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饱和 by luvian

*spanking,可能有后续

 

 

 

五条悟确实是大少爷品性,作为刻板印象,夏油杰一直以为对方不耐痛。相处久了却发现,对方似乎相当能忍痛。

这是一场始于spanking的做爱。

“准备好了吗?”

“……杰,你要不还是把我绑起来吧,我怕我下意识打人。”

“好啊。”红绳绕过肩胛和手腕,最后绑在椅子背上,收紧的时候还感到手下肌肉紧了紧,怕是感觉到痛了,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扭过头眨巴眨巴双眼。

“要安全词吗?”

“嗯……不用”

夏油杰笑了笑,伸手先挑了根细长的小木棍,轻轻拍了几下对方的臀,再结结实实地落在臀峰上。一直数到第五十下,再褪下外裤,里面已经薄红了一片了,五条悟还是没吱声。接下来的五十下打的很快,比起前面一秒一下的疼痛充分蔓延,更像是尖锐痛楚的叠加,新红痕叠旧红痕,也只是让对方呼吸乱了一瞬,微微皱起眉来。

接下来是木拍板。有经验的人大概都知道这玩意看着老实,实际上是大范围杀伤利器。夏油杰叫对方报数,漏数闪躲都要加十下,五条悟哼哼唧唧的抱怨,却也还是应下了。他数的很稳,几乎没有偏差,如果不是一次次一瞬间绷紧的肌肉和逐渐汗湿的衣服,夏油杰都要以为对方没有感觉了。最后十下的时候他脱掉了最后一层内裤,塞着肛塞的屁股已经红成了一个熟透的水蜜桃,隐约看得见隆起的楞子。他不甚怜惜地揉搓一阵,把肛塞的震动一下子打开到最大,内里是正好抵着前列腺的,刺激太大,五条悟忍不住晃了晃屁股,从喉腔里泄露出一声呻吟。夏油杰趁机一巴掌拍在他的股缝,满意地听到了对方今晚的第一声痛呼。

“好变态啊杰,居然喜欢这种东西。”

“如果你不流水,说服力或许会更大一些。”

夏油杰不为所动地给人调了姿势,还是在椅子上,不过这个姿势比较磨人,不踮着脚是站不稳的,腹部也压着椅子背。

第三样是皮带,物品来自于夏油杰自己的裤子,几乎在他解皮带的一瞬间五条悟就笑了,声音因为被挤压腹部而显得闷闷的,但是足以听得出他隐秘的期待和快乐——因为有人会因为自己方寸大乱。

等皮带招呼过后,可怜的臀部就开始红的隐隐发紫了,呼吸声也渐渐粗重起来,随意一下拍打,都能让人抽着气下意识闪躲。却被逼在椅子和夏油杰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动弹不得。手腕上的绳索扯动,每挨一下打指节就会蜷缩起来,像在抓什么东西,用力到泛白。五条悟终于忍不住漏出沙哑的呻吟,臀部和大腿的肉抽筋似的颤抖,像是一片海洋,一次次泛起痛苦的波澜,蝴蝶骨在身躯挣动下,就好像有活物在薄薄的肌肤下张开双翅,想要划破血肉而出。五条悟的腰很窄,因为痛楚而一次次弹起,却又在下一秒乖顺地塌下——又或者是没力气维持趴伏了。他的声音开始慢慢放大发颤,盖过清脆的拍击声,夹杂了一些含混不清地字眼,四肢挣动做着逃脱的无用功,轻轻抚过臀部上肿起的痕子还能引来一阵抽气声。

“悟,放松一点。”

“啊……!”

“听到了没有?”夏油杰用了十成力道狠狠地一击击打在受难最多的臀尖,五条悟痛的几乎跳起来,椅子被挣扎的动作扯的移位。

“啊!听到了……不,不要了”

“不要?”又是狠狠一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油杰隐约听到手下人的一点点哭腔。“你之前是怎么说的?随便我做什么都可以,就连安全词也不用。”连着两下拍在同一个位置,浑圆的屁股扭来扭去,上面的深红色鲜艳的晃眼,手持皮带的人没忍住又一下拍在相同的位置——换来了更激烈地挣扎和呼痛。

“杰……唔啊!痛!痛!”

“不痛怎么记得住?”夏油杰敛眸,撩起额发,居高临下露出几乎冷酷的表情,“今天不把你的屁股打烂我是不会收手的。”

“哈……好色啊杰……嗯!”五条悟大概是想笑,像往常一样不轻不重地调笑对方,未出口的话却硬生生被一记拍打揍地说了前句忘了后句。“轻点……啊!”

夏油杰充耳不闻,只是加快了击打速度,一下比一下狠,拍得人身体抖得跟筛子一样不断前倾,吸着鼻子把按耐不住的哽咽全部吞下去,发出模模糊糊地涰泣声,连说得什么话都听不清,夏油也乐得耳边清闲,尽情地在画布上叠加颜色。五条悟肤色本来就白,现在臀部上紫的发亮,看上去像是马上就会破皮流血,生生肿大了一圈。“不要了……呜”五条悟的声音闷在喉咙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欢愉。他的性器已经不知道被打射了多少次了,颤颤巍巍地吐出清液,塞着肛塞的后穴不断收缩,把对着敏感点的小物件吸的更深。“……啊!”

 

 

 

 

2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