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 by lemonadecokeice

双叛逃/有私设/不知道谁哄谁

 

在看到悟略带怒意的脸出现在面前时我意识到自己搞砸了。但我实在太疼了,诅咒女王差点把我的右臂整只扯下来。高专确实收了个好苗子,乙骨忧太天赋高悟性好,不过我笃定他活不了多久,上面那群烂橘子忌惮他忌惮得要死。如果不是悟的威胁,那早在最开始他刚露面时就已经被判了死刑,而且是立即执行。

我摆出一个尽可能惨的表情先发制人,试图蒙混过关,悟,怎么来得这么晚呢?他在听到我这句话时明显地顿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不要脸地推卸责任。为了和我统一风格他从五条家顺了件浴衣,浅灰的底绣上深色的蜻蜓,还用染成蓝色的银丝精致地描了袖边,一看就知道是封建家族的大少爷做派。悟本来还想拿一件给我但被我阻止,我说五条袈裟就很好。他吐吐舌头说,你确实适合做和尚。

悟现在身上这件是之前那件的仿制款。他大概让人做了二十来件差不多的浴衣,家里还专门有一间房用来放这些,虽说我和双胞胎也是受益者。直到硝子从悟身后走出来我才明白他为什么来得迟了些,他像是预见我会被乙骨忧太打得很惨,连医疗服务都事先准备好。硝子还是如从前那样叼支烟,只是续起长发,眼下的乌青更重,披一件白大褂像个真正的救死扶伤的医生。硝子,好久不见。我抬起左手挥了挥。硝子一言不发地走过来施展术式,很快我的右臂就被治好,只留下了几道连成片的伤疤。

硝子吐出一口烟对着我说,烂人,随后又瞟了悟一眼继续补充,你们两个都是。别伤及无辜啊,我没有麻烦你什么吧。悟站在一旁双手抱臂,塞进浴衣宽大的袖子里,表情无辜但欠揍,这让我恍惚间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高专时期。硝子翻了个我认识她以来最大的白眼,你不是也会反转术式吗,怎么不自己给他治?诶,这个解释起来比较麻烦啦。悟在硝子和我面前还保留着高专时的孩子气,不像在面对教徒的时候,连一句话都懒得说,像个无悲无喜的神祇。硝子从前没好好和他讲过反转术式的原理,所以我怀疑他在用同样的方式进行打击报复。

下一秒悟不知道从哪儿拽来了一名伤患,目测是个被抓过来加班的二级术师,伤得不轻正处于昏迷状态。我还是第一次看悟用反转术式治疗别人,只不过还没等他帮人治好,倒霉蛋撕心裂肺的喊声就穿透了我和硝子的耳膜。被拿来做教学演示的可怜人完成昏迷苏醒又昏迷整个过程只用了几分钟,悟耸耸肩说,看到了吧,不是不能治疗,就是会很痛而已,毕竟我走野路子的嘛。

人渣,硝子叹了口气又摆摆手,赶紧滚,下次搞事之前记得先早点通知我,我好错开时间尥蹶子不干。悟走过来站到我身边,我从他手腕上顺了一个发圈把头发重新绑好然后说,你也可以直接到我们这边来,随时欢迎。是哦,悟附和着,而且能够看到杰坑蒙拐骗的样子,很好玩的。硝子甚至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开口道,算了,总要给夜蛾校长留点头发。我想起来高专宣战时如临大敌的夜蛾,确实比以前苍老许多,两个得意门生,姑且算得上是得意门生吧,双双叛逃对他打击还蛮大的。

好吧,那下次再见了硝子。我放出所剩无几的能够作为交通工具的咒灵,和悟一起坐上去明目张胆地离开高专。期间我俯瞰高专和东京,试着把还能用的咒灵收回来,其实没剩多少了,之后又得费时间去寻。悟在这一路上没怎么说话,气压低得太明显,我知道他在生气,闹脾气的猫没有那么好哄。要不要吃喜久福?前几天我看涩谷开了家新店。我尝试凑过去和悟搭话,想伸手揽住他的肩,被意料之中的无下限阻隔在毫厘之外。他如今不戴墨镜了,那双漂亮得不可方物的眼睛就那么明晃晃地暴露在外,如晴空似深海,波光潋滟里映着整个东京,有不少猴子就是被这双苍蓝色的宝石迷住而心甘情愿地朝他上供。

而此刻这双眼睛里盛着不满,向外传递着“别惹我”这三个字。漂浮在半空中的蝠鲼并不是一个说抱歉的好地方,所以我也没有继续开口的打算。咒灵降落在我平时宣讲的院落前,盘星教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据点,便于集会也容易隐藏。悟平时来得不多,偶尔有兴致才会在猴子跟前露个面,不过总故意板着一张脸。我问过他为什么,悟说信众眼里的神就是这样的吧,我可很称职的。

双胞胎早就在门口等我们,菜菜子和美美子是很乖很敏感的两个小孩,一下子就发现了悟在心情不好。她俩意外地和悟很亲近,也可能是猫猫的惺惺相惜。美美子先朝我眨眨眼睛表示疑问,然后菜菜子打破宁静,夏油大人,你惹悟不开心了吗?双胞胎习惯叫我夏油大人,叫悟时却敢不用五条反而直呼其名。我曾经问过她们为什么,两个小姑娘先是面面相觑,然后说悟就是悟嘛,等于没回答。不过不加五条也好,他在新宿追上我的那一刻起就和五条家彻底割席,从御三家的神子变成了盘星教的新神。那双令无数人羡艳畏惧的六眼也成为真正的神迹。

我说是啊,我惹悟生气了。他走在前面应该是听见了我的回答,很不耐烦地啧了一下,像不开心的猫从喉咙里呲出声响。我揉揉双胞胎的脑袋后又摆起笑脸追上去,悟,我错了,别生气嘛。他阴阳怪气地回,我有什么好气的,杰的选择都有意义。一不爽就翻旧账,从高专起就这样,是只很记仇的猫。

我和悟的初见并不愉快,等到我入学时身为小少爷的他和因为反转术式被重点保护起来的硝子已经上了三天课。小少爷的第一句话就开始得罪人,你的刘海好奇怪,你的术式也好奇怪。他凑近了点,猫似的动动鼻子,宝可梦大师吗?无论悟的眼睛蓝得多么蛊惑人心,我还是气不过地动手拿掉了他的墨镜并踩碎,他惊讶得像被踩到了尾巴,眼睛瞪得老大,甚至十分不解地歪歪头,只稍微愣神的功夫就被我占上风揍了一拳。之后每次和悟吵架他都会拿“杰才是真正的不良吧,初次见面就踩碎人家的墨镜什么的也太可怕了”来撒泼耍赖。

不过闹得最凶的那次悟反而没有说,他那时候看上去已经连轴转了好多天,眼白里的红血丝因为没有墨镜的遮掩而格外明显,平日里总是清澈的蓝蒙上了一层霭,仿佛马上就要衰败下去。说实在的,有些话一脱口而出我就立马后悔了,我并不想让悟因为这点小事而烦恼,但我当时连自己都顾不上,所以只能够转身离去,不忍去看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悟是咒术界公认的最强,是我大义宏图里规划的至高点,我甚至想好了如果就这样死在他手里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以悟的性格,他理当踏着我的尸体继续向前,但我没有等来本该贯穿半个身体的术式,悟选择了我最不敢奢望的结局。

菅田曾经好奇我到底是怎么把五条家捧在手心里的神子拐来的。我听其他诅咒师说起过他,菅田晃着酒杯,他们不相信一个小鬼的命那么难取,居然能够悬赏到一亿。我并不打算喝酒,不然悟又会跑去双胞胎的房间睡,所以我点了杯柠檬水,然后呢?菅田笑了笑继续开口,结果只是被那双眼睛盯了一会儿他们就吓得帕金森发作。十岁,那时候六眼只有十岁,狗都嫌弃的年纪,对一切都不屑一顾,无论是咒术师,诅咒师还是普通人类。他这样的人命中注定是要成神的,所以我才想知道你到底怎么说动他的?

我没说动他。菅田听到我的回答一脸惊讶,那你怎么敢的?万一他临时变卦我们可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是啊,到那时候我们肯定不是悟的对手。我想起悟那时追上来挡住我的路,他身高直逼一米九,高得要命却很纤瘦,他质问我,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时候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们?我知道他在问害死天内理子的间接凶手。我说,嗯,我现在后悔了,他们确实蛮该死的。

悟没有被我说动,他始终认为我的大义愚蠢无法实现且不可理喻。菅田喝完了酒,恍然大悟地笑起来,夏油,你真是疯子。我不以为意,我们这些人,有哪个是不疯的。菅田点点头说,倒也是,那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真可惜,世上的好男人又少了一个。我点开手机查看悟发过来的照片,他带着两姐妹在甜品店,三只猫的眼睛扑闪扑闪,仿佛嵌进一万颗星星。那借你吉言。我说。

其他人陆陆续续地也回到这里,受了点伤,但都还好。米格尔甚至拎着一整个蛋糕,我知道那一定是悟吩咐他去买的。百鬼夜行计划正式宣告失败,悟不甚在意地将蛋糕拆吃入腹,直到总结会议快要结束才堪堪开口,失败是必然的。他还含着叉子,吐字发音含糊不清,杀死乙骨忧太的话里香也会死,一开始的逻辑关系就搞错了。

你什么意思?说话的是祢木,语气不善。和双胞胎不同,祢木和悟很不对付,主要是他单方面对悟有意见。也不怪他,悟向来轻视弱者,高专时就把歌姬气得半死,现在又依葫芦画瓢地欺负祢木。我把祢木带回来时他被悟的那双眼睛上上下下扫了一遍,六眼就像当初告诉悟我的情报那样把祢木的情报也全部告诉他,这么弱啊,真没意思的术式。害得祢木差点当场和悟打起来。

所以说行动之前要仔细收集情报啊。悟难得地把最后两口蛋糕分给了双胞胎。那么悟收集到了什么有用的情报呢?菜菜子受到贿赂,很有眼色地举起手接着悟的话问下去。问得好菜菜子!悟显然对这种回应很适用,既然如此六眼大人就勉为其难地解释清楚。他清清嗓子,故作严肃地说,你们都以为是里香诅咒了乙骨,其实不然,他俩的关系是反过来的。悟说话时还是改不了和以前一样略显夸张的肢体语言,他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也就是说,是因为乙骨接受不了里香的死亡而对她进行了诅咒。顺带一提,乙骨还是我的远亲,同样是菅原道真的后代。

话音刚落双胞胎就很识趣地鼓起了掌, 小猫哄大猫开心的方法也是一套接着一套。我听完倒没觉得什么,这次失败了还有下次,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送走了其他人我回到悟的身边,他还是没消气,盘腿坐在我平时坐的垫子上闭着眼。我拍拍双胞胎的背让她们先回去,两姐妹乖乖地点头。

我走到他身边,又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紧闭的双眼并不会影响六眼的视觉。悟,看看我吧。我说。他向来听不得我说这句话,于是很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我一直很喜欢悟的眼睛,尤其是当它们望向我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感谢五条家令人羡艳的基因,悟全身上下的颜色都很寡淡,唯有这双眼睛,是冬日里独特的一抹蓝。悟在我第一次表达对他这双眼睛的喜欢时连耳垂都染上红色,罕见地沉默不语。

是在一次比较棘手的任务中,悟的墨镜被对面的咒灵挑衅般的打掉,这一举动算是彻底激怒了他。本来还能够收做己用的,我心里为这不会看脸色的咒灵默哀,现在它非死不可了。杰,结束啦!快点我们走吧!几秒钟的时间悟就将这作死的咒灵祓除得干干净净,又重新充满活力地在我耳边嚷嚷,得去买新墨镜了,我还蛮喜欢之前那副的哎,真可惜,这杂鱼真是不长眼睛,气死老子了……悟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我却只注意到那双被咒术界奉为神灵的眼睛。按理说我在初见到悟时也见到了,可那时光顾着打架出气,完全没有在意到底看到了什么。

六岁的时候父母带我去冲绳,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海。宽阔无垠的海和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天在远处相接,看不到尽头,我满眼只有那闪耀夺目的蓝。悟见我在发呆,直接凑到我面前问说,杰,你怎么了?于是我与那蓝四目相对,顷刻间仿佛海天倒灌,整片天空为我倾泄而来,几乎让人溺死在这双绝世的眼睛中。悟的眼睛,真漂亮啊。我被他盯得迷迷糊糊,心里话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悟显然没料到我会说这话,像被冒犯又像是害羞,忽然变得不知所措起来,连说话都结巴,你…你说什么呢!

后来我才知道悟的眼睛从来没被夸赞过漂亮。不可能吧,明明这么美?我当然不相信,捏住他的下巴凑过去看,又很快在他的目不转睛中败下阵来。真的!悟眨眨眼,一般人看到我这双眼睛都觉得可怕,毕竟谁都不喜欢被一眼看透吧。杰是第一个夸我眼睛漂亮的人。他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我不禁猜想他以前在御三家到底是过的怎样的日子。哎,管那些干什么。悟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又靠近了点,杰既然喜欢,那你亲亲它们吧。

我自然不会拒绝这么诱人的请求,然后我就像现在这样,吻上悟的眼睛。悟没有推开我,说明他气消了一半。我亲吻他微颤的睫毛,顺着往下到他的鼻子,最后停留在那张薄唇上。悟的唇瓣微凉,刚吃过蛋糕还覆着一层淡淡的甜,我吻他,像在吻一捧草莓味的雪。

悟在接吻时不会换气,我教过很多次但他总是学不会。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在亲吻这件事上傻得这么可爱。悟,呼吸。我放开他又伸手捏住他的唇,这人又在憋气,仗着反转术式作弊犯规。我还生气呢,别以为这样我就会饶过你。悟的脸因为刚刚的一举一动而泛了点粉,导致此时的语气没什么说服力。

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我双手合十拿出最真诚的语气朝他道歉,下次再也不敢了。你错哪儿了?果然情侣就逃不过这种问题,即使是咒术界最强情侣也难以免俗。我当然知道悟为什么会生气,他怪我去高专宣战没告诉他,怪我独自推进百鬼夜行,还怪我准备丢下他一个人自己去死。但事实上我自己也无法保证不会有下一次,所以只能笑嘻嘻地看着悟,不能给出什么承诺。

夏油杰,你真的是疯子。猫终于还是炸了毛,伸手捧住我的脸揉圆搓扁像是在泄愤。我自知理亏,没做任何反抗。悟揉完一顿又恶狠狠地开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杰,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全咒术界都知道是盘星教教主诱拐五条家六眼叛逃的,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了!我握住悟乱挥的手捏了捏说,我知道了,是我罪该万死,所以悟原谅我吧。

嗯,你知道就好。悟终于被哄好,手指不安分地挠我的掌心,那六眼大人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吧。我轻笑出声说,悟,你这种时候就尤其像理子。哈?别拿我和那个臭小鬼做比较啊!看猫口是心非真的挺好玩的。等过几天一起去看看她吧。我伸手抱住悟,这次没有被无下限拦住。好哦,要和她说我和杰的人生因为她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悟靠在我肩膀上嘀咕,可惜她看不见了。

我想起在新宿之后没多久我就看见悟的通缉令挂在某个悬赏网站上,然后我抬眼就看见照片里的通缉对象站在街对面。那双举世无双的眼睛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望过来,我像个初次看见大海的小孩,耳边只剩下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

悟走到我身边与我并肩而立,然后说,你介意收留我一下吗?我把那些人杀了,呃,也不算吧,就是我把他们拖进领域然后他们就成植物人了。硝子说我疯了,让我快来找你。你愿不愿意——他还没说完就被我捂住了嘴,我想大笑但周围猴子实在太多了,我说,我当然愿意。

 

1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