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圣诞欢歌

完成于2022/12/25

注:因为写文前后时间不连贯,在情感表达上可能会有差异,请见谅

*架空世界,没有现实,夏五only,含有七海&灰原cb向

(以后可能会用这个设定写长篇www

是甜文哦

3 Likes

这是夏油杰和五条悟在这里一同度过的第三个圣诞节,而如今只剩五条悟自己,从相遇开始,他们打打闹闹一共陪伴了将近四年,在一起也是水到渠成的事,这可让硝子轻松不少,毕竟不会再有女性或男性同事把情书拜托她转交,那两个人渣内部消化也挺好,她想。

五条悟趴在沙发上抱着猫,他们叫他小杰,家中另外一个男人临时接到出差的要求,留下一个月前刚刚放了一个长假的五条悟。

“所以你没事吧,五条,夏油只是上国外出差,又不是不要你了。”硝子差点没忍住爆了几句优美的C语言,她觉得五条悟谈恋爱之后愈发过分,时不时来秀个恩爱顺便嘲讽自己是个寡王,家入硝子差点拳头硬了,在夏油杰好声好气的劝和下没有让五条悟命丧当场,他当时说啥来着?

他说:“硝子,悟还是个孩子,不要和他计较。”

忍一时越想越气,于是当时一些路人有幸观赏《当代女法医追杀南通讯录珍贵影像》,诡计多端的南通心莲哪有什么坏心思,他们只是想撒狗粮而已罢了。

事情的起因是五条悟做了一个梦。那场梦以悲剧开头 以悲剧结尾。一开头,夏油杰坐在小巷中,浑身是血,似乎已然断气,但嘴角微微勾起。而自己只是站在这里默默地注视他的死相,面无表情。回过头去,场景突然回溯至他们刚刚相遇之时,心高气傲的五条悟立刻和怪刘海夏油杰闹了矛盾大打出手,唯一的女生硝子叼着烟在旁边偷笑,不一会夜蛾正道给他们一人来了一个暴栗这才罢休。

梦里的学校叫什么来着?什么什么咒术高专?他记不清,只知道那些时候他们很快乐,后来接到一个保护什么星浆体的任务,夏油杰的状态越发不对劲,最后与他分道扬镳。后来都是痛苦的回忆,五条悟自梦中醒来,脑中总是存在挥之不去的那种想法:我杀了杰,杰已经死了。

于是他大晚上去扒夏油杰衣服,把耳朵贴在胸口,心脏依旧有力的跳动,夏油杰呼吸浅,睡觉时如果不集中注意力听几乎感觉不到,自从做过那个梦后,五条悟经常被吓到,大半夜抱着自己男朋友不撒手,这样他一定会被吵醒,夏油杰只是宠溺的笑笑,随便摸两下五条悟炸起的白色头毛就搂着他一起睡觉。

“梦里都是假的。”夏油杰这么说。

是的,梦境都是相反的,都是虚幻的,但经过一次无比真实的失去之后,梦中的眼泪逐渐满溢到现实。他不是未曾失去同伴。灰原雄,那个十分阳光的后辈,在升职的前一天被暴起的犯人击穿腹部,伤及重要脏器,在鬼门关边缘徘徊一圈,终于活了下来。显然这场经历对孩子来说是十分严重的打击,很快灰原就辞职了,现在不知去向;由于上层的误判,五条悟所在的十人组六死一伤三人下落不明,五条悟是留下的那一个……那么,杰也会这样离他而去吗?他时常这样忧虑。

梦魇依旧困扰着他,让他失去安全感。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第一次拿枪,第一次击毙犯人,可惜没有救下那位人质,她是一位母亲,家里还有两个三四岁的孩子,小小年纪便失去母亲,这和他的遭遇相似。他成年后,父亲再娶,去年的坠机事件让他们双双离世。用甜食和工作麻痹自己,知道遇见夏油杰,他是个心理医生,但不仅仅是位心理医生,总有一些怪异的细节,比如过于敏锐的觉察力,走路故意不发出声音,睡眠很浅周边稍有异动就会被吵醒……不像个普通人。五条悟把没由来的猜疑转化成自己没有安全感的结果,并想着等夏油杰回来一定让他好好陪着自己。

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和五条悟煲电话粥的夏油杰在下午踏上回程的飞机,不出意外的话,晚上八点左右就能到家。五条悟兴致勃勃地准备晚上的食材,蛋糕也订好了,从机场回家的途中还可以顺便观赏灯光秀。

电视上正播放新闻。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加茂宪隆在其A国住宅被刺杀,妻女下落不明,凶手仍在调查中……”

加茂宪隆吗?那个老头子不是很惜命吗。五条悟笑了笑,突然想起夏油杰就在A国参加一场讲座。毕竟杰也不认识什么加茂家的人,刚刚无由来的怀疑权当兴奋性神经递质分泌太多,但隐约的,五条悟仍感觉到有一些不良的预感。

杰上飞机了,他们的聊天界面停留在夏油杰发来的:我会安全回来的(。◝ᴗ◜\。)

五条悟觉得自己应该小睡一觉,这一觉又梦见所谓的“三年青春”,可能临近节日,梦里都是甜的,醒来后五条悟发现已经将近七点,该收拾收拾出发了。五条悟这样想着打开手机,第一条弹出的信息来自家入硝子。

“五条,你知道吗?夏油的飞机失事了。”

电子屏幕上的文字愈发刺眼。

所有的消息,关于航班,关于夏油杰,全部涌进他的大脑。飞机坠海,能够生还者少之又少,大洋彼端葬送无数生命。他突然想起那个无比真实的梦,平安夜染上血红,那人早已断气,他为他处理后事,一如对待那人的父母……

梦境都是虚假的。

八点的钟声敲响,空空荡荡,五条悟坐在沙发上发呆一小时。有多少离别如过眼云烟,又有多少痕迹刻骨铭心,无可否认,人是情感的动物,看着家里那个人生活的印记,五条悟也不禁伤感起来。不过三年,不过三年……

该收拾东西了吧,五条悟想,至少先通知一下杰的父母,却又回忆起他的父母的确因病去世,需要去吗,那个地方,杰曾带着自己去过,他说自己过的很好,有了爱人,有了家庭……一日破碎。

他又想起遇到小杰的那个雨天,黑猫蜷缩在小巷中,那时五条悟刚出完任务回来,正经过那条小巷,便看见了那只可怜的猫。一般来说野猫会伤害故意接近它的人,但这只猫是特例,又或许是伤的太重,没有力气。还好五条悟是一个善良的人,抱着猫摸到硝子的朋友开的宠物医院,刚好遇见夏油杰,他来送陪伴自己近十年的宠物狗最后一程,毕竟它活着也是处在痛苦之中……该处理掉了吧,有关他的一切,睹物思人只能越来越糟。

此时有人敲门,五条悟轻手轻脚走过去,打开猫眼看着外面,毕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上门推销。外面的人带着口罩,露出一双眼睛和标志性的怪刘海。五条悟说实话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在自己心中已经去世的人还能出现在自己眼前。五条悟张了张嘴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夏油杰体会到他情绪的不对劲,刚想开口就被他打断。

“你从海里面游回来的?”五条悟睁着眼睛满面狐疑。

“什么?我是指……为什么你认为我会从海里游回来?”

五条悟拿着手机把屏幕凑到夏油杰眼前,电子屏过于亮眼一时间夏油杰的眼睛也花了,只堪堪识别出“飞机”“坠海”“无人生还”云云。

“那又怎么样,悟?和你我没有一点关系吧。 ”夏油杰刚说出这句话就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五条悟的表情更是不对劲,像是看着似乎死而复生的男朋友还在若无其事和他说话的那种不对劲。夏油杰想起在悟的意识里自己是坐着民航客机回来的,事实上自己是……坐着直升飞机回来的,原因难说,毕竟很复杂,一句话解释不完。但他也不打算瞒五条悟一辈子,毕竟当警察的敏锐性,哪怕有一点异常在他眼前都无所遁形。

于是他只能先发制人打消他对他的所有嫌疑,向前一步,迈进门里,带着些微寒气。夏油杰环抱住他,五条悟微微低头把脸靠在他的肩膀,头发乱糟糟的,风衣还没脱,一看就是准备出门的架势。

夏油杰一顿,悟哭了,在他的记忆中,悟从来没在床上以外的地方哭过,就算再游刃有余,夏油杰一时也慌了阵脚,只能抱得更紧,在他耳边说:“我回来了。”

夏油杰半哄半骗地说服五条悟和他出去散心,五条悟似乎还是有些生他的气:“所以说你有直升机还定什么商务舱?你知道当时我有多着急?”夏油杰只能一边赔着笑一边赔不是,拉着五条悟就去那家他想堂食很久却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去的甜品店。

虽然已经入冬,但这里没有一点要下雪的迹象,只有寒风更加凛冽。出来的太急,五条悟没带围巾,脖子被风吹得发疼,夏油杰百密一疏就输在这点,他预估错今天的风力,差点把五条悟冻坏。他把自己的围巾围在五条悟脖子上,用米兰系法把可怜的皮肤裹得严严实实,又把他的手扯进自己兜里这才罢休。这一路上不缺腻腻歪歪的小情侣,不过海拔如此高的却不常见,一路上引起不少路人回头。

还好甜品店是有空调的,寒气被驱散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五条悟眯着眼睛靠在夏油杰身上躺尸。

“请问,需要点单吗?”

五条悟被夏油杰弄起来,刚要和夏油杰撒娇一句你干嘛,就看见灰原雄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

“……灰原?!”

“五条前辈!”

看来他最近过得挺好,五条悟想。这家店是他和七海合资开的,七海的初衷是毕竟干什么都是狗屎不如去开店,灰原就是想静养一阵子,这才开了这家店。这之后他们又聊了些有的没的,五条悟这也解开多年的心结。

他们隔着玻璃落地窗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就算是圣诞节也不免有小偷小摸的人出没,于是他们有幸观赏一位男士当街抢夺一位女士的包,虽然很土味,但这个剧情就是会在你我身边上演。五条悟一下子就冲出去,夏油杰愣了一会抓过一旁的围巾也跑出去,出门时和灰原说请不要收走甜品稍后就会回来,灰原点点头答应,觉得这位夏油先生挺可靠的。

找到五条悟也花了点时间,那时他已经被那位女士握着手说谢谢,估计下一步就是邀请他共度圣诞。五条悟挠了挠头借故推脱,回头发现夏油杰在中心广场看着他,他跑过去问:“你怎么跟过来了?”

“当然看你没带围巾我才过来的。”夏油杰边说边拿围巾在五条悟脖子上围了两圈,感到笔尖微凉。

“杰,下雪了。”

烟花燃起,他们在灯火喧嚣中接吻。

end.

七海海:所以你们还回不回来!我们快打烊了!

灰原:今天可以营业到十二点哦。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