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还是不了吧》

《我看还是不了吧》

*模特pa

*相声3k+,有一点点猫塑

*OOC

 

前面秀场的音乐还萦绕耳畔,刚从T台上走完自己的part下来,夏油杰就逃也似地直窜到后台候场间的角落缩在椅子上。他呼出一口气,拿过上台前开了盖还没来得及喝的水灌了两口,从两个月前就一直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能放松下来了。虽说夏油杰从业多年,但独特的气质和与清冷长相不符的火辣身材使他一向受各种珠宝首饰拍摄以及内衣广告垂青更多,如今大多工作都是平面方面的,虽然也不是没做过走台的时装模特,但那早已经是好多年前刚出道时候的事情了。要不是前阵子突然收到仰慕许久的设计师指名邀约,又被悟怂恿,夏油杰觉得自己大概再也不会走上秀场的台——被太多人近距离地围着上下打量,在台上连每一步走出去都要考虑好多,实在是让他不舒服。

 

为了把自己塞进时装品牌反人类设计,尽管是夏油杰自己欣赏的设计师设计的——纸片人穿着才会好看的漂亮衣服里,两个月来严苛的饮食控制让脾气再好的人也难免会低气压;摄入不足加上疯狂减重,难免会掉肌肉,夏油杰光想想就觉得心疼,练回去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啊。要不是悟装可爱说好想看杰走秀场哦,那个设计师的设计超级贴杰的,也好久没接过走秀了嘛,就当走给我看嘛——他可能根本就不会接下这个工作。而当时说好想好想看的那个人大概现在还漂在塞纳河上呢,根本不见踪影!偏就是这么巧会撞到悟去参加时装周的日子......夏油杰扶额,虽然不想承认就是想穿给悟看的也不想承认自己可能有那么点分离焦虑,但毕竟自己难得走场秀,悟却看不到,他还是感觉有点空虚。

 

正想着有的没的,刚被自己关上的门吱吱呀呀地被推开:“杰~~~~~~~~你的小可爱突然登场!噔噔噔噔!”

 

夏油杰抬头看到五条悟迈着晃眼的长腿、蹦蹦跳跳地从后台的侧门弹射出现,第一反应是是不是自己太缺卡路里出现幻觉了,不然应该还在巴黎的悟现在这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五条悟实实在在地扑到夏油杰身上,甚至一把把他抱了起来转了几圈。夏油杰刘海飞飞,头也有点儿晕,才反应过来悟确实回来了;五条悟被惯性带得有点站不住,索性直接和杰一块儿栽到了候场间的大沙发上。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参加时装周吗?”

 

夏油杰被五条悟压在沙发上,平复了一会儿才问。

 

“原先还想着要突然出现在台下,给杰一个惊喜呢。”五条悟撇撇嘴说,“结果我压完轴妆都没卸就往机场跑,谁知道飞机偏偏晚点了那么一点,路上又塞车,我刚跑着来的也还是没赶上。”

 

“......跑着来倒也不必吧。”夏油杰嘴上否定,却还是被五条悟逗笑,他的超模男友一向这么乱来。五条悟作为亚洲人,却有着超夸张的完美比例和超级精致的混血长相,虽然一般来说太吸睛的漂亮面孔不是那么适合时装展示,但当模特本人就是重点本身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五条悟甚至有过在化妆师上妆的时候突然睁眼结果把化妆师直接电晕的离奇传闻。

 

“怎么不必了,这不是见到了还穿着漂亮衣服的杰嘛!就像我说的超合适的对吧!”五条悟坐起来,笑得很灿烂;奔波一路,眼妆有点花了,但不影响他的耀眼。“而且我还带了伴手礼,立刻就想拿给杰;看,是限定手工马卡龙~”五条悟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漂亮的纸袋,印着水彩风格、颜色清新多彩的马卡龙。

 

“怎么法国人也搞限定啊,”夏油杰扶额吐槽,“你知道我不吃甜食,而且在这里拿出来你不怕被群殴吗?”“我全身都上保险了,没事的!杰好歹尝一尝嘛,我排了好久的队呢。”五条悟一边轻松说着可怕的话,一边迫不及待地开始研究怎么无损拆开马卡龙包装铁盒上的胶带。

 

五条悟放弃无损,打开了包装,撑着下巴好生研究了一会,最终选了一个粉蓝色的马卡龙,叼起来转头盯着夏油杰。夏油杰会他的意,叹了口气凑过去用嘴接过马卡龙咬了一口。手工限定马卡龙其实不是很甜,味道也很好,但对于几个月没沾过精制糖的夏油杰来说,那点香草糖精的甜味还是太凸出了。他把剩下的大半个马卡龙喂回正期待着回应的五条悟嘴里,无奈道:“果然味道很不错,只是太甜了我有点不习惯,悟自己吃比较不浪费。”五条悟皱着眉,嘟着脸嚼嚼马卡龙,“这已经算是马卡龙里的三分糖了吧,明明很好吃啊,杰没品位不懂得甜食的好。”

 

夏油杰笑了,“五条少爷,我们是模特欸,不是都像你那么天生丽质的好吗,就算懂得甜食的好怕是也不敢吧。”他伸手刮掉五条悟嘴边的食物残渣,又顺手刮刮他的鼻尖,这么大人了吃个马卡龙还能吃脸上去,猫吗。五条悟舔舔上唇,抓过夏油杰的手腕,过分锋利的腕骨线条让人很难忽视;然后他的视线又顺着瞟过夏油杰消瘦的脸颊,以及他敞开的领口里凹陷的锁骨和隐约可见的胸骨。

 

“杰,就算是为了这场秀你也掉秤太多了吧,刚刚抱你的时候感觉你都要断掉了啊。”五条悟皱眉,语气有点责怪。

 

夏油杰翻了个白眼,心想哪有,明明你没抱住摔沙发上了好吗;

 

“也就十公斤左右?”夏油杰想了想,保守回答。

 

“什么叫也就啊!我真的会心疼死——”五条悟弹起来,超夸张地揪住自己高定衬衫的心口处,留下糟糕的褶皱,“杰胸都没了,我今晚枕着什么睡觉......在巴黎的每一夜我都失眠得厉害。”

 

“合着你赶回来就惦记着我的胸啊?”夏油杰气笑了,踹了五条悟上了百万保险的腰一脚,把人从沙发上踹到地上。“嫌弃是吧,今晚分床睡。”

 

“嗷——疼疼疼,温柔点好吗,你就不怕赔保险?”五条悟怨怨地盯着夏油杰鼓气。

 

“没事的,结婚之后我们是共同财产,用你的钱赔你的保险就好了,直接省去中间商赚差价。”夏油杰笑眯眯地回答。

 

“真是狠心的男人,人家关心你就这样还我啊?接下来休假你给我好好养养,这假可是我用乖乖去时装周工作换来的呢,”五条悟打了个哈欠,还在念念叨叨,“现在我时差还没倒过来,快先回家啦,睡觉。”

 

“分床睡......”“不分!”五条悟真不知道夏油杰在耍什么别扭,气得对他嘶嘶哈气,“杰身上的衣服我和人打好招呼了,回去之后下回再穿给我看。车已经在外面等好了,我们直接开溜就行。”

 

小心地躲避媒体回到家里,已经到了即使没有时差也该睡觉的深夜时分了。夏油杰把哈欠连天的五条悟打发去卸完妆洗完澡(其实是他帮忙的),就和只剩下5%电量的悟一块儿栽到柔软的kingsize双人床上。不一会儿夏油杰就听到枕边人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他翻了个身侧过来看着枕在自己肩头的爱人。房间里很黑,但习惯了之后也能看清一些,毕竟五条悟睡着了闭上眼整张脸都是白皙的,很乖巧的样子,和他清醒时候的混世魔王状态判若两人。夏油杰觉得他可爱,自己也往五条悟的身侧挪了挪,也把头枕在他脸旁睡去了。但好眠不长,大约两小时后夏油杰就被冷醒了。他浑浑噩噩地想莫非是自己肌肉掉太多变怕冷了,又一想悟不在的时候好像也没事啊——啊,悟回来了。悟会......抢被子来着。还会踢被子。

 

夏油杰咬牙,打算去够被悟卷到床边靠墙毫无用处的两床被子,但他刚一打算起身就嗷地躺了回去:枕在他肩头的五条悟死死地压住了他散下来的长发,感受到自己的抱枕移动,睡梦中的五条悟还伸手把人又狠狠抓了回来,甚至还开始小声地磨牙。

 

等悟醒了我一定要带他去查查寄生虫,夏油杰恶狠狠地想,怎么这家伙这么大人了睡觉还磨牙??不过五条悟磨牙也不是他睡不着的原因,主要还是冷。摸索摸索,悟身上倒是暖呼呼的。夏油杰叹气,把五条悟拥入怀中抱紧,头也按到自己胸口。怎么悟一回来自己叹气的频率就变高了,唉,可是悟不在的时候又确实心情压抑不少......夏油杰迷迷糊糊想着,又浅浅睡去。

 

“早安——杰——早安——”第二天一早,夏油杰就被活力满满的五条悟摇醒了,这家伙的时差倒的也太快了。“我给杰准备了早餐哦,怎么样,是不是有种家有仙妻的感觉?交往这么久还不知道我会做饭吧,悟酱就是无限惊喜。”五条悟蹲在床边卖萌,语气过分娇嗔,夏油杰感觉又反胃又可爱,无语地起身去洗漱。

 

“对了,杰什么时候再穿那身衣服给我看!”五条悟一边往咖啡里加第十块方糖,一边兴奋道,“趁着你还能穿......”

 

“......你着急的话今晚就可以啊。”夏油杰叼着五条悟抹了黄油烤的正好的面包,敷衍道,心说不是休假吗怎么突然又着急上了。

 

“嗯......其实我想,一会儿就穿的话更好呢。”五条悟神神秘秘地把手往后面伸,再拿出来的时候指尖湿淋淋的,“我想杰穿着和我上床。”

 

“......”

 

“白日宣淫啊!你到底......是怎么和设计师说要留下这件衣服的......”根本没睡饱的夏油杰清醒了,但他觉得这好像是个坏主意。

19 Likes

猫猫就是一些恶心萌~!

呀呀好腻歪呀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