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教师 by Minamata

学生杰×老师悟

 

 

 

五条悟是一名教师。

这是份相当光荣的职业。想想吧,教书育人——为学生掌舵,送他们去属于他们自己的光明未来。但五条悟就不是带着正当目的来的。其实许多人也是这样,教书或许只是谋生的手段,自己更本不能享受其中的乐。

这一点五条悟就又与他们这种人不同。

 

夏油杰。

是他的学生。身高185,比他矮一点,年龄16,体格健硕的人鸡巴也不小。

五条悟只要想到他,就连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了。是,他就是这样,什么教书?他看见夏油杰那一刻就忍不住发情啊……于是,在借口布置了课堂作业后他便死盯着夏油杰看。

夏天了,教室里开着空调,但夏油杰还是热的把衬衫袖口挽起来,露出粗壮的小臂。骨节分明的手本应演算这些他认为相当简单的题目,但此时他什么也写不出来了。五条老师,在看他……不是什么老师带着的特有的威严气势审视自己的课堂,而是、而是仅仅看着他的脸,他的手,接着意淫。

他也不知道五条老师在想什么,总之对象是他,

老师是今年刚来的,教数学。这才三两星期过去,就凭他幽默诙谐的教学风格和学生打得火热,脸也很好看,感觉这种美是超越了人类一般的。因此,不论谁,是男是女,都很喜欢五条老师吧。

 

夏油杰也一样。

他是优等生,理所应当的被选为课代表,平时会帮老师很多忙。五条老师的办公室是一间杂物室改的,因为教师办公室里实在太挤了,又一时半会腾不出另一间办公室,所以五条悟就干脆挪过来了。

乱七八糟的杂物间里堆满多余的桌椅,各科教学材料等等,一个人收拾不完,放学后夏油杰就作为五条悟的帮手去帮忙了。

天热,他不一会就大汗淋漓的,五条老师便倒水去了。把纸杯递过来的时候,他大概是真的渴着急了,动作一快,那杯水便淋在五条老师身上了。

现在想来说不定是他故意的。

夏油杰急忙道着歉,在自己身上摸出一条干净手帕来时却看到,他喜欢他尊敬的好老师啊,竟是戴着乳钉来学校讲课的。

因为老师穿着一身白衬衫。上课时,抬起胳膊写板书带着衬衫一同起来,就快露出那截腰腹,光是这样就已经足够色情了……被水濡湿的衬衫透出肉色,老师皮肤白,胸部很漂亮,当然锻炼的也很好。但这其中最是显眼的果然是乳头旁的那两点。

本来以为就是五条老师的乳头很大,凑到他旁边讲题时,夏油杰就能看见这处鼓鼓的,没想到是戴了这种东西……

呃,被撞破这种事应该会很尴尬吧?但把水淋在五条老师衣服上完全是他的责任,所以夏油杰会守口如瓶、完全当作没发生的。

“要摸摸吗?啊,舔也没关系的哦。”

他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朝着这种局面发展。五条悟把扣子一个一个解开,够慢但也更能吸引人,几个一扯就会全部都崩掉的塑料纽扣,他解了足足一分钟。

五条悟很庆幸他的学生既没有像块木头一样愣在原地,也没有逃走。夏油杰早已移不开目光,就忍不住听了五条悟的话,用手指在老师的乳头上蹭一下。

乳钉是很普通的款式,一个乳头两边各一个金属小球,就这样。

“嗯……胆子大点。”

吐出点声音,他接着鼓励夏油杰继续下去。然后,乳头就被狠拧了一下。

“啊,这就对了,没事的……但是,另一边也要。”

夏油杰就用两只手服务五条悟,动作轻柔,又想起老师那“舔也可以”的话,就真的低下头把唇舌都贴在上面了。舌头玩弄着乳钉,拨弄着乳头。

“真舒服,好棒…用力吸啊。”

乖学生会听老师话。夏油杰把整只乳头,连同乳钉都含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吸着。耳边全是五条老师放浪的呻吟声,光被吸这里会有那么爽吗?他想,老师真是淫荡的没边了……不过自己也没好到哪去,都勃起了。

 

结果就是,老师的两只乳头都被他吸的发肿,红彤彤的配上那副算得上朴素的乳钉显得更为色情。夏油杰自己也硬到不行,但嘴上还是没停,依然舔弄、嘬吸着。

“停下,嘶……破皮了都。”

然后就停下了。夏油杰觉得完蛋,一师一生在放学后的杂物室做这种事,要传出去他们两个的后半辈子就全玩完了。夏油杰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就算是五条悟先勾引的他,但他照做了啊,更何况还把人家乳头都搞肿了。

“老师,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你硬了啊。”夏油杰被强行打断,被老师看到自己勃起是一件算得上羞耻的事,而且他还说出来了,夏油杰哑口无言。“老师来帮帮你吧,就用胸部。”

五条悟把锻炼得饱满的胸肌用手推到一起,挤出条不浅的乳沟:“插进来吧,应该会很舒服?”

 

到这,就到这一刻,夏油杰还不到让五条悟看见就想入非非的程度。充其量,也只是长相对他胃口,所以才会让夏油杰玩乳头,乳交只是他伺候得舒服的奖励而已。本来,他只是想着,夏油杰射出来之后,他们就变回普通的师生关系了。

五条悟半是强硬地扒下他学生的裤子,阴茎跳出来。

是一根硕大的阴茎跳出来……他五条悟的脑子当时就待机了一阵——这么大,到底吃什么长的啊?五条悟当即就改变主意了,不要什么乳交,他要吃这根玩意。

当然,最开始在学生面前还是要矜持些。让夏油杰坐在桌上,他挤压着胸肌,把夏油杰的阴茎夹到乳沟里摩擦,任由前液蹭得胸口一片粘腻。男人的胸乳到底是不够大的,也许是夏油杰的阴茎太大了?反正是夹不太住。

但夏油杰认为认为已经够刺激了,自己想想,尽管是男人,但漂亮到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正用他白嫩的胸服侍他的阴茎,他忍不住喘气。

他没想到五条悟会舔。夏油杰的阴茎很大,又长又粗,擦进五条悟的乳沟已经到了要送进他嘴的地步,但就是如此,他还是没想到五条老师会舔。尽管这只是五条悟把舌头伸出来触到了龟头。

“老师!”

他握着五条悟的肩膀,自己绝对有推开五条老师的力气,却没有推开。

 

五条悟不演了,松开推着胸的双手,堂堂正正舔起夏油杰的阴茎来。也就是像小孩舔冰淇淋那样舔着柱身上的筋络罢,但夏油杰说了很多话,都是让他快停下、他们可是师生、这样不行,之类的。烦不烦啊?

“闭嘴吧,罗里吧嗦的。胸可以为什么嘴不行?老子的嘴很舒服,就跟他妈的顶级飞机杯一样,但是,我都还没吞进来,别动不动就说不行啊。”

末了还骂了他一句“处男”,夏油杰抓着他的肩不让他舔,算是最后的倔强了。

“杰啊……”,五条悟叹口气又继续说:“不是故意说你‘处男’的,嘛虽然也差不多……但是,杰的鸡巴长的那么大,老师真的忍不住,所以就让老师吃吧,求你了…?”

学生夏油杰听不得这么淫秽的话,耳根全红了,但阴茎服从着本能,兴奋得跳动两下吐出点前液。

还是放手了。

 

五条悟如愿以偿,吃到了这根极品阴茎。

他几乎是下一秒就吃进夏油杰的龟头,又大又饱满的龟头。嘴都要他妈被撑裂了,但是咸腥的前液与男性的味道真的一绝,五条悟完全对这上瘾。

夏油杰内心是绝望的,他松开手的一刹那,五条老师单方面的勾引已经完全改变了性质,是合奸了。都是自己的错!应该在五条老师慢条斯理脱衣服的时候赶紧跑的……但是,夏油杰当时根本没有有足够的毅力迈开腿。

到这步算是夏油杰的“自作自受”。

夏油杰也只好享受五条悟给他的罚。如老师所说,他的嘴确实舒服,口活高超,爽到夏油杰不得不求饶。

“老师,慢点,慢点……”

 

处男就是处男啊。五条悟偏不如他要求的那样放慢速度,反而把嘴张到最大给他的学生体验了一次深喉。要死,被阴茎顶开了喉咙,五条悟硬是把下意识的干呕压下来,用喉口收挤龟头。津液淌下来,一滴滴掉落在地上。

给别人深喉真的很难受,五条悟连眼泪都被逼出来。夏油杰就更甚,忍得青筋都暴起,但他既没有推开五条悟,也没有扯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嘴当器具用。只是,任其在腿间起伏着。

怎么……还不射?五条悟口的两腮发麻,心想夏油杰的持久力真他妈离谱,于是忍不住使些作弊的招数。他用舌头舔着马眼,舌尖要钻进去一样,反复刺激着。

没两下,夏油杰就把他推开了。

但不够及时,精液喷了五条悟一脸,当他顶着满脸精液抬起头时,夏油杰愣的像块木头。

夏油杰喘着气,音色低沉,好听极了。他看着自己犯下的大罪——颜射老师,五条老师的眼角发红,脸上是他射出来的精液。

他站起把裤子穿好,从口袋里重新摸出那条准备擦湿衬衫却没有机会的手帕。夏油杰拿着,想着给老师擦擦脸,手要挨上去的时候却突然转了个弯,因为这张脸实在是色情的要命,他只得把手帕塞进老师的手里。

然后,飞也似的逃跑了。

 

五条悟拿着那条手帕,是干干净净的纯白色。夏油杰一下就跑没影了,只留他一个站在杂物室里头。

他穿好被自己随意丢在地上的衬衫,收好学生的手帕,想着自己的脸颊上是精液,忍不住蘸了一点送进嘴里。

好浓……

 

“杰,这样可不行哦,你看,那么简单的题居然错了这么多……”

因为老师一直盯着他看,所以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的。包括现在在已经收拾好的杂物间改办公室里,夏油杰完全没有听进五条悟的训戒。

一周前,五条悟还在这里给他口交。

夏油杰想出辍学、转学、逃学这些方法来逃避现实,最终一个都没实现,他还是按时出勤的优等生。

但尽管想逃,夏油杰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五条悟。老师很美,美到站在自己身边就会让自己不自然,这个理由很蠢,某些人臆想出的师生恋大概就是这样的。夏油杰知道这是错的,在现实中能称之为禁忌,所以他迷茫、犹豫。

 

“你在听吗?”

夏油杰回过神,忙说在,他在听。其实根本没有,反而五条悟,此时一门心思的给他讲题,仿佛一周前发生在这儿的荒唐事和课上炽热的目光都是虚构的。

最后一道错题被分析完,夏油杰全会的,所以正常情况下,他应该被告诫说下次不能再犯这种错就能走了。事实上他就是这么想的,都把习题册合上,转身准备出门了。

“过来。”

此时夏油杰心中不知是紧张还是悸动,总之他的心跳的快极了。他不知道五条老师接下来要干什么,如果是性的话,要怎么办、能拒绝吗、该拒绝吗、可以逃跑吗,就现在?

五条悟只是将属于夏油杰的手帕归还。

“现在你可以走了,胆小鬼。”

 

老师这么叫他是因为他逃跑了,口交那次。

似乎是个很让老师满意的绰号,他现在逮到机会就那么叫自己。

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

这是蔑称,但夏油杰每被这样称呼一次,就更加觉得自己不该逃。那时,如果乘机告白的话,不,再过一点,如果和他做爱的话,说不定自己现在会多一个漂亮男朋友?如果被拒绝也没有多大损失。

就该是这样。

 

夏季的雨水多,而且猝不及防。总会有个没带伞的落单倒霉蛋。倒霉蛋就是五条悟。

其实他是故意的,早就查看好天气预报,故意等着夏油杰——他怎么着也得和自己做一次,不然自己岂不是白白骂了他那么多次“胆小鬼”?

一点长进都没有的学生,还得让老师手把手教。

首先,先把夏油杰拐回自己家,或者随便那个旅馆……

“老师,没带伞吗?要去我家避避雨吗?”

夏油杰喜欢五条悟,他都想明白了,就算是即逝的爱,就算是愚蠢,那也要先满足了私欲。

不管怎么说,先摆脱胆小鬼的身份。

 

夏油杰为五条悟撑伞。

五条老师比他高,所以他要举着手臂才能把五条悟罩在伞中。但是老师走的很慢,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使得这一段路无限放大了。

他不知道以往大步向前的老师为什么故意把步调缩小,反正,夏油杰只需虔诚的为他撑好伞就行了。

或许是半小时或者更久,无所谓,夏油杰最终用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几乎是刚一进门,他就听到老师对他说:“你父母呢?”

“回老家去了。”

雨下的挺大的,他们回来的时候衣服都打湿了,夏油杰把被雨濡湿的校服脱下,而五条悟也也在脱。

“那你把我请回家可要做好准备,大人的性欲可是洪水猛兽哦。”

不知是老师的衣服更好脱还是怎么着,夏油杰看到五条悟已经是半裸着的了。虽然不是没见到过,但他的耳朵此时定是红的,夏油杰急忙把视线移开。

乳钉的样式没有变,毕竟要戴去学校的话,还是不能花里胡哨的,不然会被发现。

 

五条悟跟着夏油杰进了房间。一间不能再普通的房间了,看不出主人的任何个性,只是干净、整洁。

“我教你接吻。”五条悟对夏油杰说。

夏油杰听到还没反应过来,老师那张好看点脸就凑过来了,用他的柔软嘴唇含住自己的……真的好软,而且能尝到老师唇膏的味道,甜甜的。

五条悟用自己的舌勾学生的,尽管夏油杰亳无经验,但不服输一般正努力回吻他。夏油杰的手搭在五条悟肩上,用点力就能把他推倒在床上。

“然后呢,老师,然后该怎么办?”他压着五条悟问。

五条悟的脸也变红了——因为情欲吧。夏油杰那张认真的脸实在过分吸引人了,而且…而且他勃起的阴茎正抵着自己的下体。要被操了啊……

“把裤子脱了,然后…摸摸我,先让我先舒服起来。”

五条悟馋学生的阴茎,也馋他健壮有力的手臂,如果是宽大又炽热的手掌,那摸便全身应该会很有感觉吧。把裤子蹬掉,五条悟拉着夏油杰的手往自己身上带时如是想。真的……很舒服啊,他抚过腰腹时,欲火就蒸腾起来了。

“啊、啊……”

 

夏油杰要疯了。为什么光是触碰,就会发出那么淫荡的声音呢?尽管不是没听到过,但…这比上次要色情,大概是因为老师赤身裸体的缘故。完美的身躯在身下颤抖着吐出娇喘,夏油杰听着就觉得燥热。

他突然发现五条悟下身一片粘腻,甚至在他的床上晕出一点水渍。

“老师?”

被叫的人笑着对他说:“还以为在来的路上就漏出来了呢。”

难怪、难怪路上走的那么慢,是因为夹了一屁股的润滑啊。有够色的……话说,在学校里也是这样讲课的吗?

“别愣着,你也脱啊……”五条悟对这个一人赤裸,一人还只脱下外套的局面略有不满,便主动帮他解扣子。那身匀称好看到让五条悟怀疑夏油杰年龄的胸腹肌便展现出来。

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学生了。

“接下来是、把手指插进来,扩张……”

于是听话的学生就把手指插进他有些烂熟的穴里——最近自慰好像有些频繁…?不过没关系,还是很紧的,对夏油杰那种极品来说就更加如此。

他的手好棒,指节又宽又有薄茧,被他指奸真爽啊……五条悟看向夏油杰,他的神色沉稳的不像话,好像自己才是年幼的那方。

“啊、呃!就那,再多碰碰……”

如此轻易就触到了,老师的前列腺。就算是夏油杰也知道这能让人欲仙欲死,他用手指抽插五条悟的穴,心情有些不悦,因为,老师的穴口是被玩弄过的那种红艳。他明白老师这样的人肯定不缺男人,但偏偏这样才叫他生气,于是就重重按上了前列腺。

“啊啊!!!”

五条悟的性器早已硬的流水,夏油杰就反复在那里按压,让五条悟一边用高昂的声音叫着床、一边翻着白眼射精。这是他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五条悟甚至都没碰阴茎,就这样射出来了。这样的高潮简直能要了他的命,他意识都不清楚了,只觉得眼前发黑。等到缓过来点时候,看到的就是夏油杰在套弄他那根粗壮的阴茎、准备要往自己体内塞。

等等啊…如果刚高潮完就插进来的话……

他摇着头,却说不出一个字,所以自然也无法阻止夏油杰,就只能看着他握着那根自己亲自用嘴度量过的的阴茎,要插进来。五条悟给他口过,所以对夏油杰的阴茎再清楚不过,自己都没有一根按摩棒能有他那样的尺寸,如果有…那他也不敢这样用啊!

敏感得要死的不应期中,淫荡却又没有吞过大东西的小穴里如果插进一根这样的阴茎的话——

“呃啊,啊——呜、哈…干什么!你干什么啊,我才刚射过不是吗……?”

夏油杰全插进去了,然后就不敢动了。老师的穴里虽然湿热,但也紧的要死,而且不知为何,居然在痉挛着,他都想射进去了。但是绝对会被嘲笑吧,绰号一个“胆小鬼”就够受了。

他突然发现老师在哭。用手臂死死挡住自己美丽的蓝色眸子,没有声音,肩止不住颤抖。是在哭吧。

夏油杰想,他在搞什么啊?明明是他想这样的,现在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一样。一边这样想一边拉开老师的手,果然,金豆子正一粒一粒往下掉。

反应太大了,简直像初次,却又不可能。

“老师,该不会是,平时只用玩具……?”

夏油杰得到了五条悟细若蚊声的肯定。

哈?夏油杰满头的问号。老师、他的老师啊,比他大了十岁吧?居然还一直是用玩具……从自己班上说不定都能挑出几个性经验比老师丰富的,所以说,为什么能笑嘻嘻说他“处男”?

等等,不,那口交的技术是……

“会出去约人,我就练练……”

那这乳钉……

“自己打着玩啊,又不会有别人看到。”

现在夏油杰满脸黑线,会被人看到啊,自己就好几次看见乳头将衬衫顶起来的样子了。

 

靠。“盘问”一轮下来,夏油杰也差不多知道了,自己的那个会在杂物室给他口交的老师,居然是个称得上“纯洁”的家伙,只是理论知识丰富的要死,口活好而已。该不会…这口穴都是第一次吃到真家伙吧?

只要稍微动动五条悟就会颤抖,他呜咽着说好烫。

“杰,你在我里面真的好有感觉啊…要化了……”

夏油杰忽略掉五条悟的这句夸赞,又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约人的?多少人?

“大概就是从杰这个年纪开始……我记不得有多少人。”

意思就是很多。夏油杰吃起醋来,就因为五条悟的口腔被不知多少人使用过,他们会把精液留在他嘴里吗?或者是让他喝下去?他想象着五条悟吞精的场面,活色生香。

就算他已经体会过现在五条悟成熟的口活,可一想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他不高兴啊。

 

“呜、你在…生气?”

夏油杰不怀好意回了句:没。紧接着又大开大合操起来,阴茎没入又抽出,整个房间里回荡的都是他们做爱时发出的淫靡水声。

他就是在生气!五条悟想,刚刚的回答是惹杰不高兴了吧,现在那根阴茎都要把他操死在床上了。自己自慰的时候,受不了把按摩棒抽出来就好了,他的学生夏油杰怎么会和按摩棒一样听话呢?

刚才还被硬生生操射了,被学生调笑:老师这才真正童贞毕业哦。五条悟没过脑子就反驳回去,我就是平时用用玩具,你怎么知道我没被操过,真当自己是第一个?

夏油杰的神色肉眼可见冷下来:“是吗?那老师被多少人操过,他们会像这样吗?”

说罢用力挺腰撞上穴中的某一点,这一下操的五条悟说不出话,铃口流水。太猛了,无论是他的学生还是这快感。

“回答我,他们操老师,老师也像现在这样舒服吗?”

夏油杰不屈不挠,用一下比一下大的力度力图把五条悟的回答逼出来,但不行,从口中泄出的只有胡乱的淫叫。

“呃!啊、杰!这样,这样不行的呀……嗯啊、啊啊,不能再…要去、我要去了……!!”

阴茎喷出一股股水液,不是尿液,这叫什么,潮吹吗?夏油杰饶有兴趣地看着老师的反应,大口喘气,红着眼睛的样子。

“真可爱啊,老师。”

连苍蓝的瞳都模糊了,好像要溢出水来——啊,又哭了。像小孩一样。

可五条悟却像是没听见,只是一副潮吹后的痴样,不时伴着一阵无法控制的颤动。

怎么会这样啊……明明只是想和学生做个爱,却被欺负成这样。

“啊!混蛋!!”

五条悟转而如回光返照一般破口大骂,原因无他,因为他的学生刚刚射了。他五条悟居然被内射了,人生第一次啊,虽然被真的阴茎操也是第一次,都是和夏油杰,和他的学生做的。

“对不起啊老师,但是真的很舒服,老师的里面。”

做完这番评价夏油杰才依依不舍撤出老师的体内,穴还不知耻地挽留着。

刚拔出来,夏油杰留在五条悟体内的精液就流出来了。五条悟不断骂着,完全忘记是自己勾引的学生。等骂够了,再去看夏油杰,没想到他的学生竟如此认真地看着他的穴,他流着精的穴。他的头发全散开了,但挡不住眼神锐利,如剑一般的目光把五条悟的下身奸了个透。

被那样的眼神注视,五条悟又觉得欲火中烧,好想再做一轮…可是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做爱的话……

 

年轻人的不应期短,夏油杰很快就再硬起来,五条悟也注意到了,就趴下把屁股高高翘起——这样就看不到脸了。

“再来做啊,杰。”

真应该说他不长记性,刚才还叫着什么“不行”“不要”,现在就又在求操了,但不幸,夏油杰很吃这套,自己的性器又硬了几分。

五条悟高,骨架宽,屁股也自然大,跪趴在床上翘屁股的样子大概和那些妓女差不了多少,看得夏油杰青筋暴起。

“老师还没回答我,那些人操您,您也会觉得舒服吗?”

妈的,怎么还问这个,夸下海口后要他怎么才能回答“操过我的只有杰”啊?

于是五条悟只得把屁股又往上抬点,用无声的引诱回答夏油杰的问题。他听见学生“啧”了一声,然后下一秒,他就被如愿以偿的填满了。

好舒服啊,这种尺寸的阴茎…动起来简直要把人的脑子搅化……

“啊…杰的鸡巴好棒,我好喜欢…呜、呃……”

一句话被操的断断续续的,任谁都忍不了这种级别的色魔吧,更何况夏油杰只是一个高中生。他用尽全力往五条悟穴里最深处捣,操进结肠时终于又让五条悟闭上了他的嘴。

“那什么?太深…好可怕……”

其实五条悟并不只是觉得可怕,更多是兴奋。被操进不得了的地方了。

结肠口被粗大的阴茎轻松破开,操两下就如同柿子一样软烂,内里就更是如此,像张淫荡的嘴死死吸住阴茎不放,夏油杰差点当成射进去。

“啊…!!好深、好深啊!杰……”

五条悟哑声呢喃着,他叫不动了。自己被操进哪里了啊,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身后的学生死死掐紧自己的腰,一下下挺腰往里面猛操。

要死了……

 

先前留在体内的精液混着肠液随着操弄淌下来,夏油杰见了眼热,深吸一口气更加卖力地操老师的穴。

老师直不起腰,唯独屁股还翘着给他操,手胡乱抓着床单,看上去就无助。

操着操着,五条悟就高潮了。今天体验的数次高潮一回比一回来的迅猛,就像现在,他被操进结肠,然后忍不住射精了。

精液是随着阴茎的律动一股一股被操得流出来的,是滑精,里面可能还带着次潮吹。

五条悟发不出声,但穴绞得紧,把夏油杰的精都绞得交出来。他趴着喘气,缓不过来了,被学生赋予这种高潮叫他继续怎么当教师啊?

夏油杰射完抽出身,老师自顾自地喘,就像仍被操着一样,等了好久都是这样。那双手指修长的手不时紧一下床单,一会又传来声若有若无的啜泣。

他终于没了耐心。夏油杰握着老师的肩将他翻转过来。

他看见了被性支配的大人。

 

end.

 

 

 

结局或许是……

夏油杰发现了五条悟是过来体验教师生活的大少爷,于是在大学毕业后理所应当进入了五条悟的公司,最终得到好工作、迎娶白富美(五条悟)、走上人生巅峰……

(……?)

101 Likes

淫行教师特别好的…!

好愛師生PLAY

好香好香好香ymym太好吃了色死了

香,好吃,爱吃

嘿嘿嘿香晕:drooling_face:

好好好,给五条老师来点真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