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人见面当然是要(五单性转/五逃叛if)by miluosizhifeng

非常泥塑,接受不了的快跑!

五单性转/五逃叛if/主要是c~~a~~r

 

昏暗的小巷里传来骨头折断的声音,随着声响而倒下的人惊恐睁着双目,彷佛在无声诉说眼前的敌人有多么可怖。值得安慰的是死去的人并非只有一个,不大的巷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已没有生命体征的人,或者用五条悟的话来说,这些都是对世界没有任何贡献的死猴子。

 

手从死者的颈脖上收回,五条悟将和服振袖上不存在的脏污甩去,实际上她一直开着无下限,在打斗过程中并没有真正地和这群猴子接触,饶是如此仍是对间接接触猴子产生厌恶。身为当今咒术界三大家族之一的五条家继承人,被誉为百年一遇的天才,因继承了六眼和无下限的五条悟可以说是咒术界最强,身上的咒力也传承自家族的沉淀积累显得充盈。目前能与之一争高下的除了那个人,大概也没有其他对手。

 

“杰,这是新宿那边最新发现的尸体,”夜蛾正道坐在咒术高专校长室内,桌子上排列出几张异常血腥的现场照片,“辅助监督查过,都是没有咒力的普通人。”

 

“唔……”夏油杰作为夜蛾十几年的学生兼下属,不需要太多交流便可以猜到校长此刻所想。

 

五条悟,除了她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诅咒师下手如此。

 

“那么,”他站起来朝门口走去,“我先去新宿现场看下情况。”

 

从夏油杰的语气中听不出情绪,夜蛾稍微叹了口气。当年入学高专的时候,悟和杰都是他亲手教导的学生,两人非常有天赋,夏油杰的咒灵操作极为罕见,五条悟更不用说,上天赐予的能力加上她本身悟性,两人可谓是咒术界未来的新星。

 

命运的转变就在派遣两人做天内理子任务之后,任务失败了,五条悟态度彻底转变,从此走上和高专信念不一样的道路。夏油杰虽然没有表明,但涉及和五条悟相关的任务时可以看出他变得沉重。

 

身为老师当然早就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决裂后虽然明面上不再联系,可这么多年过去,五条当家家主至今从未传出任何婚约新闻,而桃花不断的夏油老师在面对学校里频频示好的女性表现出婉拒的态度,熟悉他们的人早已了然于心。

 

 

 

 

处理完街上的杂鱼,五条悟回到主宅立刻沐浴净身,换上一套全新的衣服出来坐在和室内开始看文件。五条家身为咒术三大家族之一,底蕴虽然丰厚,但五条悟选择的这条路是有史以来三大家族从未走过的。维系家族的运转、对抗和自己作对的咒术师、咒术界高层的压力,以及身为女性的自己被环境所逼迫,无一不使她天天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之中。

 

突然和室的窗传来细微的声响,并且有一股微弱的咒灵气息,五条悟朝窗口望去一瞬间,对方却已经来到她身后,呼吸喷洒在她裸露出大片的雪白后颈处。

 

“正经咒术高专的教师都是这么登门拜访的吗,传出去可是会影响你们的声誉,”五条悟把目光重新放回文件上,并没有看向身后的人,“夏油老师。”

 

“您会传出去吗,五条家主?”夏油杰贴着五条悟身后而坐,说话间离那段雪白的后颈越来越近。

 

“我要是想的话,不仅可以传出去,还能传得更夸张。”五条家主说着,目光终于从文件转向身后的人,并且微微抬起头让自己的脖子暴露在夏油杰视线之下,微张的嘴唇和刚沐浴过湿润的眼睛,无一不透露着暧昧的气氛。

 

“那么家主想怎么传……”说话间夏油杰低头吻上了诱人的唇,和来时念想无异的美妙触感在唇间漫开。

两人的对话暂时停止,都沉浸在这个许久未见的吻之中。夏油杰把舌头伸进对方嘴深处,挑逗不管接吻几次还是略显青涩的舌头,时而舔弄时而纠缠,同时还坏心眼地吸吻嘴唇,将空气霸道地夺走。

 

五条悟逐渐感到自己变得顺从,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夏油杰身上靠,原本拿着的文件早就散落在地,双手习惯性攀上那人的肩膀。吻技青涩,有种要被掠夺的危险却又想要更多。感受到五条悟的依赖,夏油杰一手扶上五条悟的腰,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从微开的浴衣领口伸进去——结果摸上光裸的肌肤和发育姣好的双乳,这个人竟然没穿内衣!

 

领口变得更开,夏油杰手指捏住一侧的内陷奶头拉扯,敏感的奶头在刺激下逐渐凸起变硬,手掌托着整只大奶揉捏,体验这美妙的触感。五条悟在被玩弄胸部敏感点的时候从接吻间隙露出两声嘤咛,身子朝夏油杰那边再扭了扭,显然对这把玩手法非常受用。

 

夏油杰放开被吻得略微红肿的嘴唇,一边意犹未尽地舔着对方嘴唇说:“里面没穿,嗯?”

五条悟眼睛湿润地看向他:“不喜欢吗?”抬起脚就攀上夏油杰的腰,“还是更喜欢跟你告白的小野老师?”她对那个小野老师的资料清楚得很,普通三口之家,爸爸是普通大学教授,妈妈是贤淑又善解人意的家庭主妇,小野本人只是个普通的后勤老师,看起来继承了妈妈的性格,身高165胸围C,和夏油杰站一起不得不说很……

 

五条悟内心的资料还没读完就被推倒在榻榻米上,和服上下摆被撩开,银白色的长发铺三开来。夏油杰挤进她的双腿之间,并不想多废话,他知道她的胜负心一旦被激起今晚都别想好过了……不,可能这一个月都不太好过。

 

毫不客气地从又白又长的大腿往上摸,结果又是让他心中一跳——连内裤也没穿!于是夏油杰连忙把和服下摆扯得更开,五条悟感受到下半身要暴露不禁把双腿屈起并拢,被人用力拉开成与地面平行。

 

腿心的花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五条悟并非没有穿内裤,而是穿了一条丁字裤,情趣的设计几乎把整条内裤只弄成绳子粗细,一条缠在胯上,一条绕过腿中间紧紧勒住。夏油杰想到这人里面穿得这么骚,却还在假正经地伏案工作,说不定洗完澡之后的肉逼就一直是湿的,他的鸡巴就硬得要从裤子里面挣脱出来,想狠狠地操进水多又软的穴里。

 

但他忍住了,许久未见,他要好好品尝。丁字裤只能把五条悟花穴的缝隙挡住,两片呈粉色的阴唇暴露在外,沾着骚水一片闪亮。似乎是等不及夏油杰只盯着自己的穴观赏,加上羞耻,五条悟忍不住双手揉起自己的奶子,又捏又扯地对待自己奶头,而下身的穴里因为这番动作和被注视的目光又涌出一些骚水。

 

夏油杰用手撑开阴唇,粗糙的手指抚摸肉缝,五条悟忍不住呻吟出声。两人这段时间都异常忙碌,私下里见面几乎没有,许久没有性生活使人特别敏感,夏油杰这一摸甚至让五条悟的腰向上弹了一下,差点高潮。

 

“这么敏感。”夏油杰一边帮五条悟揉逼,指甲偶尔擦过花穴前端的阴蒂和尿道口,但是并没有特别关照那个地方,导致被揉的人越来越想要。

“那么多追求者,就没有一个可以满足五条家主吗?”夏油杰也不含糊,偶尔从同行那里听到五条家那个有骄傲资本的家主又和哪位公子秘密出入,要是碰巧有空当晚就把五条悟扯进任意地方打上一炮。

 

有时是把五条悟从上流权贵的酒宴中途叫出去,从后面撩起裙摆在小巷子里用力操穿着露背晚礼裙的她,因为背后开口很大,轻松地把手从旁边伸进去用力玩弄双乳;有时在五条悟开股东大会的时候让人中途而退去宾馆,人刚一进门就被拖上床,一身严肃的正装都没有脱完就开始把鸡巴塞进小穴;有时更过分,在五条悟和合作伙伴就餐的时候,夏油杰会装作不经意路过,在视觉盲区对五条悟动手动脚,手毫无阻拦地从腰带伸入摸到小穴,甚至浅浅地插进逼里,让五条悟在大庭广众之下微微颤抖……

 

“服务我的人多得是,他们才不像你……唔、嗯!”五条悟的话因为夏油杰的动作突然停止,对方粗暴地拉扯卡在腿心的丁字裤,粗糙的布料磨过红肿的阴蒂,一股电流般的感觉传遍全身。等回过神来,五条悟喘着气才发现刚刚经历了一波小高潮,穴口不断地流出骚水。

 

不尽兴的高潮过去后是想要被狠狠地操干,小穴在丁字裤绳的摩擦下早就泛红,微微开合想要被捅进去,但夏油杰还在磨磨蹭蹭,从洗完澡开始她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穿着白色足袋的脚踩上对方双腿之间,果然那里已经硬梆梆地鼓起一大包——明明那根粗大的肉棒已经快要爆炸了,人还在这装优秀教师。

 

熟练地用脚缓缓摩擦夏油杰的鸡巴,感受脚下的热度越来越夸张。夏油杰也被磨得忍不住喘了口气,手指更加不客气地插入五条悟的逼穴。

 

最先忍不住的还是五条悟,她感觉自己渴望到无法忍受,一把推开夏油杰的手臂,自己双手扶着大腿根把腿拉得更开,于是高潮过一次的花穴阴唇都被拉开地展现在对方面前。

 

“你到底做不做,不做就换人。”

 

“现在插进去你会很痛……”夏油杰当然比五条悟更想,“不过既然悟要求,那我就不客气了。”扶着不知何时被解放出来的粗大深红肉棒直接插了进去,一捅到底,胯下和五条悟的腿心紧密地贴在一起。

 

本以为对方会给一些时间,没想到是提枪就上阵,即使在高中便开始吃过舔过吸过对方那根超规格的粗长鸡巴,现在也没能轻易地接受。

 

被插入的瞬间五条悟就高潮了,爽和痛感同时袭来,心理上的难耐也被满足。

“嗯啊——!”尖叫着潮吹出大量骚水,五条悟满脸通红地张嘴喘息,眼睛朝上翻。

被杰插进来了、是杰的大肉棒、好爽……心里迷迷糊糊地念着什么却不小心漏出声,夏油杰听到了也不禁喘息起来。悟的里面实在是太舒服了,小逼又紧又热,水多还会吸,夏油杰低头在五条悟的耳边低声说着,一边用力在花穴里进出。

 

“好棒、杰……啊、哈啊……”扭着腰配合鸡巴的进出,他们已经做过无数次,无须再在对方面前假矜持,五条悟偶尔还收缩自己的小逼,让鸡巴磨得更舒服。

情趣用的丁字裤一直没被脱下,在撞击间和阴蒂摩擦,让五条悟更加敏感,整个花穴又麻又痒又痛。

 

整个和室充满“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响以及黏腻的水声,逐渐被抽插弄得爽到无力,双手放开了对大腿的动作。夏油杰却愈发来劲,他把五条悟的臀瓣拉开,让小穴暴露得更多,低头可以看到鲜红的肉缝夹着粗大深红的鸡巴,而鸡巴沾满淫水在中间快速进出,整个画面让人脸红心跳。

 

被杰插小逼插得很舒服的认知让五条悟又快速地达到了一个高潮,她摸着自己的奶头仰头尖叫,“要、要去了……”

 

“又要高潮了吗悟,嗯、潮吹得真快。”看着被自己鸡巴操干的五条家家主,夏油杰又更卖力了,底下充满精液的阴囊一下下撞击她的屁股,恨不得都塞进去让她的肉缝再也没有一丝空隙。

 

五条悟躺在地板上颤抖,夏油杰用手指重重地擦过她红肿的阴蒂头,突然把肉棒撤了出来,紧接着就从穴里喷出一股股淫水,小水柱喷洒在榻榻米上和夏油杰的鸡巴、腹部。而五条悟躺着抽搐,小穴一张一合地断断续续喷水,嘴巴流下口水双手还捏着奶头,浑然不知自己的模样多么淫荡。

 

“真应该录下来。”还没等五条悟从激烈的潮吹中回过神,夏油杰扯开五条悟的衣服,让她面朝下趴在榻榻米上,用双手捞起她的屁股继续干她。

于是乎,在人前骄傲的五条家家主变成了俯趴在地上淫叫的模样,全身上下只有双脚穿了足袋,被身后的男人一下下进入她的骚穴,饱满的奶子在身下随着动作晃荡。

 

“嗯嗯、杰……受不了了、停……”三次高潮让五条悟敏感得不行,小穴没有不应期但会特别敏感,任何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引起颤抖。

“还能再高潮的吧。”夏油杰的鸡巴也快到极限,非常想把精液射满她的子宫,最好还怀上他的孩子。

 

于是他将自己的肉棒又捅了一截进去,终于突破宫口达到最熟悉的地方——悟的子宫。之后操干的力道比之前又重了不少,鸡巴在子宫里面舒服到无与伦比,放肆地玩弄那个紧致温暖的地方,和老朋友打招呼必须要热烈点。

 

“啊怎、怎么……杰……哼啊……”被操进小子宫的五条悟又想高潮了,甚至有点被插得想尿,“杰停下、等……”

 

没有再回应五条悟的话,他正在全力冲刺那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地方,夏油杰也准备射了。

 

得不到回应还被操得越来越凶猛的五条悟,哭喊着用指甲乱抓榻榻米,穿着足袋的脚乱动。因为没有带套,夏油杰肉棒上的血管和纹路她的子宫都能清晰感觉到,龟头磨过子宫壁带来强烈的快感。

 

夏油杰在重重地插进去后停了下来,鸡巴一下下地跳动,五条悟知道他要射了,立刻转过身推着他:“出、出去……嗯啊、不要射里面……”

 

无视拒绝的哭喊,他把那双乱动的手抓着并将五条悟的头按在榻榻米上,夏油杰松开精关,大量浓稠的精液从龟头处射进五条悟的子宫。

“嗯……”舒爽地做爱做到无套射进悟的子宫里,夏油杰在射精期间忍不住浅浅地挺动腰杆,配合精液的射出延长鸡巴快感。

 

“啊……杰、杰……”五条悟这时也忍不住再一次高潮,潮吹液因为被堵着于是和杰的精液都混在子宫里,肚子从侧面看都鼓起了一些。

 

高潮结束后夏油杰抽出来,看着乳白的精液混着淫水从五条悟的花穴中流出,胯下的巨兽又开始蠢蠢欲动。

 

五条悟过了好一会才平息下来,她仰躺在地上大张双腿,小穴暂时闭不起来。而抬头看见夏油杰的鸡巴又有硬起来的迹象,用手拉开自己的小逼对夏油杰说:“杰很喜欢这里吧?”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喜欢极了,”夏油杰用龟头轻轻撞击穴口,然后俯下身对五条悟轻声说:“喜欢到想把你身边的人都杀了。”

听到这句话五条悟轻声笑起来,用穿着足袋的脚蹭了一下他的阴囊,仿佛在看里面还有没有存货,“真小气,那你怎么和夜蛾交代今天新宿发生的事?”

 

再次硬起来的肉棒轻易插进肉逼里,两人都舒服地哼了一声,“那几个人明明是有微弱咒力的诅咒师吧?”

双腿缠上精壮的腰,和室里又传来毫无顾忌地呻吟。

32 Likes

再吃一次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