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如何吃咒灵 by youshanmumu

凉面系列的三胎产后番外

summary: 咒灵道具猫肚复原

五条悟如何吃咒灵

夏油杰如何喂饱猫

猫水咒灵球

9 Likes

夏油杰是被五条悟软得不像话的声音叫醒的。

五条悟一般不这么叫。他是个很有自尊心的omega,虽然会在一些场合对夏油杰言听计从,但本质上只是因为他自己也想更爽一点而已。

听到他发出这种小电影女主角的声音,夏油杰就知道自己昨天偷偷放进被子的东西已经派上用场了。

产后的五条悟遇到了一个尴尬的小问题。这是他的第二次生产了,那个地方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过度撑拉的情况,可能会有两三周的时间都没办法完全合拢。

为了帮他锻炼收缩,夏油杰搜罗了很多东西,大部分是吃的,喝的,涂的抹的,这个咒灵是他之前去东京风化场所做任务的意外收获,功能比较特别,简而言之,是用来塞的。

从现在听到的声音来判断,五条悟显然已经被塞舒服了。

夏油杰把手放进被子往下伸,摸到了一个不停振动的长条状物。

咒灵只剩一截短短的根部坠在外面,剩下的部分都被五条悟的屁股夹了进去,人体与器物的动作频率合二为一,一下一下有规律地颤抖着。

夏油杰把手放到颤抖最厉害的两瓣臀肉上,慢慢滑到水迹最黏腻的深沟。

生产后的穴口实在是被撑得太大了,就算已经塞进了尺寸不小的东西,还有一个小小的缺口在往外漏水。

夏油杰把两根手指插了进去,立刻听见了omega满意的呻吟。

“……你……”

“我醒了。”夏油杰抱住想远离他的人,一口咬住了omega肩后勃勃跳动的艳红。

“怎么背着我干坏事?”他在五条悟大口的喘息中低声问,搂着腰的手伸进睡衣,在产后还有点松弛的小腹上捏了一把。

“你……还不是你……把坏东西放我被子里……”

“我没把它塞进这里。”夏油杰的手指在烫得灼人的甬道里转了转,中指指甲熟练地蹭到了那个没被咒灵好好照顾的小肉点。

“唔啊……!别……别刮那里……”

“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五条悟在他怀里拼命地摇头,“太多了……”

“怎么会?”夏油杰笑了一声,拉下五条悟脱到膝盖的睡裤,把omega打哆嗦的小腿扣到自己腿上,又拉下自己的睡裤,将蓄势待发的下身贴了过去。

“现在肯定能吃更多吧。”他在五条悟耳边说,压着五条悟想反抗的身体往前挺了过去。

五条悟是想躲的,可是从臀缝漏出的淫水太多了,左右躲避的动作反而让夏油杰的东西更顺利地蹭到了进攻终点。

“不可以……”五条悟的声音里已经有点求饶了,“会越来越大的,回不去了……”

“早就回不去了。”夏油杰说,他把手指从穴口抽出来,蜜穴飞溅出的分泌物打湿了他的耻毛,又跟着他的动作重重拍上了五条悟的屁股。

插进去了,一点阻碍都没有,顺利到底。

真的变大了……夏油杰的手还按在五条悟小腹上,那里除了怀孕的时候,从来没有凸起过这么夸张的形状。

肉穴被阳物和咒灵挤得满满当当,夏油杰用力顶了几下,把自己和咒灵都送到了最深处。

一般做到这种程度,夏油杰肯定是停不下来的。五条悟被他干到最里面的时候,本来就已经又软又湿的穴肉会越绞越紧,只要再用力插几下,都不用对准五条悟的高潮点,五条悟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被他的自己下意识的收缩动作刺激到哭出来。

但是夏油杰今天决定停下来。

他把自己的阳物安安分分地埋在最深处,手伸到两人紧密交合的地方,将阳物下同样占了蜜穴半壁江山的咒灵彻底塞了进去。

想玩这个游戏很久了,自从夏油杰知道五条悟这次怀的宝宝继承了咒灵操术开始。

离生产已经过了十几天,五条悟身体里还残留着一点属于婴儿的术式血脉。他还有动不动想吃咒灵的冲动,但是频率已经越来越低,对夏油杰给他找来的咒灵口味也越来越挑剔。

夏油杰觉得自己有义务解决这个问题。

“咒灵很难吃,对不对?”他凑到五条悟耳后,小声问。

“……什么……”五条悟还在重重地喘着气,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夏油杰笑了笑,放在五条悟小腹上的手轻轻按了按温热的肚皮。

“今天用这里吃吧。”他说。

意识到夏油杰想让他用哪里吃咒灵之后,五条悟就一点都不想乖乖待在夏油杰怀里了。

夏油杰当然猜到了这个反应,五条悟的小腿刚颤颤巍巍地动起来,就被他用自己的小腿压住,五条悟想伸手去抓床沿,正好让夏油杰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更牢地抱回怀里。

要在床上说服五条悟做一件他不愿意做的事,用嘴说必然是没用的,就算是夏油杰早就想好正当理由的迷魂汤,也要在其他努力的基础上才能发挥效果。

五条悟被夏油杰用体重优势压在下面,做了夏油杰能想到的所有坏事,上面的嘴咬耳朵啃胸口,下面的手捏屁股掐大腿,埋在肉穴里的性器时不时打乱两边的节奏,往里面冒水多的方向捅一两下……几分钟后,被玩弄到浑身通红的五条悟就尖叫着射在了夏油杰身上,两条一点都不柔弱的手臂一开始还在用力推夏油杰肩膀,现在已经被alpha带着恶意的汹涌情潮击溃,颓然滑落到床上。

现在可以灌迷魂汤了。

夏油杰看着身下连喘气都虚得像游丝的人,确认对方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悟……要张嘴吃饭了哦。”他摸了摸五条悟汗涔涔的脸颊。

“不要……”五条悟还在下意识的摇头,但是夏油杰把他的大腿放到自己肩膀上的时候,他一点挣扎都没有。

“要吃的,”夏油杰把自己的阳物稍微抽出来了一点,“除了吃三餐,夜宵也要好好补营养,否则奶水就不够喂了。”

五条悟有气无力地瞪着夏油杰:“还不是你……”

夏油杰笑了。

他扒开五条悟的腿,开始打量那个被他塞进穴道,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根部的咒灵。

“真厉害,都塞进去了。”他忍不住夸赞道,“不过还是要再揉小一点……给你塞到肚子里才行。”

“混蛋……这种东西都是给……”五条悟没有把那个词说出来,但是他的声音变委屈了:“……你怎么能用在我身上……”

“这么好的东西给猴子才是浪费。”夏油杰把手伸到蜜穴被撑得满满的苞口,推开抗拒的臀肉,硬是把两根手指从阳物和咒灵中间挤了进去。

“唔……!混蛋……出去……”

五条悟被撑得满脸通红,用力拍打夏油杰的手臂。
夏油杰被他拍得发不了力,只好腾出另一只手,狠狠地拧了一下omega又开始不听话的屁股。

“别乱动。”他头也不抬地说。

已经埋进窄穴里的咒灵早就被omega一波一波的分泌物打得湿滑,而且还在振动,夏油杰又伸进一根手指,才勉强握住了那个狡猾的长物。

他伸进第三根手指的时候,性器也跟着往里面挤了一点,把五条悟直接挤出了呜咽声。

“出去……呃啊啊……受不了了……哈啊……要撑爆了……”

“马上就好。”夏油杰已经顾不上安慰五条悟了,他手上做的是平时习以为常的事,但是此情此景过于脸红心跳,让他甚至有点不会使用咒力。

足足花掉比平时长了两倍的时间,夏油杰才把咒灵慢慢搓成小球,朝omega紧闭的宫口推去。

虽然他的动作已经很小心,但是五条悟生产后的肉穴内壁也比过去更加敏感,只要被咒力的波动擦到一点,就会引发水量惊人的潮吹,还有一阵让夏油杰想抽出咒灵直接用自己的性器碾碎的颤抖。

夏油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咒灵球塞进omega的宫口,他把手从穴口抽出来,抬起头想亲一口受委屈的人,在做接下来的坏事之前稍作安慰,却愕然发现对方的眼圈已经红了。

他没想到五条悟的反应会这么大。被咬得红肿的嘴唇一抖一抖,已经不止是生理产物的泪珠含在眼角,明明是在瞪夏油杰,看上去却可怜得像小孩子在撒娇一样。

“悟……”夏油杰有些慌乱地伸出手,想替五条悟擦掉眼泪,手被啪的一下拍了下来。

“你又要我生小孩是不是?”五条悟的声音都被刺激得发哑了,让夏油杰听着很难受,“又要看不见了……又可以欺负我了……”

“不会的,”夏油杰没想到五条悟会突然想起这件事,连忙开始安慰他,“不会看不见的,一会就帮你拿出来……”

“怎么拿出来!你都塞到那里了,除了生下来还能怎么办……”

五条悟越说越生气,两条腿在夏油杰肩膀上乱踢起来。两人紧密嵌合的下身被迫跟着他的动作摩擦,夏油杰埋在他身体里的性器本来就已经煎熬许久,被他蹭得越来越把持不住。

“好了好了……”夏油杰口干舌燥地按住五条悟的脑袋,用手捂住了那张还想说话的嘴,“别害怕,会帮你弄出来的。”

“少骗人!”

“没骗你,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夏油杰轻轻揉着五条悟的嘴唇,释放出安抚的信息素。

还是和过去一样。就算他们在吵架,只要他说了这种“不骗你”的好听话,放出自己的信息素稍微缓和一下局面,五条悟的身体就会放下立场,条件反射一样自觉依附到他身边。

夏油杰把安静下来的五条悟搂到怀里,感觉到那股软软的奶油味被他包裹着逐渐安稳下来,心中宽慰之余又冒出了一点难受。

真是好骗啊,简直比十年前更好骗了。

“你好好配合的话,我可以帮你把那里顶开一点。”他把下巴抵到五条悟的额头,亲了一口omega汗湿的头发。

“不过怎么弄出来就要看你自己了。”

把咒灵球塞到omega的肚子里,要求对方用无下限从那里排出来给自己吃,就算打上“通缉犯行为”的标签,这种行为也仍然太超过了。

……最近为什么总是暴露这种糟糕的本性呢?夏油杰站在浴室门口,心里有点后悔。

糟糕到好像真的把五条悟惹生气了。

十分钟前五条悟踉踉跄跄跑到浴室锁上门,用行动拒绝了夏油杰帮他先顶开生zhi腔的提议。夏油杰跟到门口等着,一开始还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声音逐渐消退,现在里面已经安静很久了。

“悟,”夏油杰敲了敲门,“可以让我进来吗?”

“……你再不说话我就直接进来了。”

这样下去是肯定不行的。

刚刚生完小孩的omega不可以一直呆在潮湿的卫生间,咒灵球更不能在omega的肚子里放太久。五条悟身体里属于他的咒灵操术基因已经随着孕期的结束逐渐消失了,如果被搞到生病该怎么办呢?

夏油杰把备用钥匙插进门锁,慢慢地转了一圈。

不经同意就开门的理由很多。最重要的是,只要想到有一个咒灵球被他塞进了五条悟孕育小孩的温暖地方,很快就能连带着香甜的汁水被他一起吃到嘴里,夏油杰的下身就硬得一分钟都不能再等。

性幻想的第一扇门被他顺利打开了。

和脑海里预演的一样,五条悟坐在洗手台上,后背靠着镜面,两腿叉得很开,大腿紧紧贴着小腿,两排洁白的脚趾轻轻点在大理石台面上,姿势和平时被他.干的时候一模一样。

和平时不同的是,那个汩汩冒水的穴口里插的不是夏油杰游刃有余的阳物,而是五条悟自己生涩扭动的手。

五条悟没有看他,但是他肯定听到了夏油杰靠近的脚步声。在夏油杰捏住他手腕的时候,他不仅没有躲开,反而像是彻底松了口气一样,从小臂一路紧绷到手背的肌肉松弛了下来。

看到这样的反应,夏油杰知道接下来应该会很顺利了。

“那里用手是进不去的。”他对低着头的五条悟说,“让我来吧。”

五条悟仍然没有发出声音,夏油杰也不再征求意见,捏着他的手腕慢慢往外拉,半分钟后,五条悟的两根手指湿漉漉地滑出了穴口。

“你要射在里面吗?”夏油杰解裤子的时候,五条悟终于开口了。

“……不会,”夏油杰说,“不会再让你生小孩了。”

“可是你很喜欢吧?”

“喜欢小孩?还好。”

“不是说小孩。”五条悟搂住夏油杰的脖子,两条腿主动盘上了夏油杰的腰,“每天晚上乖乖被你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说了不要也不会真的拒绝,特别喜欢看我这样吧?”

他的动作很配合,声音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夏油杰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他正想开口问,就被剥夺了发挥理智的机会——五条悟主动提起屁股,沿着他勃起的性器一路往上蹭,湿滑的穴口刚刚含住肉刃前端,就迫不及待地沉身坐了下去。

“嗯……”

五条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他搂住夏油杰的手臂也收紧了,两只手用力揪住夏油杰脖颈后的肌肉,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捏起又松开。

“好大……”他把头埋进夏油杰肩膀,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夏油杰的耳廓,“比电影里的男主角还大……杰真是厉害死了。”

“等等……”夏油杰堪堪抱住整个坐到他身上的人,有点措手不及。

五条悟的四肢没有他结实,腰腹也因为怀过两次孕的关系比过去柔软很多,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一个身高一米九营养良好的成年男人,突然就着嵌合的姿势挂到他身上,凭空增加的重量让夏油杰差点没有站稳。

“还不够深哎,杰还没有顶到那里……”五条悟在他耳朵旁边抱怨。

“哪有那么快……别乱动!”

五条悟提屁股的动作没有被他打断。他抱着夏油杰的脖子,脚踝扣在夏油杰背后,借着两个支点把下身抽离开夏油杰的阳.物,又重重地坐了回去。

“呃啊……”他一点也不害羞地尖叫出声,头也不自觉地扬了起来,发丝甩上了夏油杰的脸颊。

“好舒服……”他揪住夏油杰的头发,低头看人的目光有一些涣散,“杰再变大一点啊……马上就可以顶到了。”

夏油杰被那目光里不加掩饰的催促弄得有点脸红,在他们已经不少的经验里,五条悟从来没有这么主动地向他索取过。

“说了没这么快……你别乱动了,让我来。”他尴尬地说。

“不用你来……我自己也可以很爽,”五条悟夹着夏油杰的腰,脚在夏油杰后背踢了一下,“快点,去床上。”

……还真敢说啊。夏油杰按住还在蹭他后背的脚掌,想直接插进生殖腔把人办了的冲动已经越来越无法忍耐。

“在床上就不止是帮你顶开这么简单了。”他好心发出警告。

五条悟笑了一声。

“说得好像你本来打算忍住一样。”夹着肉刃的穴道被他主动缩紧,成功激出了夏油杰狼狈的吸气。“快点抱我去床上,”他在夏油杰耳朵旁边催促,跃跃欲试的声音被顶得有些颤抖,“……我要骑你。”

五条悟真的像换了一个人。

十几分钟前他还被夏油杰压在床上,眼泪汪汪地用那里吃了一个咒灵球。十几分钟后他被夏油杰重新抱回床上,把后者推倒在同样的位置,然后就坐在挺立的阳.物上晃着屁股动了起来。

“好棒……好舒服……哈啊……”他仰着头大声淫叫,夏油杰只能看到他因为快感而绷紧的优美下颌曲线。线条浑圆的屁股一下一下打到夏油杰腿根,因为怀孕的关系,那里已经长出了很多赘肉,碰撞夏油杰腿部肌肉的声音格外悦耳。他一下坐得比一下深,夏油杰被他骑在身下,几乎都没出什么力,那个温暖紧闭的腔口就被自己那条任人享用的长物打开了。

“可以了,悟……把那个东西弄出来吧。”夏油杰按住五条悟还在放荡晃动的腰肢,忍无可忍地提醒他。他的前端已经闯入禁地,五条悟却还在扭着各种姿势努力把他往里塞,简直像是生怕他忍住不射出来似的,完全把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忘了。

夏油杰固定住五条悟,开始小心地往后撤出下身,可是五条悟抓住了他的手臂。

“不可以出去哦。”他对夏油杰说,眼角的生理泪水闪烁着狡黠,“杰不是想吃咒灵球吗?用哪里推进去就应该用哪里重新收回吧。”

“……你要干什么?”

五条悟露出了一个真心诚意的笑容。

“要给杰想要的呀,用无下限给杰喂咒灵球吃。”

之后发生的事夏油杰一点都不想再回忆。

顺利排出咒灵的五条悟无事一身轻,而他只能乖乖跪在床脚,被找回力气的omega威逼利诱,用嘴把后者身上因为刚才的情事漏出的各种乳汁蜜水舔了个干净,才获准把那颗伤他不浅的咒灵球吃进了肚子。

“好吃吗?”五条悟支着下巴靠在床头,打量夏油杰复杂的表情,“不管怎么说,还是比一般的咒灵球要水嫩一点吧。”

夏油杰僵硬地点点头。

“还敢吃吗?”五条悟又问。

他把腿搭到了夏油杰肩膀上,像个天真的小猫一样暴露出偷藏的玫瑰。玫瑰被狂风骤雨打得七零八落,翻开的嫩蕾还在轻轻地抽搐着。

“……不敢了。”夏油杰口干舌燥地回答他。

fin.

42 Likes

好会玩:100:

过了一遍五条悟体液的咒灵肯定特别香甜:clap::clap:

1 Like

悟狂性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