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light by neonneonfufu

starlight

夏油杰x五条悟

仿生人杀手x仿生人pa

*我流可爱五条大猫猫

没什么科学依据在扯,主要走感情线

🈶️xql融洽相处part

🥵可能的雷点➡️双方死亡 be预警

试阅- -

“其实我们身边逝去的人并没有真正离开,他们只是变成了星星,在每个晚上都和月亮一同出现,悄悄地看着我们。”

“可是我并不是真正的人,死后也会变成星星吗?”

“会的。”

“诶?”

“悟虽然并不是有血有肉的人,但是在感情上已经达到了哦。你比我遇见的其他仿生人都有更丰富的情感。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特殊。你已经不算是一具冰冷的机器了,你让我为你着迷。”

“杰这又是什么意思?”

“诶?在和我告白吗?”

“随你怎么理解吧。”

00

“创造一个新物种,它可能会反咬你一口。你创造的生物可能最终会失去控制,毁灭人类。”

01

寒风呼啸的凌晨并没有多少在外逗留的人,夏油杰独自漫步在新宿街头。摘下耳机,听风刮过留下刺耳的声音,闭上双眼,试图想起些许温馨快乐的呼回忆,却还是心烦意乱。

夏油杰今天失业了。

2099127日,这天举国欢庆,人们走上街头游行,借此庆祝持续了两年多的仿生人猎杀计划的圆满结束。而夏油杰,在这注定载入史册的万民欢庆的日子里,失业了。

夏油杰是仿生人安全局的一名仿生人杀手。人类约莫从二十年前开始制造为自己服务的仿生人;起初世界还是一片祥和,不料后来芯片被病毒入侵,本臣服于人类的仿生人发起爆乱,大肆屠杀人类。各国为了安全考虑只能选择开启仿生人猎杀计划,招募了许多仿生人杀手来平息这场暴乱,夏油杰就是其中之一。现如今仿生人被全部消灭,世界又恢复宁静,仿生人杀手这份职业也随之消失。因为高层过于腐败,即使自己曾经战绩辉煌,也逃不过安全局内的大规模裁员。只留下他小小的一份行李和一颗濒临绝望的心。

他抬头望向无尽的黑夜,黯淡无光没有一颗星星。

好冷哦。

不知道该做什么了,那种热爱工作的轰轰烈烈的感觉已经因为一份离职通知书的到来消失了。反正也为国家做了贡献,就这样死去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夏油杰向来独来独往,没有朋友也没有恋人,与其这样孤独地活着,倒不如痛快的直面死亡。

跳河吗?可是河早就冻住了;那上吊呢,好像又过于煎熬了。

夏油杰尚未想出合适的死法,杂乱的思绪被前面小巷爆出的一声巨响打断,职业病使他立刻警觉起来。

他听见瓷器摔落和男人的咒骂声,紧接着巷子里被赶出一个黑影;夏油杰猫着腰凑近:那人一头银白色的短发,眼睛在漆黑中散着瓦蓝的光。如此寒冬之夜却只着短袖短裤,露出的脖颈上有一个奇怪的纹身。

做杀手经验告诉夏油杰他就是个仿生人:它们不怕冷热,体型匀称,性格胆小。至于那个脖子上的纹身,他猜它是为了掩盖仿生人生来就有的编码罢了。

哦,还是个聪明的漏网之鱼。

看到夏油杰的出现,它低吟着,像是在向他求助。

“一个人吗,多大了,叫什么?”夏油杰俯身,像猎豹盯着猎物般贪婪地看着他。

“五条悟。”它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那仿生人拉住夏油杰的衣角,蓝色眸子里闪着泪光:“救救我好吗,电池快要没电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电池快要没电了。”没有一个仿生人杀手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仿生人的心脏都是电池供电,一旦电池没电就会死去。

在仿生人盛行的时代,仿生人充电桩在街上随处可见;不过随着暴乱、屠杀,这些充电桩也全部被销毁了。所以说夏油杰面前的这个叫五条悟的家伙,目前只有死路一条。

夏油杰不是专业的科学家,他更不知道仿生人不充电还能活多久,这些一切都可以跟他毫不相干。不过那个仿生人,嗯…....叫什么来着?哦,五条悟。他刚才看向夏油杰的那种恳求、渴望生命的眼神实在是动人心弦。

为什么一个假人会有如此强的生命力。

于是半个小时前还打算自杀的仿生人夏油杰鬼使神差的让五条悟进了家门。

“先说好,我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因为看你可怜就收留你一晚。客房在那边,不要动除了床以外的所有东西,希望在我明早起床前你能安静地离开。”

夜半,夏油杰辗转发侧,有些难以入眠。刚才那家伙的眼神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心软,现在再回忆起它那张脸也毫无杀意。但若是杀掉它,在深更半夜拖着一具仿生人的尸体闯进安全局,不知道高层那帮老家伙会怎么看。说不定他们还会知恩报恩的给夏油杰一个新的职位叫他留下来呢。

不过夏油杰只是这么想着,也并没有走出房门杀掉暂住邻居的行动。

夏油杰这一晚睡的格外安心。醒来后发现面包的焦香充斥了整屋,打开房门,五条悟穿着围裙正捧着一盘煎蛋面包冲他笑。

“诶你醒啦!谢谢你昨天收留了我,嗯抱歉擅自用了厨房,希望这些你能喜欢”五条悟活力满满地眉欢眼笑,俨然不同于昨晚那个向他求救的黯然魂消的仿生人。

夏油杰有些惊讶,但他又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仿生人的性格都是这样阿谀奉承。他并没有在餐桌前坐下,而是握着门把手冷冷地开口:“我还我自己的事情要忙,希望你赶紧离开。”

它看起来有些失落,又立马起身要收拾厨房。夏油杰深知他再回到社会上只会死的更早,但还是打开了门请他出去。

请走这位临时邻居后,夏油杰一个人洗漱,吃饭,做家务。忙完一切之后他打开电脑,进入了招聘网站。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些诧异,昨天还想着了结自己生命的人,为何现在竟没了那种想法。

接着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五条悟那张笑脸。

“烦死了!!!!滚出去!!”他猛地合上电脑冲着空气大喊。

夏油杰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偏偏这次下不去手,给安全局干活的时候没少见那种和仿生人恋爱在局子门口哭天喊地的人类。他深知对仿生人产生任何感情都是愚蠢至极的行为,可是这一整天五条悟就没从他的脑子里离开过。不对,这肯定不对,夏油杰想,他不可能对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天的仿生人产生什么可笑的感情。也许是自己心底的善良随着职业杀手身份的丢失展露出来了吧,他对五条悟只是怜悯罢了,是这样的,绝对是这样的。

昏昏噩噩熬过一天,只吃了早饭;夏油杰没心情下厨,想去便利店买点什么凑合一下,结果在楼下拐角处又碰到了五条悟。它蜷缩在被阴影笼罩的角落中,呼吸急促。

夏油杰不知道是为什么再次向它走去,他看着奄奄一息的仿生人没有说话,架起它沉重的身躯又再一次从家走去。

想起之前暴乱时政府下发的民众自救册上面记录了仿生人充电桩的拆除方法,夏油杰用他还算好使的脑子逆着推出来了怎么去组装。他拆下来家里能有的电池,折腾一番之后总算是唤醒了五条悟。

蓝色眼瞳的仿生人缓缓睁开双眼,在看清楚对面那张焦急的面孔后不禁笑出了声。他轻咳了几声,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谢谢。

他坐起来去抓夏油杰的手,他躲开了,别过头挠了挠后颈:“呃,之前可能对你有些失礼了,如果你….呃,我是说,我不介意拥有一个室友,反正有两间卧室。”

02

生活好像又步入了正轨,夏油杰没过两天又在街头捡到了一只小猫带了回家。他找了一份和撰写文稿的工作,虽然薪水不高,但总算还能做些什么填饱肚子。这份工作并不需要他早起去公司坐班,于是早上他起床,五条悟给他做早餐;他在电脑前工作,五条悟就静静坐在他对面,看书或者逗猫。晚上两个人就一起在厨房忙碌,研究各种甜品的做法;或是对着大大的落地窗而坐,两人同盖一条毯子,细数静谧夜空中的星星。

“我母亲说,其实我们身边逝去的人并没有真正离开,他们只是变成了星星,在每个晚上都和月亮一同出现,悄悄地看着我们。”夏油杰看着星空,轻轻开口。

“可是我并不是真正的人,死后也会变成星星吗?”

“会的。”

“诶?”

“悟虽然并不是有血有肉的人,但是在感情上已经达到了哦。你比我遇见的其他仿生人都有更丰富的情感。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特殊。你已经不算是一具冰冷的机器了,你让我为你着迷。”

“杰这又是什么意思?”五条悟扭过头,万载星河都倒映在他眼里。

“诶?在和我告白吗?”

“随你怎么理解吧。”

他们像正常情侣一样,牵手,拥抱,接吻。直到五条悟浑身上下软的直接瘫在夏油杰的怀里,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五条悟的双唇。

昏暗的房间没有开一盏灯。夏油杰怀下的人儿喘得不成样子,红潮爬上双颊,细密的汗珠从仿生皮上冒出。

他在五条悟白暂的肌肤上亲吻,留下一排排绯红色的印记,手指抓紧了被罩,伴随着一记深顶底吼出声。他依稀听见爱人小声求饶,可这只会让他浑身上下热的更快。整根没入又拔出,两具身体在星月交辉下融合。

03

夏油杰在打赌。

五条悟不可能一直依靠着他那可怜又不正样子的充电桩一直活下去,最近先后出现了几次短路现象,好像他的简易充电桩已经没了用处。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全日本乃至全世界只有在国家级别的实验室还能找到充电桩,而他是根本不可能跑到那种地方

他不知道五条悟还能活多久,所以他在打赌。

“杰!!准备一下换衣服啦,说好要去超市采购的~”他的专属白色大猫猫探出头来。

“嗯,好,等我一下。”说罢,夏油杰合上电脑,却突然接到了陌生号码的电话。

昔日的仿生人安全局局长致电,恳求他回来,要委托他办一件大事。

一切都敌不过夏油杰对杀戮的热爱,他急切的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在安顿好郁闷的白毛猫猫之后急匆匆出了门。

局长亲自和他面谈,说是发现了漏网之鱼的仿生人,想恳请他出警杀掉,并答应会给他在局里找一份工作。

说起来很恶劣,但他热爱杀戮,热爱从其中获得的快感,更不要说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了,于是他爽快的答应了。

局长说稍晚会把具体信息发邮件给他,夏油杰也没多想,潇洒的走出了安全局,盘算着回去的路上买点什么甜点安慰一下被鸽的五条悟。

看到甜品店贩卖着装饰成圣诞树的冰淇淋蛋糕,夏油杰才意识到快要到圣诞节了。做职业杀手那段日子他对这些节日完全没有概念,只会一头扎进安全局一味的工作;说起来五条悟今天说要去采购好像也是为了圣诞节做准备….多了一个人之后,好像确实多了些生活的味道。

抱着装饰的蛋糕结完账的夏油杰望向已经黑透的天空——今天没有一颗星星呢。他突然想到什么,打开手机浏览着平安夜那天的电影票;正盘算着如何度过有史以来最温馨的圣诞节时,一封陌生邮件发了进来。

是安全局的,他们说要发那个仿生人的档案来。

“编号1207-GS 体态高挑,白发蓝瞳 上一次监控记录发现时间:2099.12.8 东京市新宿区….

夏油杰瞳孔骤然放大,大脑一时间停止了运转。

他垂下头思考,而后又给对方回复了一句“保证完成任务”,捧着蛋糕向家走去。

“欢迎回来哦!哇——这是杰特意为我准备的吗!?看起来就好好吃哦———!”

夏油杰没说话,只是笑着摸了摸五条悟的头。

他睡不着,听着怀里的人儿均匀的呼吸声,望向外面暗淡无光的天空陷入深思。

杀掉他,自己是否还能找回昔日屠杀轰轰烈烈的快感?是否能因为杀掉他,从此在安全局拥有一席之地,能有钱权?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早就下不去手了;更不在乎什么狗屁安全局。在这个孩童一出生就被告诫不要对仿生人产生感情的时代,夏油杰已经掉进了万丈深渊。在深知这有多么可怕的前提下,他还是对一个仿生人,或者说,一个假人,产生了感情。

多么荒唐啊,猎人爱上了自己的猎物。

怀里的人儿又往他胸膛里钻了钻,还伴着些许呢喃不清的低语。

夏油杰宠溺的低头,无奈的笑。他到底爱他什么?他想过无数遍这个问题。大概因为在人生中最底谷的时候遇到了他吧,大概是他对生命的渴求,从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到了….

他下不去手。

04

落地窗前支起大大的圣诞树,挂上彩灯彩球,在开足了暖风的房间里放上经典的《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听着烤炉里发出滋滋的幸福声响,夏油杰挂掉一个又一个安全局打来的电话,像是无视掉他们的存在一样继续过他的日子。

平安夜早上起来就看见五条悟坐在床上发呆,夏油杰半梦半醒的转过身去想搂他躺下,伸过去的手突然被电了一下,吓得他瞬间清醒。

“杰….”他带着哭腔说,眼里是无助和恐惧,“我觉得我要不行了充电桩已经不管用了,我,我最近状态很差,我很累

夏油杰强迫自己扯了扯嘴角,僵笑着骂他是早上没睡醒还在说胡话,可五条悟却真的脱下居家服。胸前早已洇开一片黑。

五条悟用他修剪整齐的指甲划开白暂的皮肤,机油喷泻而出,难闻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

他在试图了解自己。

“你在干什么别,别瞎想,你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去找有没有什么新的途径能给你充电”夏油杰脸色惨白,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进行下一步动作。

“杰,听我说。有你的这一个月我很快乐,你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我很荣幸,也很幸福。

可是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根本坚持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只会成为一个拖油瓶,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想让你记住我,你会记住我的吧?我爱你,我….

话没说完,诺大的玻璃窗突然碎裂;夏油杰昔日战斗的队友们纷纷冲进来,他们向五条悟开枪,正中眉心。

“你们在干什么?!!在干什么!!”夏油杰近乎嘶吼地质问他们。

“电话打不通,联系不上你我们当然要来查看任务情况!倒是你在干什么?不伦不类,仿生人杀手居然和仿生人呆在一起?真够可笑的!就应该把你们这种怪胎也关进监狱!”

“杰….”五条悟轻声呼喊他的名字,他毫不理会队友的嘲讽,赶忙俯下身查探爱人的情况。

“你看电池要没电了,会有人来帮我的

其实五条悟早就知道自己上了通缉令,他那天查菜谱的时候在电脑废纸篓里看到了夏油杰删除的档案文件。

“悟….别这样说!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

“杰。”蓝眼眸的爱人抬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抹掉眼角的眼泪,“我不会走的,我要变成星星啦,会一直看着你的。”

“一定会的,要相信我呀。”

电池最终还是没了电。

夏油杰的泪水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听见机器段路发出烦人的电波声。

他拾起爱人冰冷的手臂,指甲与他的相触、再到十指相扣。他试图感到一丝温暖或是一缕残存的电流,可他终究是个机器,只是一具冰冷的机器。

队友们确认仿生人死亡后纷纷离开了夏油杰的住处,只留他一个人,在那连尸体都算不上的机器边守了一天。

没有了玻璃的阻拦,整个夜晚变得更加的透彻。今晚有好多星星啊…..一颗,两颗….

你是不是也在这众多星辰之中,悄悄地看着我?

别丢下我一个人啊,笨蛋。

你说想看樱花的,可是连圣诞节都没熬过去怎么去看樱花啊

今天好像是平安夜呢

悟,你本该要平安的。

05

夏油杰选择了死。

他不明白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哦,不,好像也算值了。

至少他找到了属于他的星星,并和他一同划过了这片天空。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