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 by Minamata

整点

老师杰×学生五

 

 

真的是,简直了。

夏油杰面对自己的问题学生五条悟只能作出如此评价。五条悟是个大少爷,学得再差家里的钱也不会消失,相比他,夏油杰似乎也只是个辛苦的打工人。

问题不是这个。五条悟要是把所有学科都考砸,然后告诉他:无所谓,反正我家财万贯。如果是那样的话,夏油杰就不会再管五条悟了。

问题是他妈除了他任课的英语以外,他所有的科目全都几乎满分。五条悟这种被扔到国外都能伪装成当地人的人,英语会只考个位数?

五条悟故意的。

最大的问题也不是英语。说了五条悟家财万贯怎么着都不会把自己饿死,考砸又怎么样?最大的问题是,五条悟对自己有意思。

 

他和五条悟关系很好,高一时夏油杰就很喜欢这个学生,因为他完美的成绩。完美的像假的一样,雷打不动的校排名第一,真正的天才啊。

夏油杰经常被这个大少爷要求请吃甜品,不过他很乐意,当作考试好的奖励也理应请的——这样一次次心软下来,结果就是……

高一第二学期最后一天,五条悟找上了夏油杰,如同打招呼一般地说出了“喜欢你”这几个字节,被拒绝了。

当然的吧,师生恋什么的,会把他们的未来都毁完的。

 

第二年夏油杰被调到分校,一半是因为那边缺个老师,一半是因为他自愿的。

大概不会再回去吧。反正房子离得也没多远,在哪教不是教?

然后,第三年他回去了,非自愿的。

现在夏油杰对上了五条悟,被他“甩了”的“怀恨在心”的五条悟。

把英语全部故意考砸的五条悟!

 

“山本,帮我把这些拿过去。顺便帮我把五条叫过来。”

这是这星期第三次……山本去找五条悟,但是不着急叫他去。

“我说啊五条,你和夏油老师是杠上了吗?以前有仇?”

五条悟闻言眨巴眼,无辜道:“才没有。我啊,最喜欢夏油老师了。”

“那你还去办公室吗?”

“不去!”

行吧,您说啥是啥呗。山本翻了个白眼回到自己座位上,不再理会这尊老师都叫不动的大佛了。

 

五条悟就如自己所说,最喜欢夏油杰了。

到什么程度呢?高二一整年,夏油在别的学校任教,五条悟完全忘不了他,以至于都是想着他自慰的。

其实缘由也幼稚,在高一时偶然和夏油杰在厕所碰见。五条悟从隔间出来,而夏油杰在便器前。这种时候打招呼要尴尬死,但不知为什么五条悟他就是欠抽似的凑过来些。

老师的鸡巴,好大……

他不知道为什么能那么大,明明还没有勃起,相当乖张的在老师的手中……然后他就忘不了了,本来他就对夏油杰相当有好感的。

那个被他冷落十几年的可怜女性器官终于发挥作用了,从卫生间到教室的短短十几米,淫水把他的内裤都打湿了。回到教室只觉得下面很黏,然后很痒。他的脸红的不正常,教室里的人都注意到了。

“实在不舒服的话,就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吧。”

这是夏油杰的声音,五条悟听了只觉得下面的“病症”更加严重,好像挡不住洪水的小堤,他也要夹不住……最终认输般逃回了家。

 

他真的以为自己是病了。

大概是感冒,在严重点就是发烧了,家里的佣人大惊小怪要把他送去医院,被他拒绝后,五条悟关上房间门,躺在床上。要是生病睡一觉也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那种从学校开始持续到现在的那种粘稠质感是……

褪下裤子,粘稠的淫液拉着丝,这副景象映在五条悟的视网膜上。

什么东西……

看不到,只知道下面出了好多水。

五条悟将平时整理仪表用的全身镜拉来,分开了腿。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畸形的,可那又怎么样呢?本来他是一点不在意的,虽然身为男性没有拥有阴茎,但是他还有一整套的女性器官,这他也是不在意的,这东西对他一点都没有影响。

本来,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现在怎么会这样?

 

两根手指分开湿到一塌糊涂的私处,阴道口瑟缩着又吐出水液来。

五条悟知道性。他以为自己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但是当自己的指腹蹭过穴口时他的确感受到一阵战栗,接着,他便把手指伸了进去。

并没有什么“明明身为男人”的羞耻,只是感受到奇异的满足感而已。

五条悟看着镜中的自己,手指在阴道里瞎搅和着,水愈发多起来,随着手指动作咕啾咕啾地响。真的会感觉舒服诶…他忍不住又添了根手指。两根一起抽插着,五条悟嘴角漏出些促音,看着全身镜里头自己的这副痴样觉得有些好笑。

自己是忠于性的。

三根手指实在有些挤,而且光是抽动也不会品到更多甜头了。两根手指快速抽插,激出一片片水花,五条悟心想着,好像性也不过如此……

好累,手好酸。虽然真的很舒服吧,但总感觉差点意思啊……五条悟仰面倒下,看着刚从自己阴道里抽出来带着淫液的两根手指。

 

五条悟又想起来什么,起来将自己和全身镜凑的近近的,手拨动下面,寻找着。

阴蒂!他终于找到啦,把这处暴露在空气之下。这里,会有多爽呢……

“啊啊…”

完、完全不是一个量级,轻轻摸几下就出来好多水,整只手都打湿了。

五条悟开始揉弄这粒娇嫩的莓果。像是上瘾一般让他爽的不得了,稍微用点力腿根就会忍不住颤动。

“老师,呜、杰,杰……”

他忍不住呼唤这个名字,内里一阵空虚,几乎到了让他有些受不了的地步,于是便腾出另一只手,将手指送进阴道抽动起来。

因为感觉里面很痒,所以五条悟下手没带一丝仁慈,用着自己所能用的最大力抽送着,然后意识到刚才自己体验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夏油老师的鸡巴,最少也会像这样,把他狠狠地……

“啊,哈、杰…呜、嗯啊啊……”

几乎是无法喘息,下腹像是被焚烧一样。

在五条悟脑内过了几小时吧,他终于又感受到些什么,有什么……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什么东西啊,到底是……

!!

五条悟突然就看不见了。什么都是模糊的,一切的一切,但自己的心跳却似乎是一清二楚的。

不知哪时才回过神,五条悟看见全身镜上全是水液。是叫潮吹吧,五条悟在同学讨论的那些色情片话题中听到过。

床单也湿透了,全是他喷出来的水。累死了,手要断了,高潮好辛苦。

五条悟没有因为第一次自慰就做到潮喷这种事感到那么一丝羞耻,只是觉得很累。

 

因为太累了,五条悟盯上那些各式各样的性玩具。因为花样真的太多,他最终只买了个跳蛋,质量很好,不调到最高档就是完全静音的。

五条悟有时候会塞着跳蛋去上学,他只敢开最低档,在夏油杰课上连开的胆子都没有。

 

高二的时候胆子才大起来,因为对夏油老师告白被拒让他有些无所谓了。

啊,他五条悟是不会放弃的,毕竟又不是讨厌才被拒绝的,但是,但是啊,怎么能就那么走掉呢……

五条悟埋怨着夏油杰的“不告而别”,在卫生间里擦去下面流出的水。

 

最后他用了点法子让夏油杰回来了,不过还是有些不能原谅啦,所以五条悟仅在英语上考很差作为“小小的”报复。课后补习,两个人单独的面对面补习。

是没有的……

不过倒是有两个人单独的面对面心理咨询。

五条悟已经沉默了半小时,夏油杰在批改作业,这是他的习惯了,把作业全部改完再回家,似乎是为了将职业与私生活区分开来,但也因此成为了那个最晚下班的。

他已经快改完了,不过还没有一点要和五条悟说什么的头绪,期间这位学生拿出手机摆弄几下,他很想提醒在学校不许带那种东西!但就是会尬住。

为什么是他要管什么心理问题,这明显专业不对口吧。

 

“老师啊,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什么都要如实说哦。”

五条悟看他手里都没活还沉默着不知要说什么,便给他找个台阶下,而且本来也是他自己想玩的。

“老师先问我吧。”

夏油杰终于打破了缄默。

“五条同学啊…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人的?”

五条悟闻言大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夏油杰身旁抓住了他的手。老师的手比他的大好多,也比他的粗糙,五条悟用这只手往下身摸。

 

夏油杰能感觉到,那处是空的,指尖传过来微微的振感。

“老师觉得我是男人吗?”

他听见自己的学生如是说。

五条悟握住他的手探进腿间,这下夏油杰甚至能隔着裤子摸到他的阴唇,而且也完全能感受到刚才微乎其微的振感放大了。

“所以说,我喜欢男人,是超超超正常的事。”

他学生的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无限放大着,而他自己正坐着被身后的椅子堵死了路,只能眼看着五条悟要吻过来。

那两片带着点淡粉的唇最终轻贴上自己的,仅是如此,他的学生就好像已经满足的不得了了。

搞什么……夏油杰感觉他似乎真的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了,于是伸出舌划过五条悟的唇,夏油杰马上就感觉到他像受惊的猫一样,心中不免觉得有趣。

五条悟的嘴好撬,再被舔吻几下就乖张地张开了嘴,任由夏油杰在他的口腔里肆无忌惮着。他被捧着脸、按住腰,被极深地吻着,老师的舌游走在他的上颚,最终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

要缺氧了……

好在夏油杰在那之前放过了他。

“你还想怎么样?”

成年人面不改色,而五条悟则像上岸的鱼一样,被亲的眼神都迷离起来,心中却牢牢记得自己的目的。

“要、要做,想要被老师操……”

 

就算是夏油杰也被五条悟说的话震惊到了,所以现在,他正载着学生在回自己公寓的路上。

他在五条悟坐进副驾驶后摸走了他的跳蛋遥控器,调到最高档后把遥控器扔到后座,就算五条悟摆出一副猫咪讨饶的眼神,夏油杰也只是提醒他:要系安全带。

“啊,啊、呃……”

五条悟一路上都只得仰着头发出些受不住的叫喘,阴道里被振到发麻,所以到达目的地他早已像没骨头似的瘫软着,可能是被夏油杰硬生生拉进门的吧。

他躺在老师的床上,注视着这件简洁、干净,又有些平平无奇的房间。

跳蛋依然孜孜不倦努力工作着,他求老师把它拿出来。

 

夏油杰拉下五条悟的裤子,这里仅有一个明显被玩弄过度的女穴,他分剪开两根手指,探进去。跳蛋是椭圆的,不算难抓,一会就被夏油杰拿出来了,一起被带出来的还有大股的透明淫水。

似乎是看到了夏油杰看向自己眼神的怪异,五条悟犹豫着、小声地解释,他其实很难高潮。

“是吗?”夏油杰观察这口颜色漂亮的穴。

“嗯,自己玩的时候,要好久好久…啊!”

夏油杰将三根手指插进去,一边想这里果然紧致,一边摸索着,不知触到哪五条悟又怪叫一声。

“现在要后悔还来得及哦。”

 

“哈啊,呃、啊啊…嗯,太快、不,嗯……”

他看见自己的小穴居然吃下三根手指,有些委屈,又有些自豪,一会这些感情又全部被快感淹没。

夏油杰感觉自己在插一汪泉水,什么很难高潮,是自己自慰实在太不得要领了吧。他拉下五条悟的裤子时淫液还拉着丝,就这样的淫荡身体,怎么会很难高潮?

夏油杰用余下的拇指分开小阴唇,抚慰这有个不怎么会体验快乐的主人的可怜阴蒂,里面手指还在不断鞭挞敏感点,几下五条悟就失声着潮吹了。

这才几分钟啊…他就被老师仅用一只手,插到这程度……

五条悟正体验高潮的余韵,一般他好不容易到达高潮时,会感受这一刻带来的满足。但是现在,夏油杰就没有停过手指的动作。

他不停扭腰躲避,却反而像浪叫着要把手指再吞深一点,骚的夏油杰头疼。

夏油杰一下下用手指操他,才高潮吹完水的五条悟当真受不了这个,躲又躲不开,只好承受了。每被插一下就尖叫着喷出一股水,无论五条悟怎么求夏油杰他都不停,哭也不顶用。

到水喷没了,泪哭干了,夏油杰才抽出那几根把五条悟玩的太过分的手指。他剥出阴蒂,又亵玩几下,硬是又逼出了五条悟的泣音。

他居高面下:“还想被老师操吗?”

夏油杰能感觉到,自己一点点影藏起来的劣性根,全要他妈被五条悟磨出来了。

“想……”

听到这回答夏油杰由衷地笑了,他夸奖五条悟:“真是有觉悟的好学生。”

 

五条悟终于又见到那根自己以前心心念念的鸡巴了。

那根半勃本已相当壮观的阳具在套弄下变得更加鲜活,光看形状大小五条悟都要觉得他会死在床第之间。

“你抱着我好吗,杰?”

这不是五条悟第一次对着夏油杰直呼其名,高一时夏油杰请了他那些奖励性质的甜品,他每次都叫着“谢谢杰”。夏油杰骂他不大不小是假的,心跳漏半拍是真的。

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直呼他名的五条悟,更何况还是要被他操的五条悟。

夏油杰褪下衣物,对五条悟说,好,你过来吧。五条悟就蹭进了夏油杰怀里,他上身还穿着学校的校服,扣子难解,五条悟又撒着娇让夏油杰帮他脱。

待到两人都赤身裸体,五条悟像孩子一样抱住夏油杰。

“杰,我喜欢你,你也要喜欢我,你必须对我负责,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

 

我的错……

夏油杰笑笑,自己是否能完全心安理得把比自己小十岁的学生当作恋人,他现在不知道。但这责他是必须要负了,不然五条家叫他在这个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

自己到底有什么资本,来叫这大少爷那么喜欢呢……

 

“啊啊——不、不要,呜…你轻点,轻点啊杰!!”

叫唤什么?夏油杰才刚插进来,而且这是他们两人,尤其是五条悟自愿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夏油杰揉揉眉心,五条悟在怀里颤抖着。

夏油杰从五条悟背后伸出手要触他的腰来安抚,接触的那一瞬他抖得更厉害,结果性器也进的更加深,叫声也愈发凄惨。

这娇嫩的女穴竟含下了一整根肉刃。

好满好涨…感觉要裂开了……

实在是太深了,还没有任何东西进到五条悟那里这么深的地方,除了夏油杰的鸡巴。他感觉那根粗壮的肉棒把自己里面的每一处都撑平了。

他的阴蒂被夏油杰玩到红肿,此时正在空气中颤巍巍暴露着、激凸着,因情动充血变成了像红豆一样大大的一颗。

夏油杰又开始帮他揉阴蒂了。充血后更加敏感,五条悟看着那只手绕去胯下抚弄着,手法色情的要死,里面立刻开始分泌淫液了。

夏油杰玩了一会。里面本又紧又涩,死死卡住他的阴茎让他动弹不得,感觉出水后变顺滑些才稍稍撤出。

“悟在教室里还敢让我摸这里,就不怕有人看见吗?”

说话间握着五条悟的腿根又操了回去,幅度很小,因为他想让学生尝到些甜头。

“他们、他们,全走了……”

夏油杰一边摸五条悟那敏感的阴部,一边一下下一点点把他操开。

“还以为悟是什么糟糕的恶劣学生呢,真是纯情,而且吻技又差,自我认识也不清晰。”

夏油杰的这些批评五条悟是一点没听见,他之觉得这样好舒服啊,鸡巴在阴道壁上摩擦的感觉……杰的手也在下面摸,这样马上又要高潮了。

 

五条悟高潮时胸膛剧烈起伏着,一边淫叫一边说些胡话。

五条悟的水真的好多,半张床单都被他喷透了。夏油杰手上蘸着五条悟泌出的淫水,毫不留情伸进五条悟的嘴里翻搅着,让他用口水把自己的手洗干净。

“舒服够了吗?”

舌头被夹住玩弄的五条悟说不清话,但从呜呜的叫唤中还是能知道:舒服,舒服死了。

阴茎从里面抽出来更是激出一大片水,五条悟忍不住发出细的像猫叫一样的呜咽,那根凶器终于完全离开自己体内时,他不受控倒下去。

 

回头看老师时发现他还硬着,想也是当然的吧。

“继续做下去吗?”

夏油杰拒绝了,但他让五条悟跪在床边给他打。

五条悟看着老师的阴茎,止不住想,刚刚就是这东西操了自己……

缓缓抚上去,上面还有自己的淫液,滑溜溜的。五条悟不知道如何用手取悦男人,只是一下一下撸动着,看着这根狰狞的阴茎跳动着在自己的手中吐出点腺液。

夏油杰不故意掩盖自己粗重的呼吸声,相反,他故意喘给他的学生听,很舒服,悟做的很好。

五条悟听着要疯,好色情,色的过分了……

光是听着夏油杰的喘息就忍不住流水了,五条悟能感觉到水液沿着大腿内侧往下淌。给夏油杰手淫五条悟自己却打了个战栗。

机械性重复一个动作难免叫人走神,五条悟现在是在给夏油杰撸,脑子里早就被这阴茎干坏了,他越出神越迷糊,最终拿自己的脸颊贴上去了。

能感觉到老师的呼吸变得紊乱……

 

夏油杰忍得好辛苦啊……

他的学生到底搞哪样啊,就用脸颊蹭蹭的话还不如毫无技巧性可言的手活,但用脸的话会更加色情。

是未满十八岁的高三学生吧……

一方面纯情得要死,一方面又想着要被操。

五条悟以为他是靠什么才忍住没把那条紧窄水多的阴道操透的?靠他五条悟的未成年红线吗?

是他岌岌可危的师德啊……但现在全被五条悟一张脸干碎了。

 

五条悟才在那根他喜欢的阴茎上蹭了几下,夏油杰就掐他的脸让他抬起头。逼停五条悟的所有动作后,夏油杰连再次手淫的机会都没给五条悟,自己腾出另一只手来给自己撸。手围成一个洞来回让阴茎插,灵活地在龟头绕着圈,五条悟看着一些透明液体从精孔里流出来。

五条悟以为,是老师觉得他的手不舒服,在给他演示呢。他虚心求教,目不转睛看着正手淫的夏油杰,觉得欲火中烧,淫水要滴到地板上,但依然认真看着,吸收技巧。

突然的,夏油杰捏五条悟下巴的那只手一下子用力让他离那根阴茎近到了极点。五条悟看着这根粗胀的阴茎,觉得这似乎已经到了什么极限了。

下一秒,那些白浊就全飞溅到五条悟脸上了。

“呜,呃……”

被射了满脸精液还吐出点色情声音后,五条悟居然还能用一副迷茫不知所以的样子看着他。

夏油杰握着射过一回的阴茎,把上面留的最后一点精液涂到五条悟的侧脸上,完了还在他脸上甩出“啪啪”两声响。

 

五条悟被抽的脸疼,但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继续做吧…?”

夏油杰喘着粗气,止不住想,五条悟啊五条悟,你这时候为什么不求饶呢?

 

夏油杰本不想这样子的啊……

他的阴茎再次操进学生的体内,动作如同迅猛的兽,把五条悟压在身下,让他像只雌兽一般跪伏着。阴茎一下下的抽插简直要把他贯穿。

“慢点!呃、呜…你,慢点,求你了……”

五条悟哭着求饶,但这些夏油杰是看不见的,他目所能及的只有五条悟女穴中那些随着他的爆操激出的水液。

如此看来,那些带着泪的求饶也变为了淫荡的叫床声。

夏油杰能感受到,五条悟的里面痉挛着、抽搐着,看来是真的受不了这样的对待了吧。

“五条。”

做爱时这样一句实在是太冰冷了,冷到五条悟发不出声,只能眨巴着那对滴水的蓝眼睛,怔怔地望着被他哭湿的床单。

“怎、怎么了?”

连体内的阴茎都停了下来了,到底是什么事啊……

夏油杰随意往五条悟的臀瓣上打了两巴掌,留下红红的掌印,打得五条悟惊叫了两声。夏油杰抚摸着被他打红的皮肤,又挺几下腰操得五条悟直哼哼。

“老师我啊,并不是什么温柔的人,我很想知道为什么非我不可,五条君身边比我更值得爱的人大有人在吧。”

 

妈的…称呼越来越陌生了……

“明明…只叫我悟就好的……”

夏油杰没听清他在嘀咕些什么,低头凑到五条悟耳边问他,什么?呼出的气让五条悟发痒。

“杰只要喜欢我就行了,因为我也会一直喜欢杰的啊!你管什么……反正,我只要杰,只要杰就好……”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是在啜泣了——五条悟摆明,夏油杰要是还不跟自己一辈子都在一起,他他妈直接哭死在这!

夏油杰也意识到这点,他不想床上死只猫,而且也知道,五条悟的暗恋历程大抵是艰辛的,夏油杰不会读心术就不会知道五条悟到底有多喜欢自己了。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是我?夏油杰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他的学生呢?

算了……

“好好,知道了。”

其实他不知道啊,和自己的学生在一起的话,自己要如何在社会上存活,不过,如果对象是五条悟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吧。

现在先把爱做完。

 

五条悟被夏油杰翻转过来,正对着他的脸。夏油杰的头发全散开了,长长的能扫到五条悟的脸。在学校这些发丝都是一丝不苟梳起来、扎成丸子头的。

眼神也和平时不一样,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感情,平时被封锁,但现在全部要满溢出来。

被狠狠地亲了……

和在教室时不一样,那时很舒服,要被亲到化掉,现在,要…窒息……

 

五条悟推开夏油杰,因为他真的不行了。口水沿嘴角淌下,眼前也是一片模糊的,但是夏油杰在操他,快感还在不断增加,迫使自己吐出一声声淫叫。

真的撑不住了……

于是他又一次在老师面前高潮了,像一个破了的袋子,什么都从里面漏出来了。

潮水全喷在老师的阴茎上了…一股一股的……

这一事实让自己主动“勾引”夏油杰的五条悟感受到了羞耻心,他拿手臂遮脸却被强行拉开。夏油杰又去摸他的阴蒂了,明明早已又红又肿像是受伤的样子了,被揉弄还是会很爽。

硬生生延长了高潮的时间。夏油杰每次揉着阴蒂,五条悟就喷一小股水出来。潮喷液热的发烫,能把五条悟自己都烫坏,喷着喷着他就开始掉眼泪了。

“还可以吗?”

如果摇头的话,夏油老师一定会停下来,所以五条悟在喷那么多水后再次要求“继续做下去,我没问题。”

问题其实大了去了,五条悟都要觉得自己会因为高潮晕死在这里。

 

夏油杰陷在迷中。

纠结、犹豫,这些是他身为常人应有的情感,现在与他的施虐欲缠的不清不楚,又与他对五条悟的怜惜矛盾着。今天发生的太多了。

作为教师不该和学生做爱,但是他现在做的酣畅淋漓,有些内疚与不忍,却也实实在在想把五条悟给操透。怀揣着这样与常理脱节的思想,夏油杰继续操干五条悟。

悟……

他用手去蹭五条悟的脸,指头被两瓣自己亲自品尝过的唇含住,五条悟那双羁傲的眼睛此时模糊了,里面只能盛下夏油杰一个人了。

 

最终浓稠的白精被浇灌在五条悟的深处,阴茎撤出时,那些精液也一样往外涌。

夏油杰看着乱七八糟、湿了透的床单与同样一塌糊涂的五条悟,叹了口气准备去放洗澡水。他要站起身时,本来累的要昏过去的五条悟却叫住了他。

“真心话大冒险,到我了…对吧?老师做的满意吗……”

五条悟在濒死状态下爬起来问他的问题,夏油杰不想说谎,也不想对他说“其实还不算尽兴”这样的残忍实话,最终能选的就只有大冒险一条路了。

“是吗…那杰就和我永远在一起好了……”

五条悟转个身就睡着了,下面还夹着一发精液。夏油杰不忍把他拖去洗澡,莫名其妙忍不住摸了五条悟的头发,手感不错?嗯,所以…夏油杰看着这张沾满了体液的床,决定忽视掉。

然后夏油杰便也一同躺上去睡觉了。

 

山本是五条悟的邻桌。

他有时会和五条悟说几句话,知道五条其实是个蛮有趣的人,可以自诩是这位大少爷的友人了。

山本的成绩并不算特别好,以前努力一点还能勉强和让他一门英语的五条悟争个高低。

现在……

山本拿成绩单的手微微颤抖。

“你和夏油老师……是关系变好了吗?”

五条悟说:是啊。他现在没有故意考砸英语,桌上是一份相当漂亮到成绩单,名次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年级第一,虽然他自己也不在意就是了。

山本:我们之间已经隔着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五条:?

 

end.

 

想要把老师杰的矛盾写出来,失了个大败……

104 Likes

超级涩啊!

1 Like

香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超级好啊,就是喜欢这种纠结和矛盾感,老师写的特别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