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假猫怎么办?by 林木

轻松愉快的没脑子小东西,希望520夏五过得开心❤️

 

1.

夏油杰捡了一只猫。

这天晚上他出门散步,在路边的草丛里露出一条白色的长尾巴。好心的小狐狸拨开草丛一看,一只大的离谱的猫躺在地上,爪子旁边的地面上画了一个圆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夏油杰没多想,救猫要紧!他钻进草丛里把猫抱起来,明明有自己半个身子长,竟出乎意料地很轻。然后一路小跑着回自己家去了。

猫在半路上就醒了。它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副墨镜戴在脸上,与它胖乎乎软绵绵地形象一点也不搭,看起来有点好笑。即便如此,这只装酷的小猫也没有乱动,只是睁着眼看夏油杰,在被抱的不舒服的时候喵喵叫了几声。

夏油杰看到他的眼睛,即便是被墨镜挡住了大部分,也不妨碍他从那泄露出的一抹蓝中得知那双眼睛的美丽,像一块漂亮的蓝宝石。

 

夏油杰醒了。他又梦到了自己小时候捡的那只猫,也就是自己的梦中情猫。而今天,夏油杰一直以来的愿望即将实现——一只属于自己的小猫咪!早在一个月之前他就置办好了各种猫咪用品,各种小零食堆成了山,生怕自己未来的主子不喜欢。

是的,夏油杰是一个猫奴在云养了两年猫之后,终于要接来一只属于自己的小猫咪了!一周之前,他在宠物店里挑了一只品相极好,性格超棒的小布偶。而今天就是夏油接他回家的日子。

夏油杰欢喜雀跃。但为了不吓到小猫咪,他将这些激动都按捺了下来。

猫咪一点也不怕生,接回来的当天就四处溜达,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往他床上爬,在他枕头旁边团成一个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这万分之一的报恩可能性就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这天他才下班回家,就发现昨晚还陪自己睡觉的小猫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将自己的冰淇淋零食可乐扫荡一空的白发男人,而且这人甚至比自己还要高一截,还有就是他给猫咪留的猫粮也不见了。

虽然他的外貌惊为天人,头上有猫耳,身后也有猫尾巴,但是夏油杰拒绝。

“为什么啊!”男人拽住他的衣角,“我不够好看吗?”

“我承认我是猫奴,但是我不是二次元,更不是同性恋。”

夏油杰如是说。

 

2.

尽管如此,夏油杰再接一只猫的计划还是暂时搁置了。一是因为他不确定报恩事件会不会发生第二次,他需要时间来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二是因为家里小猫(应该是猫吧)的全力阻挠,对方人形态和小猫咪形态切换自如,撒娇卖萌样样精通,他才表露出一点点不高兴的情绪,就变成小咪来蹭他裤腿。

“杰真的忍心抛下我吗?”

夏油杰看着绕着自己打转的猫沉默不语,可是,可是它实在是太可爱了。在对方不断的“喵喵”攻击下,夏油杰捂着嘴无声哭泣,掏出手机几个连拍以示敬意,认命地把猫抱走给它梳毛。

大赢家享受着对方贴心的服务,嗓间的呼噜声就没断过。就在这美妙的时刻,夏油杰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应该吃什么?猫粮还是和我一起吃饭?”一想到自己货比三家精细选买回来的东西没发挥作用,他多多少还还是有那么一点失落的,只是一点点。

被伺候地摊成一张猫饼的小咪翻了个面过来舔了舔夏油杰的手,说:“我可以吃猫粮的,但是杰以后可以给我买小蛋糕吗?”

行吧,夏油杰现在是真的搞不清楚自己倒底是养了个猫还是养了个人了。

“你有名字吗?”夏油杰顺势挠了挠猫的下巴,被一口咬住了手指。对方没使劲,只是在吓唬人,装模作样地啃了几下,见他没什么反应甚至有点想笑就松开了。

杰叫我什么都可以。能变成人的假猫这样说。这就像是问别人想吃什么结果对方回答随便一样,是最难应付的。

可是不管怎样,给他取个普通猫的名字都很奇怪吧?夏油杰默默地在心里淘汰了几个之前想过的名字,他可不想挨上一爪子,,,也不是不行?

“悟,这个名字怎么样?”夏油杰看着猫的尾巴竖起来又拍在沙发上,看来是挺满意这个名字。

 

现在他下每次班回家都无怪乎两种情况——门口蹲个猫,或者门口站个比自己还高的猫男。“嘿,杰你回来啦!”关上门重新开一次,“喵~”一只小猫挂在门框上扑脸。

偶尔也会出现男人睡在沙发上的情况。虽说他变成人的时候会同时变出衣服来,但他睡觉不老实,躺在沙发上还以为自己是只猫,露着个小肚子也浑然不觉。夏油杰看了一眼,身材挺好,但有点瘦,是不是要给猫加点餐啊。只是因为爱屋及乌,他对男人也有一些宠爱,不忍心叫醒他,而是去翻了条毛毯过来给他盖上。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夏油杰还是不习惯撸这只大爷猫的,因为每次看到他的眼睛,夏油就会想起来“这他妈是个一米九的男人啊”,可是他变成猫咪又那么可爱。想来想去夏油杰都矛盾死了,摸,还是不摸,这是一个问题。

所以在甜品店排队的夏油杰在外人看来俨然就是一副忧郁帅哥的样子,在众多情侣、女生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这个店还是他从女同事口中听来的,好不容易买好了从人群中钻出来,毕竟明天是周末,人多一点也情有可原。走上陌生的回家路,一扭头却看见了一家猫咖。夏油杰犹豫,个鬼,犹豫就会败北!他抬起右手看了看实际上戴在左手上的手表,这不是天色尚早嘛,就进去浅坐一下吧。

寄存好随身物品,进去找个位置坐下,才把买票赠的猫罐头打开,好几只毛茸茸就哗啦一下闻声而来,把夏油杰给围了起来。他沉浸于真正猫猫带来的快乐之中无法自拔,然而猫咖里面的猫都很现实,吃完东西拍拍屁股就走了。这里也不例外,只有两只吃饱了躺在旁边懒洋洋的舔毛。

夏油杰摸了摸猫咪圆滚滚的肚皮,思考这是怎么养的这么胖的,好可爱......喝了一口咖啡,味道还不错。所以拍两张照片吧,当然是给猫啦~

一打开手机却看见硝子发来的消息,大意为:妖界的宝贝六眼、五条家的下一任家主又跑丢了。

听上去有些滑稽,小孩子离家出走吗?夏油杰想起来家里的长毛猪幼崽,估计这俩家伙的智商差不多吧。他觉得好笑,随手给对方发了几张自己家猫的照片,关上手机起身回家了。

 

3.

是的,其实夏油杰不是人。他是一只为了梦想来到大城市打工的狐狸精!他出来打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养猫。一直以来,他伪装的都万无一失,而他的梦想就是他妈的吸猫,天天吸猫。有谁规定狐狸不能吸猫了吗?这个世界上没有生物可以拒绝吸猫的诱惑。但是在狐族的村子里养猫多少还是不太方便的,于是夏油杰依然选择来到大城市打拼。

究其原因,还是夏油杰小时候的那次奇遇。他捡来的那只猫养了没几天就跑掉了。那天晚上他梦到了自己和它告别,第二天早上起来猫真的就不见了,他还难过了好一阵子。但是那猫的墨镜落他家里了,夏油杰给好好的收了起来,出门的时候和行李一并带走了。

 

夏油杰回到家,没能等到修喵咪的迎接,直到他脱下外套换好拖鞋把蛋糕放在桌上人家才慢慢悠悠地从卧室里溜达出来,朝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猛地停下了。对方思考了两秒凑过去闻了闻,然后一脸震惊地张大了嘴:

有我了你还去找别的猫???

 

其实当时夏油杰没再买猫也有悟威胁的成分在:

“悟,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喵。”意思是请讲。

“我能不能再买一只猫?”

“????你敢买我就敢欺负它!!!”他这时候也不演猫了,直接开口说话。

夏油杰看着气得毛都炸了龇牙咧嘴的猫,好生安抚半天才捡回一命。

说是威胁,其实就是在撒娇吧?理解能力百分百的夏油杰胡乱分析。

 

现在猫生气了。具体表现为无时无刻出现在夏油杰的视线里,并且拿屁股对着他。甚至在夏油杰去洗澡的时候也想跟进去,结果被关在外面挠了半个小时的门。

夏油杰穿了浴衣出来,一把捞起在地上骂骂咧咧的猫,单手抱住,任由他扯掉头上的干发帽再拿爪子挠头发。他翻零食柜,拿出一跟猫条撕开喂猫。

“你觉得这是一根猫条可以解决的问题吗?”悟一边吃一边说。

“两根也不行,多少都不行!”眼见着这人又伸手去拿东西,他用爪子去推夏油的下巴,扭着身子想要跳下去,被夏油杰拦了下来,像抱小宝宝一样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一口嘴巴。

猫立刻愣住不动了,掐后脖子都没这效果来的快。他听见夏油杰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对他说:

“乖啦,以后不会再背着悟去猫咖了,原谅杰可以吗?我买了小蛋糕,悟来吃吧。”

 

悟变成人形坐在桌子的一侧,夏油杰坐在他的对面,几乎每吃一口他就会瞟一眼夏油杰,看的夏油整个人都发麻。实际上他的脑子也确实停止了思考,他还记得那时猫直接就整个僵住了。

“悟,那个....”

“...嗯?”悟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吃东西的动作一顿。

“我不是故意的,不也不是,就是,你知道的,你当时是猫吗所以我就...”

“你对别的猫也这样?”

“那倒没有。”是指亲吻吗还是说话的语气,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肯定是没有,夏油杰厚着脸皮否定。

“哦。”他插了一块蛋糕送到夏油嘴边,“杰吃吗?”

“啊,谢谢。”夏油杰张嘴接过了蛋糕,没有意识到这是对方才用过的叉子。

“我也喜欢杰哦。”悟吃掉最后一颗草莓,对着夏油杰笑了一下。

夏油杰觉得他们之间还是有一些误会存在的,但是现在,还是不说了吧。

 

4.

就睡觉了?这就睡觉了?就这?这不是表白吗?下一步不是上床吗?啊???是不是少了点什么活动啊夏油杰?不对啊,他不可能不喜欢我的啊,怎么会这样....

变成猫的五条悟趴在夏油杰脸上,试图捂死这个没出息的家伙。被对方一把扯下来搂进了被窝。

 

夏油杰没猜错,他家的悟真的就是那个离家出走的智商有问题的小孩子,五条悟。不同的是他其实是自己跑出来找夏油杰的,特意变成人间的品种猫再使一点小法术,就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夏油杰的家。本想用美人计勾引他,结果就是那样。心里琢磨着杰什么时候能想起我来啊,在夏油杰给他取名叫悟的时候,五条悟还以为他认出自己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他成自己的代餐了,但是在杰叫他的时候还是会美滋滋地过去。

可是没想到啊,这个夏油杰居然出门去搞外遇,真是气死人了,但是看在蛋糕的面子上也不是不能原谅他,毕竟我是可是很大度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迟早有一天杰会想起来的,他也不介意先演几天猫,毕竟当猫真的很爽。

可是杰还给我盖被子欸!他心里有我!

 

5.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夏油杰就被猫毛糊了一脸,他往里面埋了埋,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睡迷糊的猫爪子拍了拍他的头,翻过身去没理他继续睡了。

既然没有别的选择,那不如就接受现实,反正他夏油杰横竖都不亏。这么想着,夏油杰狠狠地rua了两把猫,把他晃得不得不换个地方睡之后心满意足地去洗脸。

等到他开始吃饭的时候猫才悠悠转醒,闻着香味跳到桌子上,“吃啥好吃的呢?”猫歪着头看他吃面,毛茸茸的爪子蠢蠢欲动。

夏油杰嘬着面,单手把他往后推了推。

“让我康康!”悟伸出爪子被夏油杰按在桌子上,“给我也吃口!”

“你确定你能吃这个?”夏油杰嘲笑小咪,“要吃你至少先变成人吧?”

刚说完猫就照着他胳膊上来了一口,不顾他的痛呼扬长而去。

“咬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需不需要去打狂犬疫苗啊。夏油杰瘫在沙发上,看一眼胳膊,看一眼在房间里跑酷的猪,最后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眼睁睁地看着猫向自己冲来,他还没来得及逃跑,对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了他的肚子上,猫本身的重量和加速度把他压了个半死。

还坐在那居高临下地看着毫无生气的夏油杰,舔了舔爪子,“老子身上可没有那种东西。”

“其实悟你大可不必演猫演得如此逼真。”

 

6.

这天夏油杰回家 ,猫肚皮朝上像人一样靠着沙发,两眼无神地望着电视上播的猫和老鼠思考猫生。他定睛一看,耳朵上的毛少了一撮,而且这么臭美的猫居然让自己身上的毛乱了,怎么看都不是正常的状态。

夏油杰过去揉了揉它的肚子,对方十分敷衍地拿后腿蹬了他手两下意思意思便任君采撷了。

“悟心情不好吗?今天发生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吗?还是身体不舒服?”有些时候夏油杰还是挺庆幸自己养了这么一只猫的,毕竟普通的猫可不能直接开口去问。

“和讨人厌的家伙打了一架。”说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钻到沙发下叼了只绿眼睛的小猫出来,“他叫你帮忙养两天,别死就行。”丢给夏油杰之后又小声说了句,“真是长得一模一样。”

夏油杰给小猫搞好吃的东西出来之后的时候,悟正在和一个购物袋搏斗,嘴里念念有词“要不是不能用法术我才不会输”。夏油杰向它招手,它狠狠地咬了一口袋子泄愤,过来卧在他边上,尾巴烦躁地甩来甩去,“悟,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要问你。”

“喵。”意思是你说吧我听着呢。

“你有发情期吗?”猫盯着他,于是他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那要怎么办?你我两个大男人...呃,男猫?”

悟变成人型,还是盯着他看,“杰不会帮我吗?”

“我怎么帮你啊!!!”

“那咱们互相帮助?”

 

7.

最后两人坦诚相见交换秘密是出于一个意外,五条悟策划出的意外。

小黑猫待了几天就被他爹带走了,还是夏油杰拦着悟他才没有上去再跟他一分雌雄。总之日子又恢复了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状态。正巧碰上夏油杰出差,五条悟吃着冰棍,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突然他灵机一动,艳俗小说的情节涌入脑中。没错!干脆给夏油杰下药,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抱着这个想法,五条悟回了一趟老家,把狐妖夸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贤德淑良,家族的长老们听了感动得直落泪,嘴上说着这样不好吧,实际上还是把最猛的能引出发情期的号称无色无味的秘药掏了出来,等着终于开窍的家主把老婆娶回家。

没错,他忘了说夏油杰是男的,但是问题不大,谁说男狐狸精不能做老婆的?他们可不是什么封建家族!然后美滋滋地回去了。

瞬移回家,五条悟那是倒头就睡。这个法术真的很累人欸!哪怕是最强连用两次也会消耗不少法力,反正杰说明天才会回来。

于是夏油杰提前回来了,甚至还把加了药的水当成普通的水喝了。喝完还吐槽为什么悟喝个水都要往里面加糖。

 

一般来说他们这种修炼出人型的妖怪便不会再明显地发情,只是在那期间会比较烦躁而已。所以在药效刚上来的时候夏油杰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而在他明白过来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

夏油杰洗了个冷水澡,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他把自己关在屋里,抱着尾巴坐在床上,稀里糊涂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会收到发情期这么大影响,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五条咪被关门声吵醒,过来却打不开反锁的门进不去,急得在外面挠门板,“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让老子进屋!”

夏油杰想的心烦,好想见见他可爱的小猫咪,就把悟给撒进来了。

得益于六眼,五条悟绕过了发情期这一习性,所以他也不知道夏油杰咋了。毕竟在他的印象里,那瓶药还好好的保存在某个地方。夏油杰把脸埋进猫肚子里,对方舔了舔他的额头,爪子伸出去挠他的刘海。谁想到过了一会儿他的狐狸尾巴藏不住了,蓬松的一大团不受控制地从衣服下面钻出来。

“悟,你听我解释,”夏油杰按住自己头上的耳朵,怎么也收不进去,“其实我也是妖,一直瞒着你很抱歉,但是我也有苦衷..我的发情期到了,悟能让我自己待会儿吗?”

一听“发情”两个字,五条悟眼睛都亮了,直接变成人,那么大一只压在夏油杰身上,“我来帮杰吧!”他受到夏油杰的影响,也有些奇怪的兴奋。

“悟真的想好了吗?”夏油杰被情欲磨去大半理智,强撑着询问他,“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不会拒绝。”

“杰好啰嗦。”五条悟扒下了夏油的裤子,对方的性器兴奋地不成样子,已经有一些前液从顶端冒出来了。他看着对方可以说是狰狞的鸡巴,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应该做什么。

“杰看起来很会操人的样子。”他说。

“谢谢夸奖。”夏油杰看着对方像是刚得到什么新玩具似的把玩自己的性器,摸摸他头顶的白色耳朵,在他抬眼看自己的时候把头往下压,“悟可以帮我口吗?”

“可是我没有做过这个欸。”五条悟在嘴唇贴上龟头时开口说,饱满的唇珠蹭过铃口被水液染微微反光。他闻了闻,幸好味道没有看上去那么恐怖,甚至还有橘子沐浴露的味道,然后张口将事物含进了口中。他收起牙齿,小心翼翼地怕把对方划伤弄痛,心想我真是个温柔的好1。

“悟做的很好。”夏油杰克制着自己配合对方的速度缓慢地动腰,却在快要释放的时候用力按着他的头,性器捅进他的喉咙,享受对方因难受而不断收缩喉口带来的快感。

五条悟的鼻尖几乎埋进了那团又黑又硬的阴毛里,为了好受一点他尽量地去放松却也因此在夏油抵着深处射精的时候将大半白浊都吃了进去,只有零星几点残留在口中,浓重的腥味熏得他稍感晕眩。

“好难吃。”五条悟坐起来,吐出舌头给夏油杰看他舌头上的液体。紧接着夏油杰的手指代替它插进了他嘴里,往下压他的舌根,在他想咬他的时候又很快抽出去了。

五条悟想骂他,什么玩意。

“干什么啊.....唔?”还没等他继续说话对方就亲了上来,也不介意他才吃过精液。反正也是他自己的,五条悟在被亲的糊涂的时候无厘头瞎想,没注意到夏油杰的中指已经抵在了他的穴口转着圈轻揉。直到插进去小半截,蹭到前列腺才整个人一激灵,反应过来一脸惊讶地推开夏油杰,”我不是在上面的那个吗?“不知道是因为缺氧或是害羞,脸上泛着红晕。

”悟想的话,下次可以。“说完后又凑过去和他亲亲。

”也行。“五条悟堂堂开摆。

 

不知道自己去了几次的五条悟,见夏油杰终于射了一次但又很快硬起来,没什么要结束的样子,认怂了,这人是变态吧!今天我就要死在这张床上,不行,于是翻身就往床边爬,又被对方拽着脚腕拉回来搂在怀里,咬他的耳朵,“悟....”

可是他叫我的名字欸!五条悟一个分心,被翻过来两个人面对面抱着,夏油杰亲他的下巴,问他叫什么名字。五条悟心想被操的可是我啊,为什么糊涂的是你?

“悟。”“我问你真正的名字。”“就是悟啊,五条悟。”

....等等?“悟是那个六眼?”他停下了动作,因为这个名字恢复了一丝清明。而被挑起欲望的猫忍吊在一半很难受,头在他肩膀蹭蹭,小声说杰快点动啦。

理智彻底断弦的夏油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现在停下也来不及了吧?他掐住五条悟的腰,把剩下的部分一下子全插了进去,顶在深处的肉壁上,逼出对方一声控制不住的尖叫。猫显然不喜欢自己发出的声音,一口咬在夏油杰的肩膀,丝毫没有嘴下留情,尖锐的牙齿划破皮肤刺进血肉,血腥味弥漫开来,和空气中的淫靡气息交融。他没有介意,反而因为被激发了兽性而更加兴奋,耳朵欢快地抖了抖,犬齿叼着对方的乳头磨了几下作为回礼。五条悟下意识地挺胸,却是更好地将自己送到了夏油口边,在他的照顾下两边的乳头都被咬的几乎要渗出血来,胸口上也都是牙印。

五条悟的尾巴卷在他的手臂上,因为过于激动尾巴尖乱动糊到夏油杰脸上,拍他的眼睛,好像在替主人找回公道,夏油杰觉得好笑,把尾巴一圈圈从胳膊上解下来,塞进五条悟嘴里让他管好自己的尾巴。又不是猫科都会叼着自己的尾巴找安全感,五条悟想,还是老老实实地咬住了,自己没那么厚的毛还忍不住使劲咬,把自己咬的生疼,委屈得眼泪把尾巴尖尖上的毛都打湿了。他还是松开了那条可怜的尾巴,让它缠在夏油腰上,绕过去和对方的尾巴待在一起。

他整个身子都使不上劲,脱力压在夏油杰身上,已经习惯了承欢的后穴无师自通地吮吸着肉棒,在不断的动作中被操得更开,将它吞得更深,直致顶进结肠肏到他的敏感点。他毫无防范地被送上高潮,嘴上又没了东西堵着,真像只小母猫一样发出娇媚无比的叫声,下面还硬挺着没射出任何东西,竟是达到了干性高潮,连夏油杰都有点惊讶。

“悟没事吧?”他抬头看五条悟,对方双眼上翻吐着一点舌头忘记收回去,显然是暂时没有什么思考的能力了。夏油杰去亲他,轻轻咬住可爱的舌尖,对方顺从地张开嘴让自己进去,嗓间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尝到了血的味道,不知道是不小心把嘴划破了还是刚才他咬自己咬的。

“杰....杰...喜欢杰...."在接吻的间隙五条悟一边喘气一边说,蒙着水雾的眼眨几下便有泪珠掉下来,好一副和平常截然不同的可怜模样。

“我也喜欢悟。”这时候他也不管之前自己说过的话了,而且,在床上的话也能算数吗?见他体力逐渐透支,夏油杰快速挺进几十次,想要射在外面,被察觉到的五条悟按住用小穴榨精,嘴上胡乱说着什么“给杰生小猫”,他只能接受这个提议,粗硬的前端抵在深处磨蹭,抖动着射在了里面。

 

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总不能还把悟当宠物养吧...还是那个六眼....?所以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人了?自己突然发情的事肯定跟他逃不了干系,夏油杰看了眼身旁熟睡的人,至少睡着的时候挺乖巧的。

 

8.

五条悟睁眼,满脑子“生米熟饭”,夜间触发被动把身上的痕迹抹得一干二净,顺便把昨天自己挨草的事情也忘得一干二净,当然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细已经被人家给摸清楚了。一出卧室就看见夏油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是本应装着特效药的空瓶。

一瞬间,昨夜的记忆苏醒过来。完蛋了。五条悟想。

“这是你搞来的?”“嗯....”

犯错的小猫跪坐在沙发面前的地毯上,低着脑袋接受着被害者的审问。

你是六眼?嗯。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人类?嗯。

他将自己的罪行一一认下来,包括接下来的:

“你喜欢我?”

“嗯......嗯?”五条悟受宠若惊地抬头看夏油杰,对方又接着问,不喜欢?他连忙摇头否定、表达自己的心意,“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最喜欢杰了!所以杰可以不要丢掉我吗?”

这副样子算什么,夏油杰叹了一口气,叫他的名字,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抱在怀里,轻轻咬了他的鼻尖,“不会丢掉悟的。”又吻了他。

 

五:可是杰不是说自己不是同性恋吗?

夏:不可以恃宠而骄哦,悟

 

9.

现在五条悟是这个家的第二个主人了。

变成猫咪,竖着个尾巴神气得不行,把之前夏油不让去的地方不叫碰的东西都摸了个遍。在打扫房间的夏油杰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收拾他掉下来的猫毛和碰下来的灰尘。

“杰,把这个打开。”五条咪蹭了一身灰,从床底下推出个小盒子来。

夏油杰犹豫了。这里面是他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包括....

“不行吗喵?”

行!夏油杰大脑光速运转,想出了一万个解释的方法,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小男朋友一定会和之前一样吃大醋,虽然也不是不好哄,他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盒子,“悟你先别急,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的墨镜吗?杰你还留着呢!”

“?????”

“这是我小时候.....诶?”五咪把它戴上了,神态和他的梦中情猫一模一样。

“所以那个‘satoru’也是悟?”“天底下哪来这么多悟啊!”“可是那个悟是白猫啊!”

五条悟变回原型,夏油杰目瞪口呆,一些原来我老婆就是我初恋的幸福感冲昏了他的大脑。

“世界上还有别的猫有我这样漂亮的眼睛吗?还以为杰会一眼就认出我来呢....”

 

当年小五条悟离家出走,十分丢人的迷路并且饿昏在路边(画的那个圆圈是蛋糕),连化形的力气都没有了。被路过的夏油狐狸捡走,带回家养了几天。吃软饭的感觉真不错,就是没有甜品。恢复了力气之后由于想家(里供应不断的糕点)就跑回去了。但是他很喜欢好心肠的小狐狸夏油杰,将自己的墨镜留下作为定情信物,给他托了个梦就回去了。

本来以为杰是女孩子,毕竟留着长头发嘛!但是男狐狸精也没差啦,杰就是杰!会给我带吃的的杰,会抱着我睡觉的杰,把我偷偷藏起来不叫别人发现的杰,喜欢杰。

 

“所以我不如糕点?”听完以上叙述的夏油杰如此评论。

“我回去之后可是每天都在想杰!我想带回去和你一起吃,但是我跑不出去了....我这不是又来找杰了嘛!虽然有点晚,杰还没认出我来...”说着说着委屈的又他自己了。

“是我不好,”夏油杰听他三句话不离自己的样子开心得狠,又有点心酸,“之后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一定会认出悟来的。”

“所以猫条可以随便吃吗!”

“不行。”

 

正文完

 

关于下次:

被压倒的五条悟:你不是说下次我在上面吗!

夏油杰:第二次的时候不是你在上面吗?

(也是)

 

番外

 

“我想悟应该知道自己是个妖怪吧?不是那种无忧无虑不停人话不知悔改的笨蛋小猫?”

五条咪闭上,耳朵往后一倒。

“装睡也没用,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要咬电线、摔杯子、抓沙发、扯窗帘、叼着卫生纸到处跑?悟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喵。”猫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行,你只是一只小猫咪,你什么都不懂是吧?那么冰箱里的香草冰淇淋、草莓慕斯蛋糕、焦糖布丁、巧克力泡芙我就自己吃了,小猫咪可不能吃这些。”

五条咪急了,钻到他怀里对他说:“如果你爱五条悟,你就不能只爱他聪明可爱帅气多金,还要爱他咬电线、摔杯子、抓沙发、扯窗帘、叼着卫生纸到处跑。”

“还有喝你被子里的水。”这是猫猫的天性,猫猫点头。

夏油杰是真的无语了,谁家的恋人会干这些事啊,“我说被子里怎么飘着猫毛。”

“杰,别生气啦。”五条悟化成人形抱住他,“用法术挥挥手就收拾好啦。”

可是他们猫科实在是太会撒娇了。夏油杰只是叹气,他也只能叹叹气了。

猫咪恋人亲亲他的嘴巴,“喜欢杰。”

 

番外完

 

34 Likes

可爱哈哈哈哈

1 Like

五咪那么可爱,所以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对吗杰?乖巧jpg.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