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杀手 by 林木

现代无咒力杀手pa

有不对劲的地方也请不要在意 用餐愉快!

夏油杰走进一家甜品店。

说实话他感到很疑惑,为什么见面地点是这种地方?按照对方发给自己的消息走到店铺的角落里,桌上满满当当地摆着各式各样的甜点。甜度超标了吧。

“你就是夏油杰?”感觉到他走过来,桌旁的人说了这么一句。白发男人没有分给他太多的关注,而是低头吃着自己的小蛋糕,好像和他一句话就已经是天大的施舍。

这态度让夏油杰十分的不满,但是他没有表现在脸上,尽管对方的表现很欠揍。因为真要打起来他还不一定能赢他。

这是夏油杰第一次见到五条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五条悟,而不是通过什么资料照片流言蜚语。但是他仍然没见到那位的眼睛,那被政府层层保护起来的眼睛,让他拥有了强大的能力,也背负起了常人所不能承担起的责任,可那上面绑了白色的绷带。

“六眼”——可以使电子设备失灵。十分出色的能力。只会出现在五条家的六眼的持有者,无一例外都被交给政府作为杀手来培养,以此换得其对家族的支持。

现在,这位历代最强的六眼、他的前辈,即将成为自己的老师,对他进行各方面的指导。作为政府的秘密武器,六眼的存在本身就是秘密,相关资料更是少之又少,他看到的的黑白照片也是唯一一张为了留底而被允许用老式相机拍下的照片。

夏油是近年来最优秀的杀手,这也是他成为五条悟学生的原因。但是身份差距摆在那里,哪怕对方的态度再恶劣,自己也不得不低头服软。

“五条老师。”夏油杰毕恭毕敬地向他问好。

“叫我悟就好~不这么叫的话不理你哦~”像是刚察觉到对方的存在一样,五条悟快速消灭了眼前的那个蛋糕,起身走向夏油杰,笑得灿烂,“告诉你一个秘密,杰是我唯一的弟子哦~~”

这算是哪门子的秘密啊…他站起来之后,夏油杰才发现对方比自己还要高一点,得有一米九了吧?比起这个,夏油杰更好奇他的眼睛是什么样的。从照片来看,那双眼睛十分的,美丽,即便照片没有颜色。

“悟的眼睛…”夏油杰听从对方的话,直呼其名,尽管这样很怪,但是谁叫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人呢。可是还没等他说完,对方就开口打断了他。

“怎么了吗,杰?”五条悟没什么距离感地凑过去,故意弯下腰去从下面仰视对方,即使他才是更高的那一个。他收了表情冷着脸,充满攻击性地逼近。

这让夏油杰有些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是受伤了吗?”夏油不为所动,十分平淡地说出了下一句,毕竟自己没什么恶意,对方也没理由为难自己,大概。

“哈,杰是在关心我吗?”五条悟又笑了出来,他本打算在对方有害怕的反应的时候就狠狠揍他一顿,然后再让他从哪来的回哪去。现在他的反应很令人满意,看来这个人可能意外地会和自己很合得来。他揽上夏油的肩膀,“以后你就和老子混了!”

在五条悟的盛情邀请下,夏油杰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然后又在对方的倾力推荐下吃了第一口蛋糕。果然是甜度超标,明明是一个身高超标的男人,最强的舌头也是最强吗?这样想着,夏油杰点了一杯咖啡。

“杰真的不试试这个奶茶吗?”“算了吧。”

夏油杰有着十分健康的作息。早上起床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洗漱之后出门买菜,回家后想了想做好两人份的早餐,十分熟练。

从昨天下午开始他就成了五条悟的舍友,也要负责照顾他。问题不大,反正做两人份的饭和做一人份的也差不了多少。

做好这一切之后,隔壁房间却没有一点动静。

不会还没醒吧?夏油杰敲响了五条悟的房门:“我做了早餐,悟要吃吗?”还是没得到回应。夏油杰坐回到桌前,做好了自己吃早餐的准备,又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五条悟走出来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头发也乱翘着,迷迷糊糊向他打招呼:“杰早上好。”

“去洗个脸?”

“那我回来要喝到加了糖的牛奶~”五条悟撂下这么一句话就走开了。

夏油杰没来得及反驳他,怎么就心安理得地支使自己,他可不是五条悟雇来的保姆。因为他看到了一眼五条悟的眼睛。那是一种能摄人心魄的蓝,海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雾。

你长得好看你有理了行吧,这人光看脸一点没有成年人的样子啊,更像是个高中生。胡思乱想着,夏油杰把温好的牛奶拿出来,凭感觉往里面加了双倍的糖,放到桌子上。

洗完脸的五条悟看起来清醒了不少,头上绑着个束发带,坐到夏油杰对面。

“哇,杰会做饭诶!”五条悟看到卖相极佳的早餐之后眼睛一亮。

“现在才感叹是不是有点晚了?”和长得好看的人一起吃饭果然食欲也会上涨,夏油杰心满意足地点头。

“那明天早上我想吃枫糖松饼。”

“?”

“之后再一起出门去玩吧~”

事违人愿,才吃完早饭两人就接到了第一次任务。某财阀最近有些动作,需要两人前去调查,必要的话可以给他们一些“小教训”。其实这个任务只需要五条悟一个人就能完成,据说是让两人培养一些默契。也许夏油未来也会成为五条悟的搭档?

“我最讨厌这样的任务了。”五条悟在整理装备的时候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

“先不说调查起来很麻烦,”他踢了一脚旁白的垃圾桶,“明明是他们发布的任务,人的死活却好像是由我们来决定。”

“我还以为你做了这么多年杀手早就没有感情了呢。”一旁的夏油杰笑了两声。

“所以你感觉我就是个杀戮机器?”五条悟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回过头来看夏油杰。难道我还不够活泼吗?

“暂时不好说。毕竟我们前天才认识。”夏油杰拍拍他的肩膀,绕过他先一步走出去了。

“杰好无情哦…”

调查,说白了就是找到杀死不好用的棋子的理由,顺便让对方死个明白。

得益于那双眼睛,两人十分顺利地摸进了公司,就算是在摄像头遍布的楼道散步也没问题。也正是如此,五条悟把翻东西这种麻烦事丢给夏油杰,自己舒舒服服地往沙发上一躺,明目张胆地摸鱼。夏油杰没搭理他,做着该做的的事。

“话说,只要把所有人都杀了,就是完美的潜入。”五条悟沉下语调说。那沙发不够长,放不下他,一双大长腿从扶手垂下来,心情很好似的来回晃荡。

没得到回应,他侧头一看,夏油杰表情不怎么好看,十分惊讶地接着说,“难道杰没听说过这句话吗?”

夏油杰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他真的相信五条悟能做到这种事情。听到后半句之后狠狠地松了一大气。这人的漂亮皮囊之下是否真的有一个疯狂的灵魂还是未知数。

“不会吧!当真了?!”五条悟坐起来“开玩笑的啦,我不会做这么残忍的事情的。”

“这种话由悟说出来的话就很吓人哦。”

“这么看得起我啊,我可是个好人。”

“看看这个。”

“这可真是不得了啊。”五条悟接过夏油杰手里的账单,上面记录的交易内容和数目实在是令人惊讶。

“所以呢?”“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地址这种东西在任务一开始就交给两人了,剩下的只是将他的存在从这个世界上抹消。

人类在死亡之前的面目并不会比死之后更好看,对此最好的做法其实是让人在不知不觉间死去。

但任务偏偏要求让对方死个明白,让目标死得丑陋,杀鸡儆猴。

能和上层勾结起来的人也算不上什么好人,更何况这家伙居然参与了人口拍卖,这种东西住在高级公寓里面真是暴殄天物。两人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已经开始反胃了,当白纸黑字摔在地上的时候,对方的反应更加令人作呕。

求绕着,满是赘肉的身体摔下床,堆积起来的脂肪层不断抖动。五条悟在对方爬过来的时候将他一脚踹开,语气轻快,“好啦,你也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了,所以安心合眼吧。”

任务圆满完成。但是两个人没有立刻选择返回,而是站在套房的阳台吹风,也许冷风能吹淡两人身上的血腥味呢?

不得不说,高处看到的风景真的很不错。深夜就算是城市也陷入了暂时的安静,几颗星星默默地闪着,像是城市的呼吸。怪不得有人更喜欢夜晚。

夏油杰点了根烟。五条悟本来望着远处发呆,听到打火机的声音回头看他。

“来一根?”

“我没抽过烟。”五条悟摇了摇头,下一秒又说,“要不我试试?”

夏油杰没有在意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抽出一根烟塞他嘴里,然后叼着自己的烟与他口中的对准。

点燃后五条悟尝了口,嘴里涌出一大股烟,舌头吐出来,“呕,好苦。”

对方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像在看一场好戏。

五条悟表情古怪地看他一眼,又吸了一口在嘴里含着,几秒后被刺激地剧烈咳嗽了几下。

夏油杰则是熟练地吐出一口烟,“悟是不是心情不好?”

“只是有点犯恶心,毕竟我才不是什么享受杀戮的人呢。”五条悟透过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隐约看见夏油杰在笑。他把那讨厌玩意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

“杀掉这种人的话心理负担多多少少会小一点吧?”

“杰是在安慰我吗?”五条悟抹去泪,“我才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呢!我可是一个成熟的杀手了!比杰还有经验哦~”

“真厉害,”夏油杰把烟头捡起来同自己的一起丢下楼,“要不要一起喝点酒?我请客。”

“哇哦,杰是坏孩子呢。”

“喝不喝?”

“来,谁怕谁!”

夏油杰看了看睡着的五条悟,看着桌上的罐装啤酒陷入了沉思。

在看到五条悟什么也不吃就闷了一大口酒的时候夏油杰就意识到情况不妙,又或者在五条悟说他没抽过烟的时候夏油杰就该知道他也没喝过酒了。可是一个人千杯不醉的概率和一杯倒的概率大概持平,夏油杰更愿意相信五条悟是前者。这大概是一种侥幸心理,万一呢?或者两种都不是。

好吧好吧,谁又能想到六眼是一杯倒呢?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五条悟头痛欲裂,完全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一睁眼就是自己卧室的天花板,翻身是摆着可爱玉桂狗的床头柜。

他从床上下来,走出卧室,夏油杰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悟醒了吗?早饭马上就好了哦。”

五条悟顺着声音走进去,被对方塞了一杯蜂蜜水然后轰了出来。他捧着杯子坐沙发上,喝了一口,温度正好?

“我第一次见到杰的时候,认为杰一~~定是一个无聊的死板的人。”五条悟十分夸张地拉长了句子,往后靠在倒垂下头看厨房的夏油杰。

“为什么这么说?”

“杰居然叫我老师诶!明明我们差不多大吧?”

“你原来知道你比我大啊,”夏油杰端出来一小锅粥,“现在我倒是希望我是你唯一的弟子而不是你唯一的保姆。”

“我现在依然认为我是正确的。”

“?”

“杰果然很死板,”五条悟拉出椅子坐下,“这怎么能叫保姆呢?这叫分工明确!”

“那悟说说看,你干什么了?”

“嗯…散发我的魅力?”看到夏油杰坐到对面,五条悟心生很大的疑惑,“说好的松饼呢?”

“昨晚都喝成那样了还吃甜的?”

“对了对了,我喝了多少啊?我不记得了。”

“说实话?”

“嗯嗯!”五条悟十分期待地看向他。

这人真的对自己的酒量没什么概念啊。夏油杰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粥,吊足了对方的胃口,然后缓缓开口说:“一杯倒呢。”

“我会哭哦,真的会哭哦。”五条悟沮丧地拿起勺子,尝过之后双眼发光,捧起碗来喝。甜粥在这被限糖的早晨成为了他唯一的救赎。

饭后五条悟趿拉着毛茸茸拖鞋去拿了个浇水壶来。

五条悟家有一个小温室,里面摆满了各种花花草草,长得都挺鲜艳,一看就是有人在好好打理。夏油杰问的时候五条悟十分从容地说,是我哦。

“你看起来…”夏油杰欲言又止。

“不像是会养植物的人?”五条悟接上他的话,“可不要小看我,我可是很有耐心哦。你在家里看到的画也是我画的。”

这倒是叫夏油杰有点惊讶了。没想到五条悟还有这种爱好。

“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有这种爱好吧?”五条悟表现出来的就像是“终于有人来问我了”的样子,”因为我是一个无情的杀手。“

”?“

”开玩笑的啦,但也确实如此。我的工作导致我一直在带走些什么,那我自己总得留下什么东西吧?不然我有什么活过的证据呢?不会有人记得我…“五条悟说的时候一直笑着浇花,”其实想这么多也没用啦,活着开心就…“

”我会记得,我会记得悟的。“

五条悟扭头看到夏油杰一脸认真的表情。

”怎么了,不许我打断你说话吗?“夏油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嘿嘿,杰好像高中生啊~“

“你才像小学生呢 !””最喜欢杰了。“

两人一同出声,而五条悟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基本上都没有声音了。

这句夏油杰只听了个模模糊糊,他没敢多想,如果昨天晚上的话还能算作是喝醉了说的糊话,那这又能算什么?

… … … …

”你就没什么反应?“”?我能有什么反应“

”我可是在向你告白诶!“”可是我们才认识第三天!“

”干这行保不准第二天就死了呢,要抓住机会你懂不懂?!我这么个大帅哥,在向你这个眯眯眼告白诶!“”你再骂?“

”略略略我就骂,你个怪刘海的…“

夏油杰亲了上去。

”这可怎么办?“

夏油杰和五条悟俩人蹲在一小盆仙人球跟前,它几乎要泡在水里面了,好不可怜。夏油杰挨刚交的男朋友打了一下,按理来说也挺可怜的,可终究还是比不过这个含苞待放的小仙人球。

“换个盆吧。”

夏油杰震惊地看了一眼五条悟。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吗?五条悟给了他一个”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的眼神,然后吩咐他去拿东西、打下手。

3 Likes

夏油杰把花盆转了一个角度,使仙人球上几日前开的小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灿烂。

自第一次任务后,俩人就这样闲着在家待了半个月,好像那简单过头的任务只是对于夏油杰会不会拖五条悟后腿然后被一脚踹开这个猜想的验证。

事实上,两个人的关系好的不能再好,如果不是夏油杰言语中的推辞,以他俩的默契程度早就滚到床上去了。正因如此,五条悟最近好像已经坦然接受夏油杰不行这件事了。他只是气愤,做1不行的话,不能做0吗?!说完之后就被夏油杰一脚踹了屁股蛋。

上床那是什么?是做爱!喜欢吗?喜欢。毕竟脸在那儿摆着。爱吗?这倒是不一定。

这些话夏油杰没和五条悟说,对方八成不会听,而且必然会骂他一句老古董、死板、没情趣的怪刘海。这话说着确实也不太近人情,所以他一直被五条悟认为不行,而他也懒得去解释。说不定对方的爱情观和恋爱观一样奇怪。

其实夏油杰的猜想是正确的。如果他问五条悟爱不爱自己,那回答必然是一句毫不犹豫干净利落的 “爱。”并不是敷衍他或者演技高超,而是瓦特确实认为自己是爱夏油杰的。同时理由也很简单–除了杰我还能爱谁?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很让人心动,听起来也非常的不对味儿。说这话的时候还要用布灵布灵的大眼睛看着你,结果就是连你也一起被他带跑偏。

比起恋人,五条悟更感觉像是多了一个要好的人陪着自己。吃饭要一起,打游戏要一起,浇花、画画要一起,睡觉,哦,这个夏油杰不让。他也撒娇似的和夏油说,这不是和做朋友差不多了嘛。

“那不如就当朋…唔”夏油杰话才说了一半就让五条悟用一个吻堵住了嘴,末了再小声添上一句“不行。”

五条悟知道,朋友之间可做不了这个。而夏油杰也确实可以算是他的第一个要好的朋友。在这点是他有点想谢谢高层,但是一想自己干了那么多活儿,于是作罢。

说起来五条悟也是有点小心思,毕竟夏油杰可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不让自己做他唯一的恋人岂不是亏了!可是算来算去还是他亏了那么一点点,但是没关系,我喜欢杰嘛!

得益于这半个月的同居生活,夏油杰顺利地掌握了五条悟的作息,那就是五条悟根本就是随心所欲,想起来干什么就干什么。熬夜一宿然后出来吃完早饭再去睡觉也是常有的事。

因为夏油杰有时候会睡午觉,所以他也有那么几次和五条悟同时起床的时候。

那天他推门出来,看到客厅里面只点了几盏昏暗的小灯,思考了一秒自己一觉睡到晚上的可能性。他看了一眼被拉上的厚重的窗帘,摇了摇头,刚要开灯,就见五条悟从自己的房间里抱出一大堆零食,哗啦一下全扔到那个巨大无比的不知从何而来取代了原有沙发的懒人沙发边上。

“别开灯,杰!”五条悟出言阻止了他的行动,又一溜烟地跑去门口抱了两桶爆米花回来,其中一桶还是焦糖的,“杰可以去厨房把可乐拿过来吗?连着冰桶一起。”

夏油杰听从五条悟的指挥干活,回来一看那堆零食又多了一倍,像小山一样,摇摇欲坠。

“ 这阵仗,你是要看多少电影啊。”夏油杰向正在挑选宜家鲨鱼和丹麦海鸥的五条悟发出疑问。

“看到睡着之类的?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可干,”五条悟拖着鲨鱼往沙发上一坐,拍拍旁边,“杰也要一起哦。”

所以就出现了五条悟抱着宜家鲨鱼,夏油杰抱着五条悟和爆米花桶的情况。夏油表示自己也想抱玩偶,但是这个想法被恋人一口否决了。

他们先是看了几部爱情片,夏油猜可能是五条悟要琢磨一下别人眼中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可。是他只是一边往嘴里塞零食一边吐槽着那令人无语的狗血剧情,也幸好他没有相信这些烂片里的东西,后来看得犯困就换上了丧尸片,五条悟就着满屏幕的血浆,不知为何吃得更开心了。

最后他们挑了一部喜剧片,名字叫《可能是杀手》。

片子的主角自称是杀手,但每天的工作都是类似于:扶老奶奶过马路,帮家庭主妇找回丢失的围裙这样的小事,还常常闹出许多笑话。

这部电影他们没看完,因为马上就是晚饭时间,夏油杰不许五条悟再吃更多零食了,再加上两人都对电影的结局不是很感兴趣,无怪乎是主角履行“杀手”的职责,做了一件怎么怎么伟大的事,来骗骗观众们的眼泪罢了。

于是他们关掉电视,五条语伸了个懒腰,起身收拾房间,夏油杰出门买菜回来做晚饭,至于电影的结局,就没人在意了。

除此之外他学会的另一件事就是,照顾暖房里的花草。

不知道他来之前是什么样的,总之现在的五条悟就是完全摆烂,全给夏油杰去打理,自己则是架个画架在那儿涂涂抹抹,每天都能报废一件售价高昂的衬衫。

用他的话说就是不缺钱,因为他还是五条家名义上的家主,自然是不用发愁这点小花销。

这几天看来,五条悟的画应该快要完成了,虽然动笔的速度慢了下来,但与一开始的色块相比却是肉眼可见的精细。

夏油杰背着小恐龙喷壶站在他后面看,被谴责为不务正业,这明明是你养的花吧,夏油杰无语,只得回去继续穿行在那热带雨林似的暖房中。每当这个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手中的恐龙是不是也因为这个原因才买的。

他有些好奇画最后是什么样的。画中的黑发男人是不是自己,而他怀中的人又会不会是五条悟。想到这,夏油杰有些高兴,于是他走过去亲了一口五条悟的脸颊。

“干什么啊杰。”五条悟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在上面留下个红色的小指印。

“突然想亲一下我的男朋友,悟认真的样子太迷人了。”

“快承认吧夏油杰,你已经爱上我了!”五条悟起身去抱他。

早在亲他之前夏油杰就预料到了自己身上多出和对方对称的花纹的未来,所以在五条悟过来抱他的时候他十分坦然地接受了对方的亲亲蹭蹭。

“决定了!”五条悟猛地抬头,差点磕到夏油的下巴,“我们去约会吧!”

堪堪躲过的夏油杰:啊?

夏油杰认命地让五条悟拉着换了衣服来到街上,他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五条悟的脑回路了。他就像个被老师通知下节课测验的高中生,平时没好好学习又连临的抱佛脚的时间都没有,弱小可怜又无助。

感谢发达的科技让两人痛失迷路的机会,但是同样没谈过恋爱的两个人都不知道约会要做什么。等等“没谈过恋爱”?

五条悟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夏油杰。

“这么看看我干什么?更应该惊讶的人是我才对吧?”

“虽然杰长相比我略逊一筹,但是性格气质都是一等一的讨女孩喜欢吧?虽然没我长得好看,还是说杰本来就是个gay?”

“少说两句吧你。”夏油杰抬手捏住五条悟的脸往两边啦。

“唔提议先去七饭。”

鉴于五条情平时恨不得把甜品当主食的行为,他们找了一家饭后甜品评价不错的西餐厅,得益于五条的姓氏,即刻就有待者领他们去最好的位置。

夏油杰看着送上来的一道又一道甜品,心中不管产生了一些小小的不解,而他善解人意的恋人则好心地为他解答。

“因为他们在讨好我啊,杰也可以点想吃的东西。”五条悟拿起小勺子挖了一块夏油杰叫不上名反正看起来就很高端很贵的蛋糕的送进嘴里,然后十分高兴地让服务生再上一份。

五条悟:甜食放在另一个胃里✓

“哇,是模特吗!身村比例好棒!”“颜值也好高!”路人说话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入夏油杰的耳中,他突然觉得饭后五条悟来商场买衣服是个错误的选择。他自己试了几身就腻了,剩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给五条悟挑衣服。

可能是中午吃多了精力没地方释放,五条悟把夏油杰挑的衣服试了一身又一身。他就是个衣服架子,就算套个垃圾袋都能上台走秀,这多少让夏进杰有一点玩女性向换装小游戏的感觉。

眼见周围聚集的路人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夏油杰赶忙把拿着下一套衣服打算进试衣间的男友拽击前台结账。

“麻烦把我们试过的衣服全包起来。”

听到这句话。售货员立刻笑开了花,试问有谁不喜欢爽快多金的帅哥客人呢?

“哇,杰好有钱哦,”五条悟蹭上来,下巴搭在他的肩上,“结账的样子好帅气呀。”

夏油杰侧头亲了一下他的嘴角,然后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了副小圆镜给他戴上,以免他那漂亮到男女通吃人神共愤的脸再引得路人的驻足围观。等结算完之后,夏油杰立刻刷卡付款,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现在换五条悟被夏油杰拉着走了,两人沉默看走了好一会儿之后五条悟才反应过来——杰是不是吃醋了?

“杰?”五条悟试探着叫了他一声,对方好像没听到,于是他晃了晃被拉着的手,“安心啦杰,我不会和别人走掉的。”

话音刚落,对方就猛地停下来,没反应过来的五条悟直接撞到了转过身来的夏油杰怀里,被顺势抱住。

“抱歉。”夏泊杰略低着头,声音有点闷。

“帮我去买个甜简回来就原谅杰。”五条悟摸了摸比自己要矮一截的恋人的头,给他顺顺毛,“要香蕉,香草,草莓三个球的,不要买错了!”说完后,又亲了一口对方的鼻尖。

“好那悟在这儿等着。”

“放心啦小杰,”五条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一股可怜味儿,好像自己是要抛弃狗勾的骗子主人,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我就在那儿待着。”

夏油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坐在长椅上的五条悟透过树荫看太阳,思考“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了?”的问题,未果,掏出手机想上网查查,又想起之前夏油说让他少上点网,最后还是把手机揣兜里了。

既然科技解决不了问题,那不如就靠玄学吧。抱着这个想法,五亲爱从旁边的花坛里揪了一朵小白花,想要请教一下大自然“夏油杰有多喜你自己”这一问题(答案是非常喜欢和超级喜欢)。

然而他刚揪下第一片花瓣就让一位老妇人叫住了。

不会要挨骂了吧,出门约会的杀手先生?

夏油杰微笑着谢绝了路人的搭讪,回头向约定的地点走去,凭借身高优势,对方大老远就看见了他,招了招手叫他快点过去。

“快救救我,杰!”五条悟连冰激林都没来得及拿,直接躲到了夏油在身后。

“怎么了?”“快和老人家解释解释,我真的不是妖怪啊!”

“啊?”这话听得夏油杰一头雾水,他看长椅上还坐着一个老人,长相有些熟悉。

老人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两人面前盯着夏油看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是小杰吗?”

“是藤原奶奶吗?真是好久不见。”

今年20岁的夏油一天被叫了两次“杰酱”呢

两人跟随着老人走进一条小巷,尽头是一家很有年代气息的杂货铺。货架的下半部分摆着琳玻满目的小零食和小玩具,上面则是一些生活用品。

五条悟一进门眼睛就放了光,一米九的大男人像个小孩儿似的蹲在过挑来挑去,期间他抬头看了一眼夏油杰,那朵掉了一瓣的小白花被他别在对方耳朵上。他捂着嘴笑,下一秒就被怪味糖酸得表情扭曲,呸的一下吐了垃圾桶里,吐着舌头向夏油杰抱怨怎么会有这种糖存在于世界上。

夏油杰觉得五条悟现在的样子实在好笑,没忍住用手指截一下他露在外面的舌头,在他收回去之后把有些融化的冰激淋递给他。

“啊!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这让五条悟忘了和夏油杰再吵架,他急需要拯救一下自己受伤的味蕾。

“茶点已经备好了,二位请进来坐坐吧。”老人拉开纸门,邀请他们进到室内。和想象中一样,是十分传统的日式房间,榻榻米的正中位置是一张矮木桌,桌上有三杯还冒热气的茶,一小碟三色团子和一盘带着绿叶的小橘子。

“麻烦您了,藤原奶奶,”“打扰了。”

两人落座在同一侧,见好奇宝宝五条悟一脸疑

感地看着他,夏油杰只得先解释一番。

“我小学时受了老人家很多照顾,”拉住五条悟拿茶杯的手,转而去拿团子,免得他吃冰之后紧接着喝热茶惹得牙疼,“藤原爷爷身体还好吗?”

“他好得很,在养老院里估计和别的老太太玩得正开心呢。”老人笑着,然后叹了一口气,“要不是我放不下这里,一定去教训教训他。算了,不说这个了,这个小帅哥是你的朋友吗?”

“藤原奶奶好,我是五条悟,真的不是什么猫咪化作的妖怪啦!”五条其实很会讨人喜欢,他放下团子,学着些小孩子的语气同老人讲话。

“猫咪?我记得店里是有一只叫团子的猫。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它今天早起出门之后就没回来了,它还戴着我亲手织的铃铛呢。”说完,老人叹了一口气。

“那不如我和杰一起去找它吧!”五条悟一脸兴奋地望向夏油杰。

夏油杰给了老人一个我很靠谱的微笑,按住了马上要跳起来的五条悟,“如果可以的话,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关于猫咪的行踪,两人都没有什么头绪。在找了几个藤原奶奶口中团子可能会去的地方无果后,只能漫无目的地乱走,挑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小道往里钻。

在找猫的时候,夏油杰就想起来了之前没看完的那部电影,同时有些好奇它的结局,打算有空了把它继续看完,也算是有始有终。

总之两人兜兜转转,走走停停,偶尔因为默契选择同一个路口,吃了一个可丽饼,一对鲷鱼烧,两个甜甜圈和一个樱桃圣代之后,还真找到了在公园的一棵树上喵喵叫的白猫团子。

五条悟爬上树去把它抱下来,赶他们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离天黑下来也不远了。

见他们回来,老人高兴得不得了,想要留下他们吃晚饭。

五条悟一口答应下来,抱着团子进屋去了。

“藤原奶奶做的荞麦面总是比别人做的好吃,”夏油杰帮着老人关好店门,又随她一起走进了厨房,“今天也让我帮忙怎么样?”

老人笑应着:“当然没问题。我身子骨不中用了,还多亏了你和你的男朋友。”

“叫我吗?”五条悟闻声探出头来。

“悟,罐头猫粮和梳子都在角落的柜子里。”

“好哦!”

夏油杰关好门,回过头来紧接着问:“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都活这么大岁数了,这还看不出来吗?”

“很明显吗?”

老人笑而不语。

五条悟把团子的毛梳得那叫一个顺滑,与他配色相同的猫躺在他旁边直打呼噜。夏油推门进来的时候一大一小两只猫都叫了他一声:

“杰!”“喵一”

心满意足的主人拍了拍他们的头。五条悟觉得不对劲,但是他说不出来。饭后两人离开,除了几个醉鬼以外,街上基本上已经没几个人了。五条悟问夏油杰和藤原奶奶聊了什么,夏油杰问他和团长聊了什么。

“团子说,‘喵,小鱼干好吃,喵。’”

“嗯这样啊。”

他敷衍人的态度过于明显,这让五条悟想起来这人是个骗自己抽烟喝酒的浪蛋,好,把他拖到小巷里揍一顿吧,就现在。

就在他要付诸行动的时候,夏油杰又补上了下半句:

“藤原奶奶说这附近有个水族馆,很漂亮。可惜这么晚已经关门了。”说完遗憾地摇摇头,“下次再去怎么样?”

“不要,今天就去。”

夏油杰本以为他又要使用钞能力,结果只看到对方朝着他眨了眨那双盛着夜空与自己的眼睛。

“这算不算逃票啊?”“路过售票处的时候我塞了门票钱。”“那就没问题了!”

两人像两个逃课的高中一样翻墙进了水族馆,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鱼也看不见几条,漆黑而又沉默,像是被世界所遗忘的某个地方。

反正也没有被发现的风险,他们干脆用手机打光贴着一侧的玻璃墙壁溜达。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开启他的水族馆探险之旅,而夏油杰则是望着安静的深水思考下午发生的事。他发现,自己好像比想象中更喜欢五条悟,对方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他的出现再怎么突兀。哪怕他们相处的时间再怎么短,哪怕自己的节奏再怎么被打乱,他就是十分大方地在自己心中腾出来那么大一块地方出来,让他在自己的生活中毫不讲理地鲜活。

但是自己的占有欲却得不到满足,爱情这玩意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随着他对五条悟日久生情,内心的独占欲也在日益生长,他想要五条悟爱上他,并且只能是他,甚至萌生过把他关起来,让那双眼睛只看着自己的想法。

“杰今天怎么一直心不在焉的?”走在前面的五条悟突然发声。

“倒是悟,怎么一整天都这么有精力呢?”

“和杰在一起当然干什么都很开心啊。还有,不要用问题回答问题!”五条悟回过头来,手机的光也跟着照过来。

“只是因为今天中午没休息而已。”夏油杰抬手挡了一下脸,没能看到五条悟眼睛一闪而过的亮光。

明明在家里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步入正常人的世界夏油杰才发现五条悟他妈的有多么耀眼,多么引人瞩目,话说这样的人真的适合做杀手吗?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清楚自己心里倒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在悟面前自卑一下下也没什么吧?

“我真的很喜欢杰,”五条悟闭上眼,“所以杰现在可以来吻我了。”

黑暗中,夏油杰隐约看到他脸上藏不住的笑意。

“快点快点杰今天还没和我接吻呢,”五条悟睁开一只眼睛他,说完后又闭上了,有些不满地撇着嘴,“吃不着总得每天给尝个味儿吧,不然我移情别忘了杰可怎么办啊。”

“你当我是什么啊”夏油杰笑着,去抱他,去吻他。

蜉蝣的一生可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两人在寂静的水族馆中拥吻,耳边除了氧气的咕噜声便是彼此的呼吸与心跳,没有人注意到水中无声游过的鲸鱼。

1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