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体验卡(经期 素股)by 言庞

五条悟一觉睡醒,从床上坐起来,那个叫腰酸背痛,想都不想就给旁边还在昏睡的男友一脚。夏油杰半睡半醒迷迷糊糊,转个身搂着五条悟就开始熟练地道歉,说他错了,昨天不应该这么用力,下次不会了。于是小猫又一次被这谎话哄好了,揉了两下把自己腰侧蹭得痒呼呼的脑袋,满意地去捞自己散落在床底下的衣服。

诶?五条悟抬了抬屁股,感觉身体有些异样,湿了?射了?不是,是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五条悟勃然大怒,直接扯着夏油杰的头发把人拽醒,逼问他是不是昨天内射了没清理。夏油杰说怎么可能啊,哪次不是悟晕了他拖到浴室里洗干净的,闻闻他身上还有草莓味的沐浴露味道。

于是两人掀了被子看个究竟,两个男高中生赤裸着身子屁都不穿,五条悟一眼看到自己男朋友晨勃立起来的性器,闷着火的心里瞬间有些毛毛的发怵,顺带便还心猿意马。倒是夏油杰把这人乱飘的视线领回自己身上。

“悟,你流血了?”

五条悟往自己腿间一瞟,看见床单上红彤彤地一小片。

“我…那个…裂了?肛……裂?你搞的?”五条悟支支吾吾话都说不清,傻愣着看夏油杰,寻思着他俩做了那么多次也没见得出问题啊,昨天夏油杰还夸他说现在进去很顺利了。

“应该不会吧,”夏油杰也有点心虚,五条悟昨天还说完全不会痛了呢,“睡觉之前都挺正常的啊。”

夏油杰要给五条悟看看,五条悟难得害羞起来,说大白天的耍什么流氓,还想要把腿夹起来,结果腿一动就感觉更多的液体在流出来。夏油杰眼见着血染红的地方越来越多,飞快去拿了条毛巾垫在五条悟身下来对自己的洗床单任务进行止损。

“别闹,你身上我哪没看过,还给我整这套。”夏油杰轻轻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示意对方把腿打开,后者认了命,闭眼往床头一靠,乖乖听话。

五条悟能感觉到夏油杰热乎乎的手指蹭到自己的阴囊,还有点羞耻,但接着等来好一阵沉默,弄得他害怕得要死。

“夏油杰,你说句话……很严重吗?”五条悟抖着嗓子问。

“悟,”夏油杰似乎在犹豫着怎么说,听着语调很不确定,“你好像长了个哔——”

“什么?你好好说,长了什么?”

“哔——”

“你消音干什么?长痔疮了?”五条悟不觉得自己会得这玩意,但说屁股上长了个什么还会流血,他只能往这上面想。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女人的性器官?”

“啊?”

“嗯。”

“啊???”

 

五条悟睁开眼睛,不信邪地自己扒着看怎么回事。夏油杰趁这段时间飞快穿了衣服洗漱完毕,回来看见五条悟团在那里,一只手里拿着手机,对着上面的图片不断和自己下体比较。这个画面有点像刚刚被阉割了的公猫,回到家里扒拉自己找失踪的蛋蛋,但五条悟到不是少了东西,反倒多了个器官。

“擦擦手,擦擦你那,嗯……我给硝子打个电话问问。”

五条悟从夏油杰那里接过干净温热的湿毛巾,嘴里骂骂咧咧,闹着说怎么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会长这玩意,又说自己还没学会术式反转,赶紧把这玩意变没。夏油杰嘴上安慰着他,心里是乐得开花,虽然他是个男同性恋,但自己男朋友长出逼来,这喜悦程度跟简直等同于跟他说他要当爹了,孩子他妈是他恋人五条悟一样。

 

硝子那边接到电话,反复确认了好几遍,直嚷着她要来看看五条悟是个什么神奇生物,她倒是不惊讶这件事由夏油杰来操心,是个人都知道他们俩搞在了一块儿。夏油杰推脱说不太好不太好,一是怕自己男友被女同学看了个精光,而是怕她一个术式反转把这逼变没了。

“你就告诉我你们女孩子生理期怎么处理的。”

“你去买点……算了,你到宿舍门口来,我给你点卫生棉条。”

夏油杰等了不到两分钟就看见硝子喘着大气奔过来,他算了下男女生宿舍的距离,表示从来没有见她这么积极过。硝子把袋子递给他,又拽住不放,眼巴巴地问能不能去看一眼五条悟。

“不行。”

“就一眼!”

“不行。”

“我教你们棉条怎么用!”

“这上面有说明书。”

“妈的死男同。”

 

在第三次回头抓住悄悄跟在后面的硝子,夏油杰终于把她拎到了宿舍楼外,把那一百年没用过的大门给锁了起来,上了楼通过窗子看到她一步三回头,好笑得要死。他回了房间本想把这事分享给五条悟,结果看见后者半死不活生无可恋地躺着。

“怎么了?”

“肚子疼,腰也酸,浑身没劲,不想动,一直在流血,好恶心,好难受,好烦躁,好讨厌,我为什么会长这玩意,是不是你的错……啊,女生真厉害啊……”

夏油杰没见过五条悟发牢骚,上次他这样念念碎还是因为喝醉了,不过说的是好喜欢夏油杰好想做爱。他坐过去,看见五条悟眼睛放空,额头上出了很多冷汗,玩笑话和坏心思都抛到一旁了,作为一个好男友的他心疼地要命。

“先用一用棉条吧?”

夏油杰在那边看说明书,记住了之后拆了包装,取出手指长度的棉条,五条悟冷着眼睛看着他,“你要把这玩意放到那里?”

“我查了一下说不会有什么异物感的。”

“放屁,这么粗!绝对会裂开的。”

夏油杰摸了摸鼻子,觉得眼前这幕似曾相识,他们两第一次做的时候五条悟也是这么说的。他们俩僵持了一会,五条悟还是选择妥协,想着所有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就随夏油杰放进来。

“杰,你说我这里是不是还是处女啊?”

夏油杰在摸索的时候五条悟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夏油杰被问得手一抖,棉条就往上滑,戳到了五条悟阴囊下面一点,引来了一声闷哼。五条悟的会阴本来就很敏感,现在都被新增的器官占领,被戳到的地方凸起来一点,大概像是没有发育完全的阴蒂,但两个高中男同性恋怎么懂得女孩子的生理结构,五条悟只觉得怪怪的,有点酸胀感,夏油杰只知道五条悟这声唤得好甜腻。

意识到自己开了小差,夏油杰眼观鼻鼻观心,心中毫无杂念地帮五条悟塞好卫生棉条,抽掉外壳的时候长出一口气,一抹脖子一手汗。

“穿好衣服刷牙洗脸吃早饭去,我换洗一下床单。”

“可是我腰好酸。”夏油杰大概听懂了自己男友的言下之意:我身体好难受哦,我还要自己穿衣服刷牙吃早饭吗?夏油杰平时就习惯了惯着五条悟,给他收拾好包个小毯子丢沙发里去了。

五条悟上午还蛮精神的,喝着夏油杰送过来加了致死量糖的热牛奶,团在沙发上一边看漫画一边看夏油杰干活,夏油杰洗床单洗熟练了,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抱着一团湿哒哒的织物去阳台。今天天气有些小热,夏油杰就套了一件背心,去阳台晾床单的时候阳光很彻底地洒在他肌肉上,这个上午因为匆忙,他头发随便挽起来,用之前五条悟图好玩买的鲨鱼夹夹着。五条悟看得眼睛发直,觉得自己男友真是迷死人了,又贤惠又帅,那里能找到这么好的人妻。

忘掉永远出不完的任务,忘掉两个人的年龄性别,忘掉自己隐隐发胀的小腹,这简直是五条悟理想的婚后生活,甚至退休生活。

 

换了几次棉条之后,夏油杰这个技能也点亮了,动作快到五条悟都来不及害羞。夏油杰为了摆脱对五条悟不必要的幻想,静下心来去写任务报告,因为天热,五条悟总想挣脱小毯子,还试图去偷棒冰吃,每次被来检查的夏油杰抓包,又丢回去,末了夏油杰意识到自己不能放开实现,干脆两人一起做到床上去,他就在床上写报告。

五条悟看着报告单上的字犯困,过一会儿靠着夏油杰的肩膀睡着了。夏油杰摸到五条悟身上还有点出冷汗,身子也很凉,意识到他是真的很虚弱,平时他哪会大中午就犯困,体温也很高,暖暖和和像个暖手宝。他没忍住在五条悟脸上亲了好几口,很高兴虚弱的五条悟能依赖自己。

报告写了一半,夏油杰忽然感觉五条悟很不对劲,呼吸加快眉头也蹙了起来,手指用力绞着毯子。夏油杰把纸笔丢在一边问五条悟怎么了,对方眼睛都没睁开,哆哆嗦嗦吐出来个疼字。

夏油杰能怎么办,脑袋里除了多喝热水真的别无他想,但五条悟今天是真的乖乖地水喝了不少,身体还是冷,他就只能把人抱到怀里,把自己的手贴到男朋友冷冰冰的肚子上,帮他轻轻揉着。五条悟对痛感的承受度其实很高,出任务的时候受重伤的时候都没出过声,现在脸色惨白地哼哼真的叫夏油杰又急又怕心疼地要命。好在没有持续太久,五条悟紧绷的肌肉慢慢放松下来,软软地又睡了一会。

好遭罪好可怜哦,夏油杰捡起报告飞快糊弄完,上网查了资料看看有没有忌口,然后去做了热乎乎好吞咽的晚饭。等他弄完看见五条悟光着脚跑到厨房在看自己,又一副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模样。

“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痛。”夏油杰敲了敲他的脑袋,把自己的拖鞋踢给他叫他穿上。

“杰对我保护过度啦!”五条悟倒是笑眯眯地凑上去亲一口自己的男朋友。

 

到晚上五条悟已经看不出任何的不适了,甚至比平时还要活跃,身上也暖和起来,两个人打了会儿电动,五条悟又被夏油杰哄着洗完澡爬上床。

“可是现在还好早啊!”五条悟的意思是无聊。他们平时这个点在做什么呢,在做爱!夏油杰一早就查过生理期可是明令禁止性行为的,虽然说他有想过,但还是心疼五条悟。

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夏油杰还是分得清清楚楚的。

“意思是做不了了吗?”五条悟听着比夏油杰还失望,男高中生的性欲很高涨再正常不过了吧,“用后面也不行吗?”

夏油杰说不知道五条悟的身体是什么情况,怕弄疼了他,等两天看看。

五条悟想起下午的痛来,脸色稍微变了变,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做得不行,比平时更想做,超级想做。

“那口一下是可以的吧,我来帮你口?”

这对夏油杰就是意外之喜,五条悟平时可不会主动提出来给他口,他还在犹豫五条悟就已经贴上来,熟练地扒了夏油杰的内裤,伸出薄薄的小猫舌给他舔弄。

五条悟的心思也很简单,就是想慰劳一下辛苦了一天的夏油杰,他自己都嫌弃自己觉得这玩意恶心,夏油杰倒能把一切都处理好,一句抱怨也没有。

夏油杰看出五条悟吃得很努力,心里是很感动的,但是自己男朋友的口活是真的不太好,牙齿还会时不时磕到自己的软肉。他怕怕五条悟的脸说好啦,辛苦悟了,靠过来点骑上来。

五条悟半跪在夏油杰身上,两根完全勃起的性器贴在一起。两人的手都很大,但因为骨骼的粗细,五条悟的手看起来就纤长些,夏油杰的就厚实点。手交织着一起撸动,两人的纠缠说不清是谁更受用。肤色,形状,颜色的对比,视觉的冲击早就足够,而触觉的饱和更让人想尖叫,每一根惊蛰的筋,每一寸撑开的褶皱,每一根惹痒的毛发,都清晰可感。

夏油杰去看五条悟的脸,五条悟比平时更加动情,现在已经满脸通红,过分白腻的皮肤也烧成了可爱的粉色。他搂过男友的脖子探上去和他接吻,五条悟嘴巴里面有夏油杰性器的味道,但还有牙膏的甜味,对比强烈,色情无比。

五条悟今天射得也比平时早,夏油杰感觉自己没弄几下对面就急着要交精,埋在自己颈窝里喘气,可爱死了。

“是不是你不进去就可以了?”五条悟把夏油杰的耳垂含进嘴巴里玩,说话黏糊糊的,“是不是有种玩法叫素股,杰要不要试试。”

五条悟今天太主动了,夏油杰太喜欢了。他其实怎样都好,五条悟用手用腿用嘴巴都可以,但是感到五条悟是有些努力讨好自己的意味,就随着他的意思做。

他叫五条悟乖乖趴好,腿夹紧些,扶着自己的性器在五条悟腿根处挤进去。怎么说,两个人平时玩惯了大开大合,这样含蓄的擦边球反而不适应了,五条悟觉得怪觉得痒,夏油杰觉得干不拉几的蹭着痛,去床头柜捞了瓶润滑液出来。

有了润滑的夏油杰飞快陷入了温柔乡,五条悟腿间又湿又热,真的操的很舒服。五条悟的阴囊被撞得乱跑,发出的碰撞声相当响亮淫靡。五条悟有些迷糊,习惯性地收缩自己缺少色素的穴口,扭了扭腰去用臀缝蹭夏油杰。

这一动叫夏油杰直接撞上了那未开化的阴蒂,五条悟惊呼出来,并在心里飞快和被顶到前列腺的快感比较,得出结论无法比较,各有各的爽。夏油杰看出五条悟喜欢,就故意往那一点小凸点上磨来磨去,搞得男友又喜欢又忍不住求饶,实在是可爱死了。

两个人在素股性爱中都很享受,不约而同暗想以后还要试试。五条悟的大腿和臀间被磨蹭拍打得通红,夏油杰看着可爱可怜,故意去逗五条悟,抓着髋骨的手摸到小腹,没敢摁压,轻轻画了个圈,贴在他耳边问他。

“这里长了个子宫吗?”

“那种事怎么可能。”五条悟烧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子,把脸埋在枕头里。

“可悟都长逼了,还来月经了。”

“你……你闭嘴!”

“以后射在这里面悟会不会怀孕呢?”

五条悟没吱声,倒是夹着腿一阵乱抖,刺激得夏油杰差点忍不住,他往前一摸,五条悟又射了。

“这么兴奋?”

“别说了啦!”

夏油杰见好就收,退出五条悟的腿间,本来也之差临门一脚,就用手随便落了几下也射出来。往五条悟红的发自的股见一看,那根棉线被蹭得脱了位,里面连着的棉条已经被辣到了出口。

差一点,差一点又要洗床单了,夏油杰心想着万幸,飞快帮五条悟换了一只。

“杰,晚安。”五条悟哼唧哼唧,一米九的个像小猫一样钻进男友怀里睡觉,夏油杰有点好笑地亲他的额头说晚安。

 

第二天起来,五条悟身上多处来的器官不见了,连带着那根棉条一起,五条悟哭天喊地说完蛋了自己身体里有怪东西,要硝子赶紧手术给自己拿出来。夏油杰在一旁又是焦急又是安慰又是惋惜不已。

怎么不给他和全垒的机会啊!!!

 

21 Likes

硝子:这时候想到我了?不给我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这一天,男同,啧啧。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