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超度我

乱梦。
五条悟做了一堆乱梦。
梦里夏油杰死了,死的很惨,手臂断了一只,血流的哪都是。五条悟似乎也感受到那种疼,他远远地看着,想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夏油杰的脑袋无力垂下,有一半隐藏被阴影掩盖,另一半布满血污。
“夏油。”
那人没应。
五条悟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刚死去的尸体还温热,仿佛下一秒就能睁开眼睛,对他说这只是个恶作剧。他把夏油杰的凌乱的额发撩开,在薄薄的两片唇瓣上印下一个吻。
“这不是你自找的吗?”
五条悟说。
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掉,雪白的绷带被洇出一圈圈深色的湿痕。
“别离开我,杰。”

五条悟从梦里惊醒,缓了一会儿意识才回笼,一摸枕头已经湿透了。
什么嘛……梦到这种梦……竟然还哭了,好丢脸。
他长出一口气,翻身往夏油杰怀里钻。
夏油杰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搂住五条悟的后腰安抚性地拍了拍,“怎么了?”
“做噩梦。”五条悟又想起梦里的情节,夏油杰这个笨蛋竟然敢丢下自己先死,于是泄愤般的在夏油杰结实饱满的胸肌上咬了一口,小声说:“坏人。”
夏油杰痛得嘶了一声,把五条悟拎着后颈从怀里拉开,下床找昨天被脱到不知道哪的拖鞋。
五条悟也起身,用那双蓝色大眼睛幽怨地看着他,“杰要始乱终弃了吗?上了我就想跑吗?”
夏油杰要被他嘴上没个把门的混账话气死了,“我去给你倒水!”
“哦,好吧。”五条悟又重新躺下,后腰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五条悟揪出来看,发现是睡前玩的跳蛋。
他现在急需一点东西填满自己,甚至等不及夏油杰回来。跳蛋被抵在后穴的入口缓缓推入,粉色的电线垂在外面一小段,轻轻晃动着有点色情。
夏油杰端了温水回来,五条悟就着他的手喝完了,这才有点回到现实的实感。
夏油杰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躺在床上想要睡觉。无奈身边的长条大猫太黏人,窸窸窣窣地爬过来,用牙齿轻轻研磨着他的耳垂。
“杰,我想要。”
他拉着夏油杰的手往自己身下摸,不出意外地摸了一手水。
夏油杰的小指勾到那截电线,勾唇笑了一下,把跳蛋开到最大档。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五条悟一下就软了身子,他控制不住趴在床上,嘴里惊喘,“杰不要……好快。”
夏油杰真的很困,他咬了咬五条悟的指尖就又要闭眼睡过去。五条悟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他把跳蛋抽出来,软着腿往床尾爬,趴到夏油杰的两腿中间给他做口交。
夏油杰困,夏油杰的东西可不困。那性器很快在五条悟的嘴里胀大,即使他费很大力气也堪堪吞进去一小部分。
五条悟做的嘴巴都酸了,夏油杰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可恶啊杰,还不射。”
夏油杰想笑,他也确实笑了,胸腔震颤,嗓音有点沙哑低沉,“转过来,我给你舔。”
五条悟跨坐在夏油杰的脸上,夏油杰高挺的鼻尖正好戳在会阴那块儿软肉上,“哇,直接骑上来了。”夏油杰调笑道。
“不是杰说要帮我舔的吗?”五条悟眨眨那双大眼睛,歪着脑袋看他。
夏油杰没回话,抬手摁住五条悟的臀瓣,十指深深地陷入白皙嫩滑的臀肉里,他微微抬头,在那块儿软肉上狠狠嘬了一口。
五条悟一下子没撑住,雪白的臀直接坐在了夏油杰的脸上,夏油杰伸出舌头往五条悟的后穴里舔,湿滑的舌头顺着张开的孔隙伸进去,五条悟的呼吸加快,笑着说:“好棒啊杰。”
夏油杰随便嗯了几声,把那处小洞舔到湿滑,透明的水液顺着脸侧流下去,夏油杰拍拍五条悟的屁股让他起来躺在床边。
“要玩那个吗?”
“不可以?是你招惹我的。”
“当然可以。”
五条悟乖顺地仰躺在床边,脑袋探出床沿,柔软的白发被随便揉弄了几把,夏油杰扶着自己的性器让他张嘴。
五条悟照做。
粗长的性器被暴力顶入,仅仅是第一下就让五条悟呛出了泪花,他扶着夏油杰的大腿,眼神可怜巴巴的,似乎是想让夏油杰慢点。夏油杰装作看不懂,像是对待后面那处穴眼一样对待这张嘴,一点不留情面地往里顶。
五条悟被噎得流泪,喉管反射性收缩,濒临窒息的感觉让他异常兴奋,下面的性器和后穴流水流得一塌糊涂。
“这不是全进去了吗?”夏油杰摸着五条悟的脖颈,性器在那里撑出一个明显的形状。
他没有故意控制射精,又随便插了两下就在五条悟的喉管里射出来。温凉的精液顺着喉管流入胃袋,夏油杰把性器抽出来,五条悟就忍不住翻身一阵呛咳。
“咳嗽都不忘捂住嘴啊,”夏油杰蹲下身子,眯着一双漂亮的狐狸眼笑,“怕精液被咳出来吗?”
五条悟点头,张开嘴让夏油杰看,嗓子沙哑地像吞过一把玻璃渣,“都吃进去了。”
夏油杰把五条悟拎起来调整了个姿势,让他跪趴在床上,重新硬起来的性器毫无阻碍地插进已经水流不止的后穴,他掐着五条悟的两个腰眼,发了狠地往里操。
五条悟不喜欢这个姿势,让夏油杰把他翻过来,正面对着夏油杰。他双腿大敞,像是最下流的妓女一样勾引着眼前的人操他。夏油杰把他的双腿拎起来架在小臂上,腰部悬空,五条悟这回整个人都被钉在性器上了。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夏油杰覆盖着一层薄汗的精壮腹肌,呛咳着说:“杰我怎么看不见你的脸。”
夏油杰没有回答,沉默着往五条悟身体最深处顶撞,五条悟的小腹上甚至能凸显出夏油杰那东西的形状,他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说:“好厉害啊杰,像怀了你的宝宝一样。”
夏油杰似乎是想把他操死在床上,这种死法可不太光彩,五条悟推着夏油杰的胯骨求他轻点,夏油杰还是不说话,反手在五条悟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五条悟被这一巴掌打懵了,眼泪止不住地掉,“杰好凶啊……”他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猫,勾着夏油杰的脖颈和他接吻。
夏油杰的唇很冰,五条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冰。他尽力舔着那两瓣唇,想把自己的温度渡给他一点。
有什么东西落在他脸上,冰凉的。五条悟想,原来夏油杰连眼泪都是冷的。
后穴的性器抵在最深处射出了精液,精液也凉。
五条悟有些慌了,他用小腿交叉着圈住夏油杰窄韧的腰,“不要,好冰,尿进来,求你杰。”
夏油杰歪了歪脑袋,似乎是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尿进来。”五条悟重复道。
后穴里的性器又重新硬起,一股不同于精液的滚烫液体直直打在肠壁上,五条悟被刺激到翻出半个眼白,“好烫,夏油杰,好烫。”
夏油杰的尿很多,到最后淅淅沥沥流了一床,他似乎不满五条悟这种浪费的行为,把性器抽出来对着五条悟的嘴里尿。五条悟费力吞咽着,呛咳着全部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夏油杰把性器抽出来,跪在床尾不说话。
“杰?”五条悟费力支起身,“杰?你怎么了?”
屋里昏暗,夏油杰的长发零散着垂在脸前,他没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杰,你又要走了对吧。”
夏油杰微微点点头。
五条悟叹息一声,翻身闭上眼睛。夏油杰从后面搂着他。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五条悟睁开眼,身后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其他人的气息。
梦啊。
五条悟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给自己倒了杯温水。

by啭枝

38 Likes

正在社保呢,突然好快的一刀把我也给超度了:sob: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