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与拍立得 by 垃圾堆里的废物鱼

我们的十字路口

灯绿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并行在街道上。熙熙攘攘的涉谷街头,人群摩肩接踵,大家都在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奔走前行。与周围行色匆匆的众人完全不同,两个说说笑笑的少年人在那儿插科打诨,朝着人流的反方向行走着,他们好像完全不被时间所束缚,只是自由地行走在这条街道上。

白发的少年东瞧西望,走马观花,总是驻足在那些甜品店前,借着身高优势伸手招呼着同伴上前。大福,可丽饼,三色团子,羊羹……白发少年的手上逐渐挽上了一大堆购物袋,无疑都是包装精美华贵的,很难想象穿着这样简单服饰的少年有着这样大额度的VISA,不过看着他环绕一身的贵气倒也很快就让人释怀。反而是一旁的黑发少年看不出明细,总是眯着双眼,一派温和的笑脸样。眼见白发少年即将被购物袋淹没,黑发同伴一脸无奈地上前帮忙,于是被理所当然地拜托了所有的物品,成了大少爷的专属拎包保镖。

两人一路慢慢悠悠地晃着,身上的物品越挂越多,几乎快成了两个人形展示架,不由得让路过的行人稍微给予了一丝好笑的目光,并感叹青春的无双美好。

他们逐渐沿着街区走着,逛着,向着人流的反方向走向了人迹罕至的商业街末尾。零星的店面铁质卷帘门上隐约爬上了砖红色的锈渍,就像爬山虎一样,细枝末节的地方避开了人们的眼线,在不经意之间占领整座建筑,那样美丽,那样令人生怖。

行人越来越少,也意味着越来越接近下一条街的喧嚣,带着尘土与车位排放气体的味道,窜进了两个少年人的鼻腔,令黑发的孩子微微皱眉,他看上去并不喜欢这样的人烟,但依旧牵着向前奔去的少年白皙的手掌,努力地彳亍前行。

但他们遇上了流窜奔走的人群。两个人的力量还是太过微薄,紧紧交握的双手终究还是被冲散了。大抵是因为身上悬挂了太多物品,行走在前方的少年并无知觉,徒留黑发的少年在汹涌的人潮中孤立着,突兀地孤立着,像个迷路的孩子。他只是默默地垂着头,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在他的内心翻涌着,从食管的最底部腾上咽喉,溢出鼻腔,像破碎的内脏与血肉,可没有人能看见那些快将人群淹没的鲜血。

前方的少年,置若罔闻。

他只是回头:

“杰?”

便继续向前走去,不作一息停留。

徒留黑发的少年在汹涌的人潮中孤立着。

前方又是一个十字路口,白发少年已经走在了最接近彼岸的绿色霓虹灯之下,黑发少年却隔着黑白的横道线,只是驻足在原地。

远处是高悬的红灯笼。

1 Like

一个橙色的拍立得相机

“杰!我回来啦”

五条悟把手中的大福放在鞋柜上,弯腰把高帮的牛皮靴脱下,一边哼着歌一边走进屋子然后整个人仰躺在了沙发上。幸好这个沙发够大,足够两个成年人并排躺在上面。五条悟在沙发上舒适地翻了个身,感叹着说:“幸好当时听杰的买了大号的沙发,真的好舒服啊~”他舒展开腿,让自己整个人瘫在沙发上。

“哼哼,今晚吃什么好呢~鳗鱼饭,还是鱼生盖饭?或者凉面也不错。”

“杰,你来决定吧——我选不出来哎。作为报酬就今天我来洗碗吧。”

“嗯……我想了想虽然鳗鱼饭甜甜的很好吃但是还是鱼生盖饭吧!今天就便宜杰了,还是我来洗碗。”

因为咒术师特殊的工作性质导致五条悟很晚才下班,所以基本是卡着饭店下班的时间点的外卖。因为夏油杰不习惯用外卖本身的盒子直接吃,于是五条悟把饭先盛出来,然后再把各类的生鱼片摆上,最后淋上酱油。

“我开动啦!”双手合十,开始用餐。

当别家都已经熄灯休息时,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屋子仍然闪着昏黄的灯光。

“杰!我先去洗澡了哦!”洗好碗的五条悟这样说道。

浴室里氤氲着飘渺的雾气,五条悟唱着十年前流行的歌,拿淋浴喷头当作话筒。

洗完澡的五条悟在下半身围上浴巾光着脚就走到了卧室。

五条悟拿起放在床头相片轻轻吻了一下。

“晚安,杰。”

相机里的夏油杰只是微笑着,手里捧着一个橙色的拍立得相机。

2 Likes

:sob::sob::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