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 by windy

1 星际设定,为了搞凰

2 ABO. O夏×A五

3 以上,慎入

 

  在夏油杰的飞船经过巨蛇座星系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服务空间站上, 五条悟把贡献卡拍到一边的飞船维护人员身上,指着身后的银色飞船,“钱倒不是问题,赶紧修好它啦。”

  工作人员一脸无奈,“抱歉,五条先生,您飞船的外部钢架是特殊金属制作的,我们这边没有。”说着他将贡献卡还给五条悟,“而且我们空间站的飞船去执行紧急搜救任务了,暂时不能去为您运送材料。”

  “哈?”五条悟扒拉下墨镜,瞪大了蓝眼睛盯着他,随后叹了口气,四肢摊开成超长一条赖到长椅上,“我还想赶去粉星吃甜点呢。。。”

  粉星顾名思义,是粉色的。因为地表长了一层菌毯。每到该星球的夏季,当气温达到30℃以上,真菌就会结出红色的球状子实体,口感绵软甜腻,风味奇特,可惜保质期很短,两天之内就会变成干燥无味的成熟孢子,无法长途运输。因此,想品尝的游客必须前往该星球。

  五条悟的飞船叫“无量空处”,银白色的外形,小巧精悍,并在最强财力加持下,装载了最先进的动力系统和武器系统。在速度方面完全不用担心,这就是为什么他卡着点才动身的原因。

  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路过一条小行星带的时候,五条悟凭借高超的飞船驾驶技术一路躲闪,没想到出来迎头撞墙恒星坍塌成黑洞的天文浩劫。一群天文爱好者正在围观这盛况,只见一颗银色的流星直直飞过去,然后锐角转弯,被陨石砸了一下才逃出引力的牵扯,不禁感叹东西还是贵的好,换普通飞船就直接被捏扁拖走了。

  吃不上甜点的五条悟正在滩成一米九的猫条,突然一艘黑色的飞船降落在了空间站。

  夏油杰的飞船叫“虹龙”,外形帅气,内部空间宽敞,很多地方是夏油杰亲手做的改装,用起来像是主人躯体的延伸。

  虹龙体积有无量空处三个大,低空滑翔的气流把五条悟的刘海吹起来。他忍不住摘了墨镜打量,看到其落地后“哇偶”一声。

 这个龙型的改装真的很帅啊。没有哪个探险家不对飞船感兴趣,五条悟吹了声口哨,站起来想看看其细节。

  然后他就看到了夏油杰从打开的舱门里跳下来,长发半扎着丸子,余下的披散在肩背上,随着气流飘起。夏油杰穿着黑色的无袖背心,肩颈上的肌肉随着动作被拉扯,胸肌在黑色的布料下滚动。虽然阔腿裤遮住了腿部的线条,但是高帮靴子暴露了脚踝的线条,更显得他身高腿长。

  夏油杰转过身去找工作人员,五条悟只恨自己眼睛太好,看清了他独特的东亚骨相,和耳垂上的黑色耳扩。

  完了,遇上天菜了。

  夏油杰的飞船没有任何问题,他是来买抑制剂的。作为一个健康的Omega,每三个月一次的热潮期准时到来,夏油杰飞船上的抑制剂失效了,他需要一种新型的替代品。

  “抱歉,我们这里只有这些。”工作人员摊开手,展示柜台里的库存。

  果然不该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夏油杰略过奇奇怪怪形状的抑制剂,要了一盒针剂和抑制贴。

  在人类奔赴星空的征程里,太多垃圾被扔掉了。所以就像女性会大大方方把免费领取的卫生棉条装在口袋出门一样,夏油杰直接把抑制剂拿出来,像拿包烟似的,没有神神秘秘的黑袋子。

  他转过身,就看到了五条悟。

  不注意到五条悟很难。首先这家伙有一米九的身高,比一米八五的夏油杰还高点。其次他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白发蓝眼像什么星云里诞生的精怪一样,在广袤的深空背景里几乎在发光。穿着一身纯黑的衣服,都挡不住他布灵布灵放光。最后他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如果不是那双眼睛太好看,夏油杰已经要揍他一顿了。

  是Omega,五条悟想,怎么会这么好,既是自己的天菜,还是Omega。

  身为Alpha的五条悟倒是不太在意第二性别,但是出身传统五条家的他,在潜意识里总有对完美AO配对的向往。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夏油杰走过去,温和笑着,细长眉眼眯起来,很有迷惑性。

  五条悟呆了两秒,电光石火间拟出了完美的计划,然后委委屈屈地说自己的飞船坏了,没办法修好,要被困在这里了。

  说着他还低下头,垂下雪白的卷曲睫毛,同时吸吸鼻子,实则在确认自己的信息素没有露出来。

  “这样啊。那有什么解决方案呢?”夏油杰还是笑着问。

  “只要把材料运过来就好了,但是这没有空闲的飞船。。。”五条悟的声音小下去。

  “那要用我的飞船吗?空间应该够大。”夏油杰从来乐意在旅途中帮助他人,在他看来,面对宇宙时,脆弱的人类应当团结才能活下去,弱者应该得到帮助。

  虽然他觉得对面这个漂亮家伙绝对不弱。

  “太感谢啦!好耶!我会给你钱的!”五条悟顺坡下,“我叫五条悟。”

  “夏油杰。”夏油杰握住他伸过来的手,总觉得自己可能被坑了。

  “那我叫你杰好啦!你也叫我悟嘛。”五条悟欢快地眨眨蓝眼睛,然后卡上墨镜一溜烟跑到虹龙的舱门,吭哧吭哧往上爬。

  确定对方有诈的夏油杰慢条斯理跟了上去,谁坑谁不一定呢。

  不同于帅气的外表,虹龙内部非常整洁井井有条,简直像样板房。

  夏油杰带着五条悟认路,从飞船尾部的货仓进去,一共四间卧室,一个大厅,一个厨房兼饭厅,卫生间只有一个。爬过一截通道后是夏油杰经常待的地方,经过储藏室,工具房,健身室,和一排医疗舱,最后是驾驶室。驾驶室中央有星图的全息投影,地上的箱子里收了个改装到一半的能量枪。

  所有东西都摆放规整,让常年乱中有序的五条悟不太适应,长手长脚地缩在沙发上。

  “悟就住这间吧。”夏油杰把客房收拾出来,让五条悟把他从无量空处搬下来的东西放进去。

  五条悟抱着自己的大箱子,想把猫猫抱枕和漫画书游戏机等一堆东西,学着夏油杰整齐安放,三分钟后放弃,继续乱中有序。好吧,就是乱。五条悟很没面子地承认了。

  夏油杰把五条悟安顿好了后就回到自己房间,趴在床上单手扯掉皮筋。Omega快到的热潮期让他一直犯困,却睡不着,总觉得难受。他趴了一会,实在睡不着,烦躁地坐起来给自己扎了针抑制剂,往后颈上贴抑制贴的时候夏油杰犹豫了一下。飞船上就两个人,五条悟应该是个Beta,身上一点味道也没有。算了,夏油杰把抑制贴贴好,就算对方闻不到,也要礼貌些。

  夏油杰一向不喜欢亲密接触,所以他还没有过Alpha,被标记什么总觉得怪怪的。

  五条悟在床上抱着猫猫抱枕打了个滚,竖起耳朵听隔壁夏油杰那边的动静,听了一会什么声音都没有,就算在他的飞船上,夏油杰的气味还是很淡薄。

  夏油杰打完抑制剂就去了驾驶舱,把目的地定到最近的材料补给站,随后调成自动驾驶模式,自己则强打精神,坐在地上改装完成了一半的能量枪。

  五条悟打了两把游戏,终于忍不住出了房间,转了一圈没人,他最后在驾驶室门口探出了脑袋。

  夏油杰把头发扎成丸子头,手里还拿着锡焊枪,正边打哈欠边干活,察觉到五条悟,他起抬头,一缕刘海垂下来。

  “目的地已经调好了。”他指指驾驶室里唯一的座椅,“坐吧,可能要三天才能到。”

  三天,五条悟盘算着,来回六天,修理要。。。算了,管他呢,到时候狂飙吧。

  夏油杰把电路焊接好,没忍住又打了个哈欠,他抬眼看了下宇宙时,还没到睡午觉的时候。

  偶尔打破一下计划吧。于是夏油杰站起来,感觉有点头晕,“悟饿了吗?我去做饭。”

  五条悟一直坐在边上看着夏油杰修理时小臂的肌肉线条,闻言决定表现一下,“我来做饭好啦!”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当五条悟把色香味俱全的食物端上来,夏油杰只觉得自己看到了高血糖高血脂的未来。

  不过真的很好吃。

  三天以来两人相处得还算愉快。五条悟有时会制造些噪音,但只要夏油杰顶着黑眼圈说,“悟,拜托安静一点。”他就会消停很久。夏油杰有点洁癖,不给五条悟在沙发上吃薯片,最后互相妥协,在沙发上垫了条薄毯。

  至于聊天看电影打游戏,两人相谈甚欢。只是夏油杰不给五条悟进自己的房间,他对私人空间很看重。

  老子迟早进去。五条悟心里得瑟一下,转头趴到夏油杰肩膀上。对方作为Omega,每天坚持锻炼,肌肉比他一个Alpha还厚实些,手感极佳,足以证明所谓Omega很难形成肌肉都是扯淡。

  夏油杰也任由他粘上来,还喂他一口冰淇淋,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五条悟的接触完全不排斥。

  难道我是喜欢Beta的吗?夏油杰想着,觉得有哪里不对。

  补给站到了。五条悟跑去叫夏油杰,他默认了夏油杰肯定会陪他去。可是敲了一会房间门,夏油杰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说自己要睡一会,悟先去吧。

  哦,五条悟悻悻转身下去了。

  夏油杰给自己补了两针抑制剂,还是不能压住烦躁和莫名的难受,看来这种抑制剂也失效了。

  高热让他的脸色泛红,信息素从抑制贴里露出来一点。

  要不下去找个Alpha弄个临时标记?夏油杰想着。他打开通讯戒指,在跳出来的光屏上打开了AO互助网页。一些不打算建立长期伴侣关系,又不想使用抑制剂的人会加入这个组织,通过该网页寻找愿意提供帮助的Omega或Alpha.夏油杰从来没想过用一下这个网页,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帮助。

  算了,还是去买其他类型的抑制剂吧,这次试试口服的?夏油杰起身整理一下衣服,换好抑制贴,下了飞船。

  大型补给站东西应有尽有,还有娱乐区。夏油杰穿过举着酒杯随着音乐起舞的人群,走到医药区,在柜台向机器人询问。

  这时,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走过来,靠在柜台上,“呦,Omega,买抑制剂啊?”

  夏油杰没理他,全宇宙三分之一的人都要买的东西,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这个男的还不死心,企图显摆一下他缺少的幽默,“抑制剂可没有Alpha好用,要试试吗?”

  再次被无视的Alpha恼火起来,他就是那种觉得无论自己再差,只要是个Alpha就了不起的人,人类进程中没被扔掉的垃圾。

  一点香蕉味的信息素散发出来,这完全是骚扰了。

  Alpha本来以为这个超辣的Omega会因此兴奋起来,事实上,夏油杰确实兴奋了,他一拳打碎了这家伙的鼻梁,让Alpha喷着鼻血摔得七荤八素。

  夏油杰活动了一下粘血的手指关节,感觉自己的烦躁有了发泄的地方。

  正当他走近流着鼻血倒地不起的傻子时,看到对方的瞳孔因为恐惧而收缩,不过不是看着他。

  夏油杰一回头,五条悟掂了把两米长的电锯,随着电锯启动,轰鸣声把人声和Alpha的惨叫全压住了。

  “算了算了算了,悟,算了。”最后演变成夏油杰死死抱着五条悟的腰,好劝歹劝把这祖宗的电锯拿下来。

  至于那个Alpha,他被执法机器人带走了。等着他的是三年牢狱和五万贡献点的罚款,这时代可没有各打五十大板的烂规矩。

  “所以悟买电锯做什么?”抑制剂暂时没有作用,夏油杰没力气地爬上飞船。

  “感觉很帅,杰,你没事吧?”五条悟让机器人把材料和电锯放进货仓,闻到空气里一股桃子甜味。

  “没事。我去房间里休息一下,悟去启动飞船吧。”

  返航途中五条悟怎么也放心不下,敲开了夏油杰的门,“杰?”

  夏油杰只穿着黑体桖和短裤,披散头发昏昏沉沉地给他开了门,闻到些深度烘培咖啡的苦味。

  五条悟不喜欢自己的信息素,他向来热爱甜食,讨厌这股苦不拉几的味道,总是用抑制喷雾挡着。

  还是杰身上的甜桃子味香。五条悟用手在夏油杰眼前晃了晃,“杰,要我帮忙吗?”

  不爱吃甜品的夏油杰晕乎乎地嗅嗅解腻的咖啡味,一把把五条悟拖进了房间。

被夏油杰按在床上黏糊糊地亲时,五条悟毫无危机感,只是满脑子“好辣,好可爱,好喜欢”。感到夏油杰亲昵地舔自己的嘴角,他忍不住抚摸着夏油杰的长发,揉到后颈的腺体上时,夏油杰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

  五条悟忍着没叫疼,还得寸进尺撩起体桖,摸夏油杰的胸肌,一路摸到腹肌上,在小腹那里搓揉。

  夏油杰觉得脑子都要烧糊了,需要更多的信息素。他把五条悟翻过去压住,抚摸他的腰线,还摸进他内裤里抚慰他。五条悟舒服地哼哼,扭头吧唧亲在夏油杰额头上。

  直到被扒了裤子按在枕头里,五条悟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等等,杰!等一下啊!唔。。”五条悟急得想挣扎起来,被夏油杰摁住后颈,把衬衫扒下来反捆手臂,立马变成了砧板上的鱼。

  这鱼还扭来扭去挣扎,被夏油杰一巴掌拍在白屁股上。五条悟羞耻得都僵住了,半天才回过神,红晕一直漫到耳尖。

  夏油杰扒开他紧紧并在一起的腿,从滑溜溜的腿根摸上去,去摸那口小穴。

  “不对。。。”五条悟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努力回过头去看,“杰,我是Alpha,我是Alpha啊。。。”

  夏油杰只觉得浑身的不舒服都在找一个口子发泄,他按揉那处。Alpha的穴口不是用来承欢的,又干涩又紧,五条悟紧张地夹腿,连进一根手指都难。

  夏油杰烦躁地箍住五条悟的腰往上提,屁股撞到夏油杰胯骨上时,五条悟狠狠哆嗦了一下。

  摆成跪趴的姿势就好多了,夏油杰在白软屁股上拍了几巴掌,满意地看着那里放松下来,吞下了两根手指。

  五条悟挨了几下,没忍住哼出声,又羞得恨不得埋进枕头。身后异物的入侵让他浑身发抖,作为一个Alpha,他从来没想过会这样被Omega压着打屁股。

  更羞耻的是,随着那两根手指的按压,他还真的感觉到了点快感。这种认知让五条悟快崩溃了。

  夏油杰摸到了栗子一样柔软的地方,五条悟的声音一下变了,随后就能放入第三根手指。

  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吧。五条悟腰软了下去,又羞又爽地发出点忍不住的声音。他努力想把腿并上,但夏油杰卡着他不让他动,还打他屁股。

  “不要。。。啊!杰!”被巨物贯穿时五条悟腰塌下去,疼得仰着脸哀叫,“别。。。”

  夏油杰意识不清,只知道这样Alpha的信息素露出来的更多了,渐渐平息了烦躁,他舒服地喘息,把通红烫人的脸贴在五条悟光洁的背脊上。

  五条悟被烫得一弓腰,随后被按回去操。疼痛是暂时的,之后快感冲击上来,热潮打湿了他。

  夏油杰每次都抵着他前列腺磨,愈发深入。咬着枕巾的五条悟呜呜咽咽,几颗泪珠挂在脸上,顺着鼻尖滴下来,夏油杰兴奋地啃着他的肩膀,最后咬住了他的后颈。

  Alpha的腺体被咬住,五条悟哭叫一声,像是受了很大刺激,奋力向前拱,企图远离侵犯,但是他低估了热潮期Omega对信息素的渴望。夏油杰箍住五条悟的腰把他拖回来整个压住,手指摸上去掐他淡粉的乳头,边啃咬他的腺体边干他,顶得五条悟快翻白眼了。

  夏油杰深入擦过某个地方时Alpha哆嗦了一下,随后吓得不敢动弹。按照理论,Alpha已经退化的生殖腔有一定的几率被强行撬开,但是那个过程。。。五条悟感觉眼眶发酸,他更想哭了。

  夏油杰只知道顶那里能让好闻的咖啡香气更浓郁,没操几下五条悟哆嗦着哭出来,边哽咽边和夏油杰说理,我是Alpha啊,打不开的,别顶了,求你了杰。。。

  五条悟哭得一脸泪水还没得救,突然呜咽着抽搐,崩溃地发现自己被插射了。

  一个Alpha被顶着生殖腔口活活操射,五条悟羞耻得闭上眼睛,忍受漫长的高潮。

  夏油杰见五条悟的手腕被衬衫磨红了,就解下来,帮他翻了个身。

  五条悟躺在他身下剧烈喘息,眼皮都覆上薄红,雪白的睫毛蝶翅般颤动,让其下流转的蓝光浮现。雪白的躯体上红痕叠绯红,像红蜻蜓落在雪地。

  夏油杰凑上去舔舔他的嘴唇,晕乎乎冲他笑着,撩开自己的长发,把后颈露出来,“悟”,他蛊惑地叫他的名字,“来咬吧。”

  五条悟喘着,吸吸鼻子,抱住夏油杰的脖子咬上去,像是得到奖励的小狗,但是委屈得一塌糊涂。

  “我是第一次和Omega做。”五条悟委屈,第一次就被干得哭了。他舔舔夏油杰的后颈,牙齿咬下去,把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夏油杰的腺体,对方抚摸着他的白发安抚。

  完成了临时标记,五条悟缩在夏油杰怀里不想动,脸上泪水还没干,就不老实地摩挲夏油杰的手臂。

  又硬又结实。五条悟捏了捏,发现夏油杰的体温还没下降。

  “不会吧,杰,你没射?”

  回答他的是夏油杰香甜的信息素,那双眼尾细长的金棕色眸子盯着他。

  五条悟吞吞口水,再次被按住。

  被面对面抱着做,两人就能看到对方的脸,也能接吻了。夏油杰吻开五条悟的唇舌,舔着柔软的上颌,舌尖纠缠。五条悟非常喜欢这种粘糊的吻,抱着夏油杰脖子不松手。

  夏油杰的热潮期让他体温很高,五条悟舒服地贴上去,蹭蹭他的脸,看来Alpha已经接受被Omega操了的事实,还有爽到。

  五条悟没惬意多久,夏油杰就让他哼出了声。

  “哈啊。。呃!杰。。”挨顶了几下退化的生殖腔,五条悟颤抖着抱紧夏油杰,喊他的名字,说打不开的,求他放过那里,还反复咕哝自己是Alpha。

  夏油杰用亲吻堵住他的嘴,下面插得又狠又深,把深深浅浅所有敏感点都磨到,在抵在退化了变得软软的生殖腔口顶弄,抽出来的时候带着水液,咕啾咕啾响着。

  “悟。悟。悟。。”夏油杰终于放开五条悟的嘴,脸蹭着悟流下的泪水,在Alpha耳边唤他的名字,声音带着情欲的暗哑低沉。

  “杰。。。”五条悟的声音带着哭腔,很快就叫不出他的名字了。高潮让他的声音颤抖而尖锐,混着破碎的抽泣。

  夏油杰把脸埋进Alpha的颈窝,深吸着浓郁的信息素,咬住那块略硬的腺体,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五条悟身体里。

  “呜。。。杰。”五条悟被烫得弓起腰,肚子上挤出点软肉,忍了又忍才没叫出来,吐着舌头又射了一点。

  恢复了神智的夏油杰喘息着,把披散下来的长发撩上去扎了个低马尾,拍拍还没回神的Alpha的脸蛋,“悟,醒醒。”他顺手把五条悟耷拉在嘴唇上的舌尖塞回去。

  涣散的蓝眼睛半天才聚起神,五条悟捂着小腹坐起来,“杰好过分,肚子疼。”

  “等下去洗洗。”夏油杰把温水递给他,“喝吧,然后去吃点巧克力补充能量。我刚还买了些甜点。”

  经过三天的观察,夏油杰已经发现对方嗜糖的特性。

  听见有甜点吃,五条悟大声欢呼,肚子和腰的酸痛也不管了,爬起来披上皱巴巴的衬衫要去吃甜点。

  “杰也吃巧克力?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吗?”

  “无糖巧克力,而且我要补充能量。”

  “哦,你有任务?”

  “不是。”夏油杰不禁好奇这家伙的生理课是怎么上的,“Omega的热潮期从三天到七天不等,这期间要多次摄入信息素。悟你多吃点。”

  “啊?!”五条悟一听,小蛋糕都吃不下了,捂着屁股缩在沙发一角,泪汪汪地看着夏油杰,“。。那。。下次。。轻点?”

  “好的,悟。”夏油杰似笑非笑,他的体温又在上升了。

  三天后的修理空间站,夏油杰把特殊金属交给工作人员,由他和机器人将其焊接在无量空处受损的外壳上。

  “五条先生呢?”工作人员问,同时偷偷打量夏油杰,这个Omega看起来格外神清气爽。

  “悟还在睡呢。”夏油杰眯起眼睛笑了。

TBC

下一章小五易感期。

 

 

54 Likes

没有后续吗呜呜

1 Like

香!!!!喜欢!!!!!o夏好带感

1 Like

超喜欢: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

没有后续的话我要闹了!

1 Like