拨开两片柔嫩阴唇,想更深地探索,却不得其法。

 

五条悟难耐地哼了两声,声音与平时那个强悍又缺德的混蛋完全不同,让夏油杰心猿意马,只想得到更多。五条悟考虑到夏油杰还小,本来只想让他帮助自己用手解决,却没考虑到正因为对方还小,根本没有侍弄人的经验和技巧,胡乱摸索的手指反而让他更加空虚难耐。

 

五条悟白皙的脸红透了,作为同样没有开过荤的男人,欲望席卷了他的头脑,也顾不得对方还是个未成年,只想好好纾解自己的欲望。而这未成年看起来也不像未成年,一米八的身高比五条悟也矮不了多少。即使五条悟在他身上晃来晃去蹬掉裤子,夏油杰也把他扶得稳稳当当。

 

五条悟把自己下半身脱了个精光,只剩一双白袜还穿着,而后沉下身子,直接在夏油杰的性器上磨擦自己的女穴。

 

夏油杰身体一紧,眼神都被欲火搅得混沌,性器与五条悟娇嫩的女穴直接相触,这简直能让处男背过气去。平时老气横秋的少年人此刻脸色通红,一副被人糟蹋的模样,断续地发出可爱的呻吟。

 

五条悟想得很简单,既然夏油杰毫无水平可言,那他就自行使用夏油杰这根性器来摩擦穴口和阴蒂,想达到高潮应该也不难。

 

夏油杰的性器被迫在穴口戳刺,两瓣阴唇包裹着他的顶端,给予他一种已经插进去的错觉,而丰沛的水液温暖又湿润,沿着柱身直往下流,沾湿了夏油杰的耻毛和他草草拉下的校服裤子。

 

他无意识地抓紧了五条悟的胳膊,而五条悟为了支撑,也同样攀紧了他的手臂,像是两株伴生的藤蔓,紧紧纠缠在一起。

 

五条悟的身子缓慢摇动,抵着性器厮磨,但这个角度总归不太方便,更何况他这种男女器官兼具的情况让夏油杰的性器很难准确碰到掩藏在卵囊后方的阴蒂。于是他时动时停,完全在隔靴搔痒,快感无法累积,让他到不了高潮。五条悟苦恼了起来,依旧打算继续尝试,他单手扶着柱身,这样一来就只需要控制他下身磨蹭的角度了,这招显然卓有成效。

 

阴蒂屡次在阴茎上磨蹭着,爽得五条悟腰软腿软只想夹腿,可夹住腿便会阻碍他用夏油杰自慰,于是他又只能忍耐着分开腿根,这番拉锯让他大腿直抖。

 

“哈啊……”

 

酥麻从腿心蔓延到五条悟全身,他的淫液把夏油杰的性器蹭得全是发亮的水泽,夏油杰未经人事,吃不消地连连颤抖,甚至把脑袋埋在五条悟胸前,试图掩盖自己的丢人反应。

 

“杰,你也太可爱了,唔……”

 

五条悟看夏油杰那青涩的反应,更是乐在其中欲火高涨,恨不得让他袒露更多的失态模样才好。五条悟用了点力伸手抬起夏油杰的下巴,仔细观赏了一番面色潮红眼泪都快被他玩出来的夏油杰,夏油杰想扭头藏起自己的表情,又被五条悟掰了回来。

 

夏油杰这幅招人欺负的样子弄得五条悟很是兴奋,垂头便吻了上去。夏油杰正在长身体,虽勤于锻炼,但身材依旧比不上五条悟强壮,面对五条悟还是只有被欺负的份。五条悟撬开他的唇齿与他唇舌交缠,下身变本加厉地磨蹭着,感受着性器难耐地搏动。

 

在快感愈加灼热之际,汁水淋漓的相接处突然让他的动作一滑,那要命的性器就被他顺势吞进去了半根。

 

“啊!”

 

“呃嗯——!”

 

两人皆是一惊,双双呻吟出声。因为这意外的交合双方都不好过。夏油杰的性器本就尺寸不俗,被这样窄紧的小穴咬住,只觉得疼痛。而五条悟的处女小穴从未被开拓过,头一回就吃进了这么大的家伙,自然是疼痛难忍,连一直高高翘着的性器都疼软了。

 

夏油杰一看五条悟疼得脸都皱了,连忙去扶他的身体,想将性器退出去却又遭到了五条悟的抗拒。

 

“悟,让我退出来,你看起来很痛。”夏油杰一边疼得吸气,一边劝五条悟。

 

“我现在拿出来不是白费了吗!下次肯定还得再疼一遍,事已至此……”

 

五条悟脸上显出一股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气势,直接狠狠往下一坐,而后疼得嘶了一声,头一下砸到夏油杰肩窝,手紧紧扣着夏油杰的肩膀,身体轻轻颤抖,一时间动弹不得。夏油杰也不好过,这太过紧致的处女地夹得他几乎冒出冷汗,但他还是更担心五条悟的情况,一手顺着对方的背脊。

 

“悟,你还好吗?”夏油杰的声音里带着一些颤抖,“我还是先拿出来……”

 

五条悟头发凌乱,脸上都是汗水,连眼睫上都挂上了汗珠,身体随着紊乱的呼吸微微起伏。他沉默地抱着夏油杰的肩,缓了一会之后便撑起身体开始解自己的校服扣子,将光裸的胸膛凑到夏油杰嘴边。

 

“帮我舔舔,据说这样就会让我好过一些。”

 

夏五条悟作为经常锻炼的成年人,胸肌白皙又丰厚,夏油杰看得呼吸一窒,他盯着那在冷空气中逐渐挺立的粉红乳粒,犹豫一瞬后还是乖顺地舔了上去。

 

“嗯嗯——”五条悟带着鼻音哼出了声,又想躲避又想得到更多,于是身体后仰胸膛却前挺,腰后被夏油杰的手臂紧紧箍住,免除了坠地的下场。

 

夏油杰没有侍候乳头的经验,所幸五条悟也没什么要求,敏感的乳粒只要稍加舔弄,无边的酥麻便从身体深处泛起,女穴更是水液泛滥,甚至主动地蠕动着感受入侵者的形状。

 

五条悟很喜欢这种感觉,让少年人生涩地抚慰了一会,便开始自己小幅度地上下吞吃,好让自己初经人事的小穴逐渐适应。他的性器被夹在两人腰腹之间,被夏油杰的学生制服磨得难受,于是干脆一边骑他一边把对方上半身也扒光。

 

于是他的性器得以随着身体起伏在两人的腰腹间磨蹭,被他蹭得满是动情的前液,而随着他的放松,夏油杰也感受到了女穴的甜蜜之处。女穴的肉壁有着层层褶皱,恰到好处地吮吸着他,在五条悟主动吞吐中给他带来剧烈的快感。

 

年少的处男哪受得了这个,被骑得直哼,狼狈又脆弱。他这副样子看得五条悟简直要兽性大发,更是卖力地上下吞吐,虽然技巧还有待提高,但处男敏感,最是受不得刺激,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让他到了极限。

 

“悟……哈啊……我要……”

 

五条悟作为男人当然知道处男坚持不了多久,他的处女小穴也好不到哪去,此刻更加压紧彼此的身体加快速度,与夏油杰一同迎来高潮。夏油杰用手捏住他的屁股,几乎在上面留下红色的指印,一股股地射精。而五条悟的女穴吹出一股带着血丝的淫水,前面在两人身体间摩擦的性器也一起射了出来,精液直射到夏油杰下巴上。

 

两人欲火难消的眼神撞到一起,险些擦枪走火直接再来一次,但五条悟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五条悟盯了盯不解风情的肚子,顺势又看到了两人泥泞的交合处,最终还是在低血糖的晕眩中放弃了继续纵欲的想法。

 

“杰,我饿了。”

 

“那我现在去烧,你去洗个澡。”夏油杰一脸餍足,依旧对刚刚表白就直接做爱感到非常不真实。

 

“算了杰,做的话还得等好久,家里我也没买菜。我这次出差参加的讲课比赛得了第一名哦!用奖金请你出去吃烤肉吧。”

 

“悟真厉害。”夏油杰眼睛发亮,眼中满是爱意。

 

“好,那我们先简单清理一下就出门。”五条悟又去吻他,嘴角笑意深深。

 

五条悟家里是双卫,因此二人都有地方清理自己,五条悟衣冠不整地进去,又赤条条地出来,让先一步洗完在沙发上等待他的夏油杰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

 

等他回到卧室打算翻套约会规格的衣服来穿,却发现了一个好东西,是他之前偶然兴起购买的跳蛋,但到货之后就被工作狂五条悟抛诸脑后。五条悟灵光一闪,阅读了一下使用指南,便拆开包装用酒精棉片擦拭一遍,打算往女穴里塞。但洗澡时水流已经冲走了他的淫液,没有足够的润滑是无法成功将它塞进体内的。

 

五条悟略微苦恼地皱眉,用中指粗暴地揉弄阴蒂,小声呻吟着重新湿了起来,而后又将手指插进穴内查看湿润程度,发现手指抽离时都能拉出透明的丝,便知道女穴已经准备就绪了。

 

他捏着跳蛋,将牵引线夹在指间,中指推着头部往里塞,被肏红的穴肉红肿着,感到些微刺痛,软肉一点点将跳蛋吃进去,又闭上了肉嘟嘟的口子。

 

五条悟腰都快软了,却还是抖着手穿上了裤子,人模狗样地来到夏油杰面前。

 

他又倾身亲吻夏油杰的嘴唇,将遥控器塞入他手中,嘴角笑意深深。

 

“出门吧。”

 

夏油杰盯着手心的小小遥控器,感到非常困惑,对不熟悉的按钮,试探着按压是多数人的本能,于是夏油杰按了一下上面的“1”。

 

“嗯——!”

 

刚走到玄关的五条悟突然一个踉跄,呻吟着扶住墙喘息,带水的眼睛望过来,里面不知是什么情绪。

 

夏油杰呆愣愣地望着他,好一会才明白过来手里的到底是什么,才刚刚冷静下来一些的他这下脸又红到了脖子根。

 

 

 

4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