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暗恋的搭档先本垒再告白是否哪里不对 by thereforenothing

完全不专业的现代夏五戏剧演员pa,为凰而凰但是纯爱小甜饼,很久之前写这篇的时候我的xp还没有那么怪(闭眼)

10 Likes

      《怀玉》首次公演便取得了极大的轰动,演员们在舞台上看着台下观众的反应大概心里有数了,气氛high到不行。好不容易结束了返场演出,刚从舞台上下来就被过分兴奋的五条悟直接扑到背上,让夏油杰猝不及防的一个踉跄。

      “首次公演大成功!杰的演出——绝赞!我们是最强的!”英俊的白发青年揽住搭档的脖子大声宣布,笑容比夏花更加绚烂。他因为大幅度体力消耗而微微的喘息着,在自己耳边呼出的热气异常有存在感,让一贯体温偏低的黑发男人也觉得身上热了起来。此刻剧组所有人都在为公演成功而喜悦,而夏油杰一边应和着众人一边偷偷注视着跑到人群中笑闹的白色身影,情绪依然沉浸在角色里。

      “好了,悟,先去换衣服吧,晚点一起去庆祝一下。”等到大家的兴奋劲过去人群散开,夏油解开被汗水打湿的黑色长发,笑着拍了拍悟的肩膀,率先走向更衣室。

      夏油杰的专属更衣室在走廊尽头比较偏僻的位置。作为当之无愧的男二号,他特地选了这方僻静的空间以便思考剧本和琢磨自己的表演。在舞台上透支了台下一直压抑着的情感,让他此时坐在椅子上后知后觉的窘迫起来。悟会认为那只是他们在剧目中的互动吗?还是说他和我一样……入戏太深了呢。

      黑色长发垂落,男人短暂地放任自己沉浸在沸腾的情感中。他们在舞台上光明正大的触碰爱抚彼此,凝视对方的双眼,用念白、音乐、舞蹈以及一切倾诉爱与恨,用肢体、目光和歌声用力缠绵直至一同燃烧殆尽。他是悟灵魂的反面,自恋的爱慕的映射,悟是外放而热烈的光,自己是内敛凝练的沉默的影子。如果他们能像在剧中那样一起死去似乎也不错——不,不能接着想下去了。

      惆怅地叹了口气,夏油拿起水杯灌下几口水,打断了黑色的妄想。他非常庆幸自己的戏服还算宽松,自己又在上台前做了些防止出糗的准备,虽然下半身已经压抑的有点发疼了,没被人发现就万事大吉。没有换下衣服而是迅速躲进了旁边还在整修的空更衣室,解开裤子的时候突然想起好像没带纸过来。刚打算提上裤子回去拿却被旁边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到僵住。“原来杰也是用这种方法压枪的?”然后熟悉的体温抱上来,毛茸茸的白色脑袋贴着肩颈。“虽然是为了公演但是真的好难受啊,杰。”五条悟的语气简直委屈到不行。

      “悟你……”好不容易捋直自己的舌头,夏油发出了干巴巴的提问:“也是来解决生理问题的?”“帮帮我吧杰——我是因为杰演出的太棒了才会这么难受的,你得负责才行。”对方撒娇一样的蹭来蹭去,被汗水打湿的白发更加柔软,让他心里都痒了起来。

      “负责?”从那双比天空更绮丽的蓝眼睛里窥探到让他不敢置信的依恋,此时夏油杰的心脏已经快从胸膛里跳出来,声音不自觉染上笑意,“如果是悟的话,想要特殊服务也不是不行哦?但不能是以搭档的身份。”

      “那是什么身份,挚友吗?杰来和我说明一下?”漂亮的眼瞳闪着狭促狡黠的光,五条悟的手不老实的伸向对方的腹肌,绝佳的手感让他忍不住摸来摸去,占便宜的行为理直气壮。

      此时的夏油被撩拨到有点站不住了,一边笑一边把身上的大型白色树袋熊扒拉下来,然后紧接着又被对方扑了个满怀。大脑像是被刚出炉的棉花糖裹住,滚烫的柔软的混沌的思维搅成一团,都是对方的温度。

      “哎呀,我有点想养猫了。”微微沙哑的声音就像烈酒浸了砂糖,含着慵懒又缱绻的笑意。

      抱着朝思暮想的人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听到这句话的五条悟身形一滞,没等回过神来就被夏油按着肩膀转过身去,从背后被整个搂住。后颈被舔舐的感觉让缺乏实战经验的白毛dt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动不动的紧张模样像是被叼住后颈的小猫,啊,应该是大猫才对——夏油杰低声笑了起来。右手掀开衣服摸进腰间,另一只手半环着对方的腰脱下了裤子和那条紧巴巴的束缚带。

      下半身的衣服被扒下来之后五条倒也没觉得冷,反而感觉浑身热的快要冒蒸汽了。“看来悟和我一样都忍耐挺久了,疼不疼?”刚才还在占人家便宜的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一起抚慰发红的阴茎,又感觉被硬热抵住了腿根。

      从小娇生惯养的五条少爷第一次意识到,自慰和被人爱抚的区别原来有这么大。下腹部生着不多的柔软雪白的毛发,那一只灵活的手游走过去触及囊袋打着圈按摩。被修长有力的手磨蹭撸动着阴茎,明明力度不大却刺激得他控制不住的喘,腰身晃动着迎合对方的动作。“都被带子勒红了啊,幸好功能上没出问题。”恶劣的玩笑让被动的纯情处男气的咬牙,“你倒是……呃……很懂嘛。”“看来我在这方面确实比悟懂得多。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低低的笑吟吹进耳廓,性感得让他半边身子都快麻了。然后男人覆着薄茧的指腹磨蹭起顶端流着水的小孔,让五条悟忍不住喘得更大声,身体颤抖起来。

      快感让那双蓝眼睛变得湿润,眼尾泛起薄红。只有自己意乱情迷而对方游刃有余的感觉让他非常不爽,手忍不住抓住对方的胳膊,又侧头咬住旁边垂下的一缕黑发磨牙。“我的头发可不是磨牙棒啊……”招惹占据主动权的黑发青年显然并不明智,只是手上加了一点力度就让青涩的小少爷呻吟着高潮了。

      有点颤抖的声音叫唤了一声杰,男人的原本环着他的手伸过来摩挲着他的唇,然后毫不犹豫的抽出可怜的头发,手指伸进了嘴里。后颈处被唇舌濡湿的触感转移到耳朵,被轻轻咬住了。腿根处柔软敏感的皮肤被另一个男人的性器磨蹭着,留下略微湿润的感觉让身体僵硬得更厉害。现在五条悟嘴里叼着男人的手指,下意识的想挣扎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咬他,却被得寸进尺的撬开牙齿玩弄起舌头,又在他忍无可忍咬下去之前收了回去。身体轻微的发着抖,无措又强行按捺住挣扎,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多欺负一下,看看他会为了自己忍耐到什么程度。

      股缝间挤进润湿的手,在穴口抹上一圈自产自销的天然润滑剂后,一根手指试探着挤了进去,里里外外的打湿穴口。

      感觉到怀里的人僵硬了,夏油杰安抚性地亲亲他的耳廓,用牙齿咬住细细厮磨着,用低哑的声音含混地说:“我会轻一点的,乖孩子。”一边哄人一边带他去墙角的位置,让他能扶住化妆台借力站稳。

      “我明明比你大……”小声咕哝了一句,白发青年低喘着气,偏过头和他面颊相贴。皱眉忍耐的,又是窘迫又是抗拒又带着点好奇的表情勾人得一塌糊涂。即使真的被诱惑到了,黑发男人的动作依然克制又温柔,从亲吻爱抚到深入不紧不慢,一根手指进出着另一根又磨蹭着穴口,耐心的哄着他放松,不知不觉中第二根也进入了温暖的体内。

      “唔……”忍不住闷哼一声,五条悟咬紧了牙关。塞着两根手指的后穴有轻微的酸胀感,但不算很难受。被抓着胸肌安抚性的揉捏,挺立的乳尖从指缝中漏出,被手指夹着拉扯起来,疼痛里夹杂着酸痛酥麻的异样感让他战栗,试图瑟缩着躲避。同时深埋在身体内的两根手指微微撑开,再次放入第三根。狭窄的穴道被异物撑开的感觉很别扭,但被圈在怀里的青年也只能努力调整着呼吸去适应。

      对方手指抽插的动作很慢,一寸一寸地磨蹭着湿热敏感的黏膜,擦过一个地方的时候他整个身体都哆嗦了一下,呼吸骤然急促起来。“你也……太熟练了……”大猫一样的青年说不好是在抱怨还是在撒娇,尾音不稳的颤抖着,逗得夏油杰又笑了起来,手指却不留情面的再次蹭过那个最敏感的地方,成功逼出一声低吟。“慢……呜……”前列腺被反复碾压的感觉异常刺激,陌生的快感几乎让声音带上哭腔。呼吸紊乱,身体像砧板上的鱼一样弹动着,温热的甬道无措的绞紧手指,却又被摁住,被反复打开。随着不应期过去,这么一番折腾让下半身又抬起头来。

      五条悟感觉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烧。好烫,又酸又疼,但也好舒服,甚至于异乎寻常的快乐。情欲的浪潮吞没了他,他却恨起挚友的熟练和余裕来。“你差不多够了……啊!”被呼唤的男人回应他的,是用滚烫的性器进入他。下意识地顺着力道伏下身弓起腰,红肿挺立的乳头和胸肌又被把玩着。后穴异常饱胀,酸痛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感觉让他整个人都战栗起来,压抑着呜咽了一声:“呜....嗯……”

      按在后腰上的手顺着脊柱沟一路往上,直至按住了后颈。宽大的手掌张开贴着颈侧,象征着生命力的脉搏正在夏油杰的手中跳动着,让他愉快的眯起眼睛。手再次向下圈住了劲瘦的腰身,低下头轻吻对方的后颈,散开的黑色长发将怀里纯白的青年笼罩。“不能留痕迹真的好可惜啊……”而怀中人已经没有回答他的余裕了。

      起初夏油杰动的还算克制,在箍紧的内壁逐渐软化之后抽插逐渐加速。“唔嗯……啊……!”身下的人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在被撞到前列腺的时候声音骤然变调。“适应的很快嘛……”耳边传来压抑的喘息和柔声夸奖,灼热而潮湿的气息吹进耳蜗,让五条悟一颤,后穴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地收紧了。被掌控,被进入……这一切都太超过了。下意识地直起身想逃,却被腰上的手禁锢,控制不住地随着进攻的力道而晃荡,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他想他的屁股肯定被撞红了,而那通红发胀的两瓣臀肉被抓着向旁边分开,以便进入得更深。

      “呃唔……慢点……”也许是因为前戏足够温柔耐心,敏感的软肉很快给予了侵犯之人回应。此时恶趣味的男人再次把手指伸进他嘴里,五条悟气呼呼地咬了下去,又受惊一样迅速松口。舌头被手指玩弄的同时,下半身也被恶劣地加大力度顶弄。被情欲染上潮红的白发青年只能张开嘴喘息,无法抑制的呻吟断断续续地溢出喉咙。身上发软撑不住的往下滑,腰身塌下来,然后被稳稳的禁锢。

       “哈……你刚才咬到我了,悟。”唤着他的名字,男人在他耳边故作委屈的抱怨,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将那片耳廓染上晕红,“好疼啊。”

      因为张着嘴而无法及时吞咽的涎水顺着嘴角流下,五条悟听到这句无耻的话简直想学猫头鹰一样把脖子转半圈回头瞪他。那个蔫坏的黑毛混蛋还在不依不饶地继续讲着过火的荤话逗他,搂住他腰身的手抚慰渗着前列腺液的顶端同时按摩柱身,然而他已经没办法逃开了,喘息呻吟着含混的喃喃对方的名字,脸上的神情尽是沉醉于情欲的迷乱和欢愉,大脑一片空白的乖乖地努力舔着手指表示自己的歉意。

      失控而凶狠的抽送中夏油杰扣着悟的腰顶进深处,而后听着对方忘情的呜咽尽情玩弄已经合不拢的温暖口腔。濒临绝顶的感受让五条悟颤抖着喘出了哭腔,发出一声沙哑却高亢的呻吟,吞咽不及的涎水顺着嘴角淌下来,留下晶亮的痕迹。紧致温热的穴肉饥渴地将肉棒紧紧缠绕吸吮着,高潮令肠道的收缩愈发剧烈。黑发男人也发出几声模糊的吟喘,又是几下用力的顶弄后射了出来。

      五条悟呼吸急促地靠在废弃的化妆台上,被搭档支撑住腰才没软倒,好一阵才缓过来。表情茫然,眼角泛着一片湿红,脸颊和鼻尖都红的分外可爱。摸摸他柔软的白色短发,大猫下意识的贴过来,然后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

      “悟,我……我喜欢你,悟愿意和我交往吗?”三垒打完的夏油杰后知后觉忐忑起来,看着那双湿漉漉的蓝眼睛忍不住亲了一下他的眼尾。十足认真的交往请求让平日没个正经的白发青年眼神飘来飘去,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回了一句:“我不是说过只会和你一起搭档吗?”说完后他又很快洋洋得意起来,“杰既然先告白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答应你了!”堪称破坏气氛一把好手,让他新鲜出炉的男朋友刚想好的情话都卡在了喉咙里,默默翻出一个白眼。

 

      确定关系之后感情持续升温中,最强情侣组合又忍不住黏糊了一会,五条悟嚷嚷着要去洗澡,然后夏油杰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细长的紫色眼眸瞟向化妆台的方向,漂亮的蓝色猫眼不明所以的跟着看过去。啊糟糕,犯罪现场留下证据了——被精液弄脏的台子。

      两个人面面相觑,谁都没带纸。

      最后他们一起做贼心虚的溜掉了。至于今晚或者明天可能出现的保洁阿姨的怒吼,那和他俩有什么关系呢=w=

3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