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DESSERT

街角新开了家甜品店,五条悟请夏油杰勿必去看一看。

夏油杰没多想,很痛快地答应了。

但是五条悟没告诉夏油杰,甜品店是女仆主题的甜品店,店长就是五条悟本人。

夏油杰推开甜品店的门时,一排穿着女仆装的女孩笑眯眯地说:“欢迎光临。”

夏油杰愣住了。

一个穿着带大蝴蝶结的裙子的女孩上前,“夏油先生,店长在里面等你。”

夏油杰一想这就是五条悟的作风,于是好整以暇地往里走去。

甜品店里有一个单独的隔间,夏油杰打开门,果不其然看见五条悟站在门前。

他同样也穿着女仆装,层层叠叠的裙摆下是被白色丝袜包裹的修长双腿。五条悟没穿鞋,光脚踩在地毯上。他拎着裙摆微微弯腰,说:

“欢迎回家,主人。”

夏油杰这才注意到五条悟的发顶有两枚黑色的猫耳发卡,藏在柔软而雪白的头发里,隐隐勾着夏油杰的心弦。

欠操的东西,夏油杰想。

他几乎是有些发狠地吻上五条悟的唇,舌尖巧妙地在五条悟的口腔中打着转。一寸寸地舔过五条悟嘴里的每处温热,掠夺走眼前人所有的氧气。

五条悟被这种凶狠的亲法亲到缺氧,苍蓝的眸子蒙上一层水雾,眼尾也泛出一抹薄红。

直到五余悟的嘴角被夏油杰磨破,疼得轻轻发出一声低哼,夏油杰才终于放过了那两片可怜的唇瓣。

本来色泽浅淡的唇被蹂躏得水光潋滟,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红。

夏油杰看得小腹一阵燥热,打横抱起五条悟就往床上扔。

“你今天好凶,杰。”五条悟抬起一条腿,足尖踩在夏油杰的肩膀上,眯着一双宝石蓝的大眼睛说。

夏油杰没回话,他偏头吻了吻五条悟的踝骨,手顺着抬起的腿向里探去。

然后夏油杰发现五条悟裙底是真空的。

“我都已经扩张过啦,杰直接进来就可以。”五条悟颇为期待地晃了晃脚。

夏油杰并没有如五条悟所期盼的那样直接进去,而是握住了五条悟微微翘起,硬得流水的性器。

“店长平时也穿成这样给别人看吗?”

五条悟眨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语气夸张,“怎么可能?!我只给夏油君一个人——“

“看”字没说完,后穴就被一柄熟悉的炙热进入了。

饶是五条悟已经做过扩张,一时也承受不住夏油杰惊人的尺寸。他难耐地低喘了一声。换来的是夏油杰更深的操弄。

“只给我一个人什么?只给我一个人操?”夏油杰故意曲解着五条悟的意思。

五条悟被夏油杰一上来就十分凶狠的操干弄得意乱情迷,含着泪水胡乱点了点头。根本没听清夏油杰说了什么。

夏油杰的性器被五条悟激得又胀大了一圈。

他把五条悟翻过去,摆出了跪趴的姿势。裙子堆叠在五条悟的腰际,露出了五条悟被操得艳红流水的后穴。

夏油杰一下比一下狠地撞上五条悟的臀尖。五条悟皮肤白,很快臂尖就被撞得发红。两人的交合处不住随着抽插的动作向下流水,很快就浸湿了一小块床单。

后穴的性器进的实在是太深了,五条悟甚至觉得下一秒就能从喉咙里捅出来。他难受地往前爬了几步,却一不小心打翻了床头吃了一半的草莓大福。

草莓果肉混着奶油沾了五条悟满手。夏油杰趁机抓住五条悟的腕骨,单手解开了女仆装后背的系带,强迫五条悟把手上的奶油悉数涂抹在胸前的两点淡红上。

五条悟的皮肤白皙滑腻,整个人仿佛和淡白色的奶油融为了一体。夏油与在五条悟体内狠狠撞了几下,将精液撒在了五条悟的身体深处。

夏油杰抽出性器,半跪在床上。用性器的顶端摩擦着五条悟的乳肉,让其上同样沾满了甜腻的奶油。

“想吃吗?”夏油杰把沾满奶油的性器靠近五条悟的脸。

五条悟眨着那双看起来不谙世事的眼睛,嘴里却用最天真的语气说着最放荡的话。

“想吃的,无论是奶油……还是杰。”

五条悟仔细地舔过性器的每一处,舌尖在性器顶端不断打着转,把溢出的清液卷挟着奶油吞进肚子里。

夏油杰的性器硬的发疼,他把五条悟抱起来分开腿坐在自己身上。

裙摆遮盖住了两人交合处的淫靡春光。夏油杰把脸埋在五条悟的胸前,舔舐着五条悟的乳肉。

“杰,操我。”五条悟用后穴蹭了蹭夏油杰的性器,夏油杰能感觉到自己前不久射进的精液缓缓流出。把两人的大腿处弄得一塌糊涂。

夏油杰扣着五条悟的腰,一口咬上五条悟的乳尖,肉刃破开五条悟的肠壁,直直地撞进五条悟的穴道深处。

五条悟在做爱时一向不吝啬自己的声音,他的身形随着夏油杰的动作起伏,喘得一声比一声娇,一声比一声媚。

他好像被操开了,脸颊上染着一层绯红。艳红的唇把各种称呼往外蹦。

“杰……”

“哥哥轻点……”

“老公——”

五条悟拉着长调说。

夏油杰吻上五条恒的唇,把那些放荡的、淫乱的词堵在了唇舌交缠之间。

五条悟记不清自己射了多少次,只知道当理智回笼时,裙子上沾满了奶油和精液,已经彻底不能穿了。身上布满青青紫紫的吻痕,只有一双白色丝袜还好好地包裹在腿上。

大概是夏油杰的恶趣味吧。

by啭枝

2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