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人之危 by youshanmumu

凉面系列的三胎孕期番外。

 

被夏油杰扒裤子的时候,五条悟当然是说了不要的。而且说了两遍。

他对夏油杰提出的要求有时候很奏效,可以得到立刻执行,有时候又很浪费,一个音节都不会被搭理——前者是夏油杰在白天的惯常面目,后者往往出现在三更半夜,观众只有五条悟一个人的床上。

夏油杰和他上床的时候,总会暴露出一些温文尔雅表面下的原始本性。本性有时候暴露在动作粗鲁,迄今已经撕坏了五条悟十几条紧身裤,有时候暴露在目的明确,会直接跳过先脱上衣的常规步骤,让五条悟上半身穿着衬衫为人师表,下半身光溜溜湿漉漉地开门迎客,整个人狼狼狈狈让他按在随便哪里,不由分说就先做一轮。

这两种暴露心急和耐心的毛病都足够丢人,一般不会同时出现,可是今天夏油杰破天荒都犯了。

“说了不要……”

上半身被压到桌子上的时候,五条悟再次坚持了一遍立场。他话音未落,后背就贴上了冰凉的桌面,失明后格外敏感的触觉让他的身体整个都被刺激得抖了一下。

不自觉的抖动让五条悟并拢双腿的自保意识松懈了一瞬间,抓着他腿根的手没有错过机会,五条悟的腿被分开了。

“你怎么总是这样,”他听到夏油杰带着一点笑意的声音,“……真乖。”

是啊,每次都是这样。在这个场合里,五条悟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在夏油杰面前露出破绽。五条悟很怀疑是另一个世界的夏油杰在他面前露出过一次致命的破绽,这个世界的他才要一次又一次地偿还人情。

可是这公平吗?

omega毫无准备的窄穴还干涩着,被湿润温热的舌头无耻入侵,熟门熟路地翻搅舔舐,舌尖在肉壁上深深浅浅地一阵乱顶,就把肉壁顶出了羞涩又兴奋的潮湿。

湿了没多久,五条悟就在失明的状态下完成了生平最快的一次潮吹。

水来得太快也太多,他甚至听到了夏油杰的皮肤接住那股淫水的脆声。

他的人情真的还得太多,也太不知廉耻了。一还起来就上瘾,就想还更多,想让夏油杰的舌头立刻退出战场,换他更满意的东西进来表现。

只是舌头,最多把他弄到喘气的程度,还没丢掉嘴巴的底线。

五条悟不想委屈上面的嘴巴,也不想亏待下面的嘴巴,他动了动腿,脚趾装作不经意地蹭了一下夏油杰绷紧在他两腿中间的腰。

夏油杰的反应比他想象的更快。

“干什么?”

“不干什么。”五条悟把脚收回去,搭到夏油杰过来抓他的手上。

这是夏油杰对他怀孕时仍然喜欢乱动的体贴,即使现在气氛不是完全和平,眼睛也不能再替他确保没有自作多情,五条悟并不担心自己的大腿会无人照顾。

“不喜欢舌头,说过很多次了。”他对夏油杰说。

他知道夏油杰还在看那里,就着门户大开的姿势,自己缩了缩还在颤抖的穴肉。

已经暗示得够明显了,五条悟自认为算是仁至义尽,可是夏油杰并没有踩这个台阶。

“话要说清楚。”他对五条悟说,搔了一下五条悟的脚心。

“……不说。”

夏油杰哦了一声。

“不说。”他重复了一遍,松开了抱着五条悟大腿的手,“好啊。”

好什么好?装什么装?五条悟还没来得及骂,就被夏油杰一声不吭地抱起来,护着肚子翻过身,两块膝肉不知道被他怎么摆弄,推推搡搡间就跪上了桌子。

“你就什么都不说好了。”夏油杰扒开五条悟又想并拢的大腿,他的声音又凑到了五条悟的后穴附近,吐息吹进抽抽噎噎的小洞,湿润的洞壁又泛起一波春水涟漪。

“你又流水了。”夏油杰在五条悟的屁股上抹了一把。黏滑的蜜液和同样光滑的臀肉并不融洽,水沿着股缝朝母地流去。

怀孕的人是不能着凉的。

被空气降温的体液流回热穴的前一秒,夏油杰的舌头替五条悟笑纳了他自己的产物。

他又开始舔了。五条悟失望地心想。

所以说人还是要多吃甜品少吃抹布,夏油杰的舌头几乎从来没有在他们的成人行为中缺席过,不知道这个人是吃了几辈子的苦,逮着一个会留糖水的地方就停不下嘴,让想要其他服务的糖人非常无奈。

“……有这么好吃吗?”夏油杰一路舔到大腿根的时候,五条悟忍不住问了。

夏油杰没理他。但是五条悟话里的讽刺大概还是传达到了,因为他语毕后,夏油杰就用上了牙齿。

五条悟完全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被咬屁股,也是第一次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被咬屁股,一点准备都没有,夏油杰咬第一口他就叫了出来,很狼狈地开始踢人。

被他乱踢的夏油杰不再咬他,但还是不松口,在留下的牙印上乱亲——亲了几口又开始咬,五条悟又叫起来,叫了夏油杰只好又亲,几次下来,夏油杰越亲越敷衍,越咬越来劲,五条悟越叫调子越不对,屁股越抖越往夏油杰嘴里凑,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真实态度的转变,还是孕期反应最快的地方替他喷出了真情流露。

拜夏油杰心急所赐,五条悟现在还好好地穿着衬衫,又是跪着的姿势,胸部虽然因为怀孕越来越显形,此时正好却在夏油杰的视线死角。

应该是没被发现的。五条悟的屁股还被夏油杰咬在嘴里,心里反倒松了口气。

他正想把手偷偷伸到衣服里,抹掉还没漏出来的乳汁,唰的一声,衬衫和十分钟前的裤子殊途同归了。

松嘴的夏油杰身体前倾过来,头凑到了五条悟背后。

“你又不说。”他还在用那种平稳的陈述声音,但是声音明显没有刚才平稳了。

“……就不说。”五条悟恼羞成怒地犟嘴。

被一个早就脱干净的人凑过来贴着,大腿后侧终于也碰到了顺着姿势挺过来的硬物。羞耻的欲望已经三百六十度暴露人前,五条悟懒得再做暗示,直接把屁股翘了上去。

在失去视觉只能完全凭记忆摸索到正确位置,让那根烫柱顶进后穴的时候,五条悟听到夏油杰吸了一口长长的气。

夏油杰搂住他的腰,把他从桌子上抱下来,两人一起坐到了椅子上。

重力让五条悟把夏油杰的阳物纵容到最深的地方,只是一秒钟不到的事。让他被夏油杰一下一下抽着腰的挺动干出眼泪,只花了夏油杰一下的功夫。

 

为了避免影响宝宝,他们很久没用这个姿势了,这是唯一一个五条悟做上兴头也不会主动邀请的姿势,因为太被动了——完全被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掌控着,永远都要落回夏油杰手心里的宿命感太强,夏油杰努力不流露出来的得意也太让他耻辱。

 

最强咒术师可以做别人身下的omega,但是这种姿势带来的无力已经超过了身体示弱的范畴,会让人产生一种由身到心全部被人捏在手心随便玩弄的恐惧。

这种他不敢告诉夏油杰的恐惧时隔几个月再次席卷全身,在一片同样不敢告诉夏油杰的恐怖黑暗里,让五条悟在那个小肉凸被夏油杰顺利顶到的时候,无法自控地用双臂抱住了自己。

他又流奶了,淡粉色的肉柱也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这次他没有伸手偷偷解决,他知道这种姿势会让夏油杰出于怜悯的心理忍不住抱他。

弱者只会得到怜悯,并不会因为博得怜悯而逃过惩罚。

夏油杰还在动,他的喘息就在五条悟耳朵旁边报告兴奋,一声都错过不了。五条悟听到他又喊自己宝贝,用各种平时谁都想不到会从夏油杰嘴里冒出来的坏话夸他好棒,夏油杰对他身体部位的比喻还算贴切,都是多汁的水果,从水蜜桃啃到小石榴,小石榴又变成小葡萄,小葡萄吃几口又说回水蜜桃……

“烂透了……”夏油杰一边捏着他屁股一边往里面捅的时候,给五条悟的水蜜桃加了这句有点语无伦次的新描述,“叫一声好不好?你真的好香……”

五条悟一直忍着没叫。他平时没有那么能忍,可是这一次再不忍下来,防线就要彻底失守了,这一次彻底失守,可能就彻底失去了控制自己的主动权,从此以后彻底依赖上夏油杰也说不定……

那怎么行呢?

现在是很喜欢的样子,可是夏油杰自己说过不会喜欢很久了。

在夏油杰因为这个姿势罕见得没忍多久就射出来之后,五条悟用上了他全部的力气,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从夏油杰怀里挣了出去。

毫无意外地跑出两步就摔了,在摔倒之前,又毫无意外地被夏油杰抱回来,和刚才换了个方向,面对面坐到alpha身上,后穴被过分地重新塞进软了半截的东西。

“放我走……”五条悟对夏油杰说,努力忽视后穴想要夹紧的冲动。

憋了太多分贝不低的尖叫,已经憋出了一点真假难辨的哭腔,夏油杰显然也听出来了,抱着他的手松了一下。

“为什么要走?”夏油杰问他。

“……太恶心了。”

“……这种事?”

五条悟摇摇头。

“……我,”他说,“……是我太恶心了。”

他的眼泪总算流出来了,和他没有守住的最后一丝尊严。

尊严又哪有什么最后一丝呢。

五条悟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也太看得起夏油杰了。不知道是不是信息素的影响,夏油杰标记过他以后,对他的判断冷酷又精准很多。不会在他不需要安慰的时候安慰他,也不会在他自以为需要尊严的时候信以为真,马上赔礼道歉把最强的尊严双手奉回。

“你才发现吗?”他语气平静地反问五条悟,“每天晚上都会故意叉开一条腿凑过来,含到软了也不松嘴,一副离不开我的东西的样子……你在床上一直都是这么不要脸的。”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站起来,朝一个他们做这事时从来没去过的方向走去。

摸着墙壁的纹路意识到夏油杰在往哪里走之后,五条悟剧烈地挣扎起来。

“……回去!你要不要脸……”

“装什么?明明就很喜欢我不要脸。”

“你……”

五条悟想说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夏油杰把他顶到墙上,半硬不硬的东西在他身体里动了几下,很快又涨大起来。

门口还有小孩的奶香味,门里隐约还能听到二福的哭声。小儿子和五条悟小时候一样,从来没有在九点前睡过觉,这样看来,会继承六眼倒也不奇怪了。

五条悟耳朵里一半是隔墙的哭声,一半是夏油杰逐渐找到规律的喘息,还有淫荡到他不想承认是属于自己的叫声。

真的忍不住了……就算在儿子的卧室门口,就算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孩,尊严也无法再撑住疯狂索求的身体。

他拒绝过夏油杰,就像刚开始那样。但是夏油杰的回应只是捏住了他可怜的性器,让他开始承受更加煎熬的幸福折磨。

他也拒绝了第二次。边哭边说不要,太深了,太过分了,还有孩子,肚子里房间里都是……想到什么都胡乱说了,夏油杰还是没有理他。

这份天大地大的不在乎真是彼此彼此啊。

这一次五条悟的胸口又开始流奶,夏油杰没有再用手接了。他跪下来,贴着五条悟的肚皮,把奶水一口一口喝了个干净。然后他礼尚往来,把五条悟的膝盖也按到地上,让什么都看不见的五条悟摆弄出同样的跪姿,用嘴给他吸了出来。

他没有和平时一样把精液射在五条悟脸上,连抽都没抽出来,一大包白浊就在五条悟的喉咙深处喷出来,被夏油杰揉着脖子硬生生吞了下去。

“不许吐。”他把性器抽出来之后,捏住了五条悟立刻想张开的嘴巴,“敢吐我就再给你喂一次。”

五条悟掰他的手,他就把五条悟拽起来,又把疲软的长物塞到了五条悟屁股里,两个人各有各的不满,肢体的纠缠带着怒气和特殊地点根本没法消散的色心,没过多久,五条悟的屁股里又开始往下哗啦啦流水了。

夏油杰被那个小洞软软腻腻地泡着,一时没有防备,让五条悟挥了很久的拳头终于挥到了脸上。
揍到一下就有第二下,五条悟一下一下地往夏油杰一边脸上揍,终于如愿以偿揍出了血腥气,夏油杰没有还手,只是一下一下地往他身体里顶,五条悟的力气很快被顶没了,手臂挂在alpha脖子上,轻轻揉着厚实耸动的背肌,最后是怎么变成搂着脖子用力接吻的,两个人都不太清楚。

夏油杰已经射了两次,这一次硬得很快,想交差的速度也快了一点,他准备冲刺的动作立刻被感觉出来,五条悟主动给气氛很好的接吻叫了停。

“不许射。”他喘着气对夏油杰说,“敢射……敢射我就夹死你。”

其实已经在夹了,从夏油杰没比他好多少的喘息就能听出来。五条悟也知道这是很无理的请求,对夏油杰对自己都是。

可是还需要,还需要很多。

他还需要在夏油杰身上补回很多时间,很多只有他一个人能欣赏的无耻本性。

他们都做了很多无耻的事,在心里偷偷背信弃义很多次才重新抱到一起。只要还可以无耻下去,就算看不见也可以被爱吧。

只要还在做就还有爱,只要还有爱就还要做,做到不爱为止,反正先喊停的不会是他。

不知道夏油杰是不是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意,五条悟如愿以偿地又被做了很多次,他们在根本不大的双人宿舍里换了一个又一个地方,最后一起倒在床上,没人喊停,只是谁都动不了了。

也没人先走,是一场圆满的同归于尽。

然后夏油杰和他道歉了,和平时事情结束后一样。无外乎“刚才太激动,有些很难听的话不是真心的……”

五条悟听着听着就开始打哈欠。

“没关系的。”他打完一个哈欠,把夏油杰主动伸过来给他当枕头赔罪的手臂放到脑袋下面,他很喜欢这只手臂,比另一只更喜欢一点,有一些说不明白的偏爱。

“下次可以再过分一点。”睡着之前,他对夏油杰最后说。

再过分一点吧。

快要感觉不到了。

 

fin.

2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