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球》pwp by 斯陌

不知道该怎么预警🆘就各种预警吧!

BGM:booty music

老狐狸查资料意识到自己是dom,被小五磨出来的所以还是宠着的。

娇娇小五不知道自己是天生Brat杰没说。

因为怕了解不全面就算是BDSM(伪)吧?

拿铁太太的图香香

ooc在我。没脑子的pwp,无修正。

现代 无咒力 双⭐️ 

(好像是有白的巧克粉的!!我还在桌球台球之间纠结了半天,不是专业的没了解过台球临急抱佛脚有错误见谅!(跪)

 

 

   东京这家平日里几乎开到通宵的台球馆今天似乎提早打烊了。

许多前来打球的人在门外张望。玻璃上贴着防窥膜从门缝下透出亮光,大门却从里面反锁了。

  看着店外来来去去的人流夏油杰转头对擦着巧克粉的白发男人说。

“悟,这样好吗”话是这么说可是脸上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

“哎呀,杰怎么那么啰嗦,快来别看他们了,这次我一定赢你。”

  五条悟把擦好的球杆戳上了夏油杰的胸口,黑色的衬衫上留下白色的粉痕。

正伸出手在球杆上旋摸了一下反手握住球杆用力一拉,对面的人一下子失衡撑上了球桌。

“杰!”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炸了毛似的叫了一声。

“皮?”看着五条悟吃瘪夏油杰嘴角含笑继续摆放着台上的球。

“略~”五条悟对夏油杰吐了吐舌,双手撑着台边就这样看着夏油杰,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悟,你说我们不赌点什么吗?”

“好啊!你要赌什么?我赌一盒喜久福~”

“就喜久福?悟不想要别的吗?”夏油杰无奈的看着对方。

“我现在没特别想要的诶,杰再补一个亲亲好啦!那杰呢?杰要什么?”五条悟趴在桌子眨巴着眼睛问到。

“我啊…你等下就知道了”夏油杰嘴角笑容不变。

“老狐狸藏什么呢,说了又不会死。”嘀嘀咕咕的从台面爬起来绕到合适的位置准备开球。

  他们玩的是轮流击球制按入球得分,五条悟没问谁先开球夏油杰也随着他。

五条悟也没想什么别的,上来直接开了个大散球。

夏油杰看了五条悟一眼。虽然五条悟的球基本百发百中,但就是毫无章法可言。

 

 ——“悟他啊很好,很乖,我很喜欢。”——

当初硝子听到夏油杰这句话的时候就懂得夏油杰什么意思了,直骂变态。也只有他才会说混世魔王五条悟乖了。

 

   看着五条悟各种姿势的打球只管球进就完事的劲,浑圆的屁股被白色休闲裤包裹,在绿色的台球桌上,着实晃眼。

  两人基本百发百中的技术,结果很快出来了,最终还是夏油杰凭借各种卡位把高分球死死卡在了自己的打球的时候,分数稍高两点赢了。

“啊——好气噢”嘟着嘴把球杆一丢撑坐到球桌上,两条长腿在哪瞎晃悠,见夏油杰走过来想要踹对方一脚泄愤却被抓住了脚踝。

“气什么呢”单手点燃嘴上的烟,夏油杰问道。

“就是气,输了没了杰的亲亲。”

“就这样?很气吗?那我送奖励给悟?”吸了一口烟俯身向前。

“我才不唔——”拒绝的话语被吞下,烟雾从二人嘴角飘散出来模糊对方的双眼。

  说实话五条悟是不喜欢烟味的但是夏油杰抽烟的时候让他觉得该死的性感,可能爱屋及乌吧,变成了讨厌烟味≠讨厌夏油杰抽烟,甚至有点迷恋。

  唇被啃咬着,双手攀上对方的脖颈覆盖住了夏油杰的纹身,舌头主动伸进充斥烟味的嘴里勾起对方的舌头进行一场纠缠。

“喜欢”

“嗯?”

“哈~喜欢跟杰亲亲”

呼吸间五条悟没来得及下咽的唾液从下巴滴落,滴到染上了巧克粉的衬衫上,就像沾上了精液。

“啊…脏了”声音的主人丝毫没有悔改之意。

“也不知道是谁弄的嗯?”伸手掐住五条悟的脸颊

“哎呀不就是上一年的生日礼物吗,明天你生日给你买更帅的。”环着脖子的手臂勒紧把站着的人再往下拉了一个度,指尖绕着黑发打转。

顺势在五条悟唇上啄了一下,把人往桌面下压“该收我的奖励了。”

“诶!?什么呀不是给我了嘛”

“我说的是送奖励给你,没说把自己的奖励给你。”

“你玩文字游戏!不行 奖励是我的。”感觉自己被诓了五条悟气的呲牙,一下揪住夏油杰的刘海。

“你不是不在乎奖励吗?”

“那不一样!我是觉得赢定了好吧,谁知道你这么狡猾。”

“乖,松手。接下来 奖励共享。”把烟摁灭,双手从下摆伸进了五条悟的衬衫里,熟练的揉捏上轻微凸起的乳头。

“唔别在这,外面都是人”五条悟扭着身子想从桌面挪走。

“他们看不见。”看着身下的人挪动掐住他的腰就往回拉,两人下体撞在了一起五条悟发出一声闷哼。

  两三下解开了五条悟的裤子下拉至脚踝,看着粉嫩的性器。夏油杰低头吻上前端,本就半勃的阴茎微微颤抖着变硬。

“杰……杰我们去楼上吧,这桌子有点搁。”嘴上说是桌子有点搁,眼神却不止的去看向门外的人群。

“不行,今天玩点别的。快生日了悟不会拒绝我的吧。嗯?”

“可是,唔呜呃——”没再给机会五条悟开脱的机会,两根手指插入那张准备说话的嘴巴里。手指按压住舌头。嘴上直接给五条悟的阴茎来了一下深喉口咽下压,根本没给反应时间突然的刺激让五条悟没忍住射了出来,夏油杰连味都没尝到直接咽了下肚。

“悟这样就射了?不乖啊。”看着躺在桌上的人不止的颤抖,平日里白的像没有黑色素的肌肤被粉红所染。

直接就被口射了的五条悟压根没反应过来,大口的喘着气。“哈~,你怎么…哈~怎么能这样啊”

“我怎么了?”夏油杰一脸无辜的看着身下的人,自己鼓起的裆部一下下蹭着五条悟的女穴。

“杰~给我”轻哼一声没有理会夏油杰装无辜,小穴已经被蹭的流水,淫液沾上了夏油杰隆起的裤裆。

  没等夏油杰动手,五条悟双腿一下夹着夏油杰的腰借力坐了起来,伸手就开始解夏油杰的腰带。

拉开内裤的边缘,粗大的茎身从内裤里弹出贴着腹部展示着它的份量。

  先前被直接口射,五条悟还记着,没把内裤拉下,一松手啪的一下内裤重新贴上茎身。

“唔,坏了怎么办啊,悟 这可是你的终身性福。”

“喂!你这表情怎么看都像很爽啊 杰。你怎么那么变态。”手摸上裸露在外的茎身,指尖碾过龟头,马眼被推出一条小细缝正渗出一丝腺液。手指捻起液体成丝,缓缓的抬起手臂,舌尖伸出,跟夏油杰对视着,把指尖上腺液一一舔去。

  这个动作撩拨让夏油杰思绪全无,双手托起五条悟的屁股朝着早就淫水泛滥的女穴直接顶了进去。

“唔~”插入的瞬间两人同时发出慰藉的感叹。

被挤入的满足感让五条悟流出了生理泪水。

“怎么还哭了,不是很舒服吗?”指腹擦去五条悟眼角流出的眼泪,手指放到嘴边五条悟自觉吮吸掉。

“真是不挑食,什么都吃的下 啧,悟 你是狗狗吗?”

“汪~”突然的一声叫的夏油杰愣了一下,看着五条悟狡黠的神情随即笑了出来,一把抓住五条悟的腰开始操弄。

   一下撞入的比一下深,从躺在桌上被草的一下下后滑又被扯回被鸡巴钉进更深处,粗劣的球桌磨的后背火辣麻痒。

“杰哈——杰,背,背有点痛”

“什么?”

“我痛!啊——!”指甲一下用力刮过乳孔,五条悟的阴茎再次射出精液,女穴同时一阵收缩潮吹的淫水因为被堵住了穴口只能顺着夏油杰的茎根滴落在地。

“什么?哪里痛?你叫那么大声听不清啊。”停下了抽插,感受着小男友的女穴给鸡巴带来的吮吸感,明明听着叫疼还装作听不见。

这下五条悟可顾不过来说那疼了,要说疼哪都疼,爽也是真的爽了,嘴巴大张着喘气,挺起的腰一颤一颤的,小腹上还有一块显眼的凸起。

“悟,放松点,小嘴这么馋的吗?吃那么急。”

五条悟缓缓回过神来腿一缩,脚掌一边踩着夏油杰的下巴,另一边搭上了肩膀。

“鸡巴长那么大堵的我喷不出来了!不爽,你给我舔舔呗?”

“还有力蹬腿呢?”把另一只脚从下巴处挪到肩上,有力的双臂一把托起五条悟的屁股。惯性原因五条悟只能弓起身子保住了夏油杰的脑袋。

白软的阴毛与黑色的刘海穿插在一起,粉嫩漂亮的阴茎贴在夏油杰的侧脸上。

  夏油杰张嘴就对着女穴猛吸了一下,刚潮吹过的阴道那里受得了这种的刺激,淫水不断的从洞中流出沾湿了夏油杰整个下巴。

含住软嫩的阴唇上下研磨,用牙齿叼起拉长,突然松开让它弹回原处。爽的五条悟直哼哼的叫着。

“杰~好舒服,多舔舔阴蒂嗯嗯~轻点咬,杰,舌头,舌头伸进去嘛里面点快快到了。杰,要,我要,又要出来了!!咿——”眼看五条悟准备再次高潮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一把摁住了脸上阴茎的输精管,这却挡不住即将迎来的快感。没了鸡巴堵住的小穴如同坏掉的水闸,潮吹的淫水从穴内喷出,打湿了两人的毛发粘在了五条悟的鸡巴上。发丝拉扯开就像被小刀轻轻划过一样从阴茎上拉扯,被按住了卵蛋的前端输精管,五条悟什么都射不出来粉嫩的鸡巴憋的通红。

“杰,让我射吧!求你了。”

“悟今天好像很敏感?为什么?因为看到外面都是人?射多了伤身。”从球桌边上取下了网兜,圆环刚好把五条悟鸡巴根部卡住,上面的网因为不能完全适配被顶起,网面勒着肉茎,尼龙质地说不上柔软但也不会使其受伤。

“下面也要堵起来呢,你看还在流水。”随手拿起一颗刚刚从网兜里拿出来的黑球,在五条悟穴口来回蹭着使整个黑球沾上淫水泛着光。

“就用这个吧。”话音刚落整个球体被推进至穴内,五条悟根本来不及阻止,小穴就被塞进了一个球。

“啊~,等下球出不来了!不玩这个好不好。”

“别忘了我还硬着呢?嗯?不会出不来的。”把五条悟从身上放回桌面,调整了一下姿势。

“乖别动”说着夏油杰往球桌另一边走去。

“杰?你去哪?”

全身赤裸的躺在球桌上让五条悟感到了一丝不安,刚要撑起半身想看夏油杰要干什么。

“夹紧了悟,别让球掉出来”话音刚落 哒的一声,下身传来一阵撞击让体内的球体陷进更深一层。

“啊——!呃 痛!杰 不要!不要痛!呜”夏油杰击球的力度不重,但阴蒂处薄弱敏感,这么撞击一下就像被抽阴鞭抽打了一样。声音都带着哭腔,五条悟的嘴里喊着痛,膝盖夹紧一瞬又把双腿岔开的更开了,粉红的嫩穴里面黑色的台球被穴肉纠缠着滚动。让对面的夏油杰看的一清二楚

“悟接的很好啊,来乖把球带过来,用嘴巴。”疼的迷迷糊糊的五条悟听着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就照着做了。低头叼起了刚刚撞击自己阴部的红球,口水不受控的滴落,在球桌上朝着夏油杰爬了过去。

“真乖啊,来 球给我,转过身去”接过五条悟口中的台球。靠近了看更加的要命,粉嫩与黑色的结合球在里面被肉浪挪动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五条悟刚刚已经被玩的迷迷糊糊的,听着夏油杰一句句话语,觉得自己真的像狗狗一样放空了自己的大脑听从着夏油杰的引导。

反应过来就已经把屁股对着夏油杰。一只手已经抓上了半掰嫩臀,五条悟看着瘦屁股却特别有料,肉从指缝中挤出,另一只手拿着刚刚的红球正准备往穴口塞入。

 

“不行了!一个够了!这个太冰了。”反应过来的五条悟一屁股坐到了桌面上,不让夏油杰再往里面塞入球体。

手中的软嫩触感消失,夏油杰眉头轻皱。

“悟,你早上说过什么?”听着夏油杰说的话五条悟嘴撅了起来,自己是答应过夏油杰要生日了,今晚玩什么都满足他,可是也没想到要这样玩啊。

  突然上身被猛地一推屁股一抬“啪”的一下五条悟这么大个人被像小孩子一样拍了屁股,白嫩的屁股晃动着很快泛起红痕,一整个手掌印在屁股上。

“呜,杰…别打了…”

转过身挪到了夏油杰面前抓住了对方的手就开始撒娇。“可是这个真的很恐怖,没有线连着等下出不来怎么办,你看现在这个都被卡在里面了。”

“信我嗯?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保证你会舒服。”

  作为彼此间最亲密信任的人五条悟当然相信夏油杰不会让他受伤,穴里的台球习惯了之后也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可是知道自己的女穴算是畸形所以特别的小,就怕台球出不来要去医院就嗅大了。

“可是……”

“嗯?”

“好吧……”

“这才乖”奖励似的揉了一下五条悟毛茸茸的脑袋,把台球放到桌面上手指往前推动,两人一起看着球被小穴吞进。

“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吃进去了吗?”黑球被红球所代替,球桌上的射灯正好照着五条悟,红球与会阴处因为蜜液的原因互相泛着光把五条悟的穴肉显得通红。

“哈…吃吃进去了两个了,好胀啊。”台球虽然可以塞进缓解欲望,但毕竟只是一颗球,不会发热也不会抖动,卡在里面不上不下的闹得五条悟憋得慌,跟子宫坠痛似的。

  手指还在往里推进,球把穴口撑出一个洞,夏油杰随手拿起一个球直接忘记塞了进去。

这回穴内含着三个冰冷的台球,现在最外面的一颗是紫色的,跟夏油杰瞳色相似,球体倒映着夏油杰,夏油杰眼里倒映着五条悟。

“唔杰,这样有点怪。”五条悟没有来过月事自然不懂这种坠痛的感觉。

夏油杰没说话继续着他的手头大业。就这满手的淫液就去扣五条悟的屁眼,抽插着做润滑。

眼看差不多了,扶起被只顾着五条悟被自己冷落的鸡巴,蹭着捅进了屁眼里。

“噢——”两人再次同时爽到。三颗台球让肉壁凹凸分明,肉棒每抽动一下,前穴的台球就跟着被蹭动。

“这个,杰这个好棒啊~好大 杰的鸡巴操的好舒服,嗯嗯嗯——用力操我啊~。”此刻的五条悟那还管的着什么台球出不出的来,什么外面的人看不看的见,统统不在意了,脑海里只有夏油杰还有夏油杰的鸡巴。

  夏油杰也没想到这个效果会这么好,以前虽说也有用过玩具,但是毕竟都是有一个点固定的没有这种失控感。这次事件也不是什么突发奇想而是蓄意而为。因为有一次刷着刷着小蓝鸟无意间发现了一种玩法,产卵。

可是这种玩法可需要购入特殊道具,购买道具不是问题,但是会被五条悟发现就是问题。两人天天腻歪在一起不发现都难。

而产卵paly在对方有一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玩弄会效果更佳,会使其有一种真的在产卵的错觉,在期间因为好奇甚至还研究了一下BDSM,感觉自己小男友像及了里面的Brat严重怀疑对方天生就是这块料。这就导致了现状,产卵Paly变相台球Paly?

“悟好色啊像小淫魔一样,你看子宫里面怀着宝宝,我的鸡巴跟咱们的宝宝紧贴着,让宝宝看到我是怎么操他妈妈的。”

“唔——啊我是小淫魔呜~要给杰生宝宝,让宝宝看到我们啊!——”五条悟爽的脚趾头都岔开来,伸手想要抓住夏油杰的背腰已无力抬起,掉落的手臂被夏油杰一把抓住。掐着手被提了起来后背离开了台球桌面,腕骨内侧被含住吮吸传来了苏痒的感觉,手腕、手臂,肩,舌头伸出顺着一路舔咬到脖颈处每一下都咀出红根。

“我们把宝宝生出来好不好?”被操的晕头转向的五条悟哪还有脑子思考,频频点头嘴里还嚷嚷着。“好~好唔~生孩子,哈——把宝宝生出来我要做妈妈了,是我跟杰的宝宝唔。”

“唔——呃!”一颗颗泛着水光的台球被淫水冲刷着从穴中冲出,前端的紫球撞向了球桌上另一颗蓝球双双滚进了球洞,夏油杰也把精液尽数的射进了五条悟的直肠里。

眼前发白五条悟再没力气去看球,高潮过后整个人往夏油杰怀里缩。

“乖孩子,悟做的很好。”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的发旋又亲了亲额头,嘴唇贴着耳朵轻声夸赞。

  五条悟此刻正慢慢的缓过来,满脑子都是。什么呀,什么生孩子啊!!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可是……可是真的……

  胸口贴着夏油杰的肩羞的起伏不断,手抓着夏油杰的散落头发一言不发。

  夏油杰不由得有点愣,不应该呀以前更过分的使用道具也没这种情况发生。

“悟?”看着五条悟还是没给反应,夏油杰不由得掰着他的肩把人拽过来看。

  谁知道这一看不得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小脸委屈扒拉的。

夏油杰也不知道小男友到底怎么哭了。只能哄说着“悟?对不起下次不这样了,是不是下面难受了,我给你先处理一下吧”

正准备蹲下身去查看是不是穴道受伤了,头发却依旧被拽住着听到五条悟小声抽泣着说。

“我……我想给杰生宝宝”

 

2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