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DK贴贴小甜饼) by五岛流流子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


——除了我们自己

14 Likes

“杰呢?”夜蛾正道问,“我有事找他。”

五条悟闻言,从草莓芭菲里抬起头,一脸茫然道:“啊?不知道。出任务还没回来吧?”

“行吧。”操心的班主任皱眉,放下一摞古旧的书籍,“这是他上次要的资料,悟,别忘了给他。”

“哈?不要,你自己去给他。”五条悟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夜蛾正道一顿,忧心忡忡地皱眉:“为什么?你们吵架了?”

白发少年头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这什么垃圾问题,你更年期吗?”

班主任二话不说,立刻发起铁拳制裁。

五条悟转身就跑,绕着学校遛了几圈,确定自己甩开了人,才干脆翻到天台上。

天台上有人在抽烟。

家入硝子吐了口烟,慢悠悠地分过来一个眼神:“你又去气夜蛾老师了?”

“没有啊。”五条悟满脸无辜,“只是懒得跑腿而已。”

“嗯?”硝子挑挑眉,摆出一张“愿闻其详”的脸。

“夜蛾让我把一堆破书转交杰。”他说,“老子才不干。等杰回来后,直接给他不就得了。”

“…… 也是。”

五条悟翻上栏杆坐着,瘦高的躯干在寒风中巍然不动,嘴里还在抱怨:“而且为啥是老子,硝子不也可以帮忙转交的嘛。”

家入硝子顿了顿,缓缓掐灭了烟蒂:“不是因为你们俩成天粘在一起么?”

“有吗?”五条悟看起来有点意外,“没有成天粘在一起吧,这用词怪恶心的。”

“没有吗?”家入硝子反问。

“有吗?”五条悟再反问。

“…… ”家入硝子搓搓手指,发现自己烟掐早了,此时很想再吸上一口冷静冷静,“你们俩是不是吵架了?”

五条悟从墨镜后投来一瞥,轻描淡写:“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没有吵架?”家入硝子不信,支着手臂侧过身,“那怎么不和夏油呆在一起?”

“他有事出去了啊,大概是任务来着。”最强的五条悟被这车轱辘来回似的对话搞糊涂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家入硝子用一种令猫都毛骨悚然的眼神盯了他许久,怜悯地摇摇头,“我还记得,上次他去新宿出单人任务时,你提前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跑去找他。”

“因为刚好在附近啊,”五条悟振振有词,“完成任务后还可以一起去竹下路买可丽饼。”

“你说附近就附近。”家入硝子点头,完全不想评价两个男生一起逛街这件事,“那这次他也在学校附近祓除咒灵,你怎么不跟着去。”

“就一个小任务,跟着去干嘛。”五条悟对答如流,“而且他答应我回来的时候会带好吃的鲷鱼烧。那个婆婆总是收摊很早,难得买到。”

“所以你的重点在甜品。”家入硝子品了品言外之意,瞬间失去了兴趣。

“我说啊,硝子难道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吗?”拥有“六眼”的五条少爷意外地在这方面有些敏锐。他眯起眼睛,慎重地说道:“老子和杰是好朋友没错,可朋友之间也不是毫无保留的吧。”

“你对’朋友’这个词——”硝子的表情微妙了起来,在某个词上加了重音,“有什么误解?”

五条悟歪头,思索了片刻:“朋友嘛,就是可以同甘共苦的人。”

他话语一转,又嚣张地笑起来:“不过老子和杰是最强的,倒不会吃什么苦头。”

家入硝子习以为常地略过这句话,冷淡地指出:“但再好的朋友也顶多是随叫随到,可不会一天到晚粘在一起还给你收拾烂摊子。”

“那按照你的逻辑,”五条悟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忽略了硝子的下半句话:“这次老子没有跟着杰一起去出任务,我们就是朋友关系。”

家入硝子陷入了沉思。

家入硝子灵光一闪。

“原来如此,我完全懂了。”她一拍手,说道,“你们这是放风筝类型的交往啊。”

这话太过直白,五条悟差点摔下天台:“说了是朋友啊!!”

夏油杰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先去敲了隔壁的房门:“悟,你要的鲷鱼烧。”

三秒后,房门慢悠悠地打开,探出来一个白色的脑袋。

五条悟没戴墨镜,天青色的眼瞳正对上夏油杰的视线,倒映出了一个小小的挚友,被旖丽流转的光泽簇拥着。

夏油杰顿了顿,把视线移到五条悟的下半张脸上,盯着那双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

“杰,我们是朋友吧?”五条悟幽幽地问。

“当然是啊。”夏油杰觉得有些好笑,反问道,“不然呢?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五条悟压着未落的话语回答道:“硝子今天说我们在交往。”

“?”夏油杰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她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

“谁知道!可能是歌姬又跟她分享了什么奇怪的言情小说…… ”五条悟把门缝开大了,侧身邀请夏油杰进门,“来玩游戏吗!我这次发现了一个解密游戏还不错诶!”

“你忘了?明天要去泡温泉。”夏油杰没有动,只是失笑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不睡吗?”

对哦,他们约了关系很好的学弟一起去泡温泉。

五条悟想了想,撇撇嘴:“那好吧,明天见。”

他接过鲷鱼烧,捏了捏纸袋,又道:“杰回来得太晚,鲷鱼烧都冷掉啦!”

夏油杰脸上的微笑无懈可击:“下次你给我自己去买。”

于是五条悟软绵绵地挂在对方的肩头,讨好地蹭蹭:“那杰陪我一起去买嘛~”

真是麻烦死了。夏油杰叹了口气,没有注意到自己眉眼轻松,笑容也变得真实了许多。

32 Likes

第二天,一年级的两个学弟早早等在了校门口。

过了半小时,他们才看到了二年级前辈姗姗来迟的身影。

七海建人皱起眉:“五条前辈,你又迟到了。”

五条悟一脸困倦,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夏油杰冲学弟们点点头,一脸抱歉:“我忘记提前叫他了。”

罪魁祸首倒是一脸无所谓,勾着学弟抬脚就走:“别在意这种小事,走啦走啦。”

灰原很是期待地应声:“前辈!你说的温泉馆在什么地方啊!”

“夏油前辈,你倒是管管他啊!”七海建人一个踉跄,勉强回头寻求帮助。

可惜七海还太年轻,并不知道夏油杰一脸温和的好人皮相下,掩藏着与五条悟如出一辙的恶劣和狂妄。

夏油杰先是把手竖在耳后装作听不清的样子,接着故作无奈地摊了摊手,笑眯眯地看七海抓狂。

温泉馆在榛名山旁,身处群山之间,距离东京大约有两小时的车程,先坐JR上越新干线,再到高崎站换乘巴士,很快就能到达伊香保町了。

沿着充满了浓厚昭和风情的石段街,拾阶而上,可以去泡伊香保的露天温泉——伊香保的温泉是曾经在《万叶集》中都出现过的有名温泉。不过住宿的话,他们还是选择了石阶边的一家温泉旅馆。

“水质还不错,温度很爽,而且随餐提供的杏仁豆腐很好吃。”五条悟跟学弟们强调。

夏油杰和旅馆的女将交涉完毕,领着房间回来,从容地把搭档推到一边:“虽然悟推荐的是甜食,但其实最好吃的是乌冬面。因为水质的关系,面条有种光滑的透明感,口感非常劲道。”

“明明是杏仁豆腐比较好吃!”五条悟搭上夏油杰的肩膀,嚷嚷着,“一定要让老板娘多送几份过来。”

“是、是。”夏油杰敷衍着,招呼学弟一起去休息的房间。

连领路的女将都忍俊不禁:“承蒙厚爱,今晚给您上双份的杏仁豆腐,如何?”

“那再好不过啦!”五条悟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有这么好吃吗?”灰原和七海跟在后头窃窃私语着,“会不会是因为甜度超标了,学长才这么喜欢啊?”

七海建人赞同地点头:“我也觉得。”

“就是这里哟。”女将把他们带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和室,微微一鞠躬,“晚饭将在七点左右送到房间。如有照顾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客人们多多体谅。”

五条悟拉开纸门看了一圈,房间里干干净净,便心情很好地点点头:“哦,谢啦。”

夏油杰掐着五条悟的臂膀把他拉回来,一起回了礼,微笑着说客套话:“没关系,已经是非常好的待遇了。您先去忙别的事吧?”

“好的、好的,那么请您自便。”女将再一鞠躬,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五条悟立刻蹿了进去,把房间的角角落落都探索了一遍。他完全静不下来,差一点就要从半开的窗口翻出去:“杰!快看!那是上次买抹茶大福的那家店!”

“知道了,明天去买。”夏油杰翻开温泉馆的宣传簿,开始补充之前做的旅游札记,顺便放出咒灵帮忙收拾铺盖。

“啊,前辈,我也来帮忙!”灰原这么说着,打开了壁橱拖出被子。

只有七海建人不知为何有些犹豫,站在门口不动。“你们不用单独开一间房吗?”他问。

五条悟从窗口收回脑袋,无辜地眨眨眼:“诶?可是这里的和室很大哦,榻榻米能躺十个娜娜明。”

七海张了张口,随后自暴自弃道:“算了,既然你们不介意,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拖了鞋,加入铺床小分队。

夏油杰微微皱起眉,敏锐地意识到七海建人藏在话语里的言外之意。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真有人误会我和悟是情侣吧?

30 Likes

晚饭后,他们去泡温泉。

四个半大少年在池子里赤条条地摊开身躯,蒸腾的热气在竹子围墙里回旋。

“夏油前辈的肌肉练得真棒啊!”灰原崇拜地看着两位前辈堪称精壮的体格,低头捏了捏自己的腹肌,“感觉我还得再练练,这边的线条不是很明显。”

七海建人有些烦躁,把毛巾丢到同班同学的脸上:“灰原,别盯着别人看。”

“没关系,回去我把训练方式列个单子给你参考下?”夏油杰眯着眼睛享受温泉水,依旧把长发盘成团子,以防落入水中。

“眼光不错哦,灰原!杰肌肉手感很好!”五条悟头顶热毛巾,比了个拇指,口无遮拦:“而且杰的【——】也很——”

夏油杰保持着假笑,一把捂住那张肆无忌惮的破嘴。

五条悟不死心,还试图突破手指的封锁:“毕竟杰长着一张…… 一看就…… 唧唧很大的脸——”

夏油杰额头青筋暴起,差点把五根手指都捅进五条悟的嘴里。

七海木着脸,沉默了。

灰原倒是还能接上话:“诶,可是七海有四分之一的丹麦血统诶,我觉得他的【——】也很大。”

七海建人身心俱疲:停下,这种话题真的很烂。

那边,夏油杰和五条悟打闹了起来,见招拆招,扬起的温泉水都浇了后辈们满头满脸。

五条悟没有开术式,反应不及往常灵敏,最后被夏油杰锁着喉咙压在水池壁上。

夏油杰宣告胜利,心情很好,游刃有余地接上学弟的话头:“哦?你们去上厕所的时候比过吗?”

灰原觉得眼睛有点疼。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不好意思,不敢再瞩目学长,只能看向别处,嘴里胡乱应答:“诶…… ?前辈们会一起去上厕所吗?”

“会哟。”五条悟抽冷子给了夏油杰一记腿鞭,迫使对方松手后退。他吐了吐舌头,得意洋洋地宣告:“因为杰怕寂寞。”

夏油杰活动了一下关节,立马反驳:“胡说八道。高一的时候是谁说厕所里有鬼,非得拉着我一起去的?”

五条悟梗着脖子,好胜心骤起:“开什么玩笑,明明是杰拉着手不放,老子才勉为其难地带上你好吧?”

夏油杰冷笑一声,出手如电:“真是大言不惭。看招!”

“哈!”五条悟侧身一让,摆开架势,“一决胜负吧,杰!”

“正合我意,你可要小心了,悟!”

“哇啊!前辈们当心!!”

七海建人往更远的地方挪了挪,蒙上了脸,眼不见为净。

烦死了,打情骂俏也有个限度吧,毫无自觉的前辈们。

夜谈心仪的女生type,是每个dk都会有的经历。

泡完温泉后,四个人钻进被褥中,排排躺在和室的榻榻米上。

灯一关,房间就陷入了比黑暗更暗的环境里,非常适合放飞真心。

“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五条悟突然说。

没人应答。

他干脆一伸手,用咒力隔空弹开电灯的开关,整个人往夏油杰的被窝上一倒,像只半夜冲刺跑酷的猫,咚得一下把睡梦中的铲屎官压醒。

夏油杰和铲屎官的区别在于,他只是在装睡,并且紧急翻身回避,让五条悟压了个空。

他慢悠悠地放了个小咒灵,指挥它去关灯:“不,你不想。赶紧睡吧,悟。”

五条悟鼓起脸颊,赖在夏油杰的床铺上不动:“来玩嘛,这么早就睡,你是老年人的作息吗?”

学弟们不敢吱声,只听到夏油杰斩钉截铁地拒绝。

干得好,夏油前辈!七海在心里默默鼓掌。

五条悟干脆掀了被子,盘腿而坐,兴致勃勃地:“要不来打一架吧,谁赢了听谁的?”

夏油杰沉吟片刻,退了一步:“那就只玩真心话,不冒险。”

七海:…… 我竟然毫不意外。

“好耶!”五条悟刷啦一下钻进夏油杰的被子里,再伸出只手把自己的被子扯过来一半,“灰原先来问吧!”

“那就,你们喜欢什么样的女生?”难以抵抗前辈的热情,灰原熊爽朗地揭露自己,“我喜欢胃口好的女生。”

“哦!一上来就是这么犀利的问题吗?”五条悟想了想,说道,“我喜欢黑头发good looking的类型,还要在各个方面都能跟上我的那种;最好是高个子的…… 唔,比我矮半个头就很理想哦!”

这个形容过于眼熟,七海建人瞳孔地震。

没等七海阻止,灰原便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大大咧咧地笑起来:“哇,前辈你描述得和夏油前辈感觉好像啊——”

“诶?像吗?”五条悟的声音听起来很轻盈湿润,带着无所谓的口气道,“那就有点像好啦~”

夏油杰困惑地睁开了眼睛:“…… ?”

“太随意了点!”七海吐槽了一句,“我觉得,笑起来很阳光的元气类型还不错。”

“原来你喜欢主动的类型啊!”灰原惊奇。

七海建人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大概因为我比较慢热吧。”“杰呢?”五条悟反手拍了拍枕边人,“别沉默了,快说说。”

“我喜欢…… ”夏油杰顿了顿,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我喜欢皮肤白,眼睛漂亮的。”

这个形容也很熟悉。

灰原仿佛明白了什么,主动戳了戳七海,用气声问道:“这就是你今天不对劲的原因吗?”

七海沉痛地点点头。

随后两个人不再言语,只有意无意地听前辈们的动静。

“杰。”

一片黑暗中,五条悟平静地出声道:“我的眼睛如何?”

“很漂亮。”即答。

“bingo!”五条悟心满意足地闭上眼,“我就知道!”

34 Likes

第二天一早,他们退了房间,打算在附近的景点随意逛逛。

“石段街最高处是伊香保神社,”夏油杰翻着自制的旅游手札,询问,“要去吗,悟?”

“行啊。”五条悟怀抱着新鲜出炉的抹茶大福,显得很好说话的样子。

“那么灰原和七海呢?”夏油杰又问。

“额…… 我们想直接去榛名山顶看看。”灰原干笑着摆摆手,“就不打扰前辈们约会啦。”

七海诚挚地建议:“那座神社近年来有姻缘之地的美称,前辈们记得去求个签。”

“…… ?”前辈组茫然地歪头,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后辈组功成身退,拔腿就跑。

五条悟往嘴里塞了一只大福,含糊不清地抗议:“他俩搞什么。”

“总不能真以为我们是情侣吧。”夏油杰哭笑不得,“算了,赶紧把大福吃完,悟。”

“杰要尝一口吗?”五条悟把整个盒子都献宝似的捧到同伴面前。

夏油杰挑了一枚咬一口,眉头舒展:“唔,还不错。”

“老子的推荐当然不错。”他拍了拍手上的霜粉,咧嘴一笑,天青色的眼眸从墨镜后露出自得的光辉。

“话别说得这么满啊,悟。”夏油杰眯眼微笑,“昨天的杏仁豆腐不就没人捧场吗?”

“呿”五条悟哼出一个小小的鼻音,把手插进裤袋里,胳膊肘恰和另一位的贴近、相撞。

无人发出号令,但他们两个人同时迈开脚,两步并作一步,跨上石阶。

石段街边偶尔能听到有女孩子压抑的惊叹:“哇,你们快看那对——好般配!”

五条悟一脚踏了空,猛地惊醒。

呼吸声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趋于平缓,随后他重新倒回床上,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青春末期仍在生长的骨骼在睡梦中带来痛楚,而这痛楚把漂浮在天空中的六眼拉回喜怒无常的人间。

他曾拥有一个窗口去看世界。

现在窗口对他关闭了。

他想——也只在这午夜梦醒的片刻想,

杰,现在在做什么呢?

41 Likes

还以为是糖,文穷匕现!

4 Likes

淦!猝不及防一把刀!!:sob::sob::sob::sob:

好甜好甜好甜好甜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笨蛋dk小情侣什么的我昏古七!!!!

?图穷匕见???

3 Likes

措不及防…(•̩̩̩̩_•̩̩̩̩)

前面有多甜後面就有多痛:sob:

小甜饼里夹着刀子啊:sob::sob:

咧到耳根的嘴角突然收回 :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老子就知道 一定有刀!

一开始我想的是什么笨蛋dk,看到最后我摸摸的收回笑容:pensive:

为什么 :sob: :sob:

什么······怎会如此······痛,好痛······把猴骗进来杀······

呜呜呜呜!一直期待两个人相互意识到现状会有那个的剧情,到最后竟然是刀么。。呜呜呜呜

1 Like

可恶,竟然敢暗算我!:r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