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好信息素 by Minamata

,

 

夏油杰在凌晨被浓郁的蜜桃香惊起来,他醒来是在一片桃味的地狱之中。他不知道这一个年级仅有三人的小学校的宿舍的墙居然连区区信息素都拦不住,这墙壁就如同虚无,桃香依然要了命一样的透过来,把他折磨的要死——要热死、要烧死,最可悲的是,他属于男高中生的阴茎一点点挺立起来。
妈的,妈的……
五条悟!五条悟!!怎么偏偏挑这么个时候……
夏油杰认命一般开始手冲。他衷心希望五条悟能在把自己烧死之前给自己打一针抑制剂,不能的话他也不会去拿着抑制剂去救他,夏油杰告诉自己,五条悟就算真把自己烧死,那也是自作自受。
快点,把这发撸出来结束……
好在墙对面也不再散出信息素的味道了,夏油杰一看时间,差俩小时天亮。睡个屁的,去你的五条悟。

第二天,离奇的事来了——五条悟他一点事没有,活蹦乱跳的,那昨晚那么浓的桃子信息素哪来的?他想知道,但毕竟AO有别,没好意思多问。
更离谱的事来了,接下来的第三天,第四天,接连好几晚他都是被桃子信息素激醒的,来一发,睡觉,天天等到黎明破晓前才睡,正常人真受不了这个。

“悟,你的信息素是桃子味的吗?”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问他为什么知道,夏油杰心想他可太知道了,再闻几天就要吐了。
他告诉五条悟,这几天,每个晚上都会有桃子味的信息素从他们俩宿舍间薄薄的墙壁穿透过来,这对任何一个alpha来说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疯了。
“实在不行,我就换个宿舍。”夏油杰下了最后通碟。
五条悟权衡利弊,这样和杰打游戏,看电影什么的就不方便了啊!他这才说实话,自己睡着后似乎没办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所以才会漏出来。
“杰先别换宿舍,我会想办法的。”
于是,五条悟果真找到了某种解决方法,那以后他的信息素夏油杰就没再闻到过。但是随即而来的是另外的问题。

有一天,夏油杰又一次闻到了,五条悟的信息素。在气味越来越浓的情况下他才反应过来不对,这气味的浓烈程度比以往的更厉害,也更容易使人沉沦,他在这片空气里呼吸个三两分钟就有种不切实的感觉,脑子要被分离出来了。意识游离之中,他凭借最后一丝理智把门锁上了。
夏油杰听到隔壁有些动静,接着是五条悟大力拍门的声音。
凭五条悟在门外说的那些话,他大概知道了,五条悟为解决信息素控制的问题的方法居然是吃药,副作用就是这样——发情期紊乱,打了五条悟一个措手不及,抑制剂什么的全用完了。他解释完又开始大力敲门,让夏油杰开。不是…就是因为你发情了,所以才不能开门啊。夏油杰看着自己勃起的下体,隔着一扇门意识就开始不清不楚了,把五条悟放进来还得了?他拒绝五条悟开门的无理要求是相当明智的,但五条悟,他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他用咒力把夏油杰的门整扇拆下来,就在夏油杰近乎绝望的眼神下。
“杰,我说了我好难受……”
接下来绝对会更难受的,omega的信息素固然会影响alpha,但后者对前者的影响显然更多,哪怕是用少的多的信息素。
一股子馥郁的茶香。这下全陷进去了吧。

五条悟当即就有些站不稳,他的理智自发情开始就不在线了,而夏油杰自然也无法控制本能。他们自下而上,从内而外都充斥着对性的渴望。
夏油杰最终还是败给五条悟的信息素了,他不可自制地走向五条悟,踩在后者才卸下来的他的门上。他用右手去抚omega的腺体,五条悟白皙的脸上透出红晕。因为那里是很敏感、很脆弱的地方,所以夏油杰只用指甲稍稍用力就能换来五条悟的一阵战栗。
“去你房间做吧,不然全校都闻见了。”

夏油杰关上门的那一刻,五条悟才意识到不妙。面前这个他朝夕相处的alpha拍着他的肩,让他跪下,再低些,他向上望去,看到夏油杰的眼神好冷,又不禁想起哪篇文章大论一番alpha对omega支配性,绝对的支配性。
夏油杰让他用嘴拉开拉链,硕大的阴茎拍到他脸上,在仅有两人的房间内听上去掷地有声。他听见夏油杰让他张嘴,他就真的乖乖的张开了嘴。
夏油杰握着阴茎往五条悟的嘴里塞,命令他把牙收起来。俯视五条悟的机会很少,尤其他还跪着,张着嘴要给自己口交。嘴好小,塞进一个头部似乎就到极限了,不过夏油杰可相当了解五条悟,他可是个干是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的天才,所以夏油杰称得上是残忍的、毫不犹豫的按着五条悟的头,简直要把他钉死在阴茎上。
五条悟的确好好执行了收好牙的命令,他感受着自己的阴茎被温暖的口腔包裹,忍不住再进一点,再一点。触到喉头时,五条悟本能地干呕,但他的脸颊都被塞得鼓起,根本不可能吐出什么东西来,喉咙徒劳地夹着夏油杰的龟头收紧又放松。那一下给夏油杰不少的刺激,他一个激灵,把五条悟完全按下去了。

五条悟感觉自己一瞬间像是进入了天堂。他的鼻子,他的脸埋在夏油杰的耻毛里,而夏油杰的阴茎完完全全在自己的嘴中,他好像闻见了雄性的、要了他命的气味,口腔与鼻腔中全是,但他又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现在似乎是没办法呼吸的。他拍拍夏油杰的腿,让他快拔出来,他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可他那个平时温文尔雅的挚友是怎么做的?夏油杰愣是更用力按住他,直到五条悟眼中的色彩开始流逝,眼前发黑要昏死过去的前一秒才拽着他的头发把他从那根凶器上拔下来。
五条悟捂着嘴,维持着跪地的姿势剧烈的咳嗽着,好一会才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夏油杰。夏油杰也那么回望他的眼睛,被蒙上一层雾,湿漉漉的蓝眼睛。夏油杰有那么一刻反思了一下,自己做的是不是稍稍有点过了?他甚至都想叫停五条悟,不行就先到这为止吧?
而五条悟,看着看着又低下头,迫使还颤抖着嘴唇再次含住差点害死他的凶器,这次夏油杰没碰他,五条悟是主动往里吞的。夏油杰再一次打心底赞扬五条悟那一学就会的本领来,虽然说还是没敢把整根吞进去,但他现在有模有样的给夏油杰口交,暴露在外的一段他也无师自通用手照顾着。
到五条悟为夏油杰口的脸都要僵掉时,夏油杰才大发慈悲一般捏着他的下颚,把精交进五条悟的嘴里。看着那些白浊要从五条悟嘴里滴下来,夏油杰就随意说,悟,吞下去吧。

五条悟的膝盖就那么磕在地板上那么久,他站不起来了,是夏油杰把他拉起来的。他的手绕过五条悟的腰向下探去,摸到屁股那块布料上一大片湿黏的水渍,毫不留情的调笑道:很饥渴啊,悟。五条悟一副被欺负惨的样子,他的眼角都带着点红,而且喉咙好疼。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法反驳。
“杰,不行了,求求你快操我吧……”
他们总算去床上了,然而夏油杰还是没用阴茎来满足五条悟的祈求,而是用几根手指。这简直要磨死五条悟了,他趴在床上,乖乖撅着屁股任由手指在他的处子地中抽插。夏油杰的手指修长,起着一层薄茧,机械性的来回就能让五条悟感到快乐,更不用说触碰到那几点。他被插的穴里涌出股水液来时,夏油杰就问,悟真的是今年才成为omega吗,水好多。
五条悟想再求求夏油杰,求他快操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贴上来的阴茎的火热吓到。那根东西太大了,就算穴被好好扩了一番也吃不太下去。夏油杰忍得额头青筋暴起,缓慢而不容拒绝地掐着五条悟的腰,把鸡巴操进穴里。
全插进去时五条悟产生了一种被填满的幸福感,那根东西把他里面全撑到了极致,他不太敢想象它动起来自己会有什么感觉,但夏油杰马上就让他体验到了,明明动作是又轻又缓的,快感却从内壁与阴茎的摩擦中产生,顺着脊椎攀上去。
他随缓慢的动作漏出一些气音,但身后,夏油杰停下那样缓和的动作,对着他的大腿拍两下。五条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总之是不祥的预感。

夏油杰是忍到极点了,估摸着五条悟适应的差不多便大开大合操干起来,粗壮的阴茎在股间进出,次次都是浮动极大的抽插,退至穴口再整根尽全力插进来。悟简直是天生的omega,下面又紧又会吸。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五条悟操的埋进枕头里,听着他呜呜的泣音——他好像把五条悟操哭了。
不过应该没关系?毕竟悟是爽哭的。他分泌出的粘稠的水液被打成白沫,不断从两人交合处流下来。悟他,到底有多舒服,好想看看……
于是夏油杰就在阴茎深埋在五条悟体内的情况下将他翻转过来,算是如他所料,悟被他操的整个人都乱七八糟的,脸上全是泪水,连眼神都无法聚焦了,大口呼吸像被拖上岸的鱼。他舔舐五条悟的泪,再唇齿相贴吻他,到五条悟能把目光聚在他上时,夏油杰抚摸着五条悟的小腹,而后按着一块地方在他耳边说道:“在这呢。”
五条悟能凭感觉知道夏油杰说的是什么,他出神的望着夏油杰所指的地方,第一次露出惊恐的样子。
“绝对不行…太深了…拔出去……”

五条悟,就那么潮吹了,夏油杰也感受得到,毕竟阴茎还深埋在人家体内。夏油杰将它抽出来,五条悟就像发大水一样喷涌出大股淫液,把身下的床单浸了个透。
夏油杰没等五条悟缓过来,就扶着阴茎插了进去,他告诉五条悟,还有能让他更快乐的地方。五条悟真的怕了,想要徒劳地爬走,但被夏油杰没给他机会,他发力冲撞起来,试图将阴茎挤进一个更深的地方。
生殖腔夏油杰自然能凭本能操进去播种,但考虑现状,他仅是操开一条小缝便抽出来射在五条悟的臀瓣上,然后在五条悟昏睡前为他补了临时标记。

祝好梦。

4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