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罩的用法 by LRC

双教师

一篇很短的车的存档

五条悟把夏油杰拉上天台一路推到防护栏,然后夏油杰就背靠着护栏看五条悟蹲下去解他的裤子。
“我才出差几天……”
“别废话。”
五条悟直接拉开夏油杰的裤子拉链,鼻尖在夏油杰的内裤上蹭来蹭去,能感觉到内裤下的性器在一点点鼓起变硬。他张开嘴用嘴唇轻夹,从根部一直到顶端,伸出舌头在干燥的布料上反复舔舐,性器顶端湿掉一块的地方已经分不清是五条悟的口水还是夏油杰的前液。
牙齿叼住内裤边往下扯,全部勃起的阴茎直接从内裤里弹出来正好打在五条悟的眼罩上。前液沾上眼罩拉出细小的银丝在两人之间断开,五条悟抬头调笑夏油杰说他这不是也很想要嘛。
说着五条悟的舌头就压上了阴茎前端,舌尖在铃口处反复戳弄,鼻息也尽数喷在阴茎上。轻轻浅浅的呼吸弄得夏油杰有些发痒,他把手放在五条悟脑袋上带着五条悟更靠近自己,五条悟也顺从地吞下更多。深喉一向不是他所擅长的事,他只能尽力吞入,其他吞不下的地方就用手来照顾。
五条悟舔得认真,夏油杰从上方只能看到一颗毛茸茸的头在他身下起伏。这些年五条悟的口活已经好很多了,至少比起第一次用牙齿硌他,现在已经知道用两腮去吸了。夏油杰长呼一口气,被自己的男朋友服务确实舒服。他靠住护栏,抬起一只脚踩到五条悟两腿之间,皮鞋下的硬度很明了,五条悟早在脱夏油杰裤子的时候就硬了。
脚下稍微用力压抚,夏油杰能感觉到五条悟的呼吸乱了起来。本来五条悟吞吐就十分辛苦,夏油杰的阴茎大到能把他的口腔全部塞满现在又搞这个五条悟就真的很难控制自己的节奏。他用力一吸表示对夏油杰的抗议但这下却让某人更加爽到。夏油杰两只手放在五条悟脑后,五条悟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然而现在吐出却已来不及,夏油杰按着五条悟的头往前挺腰,进得可比五条悟刚才吞得深多了。
五条悟被顶到干呕夏油杰仍然没有放手,他知道五条悟受得住。顶到舒服了才放开身下的人,由着对方抓着自己的裤子干咳,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滴到夏油杰的鞋面,夏油杰抬脚在五条悟胯下把鞋子擦干净,五条悟气都没喘匀就开始咒骂夏油杰。
夏油杰拉起五条悟对他道歉,手却不老实的解开五条悟的腰带,贴着小腹就摸了进去。五条悟已经硬到跟他不相上下,夏油杰这次出差确实有些久。原本夏油杰是想等到今天的课都结束再做的,现在他被五条悟勾起来,野炮又不是没打过,距离上课还有一点时间。
夏油杰拽着五条悟的领子和他接吻,另一只手拉下五条悟的裤子帮他做扩张。
“嗯?你自己弄过了?”
“上个课间就弄了。”
五条悟推开夏油杰趴到护栏上,他掰开自己的臀瓣让夏油杰快点进去。夏油杰压在五条悟身上,阴茎堵在穴口提醒五条悟说他刚回来身上没带套子,可五条悟的理智都站到做爱那边去了哪听得进这个,拉着夏油杰的腰让他快点。夏油杰也不可能在这时停住,扶着阴茎往五条悟身体里进。
对于五条悟来说,他的扩张也就是在男厕所用手指简单处理一下,跟夏油杰的性器比起来还是差了些。夏油杰手抓着护栏网,缓慢地抽出插入帮五条悟适应。而五条悟不需要适应,他的手也抓在防护网上,腰塌下,屁股翘高往后迎合夏油杰的阴茎。
“再重点……”
夏油杰收回手掐住五条悟的腰,用力的往里的顶,内里湿热的甬道被生硬破开,紧紧包裹着夏油杰的阴茎,夹得夏油杰有些痛。当夏油杰顶到五条悟的前列腺的时候五条悟一下没忍住叫出声来,在空荡的教学楼顶部,再大点声说不定楼下都能听到了。夏油杰扯下五条悟的眼罩塞进他嘴里让他忍着点声音,然后他抬起五条悟的一条腿快速抽插起来,大有速战速决的意思,毕竟上课时间也快到了。
夏油杰整根抽出再整根没入,用力顶在五条悟身体深处,五条悟被撞的腿都快要抽筋,可是嘴被眼罩塞住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
突然五条悟用力夹了夏油杰一下,弄得夏油杰差点射出来。他压在五条悟身上放慢了速度问他怎么了,然后他就越过五条悟看到从教学楼走出来的虎伏钉三人。好在这三人是背着他们,不然一定能看到裤子全无阴茎乱甩的五条悟。
夏油杰放下五条悟的腿,将他两脚分到大开,俯身压下他的腰让他整个前胸贴到地上,腰与地面垂直。这样只有半身的两人刚好被挡在护栏下的水泥围栏部分。也好在五条悟的身体够软,这个姿势做起来并不费力,但若加上一个夏油杰恐怕就是非常辛苦。
夏油杰大有要把五条悟钉死在地上的意思,每一次都用力撞下去,有五条悟的上半身做缓冲他在顶进去后还会有五条悟往上的回弹,夏油杰非常沉迷这种配合,撞得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五条悟也有被爽到,但同时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腿和膝盖被这个姿势抻得开始发抖,他用力稳住自己导致自己里面也夹紧了夏油杰,爽的两个人一塌糊涂。
最后五条悟终于在自己支撑不住前全都射到了地上,夏油杰也因为五条悟射出时的痉挛刺激射进到他体内。射完的五条悟难以再支撑这个姿势,双膝一弯要往后倒去,夏油杰急忙捞住他的腰把他侧放在地上。他拿出五条悟嘴里的眼罩,此时眼罩已经被五条悟的口水弄得湿透。
五条悟躺在地上喘息盯着夏油杰,夏油杰坐在地上一脸歉意,老实地帮五条悟揉他的小腿和膝盖。过了一会五条悟感觉后面有东西在往外流,是夏油杰的精液,五条悟这才反应过来夏油杰没带套子。
“你没带套!?”
“嗯?我不是一早就说了?”
五条悟指责夏油杰不负责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夏油杰身上,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夏油杰似乎是被说烦了伸手捂住的五条悟的嘴,把湿漉漉的眼罩塞进五条悟的后穴,告诉五条悟用眼罩塞住就没问题。五条悟瞪大眼睛说这怎么能塞得住,会从后面流出来的。
夏油杰靠近五条悟轻吻他的鼻尖告诉他,如果五条悟能夹住,让后面的东西一滴都不漏出来的话,晚上就给他奖励。
五条悟喉咙滚动了一下,不自觉地夹紧了自己的屁股。
夏油杰笑着把眼罩塞得再深些,手指抽出的时候还揉了把五条悟的屁股。然后他给自己和五条悟穿好衣服,用脚抹开地上的精液。这时上课铃响起他拉五条悟的手打算离开这里去上课,但五条悟一动不动。夏油杰故作无知的凑过去问他怎么了,五条悟气的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直接带着夏油杰瞬移到训练场地。
后面夏油老师怎么解释的就不清楚了,只知道那节课五条老师似乎在闹脾气,靠在树上谁也不搭理。

2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