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 on me(R)by QRY

4P换妻play,xp雷,很雷,if存活教祖*dk5,dk夏*275,双性/轻微G向/失禁/dirty talk,方便区分dk分别是悟/杰,教祖和27是夏油/五条。

Part.1

夏油杰压上来的时候,五条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的身上还都是被伏黑甚尔捅出来的血,伤口刚刚结痂,血淋淋地黏在破碎的制服布料上。血还是温热的,夏油杰摸上那些新生的伤疤,不可避免地换来五条悟的嘶哑喊叫。他的额头上也有一个洞,看起来像是被伏黑甚尔捅了个对穿,如果不是强悍的反转术式,咒力中断的情况下也有可能会直接因此丧命,六眼会因为不够强死在暴君的手里。战斗过后肾上腺素升高的后果是他们之间不可避免的撕咬,原本应该在这种情况下的温存却变成了发泄,夏油杰身上也有伤,他没有办法得到反转术式的治疗,只是草草地用透明胶带缠绕住。这种时候不适合温存,夏油杰想起记忆里天内理子最后看向他的眼神,疲惫地闭上眼,用手去捏五条悟额头上结痂的伤疤。

 

 本来一切都应该水到渠成,由于五条处于一种差点被杀了一次又杀了人的极度兴奋的状态中,也完全不介意夏油杰对他的伤疤进行触碰,他凑过去吻夏油杰的唇,交换了一个血淋淋的吻。夏油杰觉得这种味道太讨厌,黏糊糊的,是他不愿意再尝到第二次的味道。他还想再继续,咒力带着灰尘的轰鸣就到了,完全陌生的特级咒灵把他们隔绝开,散着长发的男人从鹈鹕的嘴里面探出脑袋,洋洋得意地跟他们招手。

 

“你们好啊。”

 

五条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六眼提供的咒力情报和面前的挚友重合,说明这个和他们打招呼的怪人也是夏油杰。男人轻巧地从鹈鹕的嘴里迈步跃出,身上厚重的袈裟有些晃眼。更惹人注目的是他右边的袖管看起来空空荡荡,连打招呼也只有一只手摆着,看起来又别扭又奇怪。

 

“我是夏油杰。”

 

新来的人嘴角弯起一点弧度,和夏油杰平时的笑不一样,五条悟觉得那种笑沾染了一点别的奇怪气息,他形容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是很怪。五条悟的六眼告诉他面前的人确实没有撒谎,他的确是夏油杰。

 

年轻的男子高中生有些愣愣,夏油杰拭去嘴角的血迹,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对这种突发情况总是有各种新奇的想法,他推搡了一下五条悟,结果得到对方一个笃定的眼神。他也确定面前的人确实是自己,可能是不知道多少年后的夏油,也有可能是来自于另一个平行时空。

 

“但是你有点打扰到我们了。”高中生有一点不太高兴,哪怕是面对自己他说话也不怎么客气,对方倒是轻轻巧巧地举起手在他身上和自己之间比划两下,言语里都透着轻巧。

 

“别着急嘛,有一份大礼…现在我们陷入了一点麻烦,总之我的悟也到场了。”

 

又是凭空出现的咒力波动,这次的波动比这个夏油杰出现的时候还要强劲,五条悟的六眼在同一时间响起警报,来的人是直接破空而踏的,出场方式看起来反而比用鹈鹕的夏油杰炫酷得多。悟的六眼在分析的过程中得到了一样的咒力结果,这个看起来和他有一点相似的人咒力波动的方式和他完全一致,连术式都相同,不过看起来似乎比他更强一点。身上的高专教师制服彰示了他现在的身份,唯一令悟在意的就是他遮眼睛的方式——抛弃了平素喜爱的墨镜,换成了一层层白色的绷带,和银色的发丝融合在一起,发型也很奇怪,总之这个自己实在是哪里都奇怪!

 

“你也是…呃,五条悟?”悟试探性地询问,世界上一下子出现两个最强六眼加上两个咒灵操术,现在的情况完全超出他的意料,这是年轻的悟没有经历过的超次元事件,对方的语调倒是让他意外,出奇地冷静,好像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无聊的成年人那样,平淡地叙述出六眼反馈给彼此的结果。

 

“你的六眼应该告诉你了,你面前的也是五条悟和夏油杰,这一点没有错。”五条把手揣在身后,他看起来是下意识地想找什么东西,发现自己的衣服没有口袋之后好像有点烦躁,随便地用皮鞋的尖踢飞了一颗石子,在路上弹跳起弧度,干脆地把脸转了个方向,朝着和他一起来的夏油那边扬了扬下巴。

 

“杰,你来说!”

 

“好吧,好吧,解释的事就交给我。”夏油举起他单薄的一只手,现在他可以使唤的咒灵已经所剩无几了,百鬼夜行失败之后能活命都要托五条的福,他的反转术式和硝子的没有办法比,实在是太疼了,伤口像是在刀尖上被刮了无数刀,最后愈合的疤痕也丑,这也算是一次死亡。但是期间出现了差错,他和五条都被卷入了莫名其妙的时空乱流里,脑子里得到的最后讯息是做爱…这一点让他有些无法理解,直到在这里遇到了杰和悟。

 

夏油把所有的事情都叙述完,还没有给悟和杰足够的缓冲时间,教祖就笑眯眯地打起了盘算,心里想的是要不要玩一点新鲜花样。他承认自己有一点私心,年轻的悟看起来太柔软,和过去的五条相差无几。他相信五条一定程度上也会有一定程度的私心,成年人目光平静,语言也没有什么情感起伏,只是平淡地叙述一个别人听见能惊掉下巴的提议。

 

“虽然我们要做爱了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线里面去…但是,换妻怎么样?”

9 Likes

Part.2

悟觉得事情出现了一点偏差,好像莫名其妙就不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了。这让他稍微有一点烦躁,至少现在是这样——跨坐在夏油的身上让他觉得有点别扭,躲在废墟后面做爱,哈,这种事还真是头一回。

等他扭过头去看杰和五条,发现对方已经直接跳过了扭扭捏捏的环节开始坦诚相见了。至少从他的角度上看是这样。小男友的脸都红透了,眼神止不住乱瞟,余光又总是在他这边乱扫。被人民教师发现不认真的后果就是优等生被捏上后脖颈扯得离自己更近,直接凑上去吻他的唇。

悟看得有点脸热,隔着一段距离他都听见了对面接吻软舌交缠时发出的暧昧水声,他也不是什么太容易不好意思的类型,等到把注意力集中到身下这个男人身上来的时候,悟才注意到夏油的手已经滑到他的胯间了。

夏油的手不方便,等到悟半推半就地配合他把裤子脱掉的时候对方开始摆出一副无辜的姿态,抬起手腕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汗,眼睛都笑得弯起来。

“抱歉抱歉,悟,我一只手不太方便,你看…为了尽快的话,你可以自己扩张吗?我会帮你手淫的。”

还没等悟同意,夏油就直接用手捏上了悟胯间的阴茎。他的话看起来是一种提议,实际上根本就是通知。悟恨得牙痒痒,扭头去看杰和五条,发现对方已经是五条在帮他的男朋友口交的程度了。年轻人一时有些胜负心,而他也不得不承认,成年人的手淫技术都比青涩的dk要好上不少,连冠状沟都有被指腹磨蹭照顾到,酥麻的快感顺着尾椎骨朝上攀爬,一时间他爽得有些头皮发麻,也没控制住本能的生理欲望,在夏油手心顶胯。

万恶的成年人这种时候又在提醒,手头没有润滑剂,悟也只能选择粗暴地把指头顺着夏油的嘴操进去,让他用舌头和津液把手指漉湿。或许平时对待伴侣悟还没有这么蛮横,但面前的明显就是身经百战的成年人,他也就无所谓这些柔情蜜意的东西对他来说是否重要这件事。最强骨子里的征服欲开始叫嚣,手里的动作也带上了几分粗暴,对方似乎也不认输,从鼻腔里哼出几个音节,大概是插得狠了,手指不小心顶到夏油的喉管,对方的反抗也在一瞬间暴动,帮忙手淫的手像是遵循本能一般扼住了悟的喉咙,用虎口卡住了他的下颌,直直发力顶到对方的喉结。

悟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下搞得脑子有些混沌,但最强的大脑反应速度尤其快,即便是在这种被威胁的当口也没有任何停顿,对于他的处境能够利用的东西就是他还插在对方嘴里的手指,他也不怕对方急了把他的手指咬断,也就干脆地在挣扎的过程中把伸进夏油嘴里搅动的右手扣得更狠,左手也搭在夏油手臂的麻筋上悄然发力。或许会因为大脑缺氧有些无力,但一时的脱力也足够让悟从这种窒息中逃脱。等他把沾满津液的手指从夏油嘴里抽离,气喘吁吁地迈腿趴跪在夏油的身上,半弯曲左腿支撑身体,又用右腿的膝盖去撩拨对方胯下的鼓包,脸上带着一种放肆又有点残忍的笑意。

“再乱动就杀了你,夏油。不方便的话还是老实别动让我来吧。”

年轻人对于撩拨伴侣这件事上有一种无师自通的天赋,在得到了对方的同意之后也就采用了一种69式的姿势,虽然悟是跨坐在教祖的肚子上,努力弓着腰,把身体拉成了一把漂亮的弯弓,又微微抬着臀,让他自己的手指能够够到后穴——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吃进去了悟的半截中指,这个画面看得夏油有点头昏脑热,虽然他的五条身体构造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也是足够让人血脉喷张的状况。

悟把身体拉成一把漂亮的弓,靠着柔韧的腰力匍匐在夏油胯前用舌头替他抚慰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成年人阴茎的份量似乎比男朋友的还要大一些,悟也忍不住开始急躁了起来,草草地扩张又给夏油用舌头把柱身舔得足够湿漉之后就把屁股和腰都抬了起来。他自认为自己能够把夏油的阴茎完完全全地吃到肚子里去,努力撑大的后穴只是勉强吃进去一点柱头就开始闷哼,扩张不够也只得咬着牙深入。悟一只手扶着夏油的胸膛完全趴伏在他身上,另一只手努力扶着他的阴茎往后穴里面送,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把成年人的阴茎全都吃进去。

夏油爽得头皮发麻,悟的屁股太会吸了,和五条的柔软阴道完全不一样,温热又湿润紧致的肠肉包裹着他的阴茎吮吸给予刺激,让他的克制力都一时之间都飞到了九霄云外;而悟的反应也奇怪,或许是顶到了什么前列腺点之类的敏感地方,又或许是年轻的dk刚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刺激,喘息又沉又粗的同时悟的阴茎也直接射了出来,浓精溅落在夏油的小腹上,对方随手捻了一缕渡进自己嘴里,又低头凑上来和他接吻。

说是接吻,夏油倒觉得更像是一种发泄。一时间他的嘴里有各种味道,性器的味道、精液的、悟的口水和他的,还有因为磕碰砸出来的铁锈味,不知道是哪里在流血。这种未知让他更兴奋,开始遵循生理本能往上顶胯,手也死死地卡住悟的胯,在结束吻的时候在他耳垂边缓慢地呼吸吐词。

“就算是身体健全的悟,现在也是没有办法挣脱我的。毕竟只是被插一下就能射,悟是已经没有办法发力揍我、发情了的婊子吧?”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