晤言 by Spenser

⚠️纯肉文🔞,而且是滚刀肉

⚠️含有:夏五(当场be掉的那种)

⚠️OOC预警 失禁预警 性窒息预警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雷文❗️雷文❗️雷文❗️天雷烤肉❗️天雷烤肉❗️天雷烤肉❗️

Summary:五条悟和夏油杰的最后一面。

正文

“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啊。”

五条悟一边说着,一边走近了倚坐在小巷口的夏油杰。

夏油杰用玩世不恭的眼神看着越来越近的五条悟,一点没有引颈受戮的自觉。

五条悟走到夏油杰身边,弯下腰,拎起夏油杰的后领,把他拖进了小巷深处。

“哦,悟还有话没说完吗?”夏油杰隐隐约约猜到了五条悟想干什么。

“啧,闭嘴。”五条悟不耐烦地把夏油杰丢到了地上。夏油杰右臂的伤口撞到了他身后的山墙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嘶——!悟你可真是……永远也学不会温柔啊。”夏油杰捂住伤口,抬起头用挑衅的眼光看向五条悟。

逆着光看,五条悟蓝色的眼珠没有那么闪耀了,半垂的眼帘死死盯住夏油杰的脸,配合上他现在一脸山雨欲来的阴沉表情,饶是夏油杰也觉得有点心虚。

“我可能,伤他太深了吧。”夏油杰默默想着,下意识地要移开和五条悟对视的目光,转念又一想,这八成是自己最后一次看见五条悟了,便硬着头皮对着五条悟挤出来一个很欠揍的表情。

“悟,多说无益,动手吧。”

五条悟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咒力在他的指尖凝聚,盘旋,又倏然消散。

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杰,被打散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身后,血迹和灰尘沾在他的脸上,周身被乱七八糟的咒术残秽包裹着。最重要的是,他脸上还带着那种笑容,那种即便是满肚子正论或者大义都挽救不了的、混杂着狡黠和沙雕的笑容。

夏油杰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和十二年前五条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他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五条悟脸上难得露出来怔怔的表情。

“怎么,悟,舍不得了吗?我劝你不要太心软,不然我肯定会做出让你后悔的事情的。”

“……杰。”五条悟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

“嗯?”

“不许用这种表情盯着我。”五条悟说话的声音比他身侧攥拳时骨节发出的“咯吱”声还小。

“是吗?”夏油杰随手把被血污粘在鬓角的乱发向后理了一把,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悟还是这么任性啊,将死之人想笑一笑也不允许吗?”

“杰。”

“嗯?”

五条悟遽然伸出手薅住了夏油杰的脖领子,一把把他扽了起来,两张嘴巴狠狠撞在了一起,力道之大让他们两个的嘴唇都被牙齿磕破了。

没等夏油杰反应过来,五条悟就张大嘴咬住了夏油杰,舌头粗暴地撬开夏油杰的牙关,交换着两个人口腔中的血腥味。

“唔——唔唔——”夏油杰被五条悟的突然袭击搞懵了,但是他的身体却凭着肌肉记忆迅速做出了回应,舌头熟练地缠上了五条悟的舌头,脑袋微微偏侧方便两对嘴唇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夏油杰的身体不自觉地想抬起胳膊,打算像以前那样一只手摁住五条悟的后脑勺,一只手搂过五条悟的腰,努力了半天后夏油杰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就剩下一条胳膊了。

五条悟挟持着夏油杰亲了好长时间,好像要把夏油杰这几年欠他的吻都追索回来一样。亲吻的同时,五条悟的身体也在习惯性地磨蹭着夏油杰。等到两张牵拉着涎丝的嘴巴终于彼此分开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都完全勃起了。

“要做吗?”夏油杰低下头看着五条悟身下支起的帐篷,感觉右臂的伤口都不疼了。

“做。”

五条悟把夏油杰往小巷地面上一丢,急不可耐地解开夏油杰的裤子,掏出来揆违甚久的那根大肉棒,抬腿跨坐在夏油杰大腿上,一口就把夏油杰的肉棒整根吞下。

“咳咳……嗬……唔……咳咳……”

硕大的龟头猛然捅进五条悟的嗓子,刺激得他的喉咙不停抽搐。从夏油杰的视角看过去,五条悟为了给自己深喉,嘴巴和喉咙都被肉棒塞得满满的,整个上半身因为剧烈的咳嗽而不停颤抖,但是即便这样,五条悟依旧不肯吐出自己的肉棒,反而快速挺动脑袋吞吐起口中的巨无霸。

夏油杰用仅剩的左手撩起五条悟的白色刘海,欣赏着五条悟给自己口交的媚态。五条悟的蓝色眼睛被自己的大肉棒呛出了生理性眼泪,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尽力抬起和自己对视着。口水从五条悟嘴角不停溢出,顺着自己肉棒上的青筋流下,已经把自己的阴毛以及卵蛋完全打湿了。

夏油杰感觉一股邪火瞬间烧遍了他的全身。他用后背抵住地面,腰腹肌肉紧绷,左手攥住五条悟后脑的头发,臀胯快速上下挺动,毫不留情地顶操着五条悟的嘴巴。夏油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每次顶到五条悟喉咙最深处时,五条悟的喉管都会条件反射般地收缩挤压自己敏感的龟头,而被五条悟强压下的咳嗽更是会带动嘴巴里的肉棒一齐颤抖,爽得夏油杰后槽牙直打战。而夏油杰很确定,五条悟也非常喜欢自己这样粗暴地使用他的嘴巴,因为随着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五条悟的嘴巴也越吸越紧,舌头还见缝插针地摩擦着自己的柱身。

“我要射了。”夏油杰猛然加快了顶操的频率,喘息的声音也越来越急。

“唔!唔唔!”五条悟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张大嘴巴迎接夏油杰的精液,反而挣扎着推开夏油杰的胳膊,急忙吐出夏油杰的肉棒,跌坐在夏油杰腿上一边咳嗽一边喘息。

“我操!”夏油杰在马上就要高潮的时候被五条悟摆了一道,已经充血膨胀到极致的肉棒指着天空愤懑地抽动了几下,最后无奈地从马眼里吐出一股前列腺液。

“别……先别射,射进我后面,杰。”五条悟向前挪了挪,跪立在夏油杰腰侧,牵过夏油杰的手搭在了高专制服裤子的腰带上。

“杰想要射进去吗?”五条悟对着夏油杰淫荡地吐了吐舌头。

“撕啦”,五条悟的裤子在教主手下瞬间分崩离析。

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腹肌上,身子向前探,一只手掐住夏油杰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插进夏油杰嘴里,夹住夏油杰的舌头用力搅了搅,让两根手指蘸满了夏油杰的唾液。然后五条悟微微伏下身,用另一只手撑住夏油杰的胸肌,把屁股撅起来,把两根湿漉漉的手指探到菊穴处给自己扩张。

半分钟后。

“算了麻烦死了,每次都要搞半天老子实在是等不及了。”

五条悟向后挪了挪屁股,菊穴对准夏油杰的龟头,深呼吸一口,猛然向下一坐。夏油杰的肉棒瞬间撑开了五条悟逼仄的后穴,滚烫的龟头碾过五条悟的前列腺,一路向里捅去,直到撞开了五条悟肠道深处的二道门才停下来。

“操!”又疼又爽的感觉让五条悟浑身一哆嗦,腰眼发酸差点扑倒在夏油杰身上,“你他妈……嘶哈……是不是又变大了……呃嗯……”

“悟,是你变紧了。”夏油杰的手不安分地照着五条悟雪白浑圆的臀瓣上掐了一把,不等五条悟适应自己的肉棒,就很恶劣地开始向上顶操起五条悟的菊穴。

“我……杰……等……你他妈……嗯啊……嗯哈……哦哦……”

“悟不是最喜欢这样了吗?骑乘式,有一点暴露的快感,最后被我顶到射。”夏油杰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撸动五条悟的肉棒。即使是在经营磐星教的这几年里,夏油杰也没放松体术的训练,八块腹肌、两块臀大肌以及铁柱一样结实的大腿马力全开,每次抽插都全力冲击着五条悟体内最敏感的几个部位。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最强咒术师就被他操得淫水淋漓、浑身潮红、双眼翻白、四肢酸软。

“悟,你还能坚持吗?”夏油杰嘴上说得很温柔,但是动作却又快又狠,左手握住五条悟的肉棒几乎撸出残影,后面顶操的频率也提高了一档,“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密集地回响在狭窄的小巷里。

“杰……我……嗯啊……我不……呃啊……救……救……哦啊啊……要……要射了……射射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的身体像触电一样抽搐起来,菊穴里的软肉死死绞住夏油杰的肉棒,两只手撑在夏油杰的胸肌上无意识地抓挠,肉棒上下跳动着把浓稠的精液喷了夏油杰一身。

“啊哈,悟射精的样子还是这么壮观啊。”

夏油杰用左手从自己胸口上蘸起一点精液,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把沾着精液的手指捅进了五条悟嘴里。

“好浓啊,味道也很重,悟憋了很久了吧。”夏油杰一边用手指抽插着五条悟的嘴,一边慢慢挺动肉棒,帮助五条悟消化高潮的余韵,“我记得以前悟的精液可没有机会攒这么久的,是因为我不在身边的缘故吗?悟的屁眼也变得好紧,像第一次一样,是自己一个人连小玩具都不愿意用了吗?”

夏油杰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欠揍的笑容:“看来,悟真的很爱我啊。”

在五条悟听来,夏油杰的这句话里居然藏着一丝死得其所的意味。

五条悟没来由地不爽起来。

“嗷!”

夏油杰怪叫一声,急忙把手指从五条悟嘴里抽出来。湿漉漉的手指根部多了一对深深的牙印,牙印中隐隐有血丝渗出来,可见五条悟咬得有多狠。

“很疼诶!”

“有这个疼吗?”五条悟突然俯下身,伸出舌头在夏油杰右臂的断口处用力舔了一下。

“嘶——!悟,你太恶劣了!”

“是吗?你个自作自受的白痴!”

五条悟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他眉头紧皱,死死盯住夏油杰的脸,下半身略略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耸动起屁股,坐奸夏油杰的大肉棒。

“悟……唔唔——”

没等夏油杰说话,五条悟就抢先用充斥着血腥味的嘴巴啃上了夏油杰的嘴。

虽然刚刚被夏油杰操射过一次,但是五条悟毕竟是最强咒术师,依旧能精力十足地用屁股压榨夏油杰,频率和力度丝毫不输刚才夏油杰顶操他的那一轮。五条悟的括约肌紧紧夹住夏油杰的柱身,温热的肠壁包裹着夏油杰的龟头吮吸着,快把夏油杰的魂都吸走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不断的肉体撞击声回荡在小巷里。五条悟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夏油杰感觉胯骨都被他的屁股撞得生疼,肉棒更是像要擦出火来一样。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的大屁股,示意他稍稍缓缓,可回应夏油杰的却是愈发迅猛的撞击声。

“算了,反正我自己也爽得要命。”夏油杰索性全身放松,左手搭在五条悟的臀瓣上,享受着这对丰满的翘臀撞在自己大腿根上时细密的颤抖。

另一边,在体内巨大阳物的攻击下,五条悟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夏油杰膨大的龟头反复刮擦过他的肠壁,搅得他欲仙欲死,后穴里的淫水源源不断地被肉棒挤出穴口。而五条悟自己的肉棒也因为菊穴里的刺激而兴奋到极点,随着他的动作上下左右乱晃,把马眼口冒出的前列腺液甩得到处都是。

“要射了吗?”五条悟抬手捋了捋夏油杰散乱的头发,用燃烧着欲火的眼睛看着夏油杰。

“快了。”

“一起吗?”

“一起。”

五条悟迟疑了一瞬,盯着夏油杰的眼神略有躲闪,不过片刻之间五条悟的表情就恢复了之前情迷意乱的样子。他伸出舌头,从夏油杰的嘴巴开始一路向下,舔过夏油杰的喉结,舔过夏油杰的胸缝,最后停在了夏油杰胸肌最顶端的乳头上,含住夏油杰的乳头卖力的嘬吸起来。与此同时,五条悟的双手慢慢摸向了夏油杰的脖子,两个虎口悄然压在夏油杰的咽喉处,下一秒,五条悟的双手猛然发力,死死掐住了夏油杰的脖颈。

顷刻间,窒息感、大脑充血的眩晕感、乳头被啃吸的酥麻感、肉棒被菊穴坐奸的畅快感,一齐涌了上来。极致的快感席卷了夏油杰全身,一股热流在他的下体和小腹盘旋膨胀,狭长的双眼从来没有瞪得这么大过,眼珠上翻几乎只剩下眼白。

“真不错啊,在悟的手下被爽死。”这是夏油杰头脑中最后一个想法。

高潮和窒息同时张开双臂拥抱着夏油杰,夏油杰的肉棒比平时勃起时粗了一大圈,像一根滚烫的铁棍似的杵进五条悟的后穴里。

“杰……啊哈……杰……射吧……嗯啊……射给我吧……”

话音刚落,五条悟就感觉夏油杰如同癫痫发作一般剧烈地抖动起来,几乎把他掀翻在地,插在后穴里的肉棒也开始抽搐跳动,浓稠的精液一股接一股极速冲刷着他的肠壁,爽得五条悟头皮发麻、四肢酸软。在被夏油杰内射的巨大刺激下,他自己胯下的肉棒也颤抖着射出了今天的第二波精液。

小巷里,五条悟骑在夏油杰身上,两个人同时被彼此搞到射精。

高潮中的五条悟双手越掐越紧,而这好像触发了夏油杰身上的什么秘密开关一样,五条悟掐得越用力,夏油杰射得就越猛。夏油杰的精液就像喷泉一样源源不断地灌进五条悟的后穴里,比平时十次射出来的都多。

这场高潮持续的时间太长了,夏油杰因为缺氧和过度消耗已经处在濒死之际,而五条悟依然不肯放开扼住他咽喉的双手。等到夏油杰的肉棒挣扎着把最后一股精液射进了五条悟体内时,夏油杰的理智已经完全消散了,他的身体也不再受大脑的控制,软软地瘫在小巷地面上,全身只有插在五条悟菊穴里的肉棒还是坚硬的。

“……嗬……”夏油杰的喉咙里挤出了他生命中最后一个音节,身侧攥紧的左手倏然撒开。同时,一股温热的尿液从夏油杰的马眼里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全部灌进了五条悟的肚子里,五条悟的肚子肉眼可见地涨了起来。

五条悟摸了摸自己鼓胀的肚子,恍惚间甚至觉得这不过是他们以前常玩的性爱游戏中的一种,夏油杰下一秒就会翻身坐起,把他扛进浴室收拾残局。

“啪”,五条悟轻轻拍了自己的脸一下,把自己的神智拽了回来。最强咒术师是不会容忍自己沉湎于幻想中的,即使是关于唯一挚友的幻想也不行。

五条悟俯下身,最后吻了夏油杰的嘴唇,然后偏过头,嘴巴贴住夏油杰余温尚在的耳廓,闭上眼睛喃喃说道:“杰,你给老子记住,你不是死于你的狗屁大义,你是死在了老子的手里。”

随即,由咒力凝聚而成的业火在五条悟身下燃起,瞬间吞噬了夏油杰的尸体。五条悟抱着挚友的遗体坐在火焰里,看着夏油杰一点点化为灰烬。眼泪从他碧蓝色的眼睛里溢出,立刻就被炽热的火舌蒸发干净,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哭过一样。

夏油杰死了,死因是性窒息,凶手是五条悟。

————————END————————

后记

来自和亲友半夜一起脑的阴间脑洞,实在忍不住写了这么多。

4 Likes

爱死这篇了 :smiling_face_with_tear:神作

2 Likes

谢谢喜欢:heart:被夸了好开心:smile: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