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目祭 1224纪念 傑中心

和祭火是一对的、傑的第二人称视角,大家都别活。

你总是会在做着什么的时候猛然停顿一下,好像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一样、你好奇为什么会这样,但他说那其实是你过于疲惫的身躯寻求一时一刻的安息而已。

你失笑,你心知肚明。你看着他,你沉默。你注视着他的眼睛,你说不出告别的话。

你不知道该干什么,当那些湿滑粘稠的液体划过手心的那一刻,你才恍然明白你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你的肉体会被分成十几部分散落在各地,你的头发烧焦发出腥臭的苦气,你的骨头在鱼腹和草木中重获新生。你原来会死在这里。

衣角被吹动呼啦啦的响着,裹尸布发出碦啦的音,连带着身躯晃动着、晃动着。那一瞬间你的耳边所有声音被放到最大,但那其实只是吹来一阵风。

你靠着那面墙,你的心里莲花绽放留下枯骨,你的眼睛长出藤蔓,以你的血肉做养料生长出巨大的花朵来。血液的颜色从殷红变得透明,从花瓣上滑下来,滴答滴答。你倒是一腔热血滚烫,可这地方埋得就是赤胆忠肠,显得格外荒凉。

你扭曲着,扭曲着,世界从上到下开始旋转着,你热忱的看,你恼火的看,你愤怒的看,你冷漠的看,你麻木的看。

你看见他们扭来扭去,最后团在一起变成黑色的恶心的球体。你继续看,你眼睛充血暴涨,你在那里窥探到了蜷缩在一起的你自己。你吞噬了你自己。

你的世界开始崩塌,你的身躯开始崩解,你的灵魂无法渡魂,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从脊梁一路向上,一直升上小脑。你执拗的寻找这件事的道理,你找不到,你近乎执拗的向前看,你什么也看不见。梦魇往复不息,你心乱如麻。

你看见他走过来,你无言。你知道你欠他一句抱歉,但你说不出。于是你询问他为什么来的这么晚,你扯出来最为熟练的笑容,你撕裂开嘴角,以可以算得上是扭曲的笑容看着他。

这是你如今唯一能为他做到的了。你是笼子里的人,你被禁锢,所有的潜能被埋没在地底。到现在你才反应过来你是爱他的,你发现他是支撑你活下去,忍受一切的希望。你看着他,你近似贪婪的看着他,你只是看着他。

你后来发现。你们的爱就是不被接纳的福音,这种东西在一瞬间变成诅咒,纠缠着纷乱着,裹着巧克力的吻成了窒息的源泉。你用眼睛汲取着他的光,喉咙里不知道梗住了什么,痛楚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

因为你的爱 所以互相就只剩下丝丝拉拉的不重也不轻的折磨痛感,不断的叠加、叠加、叠加,在你看见他眼睛里你的倒影的那一刻痛苦流转全身语无伦次,你端坐上石台,企图叫醒谁,最后睡过去的确实你自己。。

你的感知第一次失误。你不知道你的情感是什么了。你笑着,可那朵花不停的在滴答滴答,于是你发现你在流泪。

你祈求神明,你祈求未来。你自己是神明,你没有未来。所以你要祈求什么,你祈求不了什么。

你为了藏起自己的尸体用肢体建筑起一座神殿,粘合剂是你的感情,浓烈到寸寸崩裂,浓烈到能撑住夕阳。你在你的殿里吟唱自己的歌,你供奉的只有你自己,所以迷失的也就只有你自己。你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你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哪怕向前一步都会呕出一口血来。

你永远笑着,你的精神因为向上而粉碎,你步伐紊乱,你的皮肤摩擦出粉红的血肉来。你把人生看成一出滑稽喜剧,你强迫自己放弃那些拄着课桌向往未来的时刻,你逼迫自己的心,你强硬的把长出胸膛的花折断,你微笑,斜倚着身子作一个无悲无喜,你品尝着那种刺痛。

你在自己的空间里书写世态变化书写博物百志书写所有的大义,唯独掩盖住你自己。

你想拥抱他,可你没法伸出手。你看着他伸出了胳膊拉住了你。你听见他说喜欢,你想说爱,你说不出来。你说很多时候最终以前的东西没人想知道。你感受他的体温,你感觉他在发抖。

他问你不能留下来吗。

你在那一刻爆发出了无数的负罪感。你看着,你又只是看着,你开始痛苦于看着,你这次只能看着。你本身就已经深陷在泥漳里了,你本身就已经跌落无边的滔天的无法逃脱的痛苦了。你拥抱他,你推开他,你不允许他再接受什么,你不愿让一只狼狈的浑身污泥的狐狸去染指一片圣山上刚落的新雪。

于是你又在笑,你又在看。你推开一切,你闭上眼睛。

你第一次回头看,你从一块又一块的裹尸布里掏出自己的未来和全部。你是原罪,你是重生,你再也回不来,你是永远,你是最后,你散落在各处。你的世界满是花开,而你腐烂成泥浆。

你是神明,你是他一个人的神,他把你供在左心室,你被他的血液冲刷。你在向前,你停滞,你狂奔。

你的不幸换不来新的世界。你甚至连他都留不住。你消散在空中,你看见他轻轻的放下你的身体,你看着他崩溃,嚎哭,这是他唱给你的挽歌。

你终于有勇气拥抱他,你半透明的身体不再只是看着他。你失去了一切之后才拥有的那些勇气啊,你终于把爱的诅咒下给他。

你说对不起,你夺走他的青春,你说你爱他,你亲吻他的眼睛,你抚摸他的每一处躯体。你悬挂在他身边,你吸收他的一切。

你和他十指相扣,你品尝他的味道。你的爱意无望,你的生命无望,你期待,你绝望。

你拥有着最后的审判,温柔而决绝的审判。你背上的倾颓大厦被轻轻放下,你缥缈如烟。

你的情感破土而出,远离那些平静淡薄的表像,嘶吼着撕咬着沸腾着翻涌着从你的身体的一个破口喷涌,滚烫的液体向下流着,掠过他的身体,流到地上,流向过往。你终于可以回头看看曾经,你终于能再一次迎着阳光放肆的大笑、

你的尸体上,新城阳光凛亮。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