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五条悟再听话也不会答应的事 by youshanmumu

,

凉面系列的双胞胎产后番外2





*

眼罩挂在五条悟的宿舍门把手上。

这是近来高专宿舍楼全体住户被迫了解的一个暗示——闲人勿近,开门没命。

前一条的试错人群基数较大,只要是在这对新婚配偶都在房间的时间经过了这扇房门的人,耳朵基本都受过五条悟叫床从来不知道压嗓门的荼毒。

后一条目前只有硝子和夜蛾试过,前者仗着同窗三年的关系,只在医务室收到了一张幼稚的死亡警告书,歪歪斜斜敲了几个废弃的盘星教公章;后者在食堂连续吃坏三顿肚子之后,总之是一个礼拜没来上班了。

有了校长的前车之鉴,现在这条眼罩的威慑力已经不亚于五条悟本人,不仅高专师生都知道看见立刻退避三舍,连初次到访的水果外卖员也在门口被这股无形气压镇住,很谨慎地把石榴袋子放到地上,敲了敲门,默默离开。

他确实做了正确的决定。如果他现在开门,看到那个外裤扒到膝盖的白发omega红着脸跪在桌上,被身后神色淡然的黑发alpha扶着腰强行翘起屁股,撕开喜久福内裤后把手指塞了进去……恐怕没命是最轻的后果。

万幸,他走了。

一个有用的猴子被留在这个世界,成年网站首页热推的水果新片主题、正在时令季节的进口加州石榴也还能继续送到下一户买单的人家。

而这几颗石榴在这一户赶时髦的新婚爱巢会被拿来干什么,只有前一晚刚刚观摩学习完成人影片的夏油杰知道了。

“把屁股扒好。”夏油杰把手指从omega的嫩穴里抽出来,在微微颤抖的臀肉上蹭掉了蜜液。

“……你去哪?”

“给你拿好吃的。”夏油杰走过五条悟的时候,又捏了那团白腻软肉一把。

五条悟对这种程度的粗暴很受用,在夏油杰身后哼哼的声音比刚才多了一丝惬意。

“谁要现在吃东西啊,待会又被你弄吐了。”

“趁后背位偷吃喜久福这种事不应该怪在我头上吧。”

夏油杰关上门,拎着水果袋子重新走回五条悟身前。

他低头检阅omega脉脉水光的私处,那张悄悄偷看他的眼睛也盯上了他裆部的骇人支撑。

两人在前戏时都爱打肿脸充胖子,道貌岸然一番。这样惺惺作态地平静对视半分钟后,夏油杰率先本性毕露,把食指和中指插进了omega的嘴里。

“不是给这张嘴吃的。”他动了动手腕,两根手指在温热口腔细致玩弄一圈,沾着涎水抽了出来。撤退动作过于恋恋不舍,指尖被五条悟用力咬了一口。

“又想玩什么?”

夏油杰盯着那张神色不满的脸,视线向后挪到仍然听话扒开的臀缝上,笑了笑。

“还能玩什么?”

他把一颗石榴从袋子里拿出来,晃了晃手腕,形同虚设的咒骸手铐就掉到了地上。

几只奇形怪状的咒灵出现在半空,围着那颗石榴窸窸窣窣片刻,一大捧石榴果粒就落到了夏油杰手里。

他制止了五条悟见势不妙想往后退的动作,把那颗脑袋按到自己胸口,另一只握着一大把石榴果粒的手娴熟地滑过脊线,在omega开始反抗的颤抖臀瓣上停了下来。

“不是让你把屁股扒好吗?”

“去你的,”五条悟在他怀里挣扎的动静变大了,两只手抓着夏油杰的衣服开始推搡,高专制服缝线粗糙的纽扣一下子就被他扯掉了两枚,“……我就知道你昨天没看好东西……”

“是好东西,你自己忙着吃东西不要看。”

“好东西你自己玩去,拿我做实验干什么?”

“好东西当然要先给你……”夏油杰心不在焉地答着,一颗石榴粒不慎漏出掌心,沿着omega日趋丰满的臀线跳跃着滑落到地上。

圆润的白臀缀上玲珑的红果,这幅活色生香的美景猝不及防撞到眼里,让他又失去了一份徐徐图之的耐心。

他手里握着果粒,没办法展开手指,只好用五指关节顶了顶闭门谢客的臀缝,借骨节左右顶撞的方式撑开窄缝,将攥成拳的手慢慢滑了下去。

似乎是第一次被这么硬的骨骼触碰,omega身体投降的速度比他想象得快了不少,虽然没有像平时那样立刻大开朱门,桌上却很快响起了诚实的滴答声。

夏油杰低头瞄了一眼埋在他胸口的人,刚才还在乱扯他衣服的力气已经显著示微,连发丝都安静顺伏了下来。

“生气了?”他不怀好意地明知故问。

“……少废话。”

“现在不让我说话,待会不说话又要骂我没情趣……真不知道怎么样让你满意了。”

“你把那东西拿走我就会很满意。”

“什么东西?”夏油杰嘴上慢条斯理地问着,绷紧多时的拳头却骤然松开,一大把捂得温热的果粒失去束缚,纷纷从他掌心奔落,大珠小珠落入玉盘。

omega听话扒开屁股的手虽然早就松开,那两瓣臀肉却已经习惯了等待来客的姿势,仍然不自觉地翘着。重力带着果粒尽数落入烫热甬道,湿漉漉的深红穴口被同样水润的浅红果实撑得饱满,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花终于绽开了盛放的形状。

该开的地方终于被人打开,五条悟的呻吟也憋不住了。

他叫唤的调子太浪,浪到夏油杰只听见第一个音节,内裤里半硬不硬的家伙就彻底硬了。

是平时至少操到后面第二次喷水才会听到的声音。夏油杰拉开裤子拉链的时候心想。

他很确定那些石榴粒没有碰到五条悟的高潮点,那地方很深,连他都是在五条悟产后彻底放开的状态下才摸到了那串送人登顶极乐的密钥。

石榴粒确实还没落到那么深的地方,但是五条悟自己已经开始努力了。

夏油杰把阴茎抵到omega穴口的时候,被那阵轻微又完全无法忽视的震动吓了一跳。

他发现五条悟在摇屁股。

五条悟在主动地,努力不让他发现地,悄悄地摇屁股。

而那些一分钟前还紧紧挤在花心,被雨露浸得剔透的小巧果粒,已经在那截窄径里又掉落一截——夏油杰本以为需要自己提枪上马的工作,已经被五条悟不知廉耻的自力更生解决大半。

如果这时候还能忍住嫉妒,客观夸奖自己的omega又通不少人事,这样的alpha恐怕已经没有世俗的欲望了。

拜五条悟这大半年各种精神肉体手段所赐,夏油杰现在是个相当有世俗欲望的正常alpha。

他会用劳改工资给自己越来越可爱的omega买情趣套装,看完演员一点也没有对方好看的成人电影,会依样画葫芦地网购进口水果,以期制造床帏惊喜。

但是发现对方开始自得其乐,完全忘记了浑身上下尤其是那处地方到底属于谁,又应该交给谁全权处理时,他不会耐着性子作壁上观,也不会勾起老道之人的变态癖好,拿出摄像机记录美人淫态。

他只会像所有尚属愣头青的新婚男子一样,把自己的东西立刻塞进属于他的单人单行道,用最不温柔的力气将失宠威胁用力贯穿。

胯部随着肉刃破开窄穴的动作骤然下沉,凶器一举顶到最深处,果粒被挤爆的汁水和五条悟惊呼一声后颤抖喷出的蜜液汇入同流,就这么半热半凉地冲进了马眼。

五条悟被他举动突然又用力过猛地插入,整个人扑通一声重重跌伏到桌上,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想要自卫,他的头下意识地仰起了,那道从脖颈起始的雪白曲线在绷紧的脊背上极速落下,又在屁股上翘起了第二个不知羞耻的头。

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摆出了多淫荡的姿势。

和昨天成人电影里几乎一致的动作,因为完成动作的人是五条悟,在夏油杰眼里成为了更加诛心的视觉刺激,性器被汩汩汁水柔情蜜意地包裹着,因为体积不小的颗粒异物存在,滚烫的内壁将阴茎熨帖到了极致。

五条悟和他承受着一样的甜蜜折磨,但他的情况更失控,被干了那一下之后连叫的声音都没了,只是张着嘴小声喘气。他喘了几声,垫在身下的手就自以为无人注意地捏住乳尖,轻轻揉了起来。

还没揉几下,那双敏感的眼睛就注意到身后的视线,颤巍巍回过了头。

不做那些嚣张表情的时候,其实五条悟有一张很无辜的脸。那张脸现在无辜地落在夏油杰视线里,半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流出的涎水。

夏油杰仍然牢牢嵌在五条悟身体里的阳物几乎立刻涨大了一圈。

他重重地吸了口气,在五条悟有点茫然的视线里沉下腰,朝那个温热的小穴里再次用力抽插起来。

“……哈啊……不行了……”

被夏油杰重捣了几下之后,五条悟终于还是呜咽着叫出了声,几分钟前还趾高气昂的声音已经破碎得几乎丢掉尊严,只剩下本能的乞怜。

“太多了,受不了了……快点出去……”

夏油杰没理他,继续往越来越软烂的甬道深处进攻。

“出去啊……杰……”

那声音又带上耍赖的哭腔了。

虽然要承认这一点太让人泄气,但是听到这种声音,夏油杰确实就不可能继续沉默了。

他很想专心致志,但是有些直觉比本能更先一步掌控他的行动。

“再坚持一下,过会就帮你拿出来。”他安抚地搂了搂五条悟的腰,忍不住看了一眼两人交合的地方。

带着浅红的果肉汁水夹杂在半透明的体液里,沿着五条悟的大腿根流到了他们此刻占据糟蹋的桌子一角。

五条悟的两条腿垂在桌外,上半身仍然被夏油杰按在桌上,小腹处压着夏油杰还没写完的任务报告。

是替五条悟写的。被浊液打湿的两行正好是夏油杰被五条悟故意在他面前脱裤子勾引时认真写下的夸奖——他的omega身手矫健、战术果决,在三个一级咒灵面前游刃有余,三分钟解决了战斗,身上一点脏东西都没沾,连咒灵那股一打照面就如影随形的阴森味道都没有留在衣角。

之所以了解得这么清楚,自然也是因为那衣角是他昨晚亲自扯开的。

而现在这位身手矫健的最强像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饥渴雌兽,浑身无力地伏在他身下,屁股左摇右晃,一时像在躲闪,一时又像在悄悄迎合。

他眼中最强大的形象,竟然就因为自己那根使劲往里顶的东西而判若两人了。

夏油杰心里半是怅然半是满足,突然福至心灵,冒出了一个破除眼下五条悟判若两人的念头。

他最后朝紧裹的穴道冲刺了一趟,就如五条悟所求,把自己的东西抽了出来。

“太深了,恐怕我拿不出来。”他说。

五条悟猝不及防地回过头,眼神有点惊恐。

“怎么会……那怎么办?”

夏油杰笑了笑,低下头,在五条悟仍然带着性爱余颤的耳廓上咬了一口。

“这有什么难的,”他说,“你可是五条悟……你想让一个东西离开你的话,不是很简单吗?”

五条悟明白过来他意思的时候,夏油杰已经挡好自己的脸了。

“我说真的,”他忍着手上被重拳击中的疼痛继续道,“你也知道那些东西现在都被我顶到哪里了,那么小的石榴粒,我的手又不巧,一不小心又往里推进去怎么办?”

“少装了!你就是想看我……”

五条悟的眼睛都瞪得发红了,他没打到夏油杰的脸,转而开始攻击更加厚实的胸口。

“我是为了你好,”夏油杰任由他往胸口上乱砸拳头,面不改色地说,“有什么好害羞的?又没有别人看到,再说……”

他低下头,额头抵上因为过度扩张而仍然维持着惯性撑开的蜜穴,用嘴唇亲了亲那两片白里透红的湿滑肉瓣。

他轻轻地呼了口气,看到那朵含雨带露的花心因为气流而再次颤抖起来之后,满意地笑了笑。

“我会帮你接着的。”他抬起头,对脸色几乎比私处更红的五条悟说。

夏油杰还是低估了五条悟对无下限的掌握能力。

那几十颗沾着蜜液的石榴粒擦着他的脸飞落到左右两边的地上,一颗都没让他吃进嘴里。

恼羞成怒之下,他又把没解放的东西塞进了五条悟的身体。

严格来说,这次其实不算是真的塞进去,因为五条悟的无下限还没来得及关上。

夏油杰的阴茎被紧紧箍在一处狭窄的空气里,明明肉壁就在一尺之遥,被抽插动作翻出来的两瓣嫩肉他甚至都能看见,却完全没有产生一点接触。

虽然越来越大的气压也很让人兴奋……但没有被五条悟用力裹住的感觉果然还是差了点。

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埋进手臂的脑袋,因为刚才出格的体验,五条悟已经这样拒绝露面很久了,围住脑袋的手臂绷得紧紧的,让夏油杰心里升起一丝愧疚。

“没事了,”他安慰道,本来想让人缓一缓,但是性器因为气压逐渐加码而承受的疼痛让他不得不继续说服对方,“关掉吧,是我……”

不是特别有建树性的诱导,夏油杰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他那句“是我”还没落地,幻想多时的滚烫肉壁就再次包裹住了硕物。

落差来得太快又太大,夏油杰低吼出声的时候,五条悟也没忍住嘴里被插到破碎的脏话。

“你他妈的……真大……”

他吸着气断断续续说完,松开脑袋的手再一次在夏油杰的眼皮子底下往胸口伸去。

夏油杰按住了那只手。

“不许自己摸。”他的声音也爽得夹杂起喘息,“你是我的……”

五条悟踹了夏油杰一脚,肉壁却因为他的话又夹紧一些,“谁是你的……不是好学生吗?不学好欺负人……”

“你就是我的,”夏油杰快被那里夹昏头了,他知道应该提醒对方他早就不是好学生,但是现在他根本顾不上纠正这种无聊错误,平时只敢在脑子里想想的淫词想也不想就冒出了嘴:“下次直接把整个塞进去好不好?你那里最乖了,肯定能被我干出石榴的颜色……”

肉穴因为他的话越缠越紧,夏油杰也越说越兴奋,没提防突然扇过来的重重一巴掌。

这次不是石榴粒,是真正的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脸上,连带着嗡嗡的耳鸣也跟进到夏油杰的感官里。

空气沉静半分钟,夏油杰的舌头顶了顶被打到的脸颊内侧。

“宝贝……”他轻声唤出了平时意乱情迷时才会出口的爱称,向神色有些局促的五条悟露出一个微笑。

“你真辣。”

再辣的最强也是有所不为的。

次卧传来婴儿哭声的时候,夏油杰正把五条悟从趴伏在桌上的姿势翻过来,分开腿面对面地插了进去。

挺进的动作刚到一半,实在很难收场,也没人想收场。

“你也哄哄他们吧。”夏油杰往前动了动,打破了彼此都有些心虚的沉默。

事实证明,心虚的其实只有他一个人。有人的脸色虽然红扑扑的,说出的话却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我可不会,这事不是你负责的吗?”

“每次都是我负责孩子会产生审美疲劳的。”夏油杰把五条悟准备转过去的头掰了回来,“多少承担一点父母的责任吧。”

五条悟懒洋洋地把腿搭到夏油杰肩上,“那你倒是出来啊,这样我怎么过去。”

“没让你过去,在这里哄就行了。”夏油杰把那条腿在肩膀上放好,在五条悟的抽气声中不声不响地开始了又一轮冲刺。

“你他妈……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滚蛋!”

“不滚。”夏油杰笑了笑,“我教你怎么哄他们,好不好?”

“……”

“跟我念就行了,一点也不麻烦。”夏油杰弯下腰,借着重力深入的优势让五条悟闭上了嘴,“……先跟他们说,‘宝贝乖……’”

“你他……”

“不许说脏话。”夏油杰把茎头朝那个小小的凸起用力顶了一下,在五条悟的呻吟里命令道:“听话,好好跟我念。”

一碰到那里,五条悟的眼睛里很快就泛起水光了,他用那双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雾气蓝眸瞪着夏油杰,嘴里有气无力地投了降:“……宝贝……乖……”

“大声点。”

“……宝贝……啊……乖……”

“然后再跟他们说,‘宝贝不哭了,爸爸在这里……’”夏油杰慢慢地说着,腰上又加快了动作。

“宝……啊啊……宝贝……不哭了……爸爸在这……哈啊啊……在这里……”

“宝贝……”夏油杰抬起身,重新居高临下的视线又飘到了水声阵阵的肉刃驰骋处,“……真想干死你。”

他以为五条悟已经被他干得失去理智了,但是五条悟从来都是一个超越他期待的人。

一阵沉默之后,夏油杰的脖根被两条长腿勾住,身体随着背后的力气倾倒下来。

那张汗水和泪水交织的脸上全是激烈性爱的狼狈余韵,但是听到生死的字眼,又找回了一丝属于最强的傲慢。

婴儿的哭声还没断绝,被主动拉近的alpha视线也越来越露骨,在这样四面下风的处境里,五条悟向夏油杰露出了一个比平时更挑衅的笑。

“来啊……”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勾住夏油杰后背的腿滑落到后腰,往下压了压。

“干死我吧。”

fin.

99 Likes

太辣了!!!!

9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辣啊啊啊啊啊啊杰你老婆比夏天还hot

5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宝贝儿,你真辣”嗷呜,夏油杰你老婆好辣

10 Likes

你们两个都好辣啊啊啊啊啊啊啊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辣到爆炸

超辣……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