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er(毒蛇)by 东洛

, ,

※:PWP,双黑道
※:含肉体虐待

 


“果然是你。”
五条呼出寒气。
“你喜欢吗?”
夏油栓上冷库的门。
“你想要什么?”
五条依然冷静克制。

——这又能持续多久。
夏油给这场「游戏」设定的时限是六个小时。

“账本,对吗?”
五条自问自答。
“如果你告诉我账本在哪,你我都不必受冻。”夏油说,“或者,我们可以耗上一整晚。”
“你不可能杀我。”
备受现任组长亲睐的五条倨傲地笑了。
“有时候,死反而是种解脱。”
夏油拉动门闩。

前次的组内会议上,夏油举杯的手与五条相碰。
总是佩戴墨镜的男人,指尖寒冷得像变温动物。

“五条哥他血液……叫啥来着?”
“血液循环差。”
另一个小弟补充道。
“对。总之就是很容易手脚冰凉。”
“这样啊。那我送他能暖手的抱枕吧。”
夏油以送礼为由摸清了目标的身体状况。

“干燥又寒冷的环境让喉咙很难受吧。”再次踏入冷库的夏油指向自己的嘴,“欢迎使用。”
“……滚。”
五条打着冷战。
“真有毅力。”
夏油吮吸起五条的食指。

温暖使颤动的肌肉逐渐放松。
“不是让我滚吗?”
夏油向后退去,而五条反射性地伸直手臂,试图接触那热源。
“五条,你难道打算为他送死?”
夏油所指代的是本组的少头目。

少头目与他剑拔弩张,好几次险些交火。
“我知道你快到极限了,别逞强。”
夏油换上柔和的语调。

“好热……”
五条的瞳孔开始涣散。
“告诉我账本的位置。”
夏油无意将他逼入绝境。

严寒下,人对冷热的感知会发生错乱。即将冻死的人经常脱去自己的衣物——这自然加速了死亡。
“快说。”
为避免五条休克,夏油被迫拥住他冰冷的躯体。
“杰,操我。”
五条使出浑身力气回抱他,状若蛰伏已久的毒蛇。
“……我会听到我需要的情报?”
“进来吧。”五条声音嘶哑,“如果你满足我,我便什么都说。”

片刻后,五条的小腹略微鼓胀,像刚吞食老鼠的蛇。
“哈……比我做的梦还要舒服……”
他的吐息喷薄于夏油的背。
“嘴,张开。”
夏油含住冰块,与他接吻。
“我也会化掉……”
白发青年梦呓般低语。


“上个星期,我去山里度假,结果有只老鼠沿着排气管爬进我车里。”
“你怎么发现的?”
“我打开空调就闻到一股臭味。”
“好恐怖。”
“我把车开到汽修店,才发现排气管里还有条蛇。”
“它钻进去干什么?”
“为了吃老鼠吧,我猜。”

——也许我才是老鼠。
旁听小弟们闲聊的夏油想。
“久等啦!”
五条低头亲吻他的后颈。
——如果他有毒牙,此刻的我已经中了蛇毒。
“在想什么?”
与夏油合谋做掉少头目的男人问。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夏油吐出烟圈。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