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精油按摩

在夏五里写的第一篇:red_car:

内含双:star2:

兢兢业业按摩师夏×享受人生大少爷五

我知道很怪,但我的左右手酱忍不住……

13 Likes

【夏五】全身精油按摩

五条悟指名要夏油杰给他按摩,此时夏油正结束一场准备休息,却被告知可恶的资本家克扣了自己的休息时间为他服务,话里话外搞得自己像个搞风俗业的。这家当然是正经按摩店,不打擦边球于是特别受客人喜欢,五条悟来这里也是这个原因,之前在外按摩时那些女人总会暧昧地撩拨他,让他觉得反胃,他绝没有讨厌女人的意思,只是不确定自己的性向,听说这家店好评如潮,于是趁着出差来享受一把。

“夏油……杰。”奇怪的姓氏,名字和自己相近,就他吧,五条悟指名。

“请您耐心等待一会儿,夏油正在准备,稍后便会为您服务。”

什么嘛,这样的台词,搞得自己像是来找鸭的嫖客,五条悟冷淡地答了声好,便跷起二郎腿安静等待。等待的空隙他喝了杯饮料顺便和家入硝子聊了聊天,说起各自的境况。

“那个男的没再纠缠你吗?”

“是啊,毕竟有歌姬在,她武力值蛮高的。”

“五条先生,夏油已经准备完成~”年轻的孩子掩饰不住内心中的欢喜,没想到来了这么样一个帅哥,一定要抓住机会去搭讪。五条悟只觉得她比较可爱,有点像自家的妹妹,便对他笑了笑就进门了。

男人穿着黑色衬衫,袖子挽上去露出锻炼得当的小臂,青筋随着动作而显现,显得格外色情。衬衫的下部被腰带束着,显示出精瘦的腰线,想必身材很好夏油杰半披着头发,另一半梳成一个简单的丸子头放在头顶,原来垂在脸侧的怪异刘海被一个粉色的夹子夹住。

原来有女朋友啊……五条悟想。

“没有女朋友哦,五条先生。”夏油杰回头对他说,“是菜菜子和美美子落在我兜里的东西。”

“请脱掉上衣,趴在这里。”他附身做了个“请”的手势。五条悟对他疏离的称呼感到不满,对夏油杰说:“叫五条先生未免太冷淡了,杰,不如叫我……悟?”

“好的,悟少爷。”夏油杰还是没有忘记尊称,毕竟自己的顾客是个玩世不恭的少爷。五条悟差点就忘了自己还是个少爷,被夏油杰一提醒反而又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毕竟他们不熟,用疏离的称呼也是应该的。于是他去观察夏油杰那张脸,男人眼睛细长,肤色相较自己偏深,是典型的东亚长相。自己则是受隔代遗传的影响,是那种偏西方化的长相。

夏油杰开始往自己手心里倒精油,冰凉滑腻的触感在五条悟身上游走,似乎毫无章法,但又似乎有规律可循,男人的手掌宽厚有力,手上留着常年工作所留下的薄茧,一下一下,点燃五条悟心中的火花。他突然萌生逗弄他的念头,在夏油杰按揉小腹时对他说:“呐,杰。揉一揉这里可以吗?”他指向上面,胸口的两颗红果未到兴奋状态,但被空气和精油刺激也微微挺立。夏油杰轻咳两声,说:“这不在我的服务范围之内,悟少爷。毕竟我也不是干皮肉生意的。”

“你就不能把‘少爷’去掉?你这样感觉咱们很疏远。”五条悟转移话题。

“不能,少爷。我们才刚见面。”夏油杰不去看他,专心忙于手上的活。

按摩快要结束时,五条悟坐起来和夏油杰面对面。他突然抓住夏油杰的手,夏油杰一怔,想要挣脱,却被死死抓住。他懒得反抗,决定观察五条悟的下一个动作,却没想到他直接引导自己摸着他下面。

“杰……帮帮我……下面好痒……”五条悟用他那双苍天之瞳看着夏油杰,夏油杰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毕竟自己是有操守的人,不会因为客人的要求就去解开裤子帮助客人发泄欲望。

可那是五条悟啊。

见夏油杰没反应,五条悟更加猖狂,抬手去解夏油杰的裤带。

“等等,你为什么就盯上我。”夏油杰问。

五条悟没回答,此时他正跪在地上为夏油杰做口交,那人身上穿的阔腿裤被他一爪子扒下来,用牙齿咬住内裤的边缘,那根性器便毫不留情地打在脸上,沉甸甸的,打的脸发疼。沉溺在性欲里的五条悟好脾气的张口把半勃的器具纳入嘴中,便舔弄边说:“我还以为你是性冷淡的那种类型,没想到这么色情,这样就硬了。”夏油杰擦了擦手,抚上五条悟的后脑,摩挲着那块头发,很软,手感很好。五条悟的口活好到爆炸,夏油杰没忍住发出低喘,这无疑是暧昧气氛中最好的催情剂,夏油杰就在五条悟嘴里释放了一次。事后准备让他吐出来的精液已经尽数被五条悟吞入腹中。

“好浓。”五条悟抹抹嘴,意犹未尽地说。

“所以……杰也来摸摸我嘛。”五条悟把遮挡在他们之间的毛巾扯下来,露出粉白的性器。天生色素浅淡的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夏油杰这才真正相信世界上有两种器官兼备的人。五条悟下体原来应该是囊袋的地方长了一道浅浅的肉缝,他张开双腿,似乎不介意要别人看他的私处。夏油杰将手指伸进一个指节,感受里面紧致的热度,他有点担心狭窄的穴道能不能容纳下他的那根性器。似乎感受到了夏油杰的顾虑,五条悟轻轻笑了笑说:“我可以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龟头抵在穴口打转,里面分泌出的水液已经沾湿身下垫着的毛巾,大概过了几分钟呢,体感时间总是会偏长,预想的插入还是没有到来。

“喂,杰,你到底行不行。”五条悟睁着充满情欲的眼睛望着他。“还是说……”

“安静。”

夏油杰一个挺腰把大半性器埋入五条悟的穴里,换来身下人颤抖的喘息。

“艹,你他妈好大……”五条悟骂了句脏。感觉夏油杰的那物在自己体内跳动,他无疑是个很好的床伴。他开始缓慢的抽插,穴口随着动作一缩一缩,夹的他发疼。

“啪”

夏油杰轻拍那边正在发情状态的屁股,说:“放松点,不是要我操你吗?”

阴茎破开紧致的穴道,被层层软肉和水液包裹住,五条悟终于尝到被填满的感觉,双手向下摸想要更多,摸到还有露在空气中的部分时五条悟着急了:“你能不能快一点……全部插进来,杰。”

夏油杰似乎也是忍到极限,不久五条悟就感觉腰侧被人掐了几把又狠狠握住,随后开始律动,阴茎破开屏障向更深处探去,在甬道的尽头保留着一个完好的,只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子宫。龟头向着子宫口顶去,陌生的酸痒让五条悟一抖,颤颤巍巍开始叫床。叫的无非是什么好哥哥慢一点好大好棒之类,这种叫法让夏油杰觉得十分受用,埋在体内的性器又涨大几分,这下真的是吞不进去了,五条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操开,脑袋里晕晕乎乎都是做爱,叫的越来越大声时突然被捂住嘴。

“小点声,悟。外面还有人哦。”

背德感让这场性爱更加热烈。五条悟跪在床上被捂着嘴后入,夏油杰像个打桩机一样不知疲倦甚至越来越兴奋,床不堪重负,上面压着两个搞得起兴的男人,五条悟干性高潮好几次,前端还没来得及释放,张嘴闭嘴全是咿咿呀呀淫荡的叫床声,夏油杰不想让他们听见,于是委屈自己,尽管他很想听这种声音。

五条悟看样子快要爽疯了,夏油杰也到了极限,于是抽插了几十下把精液尽数射进五条悟的穴里。温凉的液体灌进穴里的感觉让五条悟再次攀上高潮,前面勃起的那根性器也淅淅沥沥吹着水,实在射不出来什么,一会儿就疲软下来。

夏油杰这男人挺能干,五条悟想。

五条悟被翻了个面,精液由于重力从穴里流出来。夏油杰的眼睛粘在他脸上摘不下来,此时他黑发散乱着,丸子头也因为性爱被五条悟解了下来,五条悟被搞得一塌糊涂,腰侧也留下青青紫紫的掐痕。绝对不可能裸着上身出去了,还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腹肌呢,五条悟想。这时候夏油杰正给他擦头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好男人,是典型的倒三角身材,肩宽胯窄,肌肉比他还丰富,简直是男女通吃的类型,要不……五条悟的坏心思收不住了。

下地时五条悟的腿还是抖的,没想到会变成这种情况。夏油杰指了指里屋,说:“要不要去躺会儿,悟?”五条悟答应了,被夏油杰横抱起放在床上,这里是他的休息室。

“休息室为什么放双人床?你以前没少干这事?”五条悟问。夏油杰红着耳朵说只让你一个人进过。等五条悟休整的差不多了,夏油杰从衣柜里拿了件黑色长袖让五条悟套上,总不能让他光着出去。除了肩膀部分略宽之外几乎没什么问题,五条悟左看右看,对夏油杰说:“杰和我一起出去吧。”

夏油杰自然是不能推脱的,和他一起出去了。刚刚出去,就看到自家经理焦急的等待,他刚出差回来,得知来了五条悟这尊大佛便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那个……五条先生,您还满意吗?”他诚惶诚恐的问。

五条悟笑了笑,发现嗓子有些沙哑,说:“我很满意,那么,作为交换……”

“五条先生,您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那么,把杰给我吧,我会给您违约金的。”

夏油杰睁大了眼睛。

经理自然是答应了,相应的,五条悟搂着夏油杰在回程的车上大笑:

“以后杰就是我的人啦!”

不知为何,他在“我的”这两个字上咬的特别重,也许是真的当我是他的所有物了吧。夏油杰笑笑,觉得也不赖,毕竟他还有很长时间,去教悟如何谈恋爱。

小剧场:

五条悟回到家后拉着夏油杰到自己妈妈面前介绍,说我要和他结婚婚期就在明天。

夏油杰惊讶。

五条妈妈笑了笑说行啊小悟的选择都有意义。

3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