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贝斯手x主唱

*摇滚乐队pa

   -

圣诞夜的演唱会,一到中场休息,夏油杰就被五条悟塞进休息室,推倒在沙发上。

“…真要现在做?”他是明知故问。他知道五条悟早忍不住了。

虽然疯疯癫癫、过度兴奋是这位主唱大人的常态,但他最近抽风的频次未免太高,已经发展到在录音室里就要扑上来扒他衣服的程度。只要队友还没到场,他就必定要见缝插针地按着他搞一会儿,哪怕这面临着巨大的风险,譬如突然被队友毫不客气的敲门声强迫终止,害两人都不上不下难受得要命,还要顶着他们狐疑的眼光,被质问:“你们锁门干嘛?”

心虚的滋味可不好受。夏油杰只能支支吾吾糊弄过去,然后假装很有干劲迅速投入到工作当中,生怕队友从自己微红的脸色和不稳的呼吸中看出什么端倪出来。而这种时候罪魁祸首往往只会站在他身边装可爱装无辜,笑眯眯地一言不发,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你最近性欲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三番五次之后,夏油杰终于强忍着难为情,想从纯医学的角度与五条悟进行一次理性探讨,却因为语气和表情太过正经反而被狠狠嘲笑了一番。他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于是难得生了气,当时在开车,他就砸了一下方向盘,结果五条悟笑得更厉害了,说这个场景像枪花一首歌的mv,待会他们吵着吵着车就像mv里面一样飞下悬崖,“嘣——!”地燃烧爆炸了。

“啊,话说你有看过那个吗,你好像听歌从来不看mv的…”

然后话题就又被他扯到千里之外去了。

基于他一直以来、尤其是近期的表现,夏油杰自然没指望五条悟在今晚演出的时候精神能有多正常,但他的行为永远在人意料之外。上周一个素来和他们不对付、线上吵过架线下也打过架的乐队发了圣诞节的新专,五条悟上一秒刚捡起台下扔上来的猫耳发箍戴上,捧着话筒甜甜地祝大家圣诞快乐,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支持,夏油杰被他难得真诚懂事的发言感动得快要落泪,哪知道他说着说着就蹦蹦跳跳唱了起来,唱得那叫一个稀烂稀碎,不知道又在搞什么行为艺术。夏油杰早习惯他随时随地发癫,便没太在意,可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出他唱的正是他们死对头的新歌,心脏骤停,这才开始惊慌,眼睛都瞪成了平时两倍大。

虽然说实话,夏油杰也不怎么看得上那个乐队,觉得他们就像那种无聊到天天为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摇滚精神吵架、脑袋空空还自以为很酷的叛逆期teen,但他一向主张公开场合还是得追求一下爱与和平,哪能让五条悟这样明着拿人家开玩笑,更何况他现在发出的声音简直精神污染到胜过一切黑粉恶搞的二创…可看了看其他队友,发现一个两个都在笑,丝毫没有上去劝阻的意思。

台下粉丝也在边笑边拱火起哄,这场面就跟五条悟在网上和别人掐架时候如出一辙,似乎所有人都围观得很开心,就连不混滚圈的路人也跑来看热闹,甚至有几次还因为他太会骂人把他送上了热搜——当然热搜中肯定是有美貌加成在的。只有夏油杰一个人操心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是不是有点过了,队友们的态度都是随他去吧,等五条悟吵赢之后趾高气昂地从房间走出来,他们看上去似乎还想给他鼓鼓掌。

“我说你们真的太惯着他了…”

夏油杰摇摇头,叼着烟往沙发上一靠,还没来得及点火就被一脚踹到地上去了。

“老天,最惯他的人明明是你好不好?”

队友的质问让夏油杰摸不着头脑,心想我明明管他最多,恨不得说个おれ都上去给他指正一下,怎么就成了最惯他的人了。直到下半夜,五条悟光着脚偷偷摸摸跑他房间里来往他被窝里钻,他才惊觉自己已经半推半就地和他做了多少荒唐事。从最开始半开玩笑的朋友式的亲吻拥抱,到毫不掩饰的情欲眼光和肢体接触,再到把他灌醉骗到床上干柴烈火,他还真是一次都没有拒绝过…

想到他们醉醺醺的第一次,夏油杰又忍不住想抽烟,反正五条悟还在发疯,他就去边上点了一根。叼着烟演奏也没什么奇怪,他们的吉他手经常这样,夏油杰原本道德感太高,恨不得拿什么偶像男团的标准约束自己,自然不能接受,但时间一长也觉得没什么了。他说不清是五条悟他们把无法无天的个性传染给了他,还是自己本性如此,只不过时至今日才假借音乐之名释放出来。

他一手握着贝斯琴颈,一手夹烟。那个浸泡在酒精里的夜晚…他缓缓吐了口气,在缭绕的烟雾中瞥见他断片之后还残留的记忆碎片。

该说不说,那晚的五条悟真挺像他粉丝口中泥塑的什么眨着宝石般的蓝眼去勾引人的小猫咪。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湿漉漉的嘴巴,再加上酒精作用,那时夏油杰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动本能,对方要什么他就给什么,简直被支配了个彻底。可惜五条悟爽完就原形毕露了,毫无留恋地拍拍屁股走人,留他独自横在乱七八糟的床上,醒来后头痛欲裂,望着一地用过的安全套,脑子空白了好几分钟…

他浮想联翩许久,五条悟那边才终于玩够了,把话筒安回麦架上,一副准备好好唱歌的乖巧姿态。电吉他先起,夏油杰咬住烟,卡着自己那拍进去,心里默念专心演奏专心演奏,可还没来得及把注意力全收回来,一抬头撞上五条悟的视线,把他的注意力又全给撞碎了。他又在用那种充满暗示性的眼神看他,嘴角微微勾起,低低吟唱着的仿佛不是歌词而是咒语。

就快要到演唱会的中场休息了,夏油杰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手上一滑差点翻车,连忙低下头不再看他。

五条悟最近有个新习惯,喜欢把话筒向下压成30°然后仰着头唱,下颌到脖颈的线条一路向下钻进衣领里,汗水亮晶晶的,喉结不时滚动一下,性感得要命。自从看过一条热评说他像在给话筒口交,夏油杰就再也忘不了了,一看他这样就联想到他给自己口交的样子,指尖和琴弦又是一绊。

果然一到中场休息,五条悟就拽着他跑去后台,把他塞进休息室里锁上门,推倒在沙发上,急不可耐地骑了上来。夏油杰担心把沙发弄脏了会被发现,却换来他满不在乎的一句:“说不定他们早知道我们做爱了呢?”

他一向不分地点场合,但也没有疯狂到在演出中途就做,夏油杰都有点想把他眼睛掰开看看他是不是嗑了,但他终究没干这种煞风景的事,五条悟魂不守舍的表情让他也兴奋起来,让他情不自禁就想要去满足他。于是他掀起主唱的衣服,抚摸着,想在他身上留下吻痕,但考虑到他待会在台上跑来跑去太亢奋了肯定要乱脱衣服,便还是作罢,只轻轻在他胸前舔吻了几下。

“啊啊…啊…杰…”

五条悟脱了裤子,像自慰一样跨坐在他腿上扩张,想来是自己玩舒服了,浑身颤得厉害,但又越发觉得不够,只草草了事就催促夏油杰快点放进去。他双眼紧闭,夸张的蓝色眼影上浮着一层金属色的细闪,霜白的睫毛轻轻颤动,发丝低垂像窗外的新雪。夏油杰抓着他的腰送进去,不小心顶得深了,他不由发出惊叫,蓦地睁开眼,但只缓了一会儿就自己动作起来,嘴里哼哼唧唧说要接吻,趴在夏油杰胸口上,凑上前,冷硬的唇环和柔软的唇肉一齐贴住了他。

“唔嗯…好爽…好喜欢…”

他又轻易地兴奋过头了,夏油杰提醒他待会还有演出他也没打算收敛,反而夹得更紧,还叫他射进来。这种时候和他讲什么道理都是白讲,夏油杰只好又一次选择了纵容,发狠地冲撞了几下,在他的浪叫声里尽数射在他的体内。五条悟被操得表情懵懵的,目光迷离,他退出去,精液便不受控制地从那翕张的洞里涌出。

夏油杰决定就此打住的,可帮忙清理的时候在里面扣扣挖挖又勾起了五条悟的性欲,最后还是被缠着给他口了一次才肯罢休。

“等回去之后我们继续好不好…”

“不好。”

一直快走到台边,五条悟还抱着他蹭来蹭去,夏油杰象征性地推了他两下,他当然不肯放手,眼睛扑闪扑闪紧盯着他。

“你不陪我过圣诞夜吗?”

“不…”

“不陪?真的不陪?”

“……”

“嗯?”

“…等演出完再说,行吧?”

“耶。”

知道他是答应的意思,五条悟吧唧亲了他一口,终于放开他,三两步跨上台,边和台下歌迷招手边飞跑起来。夏油杰在他后面慢慢走上去,背起琴,看着他在灯光下活蹦乱跳的、亮闪闪的背影,忽然就有些出神。这时五条悟绕了一圈又跑了回来,直直冲向他,夏油杰不安地退后两步,生怕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往自己身上扑,但五条悟在他身前及时刹住了车,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道:“差点忘了说,我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哦…”

“什么礼物?”

五条悟不回答,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一看就没有好事。想起半个月前他生日那晚的经历,夏油杰好不容易降温的脸又有些发红,磕磕巴巴地问:“喂,该不会又是那种…”可五条悟只吐了下舌头,就跑去和别人互动去了。

真要命…夏油杰被他一句话死死钓住,不知道要怎么熬过接下来的这半场演出了。

60 Likes

夏油杰宠猫 :heartpulse: :heart_eyes_cat: :two_hearts:

2 Likes

所以是什么圣诞礼物:innocent:

2 Likes

真的好寵: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给话筒口交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太欲了五悟:face_holding_back_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