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

双性五 双影帝 伪性交易 老夫老妻之间圣诞节情趣扮演(但圣诞节元素不多)

咒术回战大学ooc专业毕业,雷到大家真的不好意思T T

“今晚6点在酒店303找我。”

五条悟拿起手机就看见屏幕上显示着这个消息,眨眨眼睛,要知道刚刚夏油杰探完班前脚刚走…指尖在屏幕上停留了一会就开始打字,不久另一部手机上就会跳出来一条消息。

“知道了。”

晚上6点五条悟准时叩响酒店的房门。一双有力的手打开门把他拉了进去,随即把黑色的布料缠在五条悟脸上。

好像是蕾丝。偏硬的布料有些扎着皮肤,他过长的睫毛被迫束缚在里面怪不舒服的。五条悟费力地睁开眼睛,透过细小镂空的地方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个高大的人影,视力被限制使得他只能乖乖地站在原地被摆弄。

“跪下。”

男性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听不出来什么心情,但指腹带着十足的性暗示揉开五条悟的嘴唇,两个指头捻住饱满的下唇揉捏。

好烦,看不见,五条悟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呼噜,伸手抓这面前人的上衣慢慢跪了下去,膝盖下面有很厚一层地毯所以不会留伤痕淤青,只是今天刚好有个活动所以穿的是正装,穿西装裤可不适合下跪,怪勒的。

五条悟不舒服地拧了几下试图让自己跪地轻松一点,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样子在别人看来有多色情,饱满的臀肉被裤子完全勾勒出来了。

完全没有想过。

“啪!”好响一声。

男人的手掌很大,大得能挡住五条悟大半个脸,刚刚没有很用力,只是听起来很响罢了,可同时训诫羞辱的意味更重。温暖的手掌扇了一下脸之后就停在了脸颊上,烫得五条悟快烧了。男人像是打一个巴掌又给一口糖,另一只手还摸了摸他软白的头发,声音轻得只剩气音在五条悟耳边像是一阵风:“我让你乱动了吗?”

这个混蛋——五条悟咬咬牙,但面上不显,乖巧地不再乱动了,还用刚刚挨打的那一面脸轻轻去蹭男人的手心。

什么东西隔着布料,顶了几下五条悟的嘴唇,然后是皮带扣打开的声音,听得五条悟一个激灵,后知后觉,被折辱似的地抬起头想要和男人对视却被眼睛上的蕾丝挡住。

滚烫的耳廓被人轻轻地抚摸了几下,嘴唇又被男人的胯顶了几下,“你乖一点,想要什么样的资源都可以给你说的那个小男朋友,好不好?嗯?”

堂堂五条大少爷想要什么资源给自己的男朋友没有,谁稀罕,谁爱要谁要,五条悟想着就要翻白眼,但仍然顺从地张开嘴,伸出舌头去舔。

艳红的舌头贴着裤子面料仔细舔弄着男人的胯下,两只手灵巧的解开纽扣拉开拉链,五条悟凭借多年的经验亲上对方渗水的内裤,雄性气息扑面而来把他整个包围住。完蛋了,他想,大腿悄悄夹紧了一些。

内裤脱下来的时候被弹出来的性器弹到了下巴,圆润饱满的前端在嘴唇上滑出一道水液。五条悟伸出舌头把对方的东西仔仔细细地舔了一遍,两只手握着柱身对顶端又吸又吮还时不时伸出手用虎口卡着揉捏下面的睾丸。

他满意地听到头顶传来一身难以自抑的喘息,结果还没得意够就被人用鞋踩住下体,尖锐的疼痛刺啦一下窜上大脑,随后被凌辱的快感紧接而上,五条悟闷哼一声,右手不听使唤地想要挡住下体。

“说过不许乱动。”严厉的呵斥声。

男人鞋尖顶开五条悟的膝盖让他两腿分开跪好,一只手压着五条悟的下巴向下张嘴一只手扶好他的头,又语气温和地诱导他张嘴吞进去。

个死变态,五条悟微微喘着气包好牙齿把性器吃进去,控制不住地发情,他被夏油杰调教得很好了,就是被鸡巴顶这舌面一路戳到喉咙也能爽到,喉咙不止地抽搐,对着嘴里的鸡巴一阵舔吸,挺翘的鼻尖还可以碰到粗糙弯曲的阴毛,而下面那张嘴忍不住一阵收缩,一股热液打湿他的内裤中央。

“好乖,嗯…”男人的手搭上五条悟的脑后虚虚地扶着,他的抽送的速度和语速一样不快,吐息里面轻轻带着喘明显兴奋地不行,又指挥着被自己潜规则的小明星,“再往下一点,头抬高,悟可以做到吧?”

不行,再做多少次都很难习惯这个恐怖的尺寸,这辈子都不可能,五条悟努力用鼻子呼吸,尽可能地往下却还是不够,剩最后一点企图用手蒙混过关,可男人的脚隔着裤子不断踩压自己下体的刺激太过了,酥麻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地抖,嘴上少许的泄力就被钻了空子。

有力的手按住五条悟的后脑让他完全没有地方跑,只能两手着抓着施害者的大腿去承接粗涨的性器,男人开始大开大合地操弄五条悟的嘴,原来可以口吐莲花、以一当百的嘴完全变成了用来泄欲的飞机杯,硬挺的顶端把上颚顶得生疼,更可怕的是喉咙被挤压的窒息感,小明星的眼泪鼻涕全都狼狈地流了下来,喉头痉挛着给男人带去激烈的快感,完全余力去调整自己的呼吸,黑色蕾丝下面的眼睛无神地翻白。

“啊呀呀…好可怜,”男人抽出性器让他喘匀气,弯腰的时候黑色的长发落到五条悟脸上。他捧着五条悟的脸帮他擦干净脸上乱七八糟的液体,“很辛苦啊,看来你不是很会,没有帮你男朋友做过?”“…”五条悟好不容易顺匀了气,心想这是什么鬼话,被磨得红肿的嘴唇一张:“看人吧。”

扶着下巴的手微微用力,把嘴打开露出里面软嫩的肉,将自己的性器重重地捣到最里面,声音低沉到发哑:“那可不行,得拜托五条君——敬业一点了。”

头顶上断断续续传来低声的闷哼,面前的人显然对自己这张嘴满意得不行,但是太过了,五条悟失控地发抖,哆哆嗦嗦着去讨好那在嘴里肆虐的玩意,涨红的脖子被顶得鼓起来一点又下去,漏出来的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想挣扎还被揪着头发拉回原地被捅得更深,让他真的有种被使用的感觉。

可是,可是仅仅就是这样——他知道自己爽得快疯了,不说被时不时踩碾的男性器官到底怎么样,就是女穴里流出来的水几乎要把地毯打湿了,他的小腹一阵一阵地发抖抽搐,整整齐齐的西装下面是早就对性爱熟稔的身体。

早就翻起了浪。

抽出来的时候柔软的舌头还不能直接收回去,红艳艳地叠在下唇上,任由男人伸出两根指头把玩,最后把性器顶端对准舌面,马眼微张射出精液。

他居高临下地命令道:“接住咽下去。”

五条悟微微点头,将味道诡异的精液小口小口地吞下去,白浊的体液流过食管燎起一串火星子。明明只是情趣吧,是角色扮演,他却莫名其妙地兴奋,仿佛真的是夏油杰花钱搞来玩弄的小明星,等一下就要被粗暴地对待,他闭上眼睛,张开嘴示意自己真的喝下去了。

腿都跪麻了,男人的手从五条悟胳膊那里穿过去把他架起来,抱小孩似的,一手托着五条悟的屁股一手拦住他背后,直接将大猫抱到床上。五条悟整个人陷进柔软的床里面,抬起手就给自己解扣子,泛红的指尖像剥洋葱一样把自己扒得精光。

金主就这么看着他,欣赏脱衣舞般从容,白皙的皮肤从银色的西装下面一点点裸露出来时性感的要命,五条悟有世界上最好的身体,他是神造的艺术品,每一寸都光滑流畅且健全,他甚至有两套生殖器官。

五条悟蹬掉内裤时黑色的内裤上面已经有一大块水痕,他光着身体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吻,却被人一把按下去,胸口的乳尖被指腹反复碾按拉扯,听见男人戏谑地问:“你跟你那小男朋友也这么骚?”

胸口被照顾得很舒服,五条悟拧着腰、挺着胸情迷意乱地哼哼,眼睛上的布料松松垮垮的放着,穴口的水一路流到床单上,随口胡诌着:“他把我弄得,呃,很舒服…不像你这个阳痿的…”说罢就伸手勾着人脖子接吻,舔着下唇把自己挺立的性器往人衣服上蹭,标记似的在衣服上留下一道道腺液。

“话可不能乱说。”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男人的刘海扫过五条悟光洁的胸口引来一阵战栗,他咬了一口五条悟丰盈的乳肉,狠狠地勾起手指——

五条悟立刻蹬直了双腿,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女穴被两根手指捅开又精准的按压敏感带,像是按上什么不得了的开关,空缺许久的肉穴内立刻涨起潮水滋了人一手,还不够,手指趁着潮吹不断地在肉道里面抽插打转,大拇指富有技巧地揉捏着充血通红的阴蒂。

“呃!”五条悟腿根都红了,下面潮乎乎的还能听见黏腻水声,左腿的膝盖窝被架起来掐得生疼,对方手劲大得明天必定会留下印子。

他叫床叫得三分演七分真,除了好舒服和没什么意义的哼哼之外,还哼哼唧唧对金主说你要记得遵守约定,一会又说好哥哥,亲爱的你下手轻一点,回家,回家被男朋友看到,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那人在五条悟肚皮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来,抽出刚刚放来逼里的那湿漉漉的手指点在五条悟肚脐上方的某处,“你那个乳臭未干的小男朋友能干到你这?”话音刚落就把硬的发疼的性器捅进了五条悟的女穴里。

“——!!!”五条悟被一下捣进那么那么深的地方,眼前一黑几乎要厥过去,修长的手指揪住床单把平整的一片揉的乱七八糟。他的穴生得很小,虽然从高中就跟自己那小男朋友上床,早就被玩过、开发彻底了,却仍然像个处女的逼那样紧致。可长龙破开一层层软嫩紧致的肉一顶到底,子宫口从来没有被这么过分的搞过,哪一次不是小男朋友哄了又哄、亲了又亲才慢慢把子宫口磨开给人进去暖鸡巴,现在却直接撞上来,又疼又麻激得五条悟直发抖,兜不住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骨节分明的手伸出去帮五条悟把挡住视线的头发拨开,那双漂亮透彻的蓝眼睛里面汪了一片澄清湖水,彼时瞪得大大的像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幼鹿一样,不由得让人心生喜欢。

还没等适应就被按着操,五条悟后知后觉地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淫叫,他整个人被叠起来了,自上而下的操弄让他可以看见自己的肚皮随着操弄起起伏伏,身前硬得流水的漂亮性器也随着一晃一晃,时不时有冰凉的体液滴到自己泛红的胸口。

太爽了,真的太爽了,五条悟仰起脖子大口喘息,眼泪朦胧地看着天花板,痛是真的痛爽也是真的爽,对方的东西大到不需要任何技巧就可以操到他每一个喜欢的地方,宫口烧了一样的被大鸡巴剐蹭,被囊袋拍打的穴口馒头似的肿起来把男人雄伟的凶器夹得死死的,里面的水只有随着动作被带出来一点,大部分都被堵在里面了。

被打了,又被打了,不过这次不是脸而是屁股,声音闷响,手掌落下来又准又重,还在臀肉上狠狠地拧揉了几下,不用看肯定也知道一定留红印了。五条悟一声哭腔被死死地压在齿间可还是泄露出声,用手捂住眼睛却被男人掰开,逼迫他直面自己一片狼藉的下体。

男人的声音饶有趣味:“哎呀,原来悟是那种靠挨打就可以射的婊子啊。”

“我——呃啊…”高潮来得突然又猛烈,五条悟在不应期里面被操得连话都讲不清楚,身体通红还一下一下地吸着身体里面的凶器,男人被吸得头皮发麻,打桩一样往里面撞,破坏欲让他说出一些很坏很坏的话:“夹得这么紧,这么喜欢陌生男人的鸡巴可不行,回去怎么跟你男朋友交代?”

“嗯,悟是不是会每拍一部片就要跟谁上一次床,没有男人的精液活不下去是吧。”

五条悟脑子嗡嗡一片响,眼眶红了一圈完全被操出生理眼泪来了,混着汗液滴滴答答往下落进头发里。男人越骂越兴奋,伸出手又在他逼上甩了一巴掌,探出头的阴蒂登时火辣辣地疼,像是坏了一样往外淌水,几滴水还随着动作溅到男人的脸上,修长的小腿紧绷着绞紧对方的脖子。

完全不像是什么做爱了,完全就是兽类之间的交配,五条悟迷迷糊糊被翻了个身,整张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面涨得通红,后颈肉被叼着又亲又肯像是被凶兽咬住命脉,撅起来的屁股像是烂熟的果子,里面流出来的密液顺着大腿一点点淌下去,被男人坏心眼地摸了一把喂进嘴里:“尝尝自己的味道吧,悟。”

五条悟偏头含着两节手指不自主的吮吸,口腔被强硬的打开,里面软弹的嫩肉和整齐的齿列被人色情地、霸道地抚摸了个遍。背上被轻轻地啄了两下,紊乱温热的吐息达到光滑的皮肤引起小小的震颤,男人的鼻尖抵着五条悟的后颈,一边在他洁白的天鹅颈上细细地舔嗅一边诱导:“悟,放松一点。”

五条悟心想我还不够放松,身后的人一动才知道这坏心眼的男人要干什么,放荡地叫出声来,什么哥哥爸爸都胡乱地喊,嘴上没个把门:“轻点轻点,好哥哥…回家老公还要检查…”背后位进得更深了,几乎要把他的理智撞飞掉,五条悟的阴道偏短,每顶到最里面都是对子宫的极大刺激,但贪吃的肉道可喜欢死男人雄伟的阳物了,对着顶端就是一阵吮吸,还时不时有热液自花心涌出来,像个完美的飞机杯,把鸡巴照顾得好好。

最后把子宫凿开时简直是把鸡巴放进了温柔乡,多情又孟浪的胞宫被硕大的龟头撑开,一下又一下地对着鸡巴挤压热烈欢迎,孕育生命的神圣地方变成了下贱的精液罐子。五条悟整个人软成一滩春水在男人结实的怀里哆嗦,眼前一黑一白,满脸的汗液像是要死过去,过载的快感把他变成只知道承欢的性爱人偶,哭喘着任由男人把他抱起来搂在怀里一颠一颠地操,两人身上都是他射出来的精液。

“好舒服…好喜欢悟,”男人把五条悟的头掰过来和他接吻,而被操懵了的五条悟对着他熟悉的嘴唇讨好着又亲又舔,把自己柔软的嘴唇彻底卖给了男人,对方的舌头反复舔弄着他的嘴唇然后侵入内里。“悟,嗯,好棒…”在男人叹息般的赞叹中,五条悟伸手抓住对方的胳膊,边喘边发浪,“嗯…好喜欢杰,好烫,啊,不是,被陌生鸡巴干进子宫了…”

男人的手帮五条悟揉压着他酸软的小腹,又伸手去揉他的胸乳,把练得很好的软弹胸肌像揉女人的胸一样放在手心里揉捏,故意用指甲抠压他的乳头,引起五条悟格外兴奋的呻吟,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腰拧得压都压不住。

五条悟在百来下颠簸中彻底被操开了,整个粗壮的性器直直地从女穴里抽出来又撞回去,交合处泥泞不堪,连逼口都开始火辣辣地疼,两个人滚烫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听着男人情难自禁的喘息五条悟还软绵绵地问他:“怎么办啊,回家男朋友发现自己夹着一屁股陌生男人的精液回家什么的。”

“肯定会很生气吧,说不定会把悟拎起来再操一边。”男人边喘边带着笑亲吻五条悟汗湿的头发,毫不留情地往里面撞,在温柔乡里面醉生梦死,狠狠地把对方按下去接住自己的精液,张口咬住尖叫的五条悟肩膀上的软肉。温度偏低的体液随着动作喷射进子宫内部,胞宫欢天喜地地接受男人的浇灌,还是尽职尽责地吸吮着涨大的肉棒。

抽出来的时候穴口还没有办法立刻合拢,艳红的内里挂着白精和透明的淫液,五条悟靠在男人身上把气喘匀,两个人又交换了一个温存的吻,五条悟又游鱼般滑了下去给对方清枪,灵巧的舌头仔仔细细地卷走凶器上带着的体液,休息完毕的肉棒在五条悟嘴里又渐渐精神起来,硕大的一根抵着五条悟的脸,那人笑着摸摸五条悟的头发拿胯顶他的情潮未退的脸颊,流氓一样问五条悟不回家和男朋友过圣诞节了?

五条悟闲散地抓住刚刚让他欲仙欲死的东西落下一个吻,蓝色的眼睛盯着男人的狭长眼睛看。

“算了吧,他在酒店演包养了小明星的金主呢。”

88 Likes

太辣了呜呜呜呜!!!谢谢太太!!!

5 Likes

啊啊啊谢谢喜欢!!!(鞠躬)

5 Likes

suki…:sob::sob::sob:

4 Likes

₍˄·͈༝·͈˄*₎◞ ̑̑

5 Likes

好辣啊玩法好刺激好有张力!我飞了: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3 Likes

支持老夫老妻大玩情趣!!!

2 Likes

谢谢款待!!!我升天喽!!!

2 Likes

(●’◡’●)

1 Like

涩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