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六眼会梦见假正经教祖吗 by 夏禾-rabbit

双性悟,是甜甜的开发小悟的身体

五条悟觉得最近肯定是有人暗算他,不然为什么自己老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本来被瞒着的生理知识倒是在这儿学了个遍。

五条悟有些不爽的看着眼前的床,思索了很久,还是躺了下去。果然过了没多久,他的意识开始涣散了,身体也变得软绵绵的,但另一人的存在感却越来越强。一阵香味扑鼻而来,让他本就不清醒的脑子更加昏昏沉沉。“我说你这家伙,就不能不喷吗?熏死我了。”五条悟开始不爽地叫唤。

一只手轻柔的抚上他的身体,慢慢地褪去他的衣裳,略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办法啊悟,要是把猴子的味道带到你身上就不好了,所以稍微忍耐一下吧。”

边说着,夏油杰已经脱下了六眼的所有衣服,用他那宽厚的手掌摩挲着五条悟娇嫩的皮肤,在那上面留下一道道红痕,然后捏住了那颗粉红色的乳头揉捏着,用短短的指甲抠着顶端,不出意外,五条悟惊呼了一声,身下某个位置也开始慢慢挺立。

夏油杰紧接着吻上了乳头,用舌头搅弄着,吮吸着,过分大的水声让五条悟的脸变得红红的,他抱住了夏油杰的头,一时间不知道是推还是怎样,但一边舒服了,另一边被冷落的感觉就更明显了,那颗还是粉红色的小小的乳头寂寞的在空气中抖动着,五条悟还在犹豫中,夏油杰用一只手抓住他的手放在乳头上,“昨天不是已经教过悟了吗,自己玩玩吧,要玩到出奶哦。”夏油杰略带笑意的眸子看着他,嘴里的动作却越发过分起来,吸得他有点痛,仿佛真的有什么东西要被吸出来了。

五条悟用两指夹住自己的乳头,这种玩弄自己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他觉得有些舒服,不由得叫了出来:“嗯......啊哈......好奇怪。”夏油杰抬眼看着已经动情了的少年,嘴里猛然用力。“啊!”乳白色的液体从那小小的孔洞中喷了出来,全被某人吞入腹中,乳头已经从粉红色变成了深红色,就像成熟的果实一样诱人,更别提上面还有浅浅的咬痕和零星几点白色,另一边就稍显逊色了。

五条悟抱着夏油杰的手有些软了,他颤抖着喘息,沉浸在出奶的快乐中,夏油杰见状只好又吻上他另一边乳头,无奈的说:“好吧,这次我帮你,下次可要自己玩出来哦。”没过多久,另一边也喷出了奶,好心的夏油杰嘴里含着它,分享给了少年。

五条悟吃到了自己的奶,有些淡淡的甜味,但相比之下某人的吻就很粗暴了,不断地掠夺着他嘴里的空气,吸着他的舌头,还扣住了他的后脑勺防止他逃跑,来不及吞下的口水从嘴中溢出,顺着脖颈滑落,他只能抓着夏油杰的衣领,无法挣扎,无法逃脱。

不知过了多久,夏油杰才放开了即将窒息的五条悟,装模作样地捧着五条悟软绵绵的头抚摸着,拍着他的背顺气,“抱歉抱歉,一不小心有点激动了,都怪悟太甜美了嘛。”语气之中却毫无反思之意。五条悟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我是蛋糕吗还有味道???”手上还给了夏油杰一拳——自然是被挡住了。

夏油杰将五条悟放倒床上,拿过一个枕头垫在他的屁股下,“我开动了~”五条悟刚想吐槽我是食物吗还开动了就被身下传来的触感弄软了身子,一条湿滑的东西钻进了他的小穴,“唔!”

是舌头,那条舌头灵活地在他身体里游走,舔弄着湿软的小穴,五条悟想要合上双腿,却被夏油杰抓住了腿根,强制打开。那条舌头模仿着姓器不断抽送着,卷出更多的淫液。“啊……好……好爽。”

五条悟的前端冒出了一点精液,夏油杰在意识到这点后立马分出了一只手来抚慰他的前端,由根部开始,一路摸上前端,在小孔处抠挖着,逼出更多的精液。

五条悟被双重快感折磨的快要失去理智,他昂起修长的脖颈,天蓝色的眼睛分泌出了泪水,在白色的睫毛上挂着,模糊了他的视线,“唔……夏油杰,别……别舔了。”

但夏油杰在听到这个称呼后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舌头也抽了出来,带出一条银丝,他舔了舔嘴,说:“叫我什么?”

五条悟还有些懵,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身下扭动着,“还想要……”

小孩泪眼婆娑的样子真好看。虽然这么想着,手上却还是没有动作,“该叫我什么。”“夏油杰?”看着男人危险的笑,五条悟立马改口:“杰!是杰!”他又凑过去亲亲夏油杰的嘴角,“再多摸摸我嘛,杰。”

看来几天还是有成效的,想着五条悟最开始恨不得一发苍弄死他再到现在主动找他要的样子,夏油杰满意地点点头,俯下身深吸了一下小孩的龟头,然后五条悟就射了,射出的精液喷了夏油杰满脸,夏油杰吞下了口中的精液,用手擦了擦脸,再一根一根地舔着手指上的精液,舔地很慢,特地叫五条悟看见这幅色情的画面。羞得小孩用手抵着嘴,偏过头去。

夏油杰简直就是要忍不住笑了,这幅纯情的样子,哈。这时,夏油杰才解开了他的衣服,脱去那身袈裟,露出他健壮的身躯,肌肉的线条分明,和现在15岁还没怎么锻炼过的五条悟完全不一样,也露出了那个大家伙——深紫色遍布青筋的鸡巴,因为忍了许久前端已经渗出了些许前列腺液。

真亏他能忍到现在,明明一直很淡定的样子。五条悟看着这根恐怖的大家伙,身体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然后就被夏油杰拉住脚腕拖了回来,鸡巴抵在五条悟的穴间。

夏油杰直接一点也不温柔地插了进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五条悟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使劲推着夏油杰的胸膛,但夏油杰的手臂死死禁锢住了他的腰,令他动也动不了,他只得退而求其次,环住夏油杰的脖子,小声说着:“痛……好痛哦,杰,轻一点好不好,唔……”

夏油杰摸了摸两者结合的地方,发现那小穴虽然被撑到了极限,但还是没有出血,他亲了亲五条悟的嘴,“你可是最强,悟,你受得住。”五条悟翻了个白眼,这方面并不想被夸奖好吗?!

过了一会,觉得这么长的休息时间应该够了,夏油杰又开始动起了下身,一次又一次坚定的把自己送入五条悟的体内,五条悟勾着夏油杰的脖子,肆意呻吟着,“啊啊啊......好爽,再快一点,杰。”肚子上出现了一个凸起,五条悟用他那万能的六眼想了一下,发现可能性只有一个。这时,夏油杰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发现那块凸起后,他笑了笑,用力按了下去,“不要!......哈啊!”下身和手保持着同样的频率,让五条悟感觉肚子都要被捅破了,他小声求饶着:“杰,肚子好涨啊,太深了。”夏油杰温热的鼻息喷在他的脖子上,让他缩了一下脖子:“可是悟很兴奋不是吗,那张贪吃的小嘴一直死死的吸住我呢。”

五条悟摇摇头,又去亲夏油杰的嘴,这次夏油杰倒是很温柔,一点一点的引导着他,当然,下身还是毫不留情的顶弄着。他用手把住五条悟的腰,快速地抽插着,用力之大让五条悟腰上都出现了掌印,“呜呜呜......啊,太快了......不行了~”五条悟的手彻底软了下去,无力的捏着床单,头偏在一旁,眼里的泪水终究还是掉了下来,顺着脸颊滑落,滴入洁白的床单,“求求你了,杰......我真的不行了呜。”夏油杰没有回答,只是继续顶弄着,终于碰到了一处紧闭的地方。

“啊......”五条悟抖动了一下身子,被操到失神的六眼终于又反馈给了他消息,夏油杰操到了他的子宫口,“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了杰,那个地方不可以的!”五条悟有些害怕了,他想要起身离开,却只是将夏油杰的鸡巴吃得更深,“进不去的......不行的,我还没发育完全......”但夏油杰并没有理会五条悟的求饶,他只是更加用力的操干着小穴,想要打开子宫口。“我想要操到这里。”夏油杰把五条悟抱在怀里,抚摸着他的小腹,“在这里留下我的精液。”他低头靠在五条悟的脖子上,“让悟给我生个宝宝好不好。”

五条悟又射了,失神的望着天花板,觉得自己要被操成夏油杰的专属鸡巴套子了,而夏油杰则趁着他高潮后的放松,往上一顶,顶开了子宫口。“哈啊!要被玩坏了......要坏掉了......”五条悟的身子微微抽搐着,却做不出什么动作来,双眼向上翻,红艳艳的舌头吐出一小截,半天收不回去——一副被肉傻了的样子。

夏油杰感叹了一下子宫的紧致,吸得他很舒服,同时也看见了五条悟痴痴的模样,状似苦恼的思考了一下:“哎呀,悟要是被我操成肉便器了怎么办,那我就只好把悟带回去关进地下室,天天用精液喂了呢。”男人笑了起来,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好像他下一秒真的要把神子拐走了。

但他只是又开始抽送鸡巴,把清冷的神子操的像一个荡妇在身下求欢,“呜呜,子宫好涨......要怀上杰的小宝宝了啊......给杰生个宝宝。”五条悟神志不清地说着,用手护着腹部,“射给我啊杰,射给我好不好。”他红着眼望着夏油杰,控制小穴挤压着夏油杰的鸡巴,想要榨出精液来。夏油杰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射出来,额头上憋出了青筋,他亲了亲五条悟的眼睛,笑着说:“如你所愿。”

“啊啊啊,呜啊......好涨啊哈,要被操死了啊啊啊啊。”五条悟被夏油杰按在怀里猛操了几十下,鸡巴进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好像内脏都被操移位了“啊!”夏油杰终于射了出来,浓厚的精液全部射进了五条悟的子宫内,烫的五条悟下身紧缩了一下,就这样昏了过去。

夏油杰抽出性器,精液被尽职尽责的子宫口锁在了子宫里,让五条悟的肚子隆起了一块,他的四肢还在抽动着,身上遍布红痕,眼泪和口水满脸都是,睫毛还在微微颤动着,两颗乳头被啃得又红又肿。他再次深深看了熟睡的五条悟一眼,抱他进了浴室。

第二天早上,五条悟睁开眼,只觉得身体像被车撞了一样痛,特别是下身,酸痛的要死,但身上很干爽,没有一丝痕迹,他啧了一声,嘀咕着:“下次一定把你逮出来。”

end

可能有后续吧,话说大家喜欢双龙吗,想写两夏侍一悟

41 Likes

喜欢双龙求大大写出来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