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回放(R,未完)by XPstudio

预警:

CB,处女毕业,性爱直播

很深很深的深闺五,雷且泥

大量个人XP放出

后续可能会大修一下一起把全文放出

19 Likes

01

直播开始了,镜头摇晃了几下摆正,画面正中坐着一个穿米色毛衣的白发男人,他低着头局促地并拢了腿,听到画外的声音说“可以了”,才猛地抬起了头。

今天的直播间标题是“处女毕业•satoru的绝赞子宫开发初体验”,直播开始后,陆陆续续有一些观众进来,不约而同开始称赞今天的主角。

“相当不错的货啊!是叫satoru吗?”

“蓝色的眼睛真好看,哭起来一定很色吧。”

“抬起头看看啊,你一会儿会哭吗。”

satoru,五条悟有一张相当精致的脸,他没有看直播软件的弹幕栏,而是越过镜头,看向正在调整收音设备的人。

“开始了吗,杰?”他问。

另一个男人走到镜头前,他长的很高,摄像头拍不到他的脸,只能拍到他披在后背的黑色长发,他给五条悟衣领夹上一个麦,然后走回镜头外。

背景里传来一些纸张翻动的声音,然后听到他 的声音,“开始吧,抬起头看镜头,那么首先是第一个问题。”

“名字是?”

“五……satoru。”

“年龄?”

“18。”

“嗯……刚成年吗?”

“是的。”

镜头前的五条悟看起来很紧张,他不自在地拉了一下领口,但还是乖乖地回答了问题。

“以前和男人做过吗?”

“没有……今天是第一次。”

“看过av吗?知道要怎么做吗?”

“看过一些,就是……要插进来嘛……我知道的!”

“有喜欢的姿势吗?”

五条悟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唉?有这个问题吗?我……”

夏油杰走进画面中,依然是只能拍到他的腿和一截腰部,他抬起五条悟的下巴,揉了揉他的头发,“没有,但是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

他回头看了看直播软件,满意地看到观看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个不错的数字,弹幕里都在催他们快些办事,显然观众们已经等不及这种无聊的提问环节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夏油杰笑起来,慢慢地说,“为什么satoru是男孩子,今天的标题却是’处女毕业’呢?”

红色一点点爬上了五条悟的脸,他看了看直播镜头,又很快收回了视线,磕磕巴巴地说“因为、因为我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五条悟往后坐了坐,像是鼓起了勇气,慢慢把裤子脱下来,他抱着自己的大腿,努力把下身朝向镜头,一只手把内裤拨到一边。

“我这里……长着女人的器官。”

弹幕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猛地炸开,弹幕一条接着一条划过去,观众们都激动了起来。

“假的吧?原来是女人吗!”

“是女人吗?是双性人吗?不是特效或者别的东西??”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种人,cuntboy!”

除去惊叹和质疑,还有一些夸奖五条悟的逼长得嫩看起来很好肏的荤话,但这些五条悟都没有看到,他脱下裤子后就一直把脸埋在膝盖后,只露出一截通红的耳尖。

失去内裤的遮挡后,穴口直接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像是被凉到了一样开始不断收缩。五条悟刚刚洗过澡,还仔细刮过毛,原本干燥的下体在刚刚问答环节的时候就已经湿了,镜头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穴口在紧张地翕动着,阴蒂颤颤巍巍地露出了一点头,粉色的穴肉上挂着露水一样的淫液,因为双腿大开,可以看到里面一点点红色的淫肉。

弹幕还在不停刷着,观众们开始刷礼物,对五条悟提着各种要求,夏油杰俯过去看了看,挑了几条金额比较高的念出来。

“直播做这种事一定很爽吧,感觉已经在出水了。”

五条悟大腿打着颤,努力呼吸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他感到肚子里好像有只手在抓他,抓得他小腹酸软,子宫好像在收缩一样,不停地挤出淫水,慢慢沾湿了内裤和他的指尖。

“是……非常的爽,好舒服……好像已经在做爱了一样。”

“看起来很嫩的样子,真的是处女吗,自己有没有玩过?”

“有的,但是只玩过前面的阴蒂,我自己……哈,我自己不敢插进去。”五条悟用另一只手扒开阴唇,露出里面的穴肉,处女膜被扯得发白,最深处的小嘴还在不停颤动着,“我还没有和人做过……”

“被射了一肚子绝对会怀孕吧,主播考不考虑以后直播孕期play?”

五条悟感觉小腹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一下,他想象自己被内射的样子,子宫里装满粘腻的精液,被撑大,然后再被阴茎插入……

“好厉害,已经流水流到停不下来了,satoru。”夏油杰扶着五条悟的后背,让他不用那么辛苦也可以把下体向镜头展示,“大家都要求你对着镜头自慰呢,可以做到吗?”

“好的……可以的。”

五条悟咬着下唇,努力用胳膊抱好大张的双腿,一只手扒着内裤,另一只手伸向阴蒂,刚刚碰到那颗可怜的粉色阴蒂,酸麻的感觉就从脊椎涌起,他没忍住喘了一声,更加用力地揉了起来。

“好舒服……好厉害,和自己做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等一下,”夏油杰捏了捏他的后背,“的确被人看着做会变敏感不少,很高兴satoru能勇敢尝试,但是观众们不是这么简单的要求哦,你要把手指插进去才行。”

五条悟愣了一下,慢慢把手指移到穴口的位置,他的手指很长,淫水马上打湿了他的指尖,他刚才没有说谎,平时自慰他从来没碰过下面的逼,偶尔揉一揉穴口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而现在那口穴的存在感突然变强,穴口一张一合含着他的指尖,淫水从逼里流出来,粘的他满手都是。

五条悟试着把一截指尖塞进去,逼里很软很热,今天他状态绝佳,内里一阵阵犯痒,一整根手指埋进去后可以摸到穴内湿热的褶皱,软肉热情地裹紧了手指,让他忍不住喘了起来。

“里面是什么感觉?”夏油杰问。

“很湿,也很热,感觉里面的肉在不停挤着手指……呼……我觉得还可以再加一根手指进来。”五条悟轻轻喘着说。

“那么继续吧,大家都很期待哦。”

于是五条悟并起食指和中指,尝试着往逼里塞,这次有一些困难,从来没有被开发过的女穴还很嫩很紧,两根手指就有些吃不下了,逼口撑的发白,但内部却没有因为多添加的手指而感到满足,反而变得更痒了。

“有点疼,杰,帮帮我。”五条悟说。

夏油杰轻轻拍他的后背,另一只手亲昵地揉着他的头发,“不行哦,观众要求的是你自己来。你可以多揉揉逼口,放松一下。”

五条悟不满地在他颈窝里蹭着,又害怕又兴奋,他开始抽插手指,处女膜被扯动的感觉让他大腿不停地打颤,两根手指在阴道内的褶皱中探索,试图寻找自己的敏感点。

淫水顺着他的手指流到了手腕,又在突起的尺骨处滴落在床单上,咕叽咕叽的水声渐渐明显了起来,五条悟抽插了一会听到水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指插到一块软肉,小腹突然发酸,又好像被电流打过,他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啊……啊……声音……好奇怪,杰……杰帮帮我……”

“satoru平时自慰的时候都不会叫出声吗,要赶紧习惯,一会做爱的时候要出声才可以。”夏油杰看起来还是很气定神闲,“我不能帮你,satoru再努力一些高潮吧。”

“呜呜……好酸,里面好软啊,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摸过这样的地方……”

五条悟忍不住不停插着刚刚找到的敏感点,插得股间淫水都溅了出来,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不停地从脊椎传到大脑,让他的意识不再那么清晰,太舒服了,只是两根手指就可以这样吗,要是被手指插到高潮了怎么办。另一只扒着内裤的手忍不住摸向阴蒂,粉色的阴蒂已经完全硬起来了,稍微被碰了一下,就带来了极大的快感。

“唔……啊啊……要、要去了……”

“可以哦,手再插快一点。”

五条悟加快了抽插女穴的动作,腰也忍不住挺了起来迎合手指,他的两条腿挣动了起来,又被自己紧紧抱住,他仰着头大口喘气,绝顶的浪潮卷过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全身都在轻轻抽搐。

夏油杰揽住五条悟的肩膀,轻轻亲着他的额头安慰着,一手拿过镜头对准了刚刚高潮过的穴,这口嫩逼明明刚被插入的时候还是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撑得肉都发白,现在却是唇肉泛红,水光粼粼地翕张着,谄媚地裹紧了插进来的手指。

“给大家看看你的成果吧,satoru。”

五条悟抽出手指,两手把阴唇拨开,深处的穴口已经从最开始的浅粉色变成了水红色,微微有些发肿,也不像刚才一样紧紧闭着了,被两根手指插出了一个很小的洞。

27 Likes

02

观众们的兴致已经完全被挑起来了,不少人称赞satoru的逼看起来又紧水又多,迫不及待的观众开始要求夏油杰快点肏烂这个敏感多汁的处女,在直播间里刷起了礼物。

“各位不要太心急,satoru今天第一次做爱,需要耐心一点来开发。”

夏油杰看起来心情很好,他看了一会弹幕,把五条悟放躺在床上。观众说的没错,satoru确实逼紧水又多,刚刚五条悟坐着的地方已经全部被沾湿了。

五条悟躺下也不老实,明明刚刚高潮完气都没喘匀,夏油杰起身的时候还想去抱人家脖子,奈何胳膊上没力气,挂都挂不住。

“satoru,等等我好吗,我去拿一些准备工具过来。”夏油杰无奈地说。

夏油杰去拿东西的时候,五条悟爬起来去看直播软件,高潮一次后他适应了不少,现在像个发现新玩具的猫一样看着一条条刷过去的弹幕。

“我还是第一次接触直播呢,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和观众说说话啊,让我看看……”

satoru今天第一次主动互动,顿时弹幕刷得更快了,五条悟努力从里面挑了几条读出来。

“satoru刚刚高潮得好快,是比较敏感的类型吗……是的哦,而且今天感觉超明显,现在还没完全平复好。”

“逼好粉,想舔……一会你可以这么要求杰。”

“水好多……”五条悟这条还没念完,夏油杰就开门回来了,他接了一句,“确实很多,下次我会给satoru准备尿垫的。”

夏油杰把镜头调整了一个斜对着床的角度,这样一会做爱的时候可以把他们俩的动作都拍到。五条悟在他靠近时自觉靠回床头,翻着他刚刚放在床上的道具玩。

“润滑液,好像用不到了。安全套,不要这个,杰射进来嘛。为什么还有马克笔?”

夏油杰头疼地摁了摁额角,他把润滑液和安全套都扔到床下去,又给五条悟脱了毛衣,让他把小腹凑近镜头。

“一般人的子宫是在这个位置。”夏油杰用手在五条悟的肚脐下方比划了一下,“一会我们需要先找一下satoru的子宫口在哪里。”

夏油杰拿过马克笔,掰开五条悟的大腿,挤进他两腿之间,扶着他的胸口在上面写字,“今天satoru高潮和被内射的次数都会记在这里。”

五条悟双腿打开,门户大敞着对着夏油杰,他现在身上没有一丝遮挡,黑色的字迹在白皙的胸口上异常清晰,记录着他的名字、年龄,高潮次数后面画了一道横,下面的中出次数后还是空着的。

五条悟又往后靠了靠,躺进床头的靠枕里,夏油杰在他胸口写字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一点即将被肏的自觉,下面又开始卖力流水,内部刚刚被玩弄过的软肉也感到一丝空虚,让他双腿难耐地在床上蹭了蹭。

夏油杰把裤子拉链解开,拉过五条悟的手要他帮忙把勃起的阴茎掏出来。这根阴茎完全称得上是凶器,长度超过十八厘米,龟头上翘,气势汹汹地对准了五条悟漂亮的脸蛋。

完全无法想象它插进五条悟逼里的样子,幼嫩的处女逼塞进两根手指就已经很勉强了,夏油杰的阴茎比手指粗太多,龟头就像鸡蛋一样大,插进去肯定会把里面撑得一点缝隙都没有,甚至会撕裂也说不定。

“suguru的超大肉棒出现了ww,真可怜,第一次做爱就要被肏松了。”

“小处女是不是快馋死了他在咽口水哈哈哈哈哈。”

“suguru肏死他,让他尝尝男人的味道!”

夏油杰扶着阴茎,把龟头摁在五条悟的脸上,再慢慢挪到他嘴唇上,示意他舔,前液在五条悟脸上划出湿漉漉的一道,他犹豫着张开嘴,含住夏油杰的龟头,生涩地开始舔弄。

夏油杰摁了摁他的后脑作为奖励,跟弹幕解释:“satoru还没有学过口交,这次就只让他简单做一下,后面我会慢慢教他。”

“舌头伸出来,”他耐心地给五条悟顺着头发,好像下面那根硬得流水的阴茎不是他的一样,“把它全部舔湿。”

五条悟的脸贴在他胯间,像是猫咪喝水一样一下一下舔着茎身,洗干净的阴茎没有什么味道,但是独属于夏油杰的、无法描述的气味充斥在他口鼻间,馋得他脑子发懵,在挺立的阴茎上又舔又亲,不一会儿就把它弄得湿漉漉的。

“好喜欢……”明明这种口交称得上敷衍,但五条悟还是舔得自己气喘吁吁的,太久没有被满足的逼更痒了,可是夏油杰跪在他两腿中间,他都没法并起腿磨一磨止痒,只能用逼磨夏油杰的大腿,把那里蹭得水光粼粼,“杰,快点好不好?”

夏油杰用两根指头去插他水流不止的嫩逼,手指刚刚塞进去,五条悟就受不了一样仰头开始呻吟,抬起腰迎合着抽插,夏油杰的手指比他粗一圈,穴口撑得发疼,但是逼穴里却觉得无比满足,淫液随着抽插往外流,很快又把这一块床单弄湿了。

“satoru的水比我想象中还多,”夏油杰看着已经被完全撑满的穴口,有些为难,“看来没法插进去更多手指了,satoru的处女膜快被撑破了。”

五条悟根本顾不上听夏油杰说的话,插进逼里的手指搅得他又快要高潮了,那两根手指在他逼穴内仔细开拓着,撑开每一寸幼嫩的褶皱,再挤出里面夹住的淫水,手指上的细茧刮蹭着内壁,好像每一个地方都是他的敏感点,只要被轻轻碰一下就会不停流水。

“啊……啊……好撑……杰,快点……要到了……”

夏油杰感受到逼穴在抽搐着紧缩,又湿又热的嫩肉紧紧吸着他的手指,压着的人在他身下无力挣扎,显然马上要被送上第二次高潮,于是他从善如流开始加快速度,插得五条悟的呻吟一声接着一声也越来越快,没几下就逼口漏水到了高潮。

“看来satoru已经适应了通过里面获得快感了,”夏油杰抽出手指,向镜头展示两根手指间淫水拉出的银丝,“里面很热哦,逼肉里能挤出很多水,不愧是satoru。”

他从床头柜上拿过马克笔,在五条悟胸口上又画了一道竖,笔尖触到皮肤的时候五条悟抖了一下,稍微清醒了一点。

“杰……亲我……”五条悟脸上布满了潮红,天空一样的蓝眼睛湿漉漉的,他还没有平复呼吸,胸口起起伏伏带着上面的字也在动,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色情场面,夏油杰也不行。他俯下去亲吻五条悟的嘴唇,伸出舌头舔弄他的上颚,又含住他的舌头吮吸,把人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点清明又亲得干干净净。

五条悟被平放在床上,枕头垫在腰下,两条腿大开着夹在夏油杰大腿上,刚刚被玩弄的可怜小逼完全藏不住,只能一边颤抖一边暴露在镜头下。

夏油杰又拿过来一个手机,把阴茎贴在五条悟的小腹上比划长度,一手举起手机对着他录像,一手拿笔在五条悟小腹上阴茎顶端的位置画了一条线,“这里是我能插到的位置,今天会肏到satoru的这里。没有办法继续扩张了,进入会有点辛苦,satoru要加油吃下去。”

五条悟咽了下口水答应了,又把腿张开了一些,感受着龟头贴着自己的逼口,跃跃欲试想要插进来,马上他就要被这根东西开苞,肏成它的形状,说不定以后再也离不开它,变成没有阴茎吃就饥渴难耐的荡妇——

夏油杰把他的阴唇拨开,扶着狰狞的阴茎往里插。通红的龟头顶开狭窄的阴道口,又薄又嫩的处女膜根本阻挡不了什么,被粗暴地撕裂,五条悟抓着靠枕喊疼,慌张地缩紧了逼穴,却根本阻止不了阴茎的侵犯。

但是这只是开始,夏油杰的阴茎太粗了,五条悟清晰地感受到它一寸寸插入自己的身体里,将里面撑出肉棒的形状。太大了,太多了,刚刚被开苞的小逼根本吃不下,完全涨满了,一点点多余的空间都没有,湿滑高热的嫩肉紧紧吸着夏油杰的阴茎,连淫水都被完全堵在里面。五条悟大声呻吟,胡乱挣扎着想要躲开下体的侵入,但是两条腿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徒劳地空踩几下,腰也被夏油杰用力抓住了,摆明了一点都不想让他逃。

“杰……不要……不要……拔出去!求求你……呜……”五条悟发现自己被牢牢插在夏油杰的阴茎上,根本没有逃脱后悔的余地,那根粗长的肉棒还在往里进,好像要直接捅进子宫里,吓得差点哭出来,“好疼啊杰……吃不下了,我真的……吃不下了……啊……”

龟头狠狠地碾过处女逼里的每一寸嫩肉,五条悟受不了地仰头呼吸,一边喘一边哭,上下滚动的喉结完全暴露出来。而天杀的夏油杰还在缓慢往逼里插,慢得几乎可以称得上酷刑了,五条悟的逼比女人都要紧,逼肉裹紧了吸得他头皮发麻,这个人还在不停哭喊呻吟,让人忍不住插得更深更狠,肏坏了哭哑了才好。

“satoru……被男人插开了,破处是什么感觉?”夏油杰问。

五条悟脑子里嗡嗡响,眼泪糊了满脸,视线里是夏油杰模糊的脸,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下面那口被粗暴撑开的逼穴上,被拍了拍脸才稍稍回过神。火热的阴茎终于顶到了穴道的尽头,内脏好像都被顶得挪了位置,整个下体撑得酸痛,他除了喘息呻吟一时竟发不出别的声音。

夏油杰停下来,又耐心地问了一遍,五条悟呜呜了两声,终于找回了说话的能力,口齿不清地回答:“好酸好……涨,腿上都没有力气了……肚子里也很、很热……啊……杰在我里面……”

“嗯,现在我插到你的子宫口了,”夏油杰亲亲他的眼睛,色情地舔掉五条悟脸上的泪痕,“satoru很棒哦,里面又湿又热,很热情地在欢迎我。”

五条悟凑过去和他接吻,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讨要安慰,刚刚被插入就变成这副狼狈的样子,感觉自己丢了面子的大少爷非常不满地哼哼出声,亲了半天才被顺好毛。

80 Likes

好棒好棒!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